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资讯

撸贷揭秘|钱到手即卸载APP 狂撸55家P2P买房

2017-11-10 16:10:12 来源:鉴闻 作者:龚龙飞 刘思洁
摘要:有一个庞大的“撸贷”群体正以“借取小额贷款而不还”为生,他们有自己的黑话,信息通过叫“稳”,钱到手叫“发工资”,还清叫“上岸”,整个过程叫“撸口子”,他们则自称“狗贷”。

撸贷,是指借取小额贷款而不还的行为。这不难,有很多老手可以教你,白章(化名)就靠撸贷过日子,他也愿意传授自己的经验。只要你不在意电话催债,不考虑未来贷款,甚至不在乎亲友说三道四。

支付宝的芝麻信用在600分左右,一张本人身份证名下的电话卡,使用过半年以上。你就可以开工了。

操作之前,白章会告诉你,聪明人要先做以下工作:修改通讯录所有联系人的电话号码;将亲友的短信全部删除,这样就可以规避大部分的催贷“轰炸”;打款到手后,立刻卸载app;将所得的钱转到其它卡下,避免到期自动扣除。

一个月后,催贷公司将开始疯狂“轰炸”,虽然有了以上操作,但也不表示万事大吉。因为“轰炸”的重点对象是半年内与你有通话记录的人,而这个记录是无法手动删除的。

这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告知亲友,说办信用卡时不小心泄漏个人信息了,那些信息都是诈骗内容。“你可以直接发个朋友圈嘛,没多大的事。”白章肯定地补充到,“不会上门的,放宽心。”

有一个庞大的群体正以此为生,他们有自己的黑话,信息通过叫“稳”,钱到手叫“发工资”,还清叫“上岸”,整个过程叫“撸口子”,他们则自称“狗贷”。

“凭本事借到的钱,为啥要还”

10月31日深夜,一个名叫熊海鹏的青年毫无睡意。他被催债电话轰炸了一整天,终于清静下来,他在网上询问其他“狗贷”后,兴奋地在排满借贷APP的手机上又添加了一位,名为“钱满斗”,在填完一系列真真假假的资料后,他将借贷额度填到了最高,8000元。

11月3日上午9点36分,钱到了他的名下。10分钟后,他将银行卡信息截图放在一个名叫戒赌吧的贴吧里——这是“狗贷”们互通信息的网络社区,然后将“钱满斗”卸载了。

他写上如下条件:不上征信,芝麻分580,手机通讯半年。最末,他有一句自鸣得意的话:很多事情还不是得靠自己!你以为发家致富就是搬砖搬出来的吗?

熊海鹏的成功又加深了“狗贷”对“真理”的坚信——“凭本事借到的钱,为啥要还?”

底下是一片应合之声。这倒并非是因为8000元,而是足够的容易,既有不劳而获的快感,还有报复的愉悦——在无休止的催债下,他们认为这是斗智斗勇的胜果。

戒赌吧内超过1000万会员,每分钟滚动着数十条的信息,其中最多的就是“狗贷”们的战绩和交流。

一个名叫王艳的湖南年轻女子,直接辱骂催贷者,并提出要约见解决,赢来一片叫好。另一位吧友则反其道而行,他不断骚扰催贷者,逼对方转15元的微信红包,买一包烟,解解闷。但当一位“狗贷”欠下淘宝店铺保证金21000元不打算还,请教同路人如何是好时,底下却是一番催款的论调,因为“对手不一样”。

催贷者发给王艳的催贷短信。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越来越多成功的案例都在给他们加油打气。最为著名的是现金贷网络平台趣店上市后,CEO罗敏关于现金贷催收的一番话,“过期不还的,就当作福利送你了”。

有人在知乎上炫耀战绩,“在55家网贷共计(借出)187000元,用这钱在本地首付买了房,此外还帮助村里人‘撸口子’,村里一栋栋小洋楼也拔地而起。”

这里也有局外人来寻人启事的,“王琨,赶紧还款啊,你要上黑名单了。你把电话换了,现在全打我这里了!”

这里也成了撸贷者们互相交流的信息市场:拍拍贷轰炸时间最长,它旗下有曹操贷,两个审核一致;贷上钱最好不要碰,逾期半小时就爆通讯录;每天中午11点,会有一些新口子出来等等。

有需求就有市场。在贴吧内,许多“网贷口子”群依着“狗贷”来维持生存。

搜狐号鉴闻进入一个“网贷口子”群,网页的封面标志是两个书法大字:诚信。在这里,鉴闻认识了白章。9月29日建立,到11月2日上午,满1000人,但群内通常是全体禁言。群主的业务是花呗套现,以及各种提现,在推荐你填写完一系列资料后,有一列特别注明填写推荐人,因为花呗套现有一套等级制度,按照推荐人级别高低来抽成,这就是需填写“推荐人”的原因,他是你的上线。

