x
网贷资讯
分享到
相关平台红包

银行和催债公司合作 游走在暴力催收的边缘

2012-11-29 09:23:34
摘要:

 

催债公司“火”了。

  近日,南京多家银行公开承认与催债公司有信用卡催款合作,让大众一时难以接受,这也催“火”了社会对催债公司的关注。

  《投资者报》记者在多个城市都看到,很多地方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催债公司的小广告,网上也有不少询问哪家催债公司能力强的帖子,无不昭示着这一业务的需求有多么旺盛。

  不过多位受访的金融研究人士表示,催债公司的兴衰与经济周期紧密相关,某种程度上能反映出经济走势,但存在一定时滞,因而当下催债业务的“火爆”有可能预示着经济下行已经见底。

  四川现代民间金融研究院院长吕志刚表示,这种火热不会一直持续,随着经济复苏和企业债务问题的解决,催债业务的“热度”会逐渐降温。

  催债业务今年更火

  早在去年,催债业务就已经很火热,今年更是达到了极致。

  “请问您有欠款要不回来的吗?”类似这样的电话,记者本人就接到过多次。

  由于催债公司生存形势的特殊,无法以正规渠道宣传自己,只能主动出击或者以不露公司名称的方式来广而告之。其中主要的宣传形式就是四处张贴“狗皮膏药式”的小广告,在网上发广告帖,或者在出租车或者“黑三轮”的车尾贴广告。这种广告内容往往只有X先生和一个联系电话,没有公司地址和公司名称。

  “现在这种广告特别多。”记者于今年5月在河南郑州出差时,几位出租车司机都这样说。

  在天津穿行而过,也会不时看到一些出租车或三轮车的尾部有催债公司广告,其中“催债”两个字和电话号码十分显眼。

  “催债公司的确较以往火。”吕志刚说,“这是经济的无奈和法制不健全催生的。”

  正规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的状况较去年有所恶化。据银监会11月1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4788亿元,较去年年底的4279亿元增长509亿元;三季度末不良贷款率为0.95%,而一、二季度均为0.94%。此外,除大型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略有下降外,股份制行、城商行、农商行和外资行在今年前三个季度内不良贷款率均保持上升,而包括大型商业银行在内的所有类别银行机构不良贷款余额均保持上升。

  不仅是银行坏账上升,由于银行的选择性放贷,很多企业资金干渴,不得不求助民间资金,而民间资金的投放往往过于看重利率,而忽视企业经营风险,当经济下滑,企业经营越来越困难时,大量民间欠账也浮出水面。这就带“火”了催债公司的生意。

  一来,由于民间很多债权债务手续并不规范,证据不够充分,法律诉讼很难取胜,需要催债公司私下讨还;二来,走法律程序手续繁杂、消耗时间相对较长。尤其是对银行的信用卡债务而言,每笔欠债额不算庞大,但十分零碎,欠债人众多,银行从成本效益角度考虑,往往会选择将讨债事务外包给催债公司。

  多类正规公司兼职催债

  细心的人会注意到,虽然催债公司广告无孔不入,但事实上,这些公司从不会在公司名称上注明“催债”。其中一个原因是“催债”二字给人的感觉不好,但更根本的原因是,这类公司“灰色”居多,不得不以其他名称遮掩耳目。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类公司通常名叫“XX商账管理公司”、“XX商务公司”、“XX信息咨询公司”、“XX法律服务公司”或“XX信用卡服务公司”等,可以说是“挂羊头卖狗肉”。

  不过这些公司除了催债,也兼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我们也会做点担保一类的事,另外我们还提供"侦探"业务。”在《投资者报》记者再三保证不会透露他本人姓名和公司信息后,一位催债公司人士透露说。这位人士所说的“侦探”业务,其实就是盯梢或帮人找欠债的证据。

  还有些催债公司在催债过程中,甚至主动为欠债人提供贷款来还前期借款,由此催债公司不仅能快速获得催债提成,还同时能获得放贷收益,只不过要准备好以后自己为自己催债。

  由于近两年欠债现象严重,加上干催债业务门槛很低,因此不仅仅是处于“灰色”地带的公司在做催债业务,就连部分房屋中介、小额贷款公司和担保投资公司等都在兼职“催债”。

  “前段时间有位温州客户来我们律所咨询,说他在北京有很多房产,其中一套卖了,但还差一二十万元的尾款没有收回,由于他属于炒房行为,另外证据也不是很充分,所以几乎很难取得法律支持,但房屋中介后来告诉他,愿意主动帮他要回尾款,条件是提成30%。”一位北京律师告诉记者。

  信用卡催债最“文明”

  不过,各类公司的差别也很大,尽管有不少以暴力催债,外带提供“盯梢”业务的灰色公司,但也有很多与银行合作,催讨信用卡欠款的较规范的公司,后者可以说是催债公司中最“文明”的一类。