在这样的体系刺激下,疯狂发展下线。每隔一段时间,白章就在“网贷口子”群推广告,“各种口子随你撸”,或者给他的主力客户群,那些沉迷于赌博的青年打气:“赌场一分钟,少打十年功。”

“对老实人来说,道德太贵了”

2017年春,在福州人才市场游荡多日的黄明发,进入一家名为闽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负责借贷公司的催贷工作。他告诉搜狐号鉴闻,在两周内不还款的还是重点“照顾”的优质客户,一个月的基本就很难了,三个月以后就可以纳入坏账了,“不过各家的坏账率都很低”。公司给黄明发开的工资是底薪1800元,催回10000元抽500元,以此累加,如果达到10万就抽1万元。

但他告诉鉴闻,工作开展很难,电话和短信的成本最低。他回忆起同事前往宁德地区一个村子讨债的经历,那里几乎家家都有欠钱的,他们计划偷偷进村,分头要债,最后还是被村民发现,群起攻之,“打了就是白打。”

白章对轰炸电话已经脱敏了,作为见过“世面”的赌手,他有种气定神闲的气质。在他QQ空间的最近的签名里,他放了一张电影海报,底下有句台词,“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

像白章这样的人是“狗贷”中的一大分支,自称“赌狗”。当群内不禁言时,白章是群里的活跃分子。他醉心于一款名叫“北京赛车”的赌博游戏,一个赌友在讲完自己撸贷2700元、6小时输到49元的故事时,他不仅传授技巧,还安慰道:谁家小孩天天哭,哪个赌友天天输?

在他心里,撸贷的本质也是赌博,有未知的刺激,以及日进斗金的快感。他也愿意向新人分享心得。因为拖欠贷款,信息轰炸,他与父母分居,和女友分手。他希望更多撸贷者出现,报复贷款公司,虽然他知道还钱的还是大多数。

白章厌恶超高利率,“银行贷款1万,日息5元,这里1000元,一个月300元,比高利贷还多!”,他告诉鉴闻,他已经撸了25个口子。

事实上,这个25岁的贵州青年的家庭相当富裕,母亲曾明确告知,为他的婚礼准备了100万的现金和一套大房子。但自从他沾染赌瘾后,母子关系变得紧张而遥远。

5年前,朋友带他进了隐蔽在山区的赌场,当夜,他拿100元赢了3万,在众人“赌神”的恭维中,接连输掉了十几万。

身无分文后,他在家“瘫痪”,在戒赌吧里聊上了一个赌友,两人相约去中缅边境的赌场打个翻身仗。

缅甸赌场给的条件充满诱惑:管吃管住管机票,还不用带钱,赌场给每人发50000元的筹码,十天后,还75000元现金,此后,人才能离开。

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

十天到期,赌场先人身控制,然后给国内亲人要赎金。

白章父母完全不信任他,坚持不打款。他算幸运的,十天之后,还有四万多,他找到赌场里信号最好的地方,疯狂地撸贷,总算凑够了钱。

同行的赌友却没有那么幸运,他手筋与脚筋被挑断了,留下残疾。“因为他还慢了。”白章语气里有些后怕,他说有些两周还不上钱的,被折磨死,埋在雨林里。

这时候,他们有些怀念国内的高炮(高利贷),“最多就打一顿”,白章说,“说起来,是撸贷救了我的命啊。”

关于赌博,白章会告诉你:“赢钱是过程,输钱是结果”。但他赌瘾深重,每到开牌的瞬间,他就心跳加速,喜欢那种大起大落的刺激。用他的话说,“一时间心中有万般情绪”。

“一个月撸5万,没问题。”他告诉前来询问的搜狐号鉴闻,“第一个搞向钱贷,第二个上魔法现金!”

一般人不明白先后的区别,其实是最优顺序。白章将信贷公司分为不用上征信、不用查征信、黑白户都能下、用信用卡、上征信这几类,按照这个顺序,能在失信前,骗到最多的钱。

当然,节奏也很重要。“今天先两个,多了不好。”白章说,小额信贷公司有信息互通,操作过频容易被发现,那样会变成“万年拒”的。

他提醒新手,不要相信群里、贴吧里的套现贷款信息。因为骗子知道你信息并没有用,到放款这步了,就要求各种验证费用,或者一些稀奇古怪的费用,一给钱就消失了。

他希望更多的撸贷者成功,“报小贷炸我之仇。”他愤慨地说。

他自己也有些后悔,没大胆下狠手捞几笔大款子,“我说实话,每个人就一次机会,能搞就多搞点,不然会后悔。”他事后分析,较于借贷公司惊人的利润,“根本就不在乎我这三五万的”。