  银监会2009年第60号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后称《通知》)中第13条规定,实施催收外包行为的银行业务金融机构,应建立相应的业务管理制度,明确催收外包机构选用标准、业务培训、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等,选用的催收外包机构应经由本机构境内总部高级管理层审核批准,并签订管理完善、职责清晰的催收外包合同。

  据了解,信用卡催债公司的注册资金最低要求10万元,在经过银行审核后,要与银行签一份正规的业务合作协议。

  一位股份制行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向《投资者报》记者介绍,各行与信用卡催债公司之间的协议并不相同,但总体原则相近,一般都会规定催债公司不许暴力催收、不许往门上贴催款通知、早7点前晚9点后不许打电话尤其是宅电进行催收、晚9点以后不许上门催收、国家法定节日不许催收、不许向持卡人以外人员催收等等。

  此外,《通知》的第13条还提到“不得单纯按欠款回收金额提成的方式支付佣金”,这个要求的目的是避免催债公司为了催债不择手段,因为如果单纯是按欠款回收金额提成,那就意味着如果催债公司不催回欠款就没有收入,即便有再多的规定不允许暴力催收,恐怕催债公司都会视而不见。所以通常催债公司的收入是由其他鼓励形式达成的,比如“佣金+提成”。

  另外,《通知》第14条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应持续关注催收外包机构的财务状况、人员管理、业务流程、工作情况、投诉情况等。

  前述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表示,催收公司一旦被客户有效投诉是会被银行罚款的,最少5000元以上,甚至会被停单。

  一般来说,在信用卡欠款逾期3个月以后,银行就会将信用卡持卡人详细登记资料按逾期时间段分配给催债公司,不同逾期时间段有不同比例的提成,但最终提成比例超过50%的并不多,之前有媒体报道的90%提成应属个案。“我都认为不大可能,夸张了。”前述信用卡中心总经理表示。

  尽管监管部门对信用卡催债公司多有严格规范,且提成比例受限,但信用卡催债业务却是很多催债公司都争相分食的“蛋糕”。

  原因之一是,催债公司与银行合作,不管讨债成果如何,收入都能得到一定保障;其二,客户资料信息由银行提供,省去了自己调查的成本;其三,信用卡欠款人大多是工薪层或家庭条件不太差的人,比较好面子,催款工作相对容易得多;其四,由于要求严格,触碰法律红线的风险很低。

  游走在暴力催收的边缘

  但即便是这类最“文明”的催债公司,也有不少信用卡持卡人质疑其讨债方式。

  小郑就是有被“追债”经历的信用卡客户之一。他告诉《投资者报》记者,今年因为买车,用了信用卡分期付款,谁知老家突然出事花了很多钱,刚买的车也被迫卖了,为此小郑连续三四个月都无法为信用卡还款。在刚接到催债公司的讨债电话时,小郑还向其认真解释自己无法还款的原因,希望能缓缓再还,但催债公司根本不听,每天隔几个小时都会给小郑打电话。

  而最近,这种催债电话开始打向了小郑的公司,说他不诚信,欠债不还,这让同事都心生嫌隙,弄得小郑开始考虑换工作了。

  这种电话“轰炸”法虽然没有危害人身安全,但极大地干扰了人的正常生活,而银行信用卡之外的其他性质的催债公司,由于没有更多的外部监管约束,很容易就触及了法律边缘。

  “催债公司如果不暴力催,钱很难要回来,说句不好听的话,他(欠款人)不被逼死,我就得被逼死。他要是被整得倾家荡产,我是有点内疚,但我如果不催,现在倾家荡产的就是我。”一家曾委过催债公司催收欠款的小企业主说。

  吕志刚认为,之所以出现暴力催收,除了经济原因外,目前我国的诚信体系不健全也是重要原因。

  “不能简单说催债公司好与不好,它有它存在的理由,而且催债公司也不完全是暴力的,比如也有调解和法律诉讼等的手段。”

  吕志刚认为,应该引导催债公司采用合法的手段维护债权人利益,否则社会无法建立诚信机制,但如何能合法催债尚需要政府引导。

  经济见底信号

  吕志刚还表示,催债公司的“火热”程度与经济周期有一定关联,但有一定滞后性,需等经济下滑一段时间后催债生意才火爆起来。

  前述股份制行信贷部门人士表示,当催债业务热到“沸腾”时,往往预示着经济已经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也就是说经济下行或已触底。

  法兴银行投资、个贷及银行卡产品策略部总经理吴蔚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中国经济下滑接近底部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以后,随着经济的发展恢复,债务问题的解决,催债公司的热度会逐渐降温。”吕志刚表示。

  记者则从部分银行处了解到,前期躲债的部分企业,有的已开始积极与银行主动沟通债务的解决方案,这也预示着企业经营环境部分有所好转。

来源:投资者报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500 发布成功

    还没有用户评论, 快来抢沙发!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