他的朋友在分期乐上单笔贷款三万多,一年过去,安然无恙,差别只是提供了一张大学学籍认证。那笔钱,朋友花在追星上,他喜欢罗志祥,买了一张最贵的演唱会门票,5000多元。

白章相信大部分人还在还钱,借贷公司就不会在乎撸贷者,“对老实人来说,道德太贵了。”

“你是他姐姐,你要还这个钱”

对陈婷婷来说,白章的判断倒是恰如其分。她是福州市区内的一个小学教员。3年前,父母离异,她跟了母亲,弟弟跟了父亲。

9月27日,她上完上午的课,正在午睡。一个尖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们是魔法现金,你弟弟陈鸿刚欠了我们2800元,我们联系不到他本人,现在他严重逾期,我们要请外部人员来解决这个事情,你警告他要还钱!”

弟弟反馈给她“接到这种电话,不要理就行了。”

此后,电话越来越密集。母亲王玉珠记得,10月5日为止,有6到7家,借款加利息不到1万。到10月15日,王玉珠的本子上已经有了10家,累计超过2万。

接下来,每天都有四到五个电话、短信和微信添加人,语气越来越刻薄。

不少电话是要求陈婷婷代还欠款的内容,“你是他姐姐,你要还这个钱!”“他叫了你二十多年的姐姐,你不应该还他钱吗?”也有来恐吓的,“你们得小心了,不要他断手断脚,尸体都找不到了!”有一次,王玉珠和对方吵了起来,因为对方说,“你儿子在外面借钱是为了给你们买棺材吗?”

也有就打过一个电话的,一个来自北京的号码问陈婷婷:“你们家确定不管陈鸿刚是死是活了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后来,这个号码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10月30日,王玉珠的笔记本上已经有了45家,欠款6万元,加上利息,近10万。

陈婷婷接到的催贷电话部分名单。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陈鸿刚的借款都在一到两千元之间,每月的服务费则高达300元,并不断累加。但陈婷婷和母亲已经联系不上关机多日的陈鸿刚了。

5年前,陈鸿刚在广东打工,染上了买六合彩的赌瘾,曾经谎称骑车撞人,母亲打来了几千元,全部买了六合彩,也给陈婷婷打电话说自己生重病,读大学的陈婷婷拿出了自己兼职挣到的3千元。

直到家里知道他在赌博时,已经欠下了十几万,已经离异的父母拿出了所有存款把欠款还清,这件事在熟人圈子人尽皆知,没有人会再借给他钱。

没想到,这次又是卷土重来。母女俩决定约他出来谈一次。

约见时间在上午10点,陈婷婷母女在福清市的一家商场等到下午3点,陈鸿刚才出现,怀里搂着一个娇小的女孩,画着浓妆,两人睡眼惺忪的模样。陈鸿刚长长的头发和指甲,穿着破洞的牛仔裤,黑色外套里是一件白色小背心,因为太瘦,显得空荡荡。

见上面,母亲就苦口婆心讲道理,陈鸿刚随口应和,“嗯嗯,嗯嗯。”

见面前,一家人决定,让这个赌徒自己承担好了。

“这次这些钱,妈妈不会给你还。”王玉珠表了态。

“不还就算了”,陈鸿刚急忙要走,会谈匆匆结束。

她们无法忍受电话的轰炸,打算把号码换掉。未曾想,陈婷婷手机里收到自称是“中民律师事务”的短信,称其弟涉嫌诈骗国家金融机构,要求他次日前往当地公安局经侦大队到案,下午将在法院提交诉讼申请,并留有律师电话。

随后,该“律师”就打电话过来,表示可以协商解决,否则难免牢狱之灾。“公安”、“法院”等等字样让不太懂法的王玉珠害怕,她同意还钱,陈婷婷要负责其中的3万元。

陈鸿刚写了一份保证书,来要钱。王玉珠提议,要在亲友监督下,他当场在手机上把钱一个个还掉。陈鸿刚撕掉保证书就走了。“他只是想要这笔钱,并没有想过还。”陈婷婷回忆起来,有些绝望。

电话和短信还是很密集,这让陈婷婷失眠了好几天。他们担心的情况并未出现,她才想起那个自称是福州本地的律师,满嘴是安徽口音。

催收员黄明发告诉搜狐号鉴闻,现金贷平台的借款金额少,并不会因为催收花费太高成本,电话和短信成本最小。有时候打通电话本身就是概率很小的事。他打过一些电话,把声音变粗,装出唬人的语气,但效果也并不好。他在领了几个月的底薪后就离职了。

一个月后,陈婷婷接到的电话稀少了许多。

11月5日下午3点,陈婷婷再次接到催款电话。那种尖锐的声调与呵斥,她已经不陌生了。

“嗯。”陈婷婷放下电话,继续批改她眼前的学生作业。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500 发布成功

    还没有用户评论, 快来抢沙发!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