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之家

网贷专栏
2047 阅读数
相关平台红包

羊毛党和诈骗党 P2P网贷无可避免的两场战争

2017-11-14 17:01:25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诸子要说

P2P,个体和个体之间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的直接借贷

一个P,是出借人,资金出借方。

另一个P,是借款人,资金借入方。

不谈P2P的合不合规,也不谈P2P的跑路,仅就平台经营而言,P2P也就是一门生意。生意,就是招呼客人上门,赚钱盈利。

对于客人而言,无论是从个人财富增长(出借人)的角度,还是从普惠金融(借款人)的角度, P2P本应是一件极为进步的好事。然而,生意好了,总是“恶客不请自来”。

恶客上门,或妥协,或战争。妥协,一开始或许有用,但到最后往往就是你死我活。

出借人端的恶客,便是羊毛党

羊毛党出现的根源,还是平台本身运营策略所造成——需要在短时间内做大规模、做大(出借人)客户量从而达到获取风投的目的。所以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营销,延续着互联网领域电商、团购等营销手法,红包、福利,加上那几年由风投们带来的巨额资金,烧钱获客成为最简单粗暴的做法。

在这些营销活动开展时期,便会有大量非活跃用户冲着奖励到P2P平台投资,然后短时间内就撤资离开,这就是P2P的“羊毛党”。

随着P2P的发展,羊毛党也从单一的获取奖励,发展到团队协作,以“职业特工队”的水准,大量的榨取P2P公司的资金,甚至于让P2P公司资金链断裂导致公司倒闭。

羊毛党分两种,一种属于单兵作战,危害性较低,毕竟平台做营销活动就是为了吸引客户来,羊毛党严格意义上也是客户,只是目的性太明显而已。

羊毛党的另一种,则是以薅羊毛为职业,团队作战,分工明确,会使用各种高科技“薅羊毛技能”。他们往往拥有几百个手机号、身份证、银行虚拟卡,可对同一公司的活动狂薅。此类型的羊毛党危害极大,可使P2P公司和客户遭受巨大的损失。融金所借贷宝网信理财唐小僧等平台公开表示自己是“薅羊毛”的受害者。

笔者曾深入接触的某平台运营负责人曾说过,该平台由营销活动带来的客户中,在活动结束后仅有20%的留存率,剩下的80%在获得活动奖励后便不再活跃,高额的营销费用却已经花出去了。这也是为什么P2P的获客成本不断攀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在羊毛党的严防上,做的最好的反而是很多线上平台和第三方机构所看不上的线下理财平台,如宜信、信X、X信……

线下平台多采取理财经理顾问式服务的方式对产品进行销售,对客户较为熟悉,而客户也具有较强的粘性。另外,线下平台在营销手段上多采用组织游玩、宴会、送礼(逢年过节送米、油,毕竟线下客户中老年人居多),较少采用红包等形式,虽然加息偶尔也会有,但由于线下客户投资金额多较大,所以带来的收益通常远大于加息所支付的成本。

借款人端,则是另一场战争,诈骗党。

有人说,P2P就是一场骗子骗骗子的游戏,且不谈平台是不是骗子,借款人中的骗子确实不少。最近在知乎上有这么一篇帖子,在一名为欠了网贷两三万还不起了怎么办?的帖子下,一匿名用户说道:

“说真的,大兄弟我比你撸的还要多,55家网贷共计187000元,撸出在本地首付买了房,现在和家人亲戚坦白,都支持不还,已经逾期600多天了,亲戚朋友没有笑话我的,都咨询怎么贷的,现在天天帮亲戚朋友和村里人撸小贷,指导她们怎么不还款,我收取额度的两个点做酬劳,村里现在逾期小贷的人有500多人。看着在我的帮助下村里一栋栋小洋楼拔地而起我真的蛮自豪的!现在我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不过没事那么多口子总会下那么几个,下款了就好像发工资一样美滋滋。”

随后这位网友放上了平时撸口子的近百家平台APP截图。

诈骗党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平台高企的逾期率和坏账率。虽然现在行业内很多知名平台公布的坏账率仅有不到3%,但那只是统计口径的问题,坏账率=坏账金额/代收金额,代收金额的增长速度远远大于坏账金额。

笔者曾对国内某百亿级平台的信用借款的坏账做过一番计算,按已完结借款(即借款时间已经到期的借款)口径,坏账率=已完结借款中的未还款金额/已完结借款本金,坏账率超过25%。甚至很多借款人在第一笔还款时就开始逾期,显而易见,这些人就是为了骗贷而来。

该平台另一项业务——车贷,在开展了半年后,由于坏账过高而停业,据了解坏账过高的原因就是虚假信息甚至内外勾结骗贷。

根据Talking Data首席金融行业专家鲍忠铁提供说法,大多数互金平台上70%的借贷损失,根源是诈骗;这其中,70%是有组织的团伙诈骗,而不是单个坏蛋。(引自夏心愉“网络‘黑产’PK 反欺诈:道高一丈还是魔高一丈”?)

在于很多平台交流的过程中,很多人都流露出:舆论、民众都在反暴力催收,可有谁知道他们也不想暴力催收,无奈老赖太可恶。

这里提供两组数据:

一组是老赖数据(引自“千万老赖VS催收‘部队’: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 截止今年2月,全国法院已公布失信被执行人302万人;

• 业内认为,老赖实际人数远高于300多万,催单侠的CEO李晓炜称,老赖群体总数恐怕早过千万;

• 一家名为“网贷信用黑名单”的网站上显示,老赖的数据量是99万。

另一组是由Talking Data首席金融行业专家鲍忠铁给了几个数字(引自夏心愉“网络‘黑产’“PK 反欺诈:道高一丈还是魔高一丈”?):

• 网络“黑产”直接从业者:超过40万人;

• 网络“黑产”辅助上下游人员都算上:160万人;

• 游离在市场上的身份证:约1000万张;

• 三件套/四件套(就是身份证、手机卡、银行卡、网银盾)价格:500元到1200元;

• 造成的银行卡欺诈,去年比前年的增长率:40%;

• 网络“黑产”年产值:1100亿元。

这些“黑产”不仅有羊毛党的也有诈骗党的,甚至很多人既是羊毛党也是诈骗党,把诈骗来的钱用来薅羊毛。

或许很多倒闭或跑路的P2P平台,在经营之初也想把平台做好,但面临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还有大量的逾期坏账,回天乏力,无奈之下只好倒闭或者跑路。

羊毛党和诈骗党如何应对?

羊毛党还是要从营销策略上进行治理,一是提高营销奖励获取的门槛,一是拉长营销奖励获取的周期。激烈的平台竞争中,没有营销活动就没有成交额,但只要有营销活动,都不可能避免羊毛党的产生,如何在提高活动效果和控制薅羊毛行为上取得平衡,对平台运营和市场人员是一项巨大的考验。

诈骗党,攘外还需先安内,一是对内部市场人员、风控人员的筛选,避免内外勾结、内部串联的存在;二是风控技术的改进,说到风控,很多平台的风控审核还是早期银行的那一套打分表,然后电话回访,大数据风控、智能风控都只是对外营销的噱头而已,曾有平台的高管人员对笔者抱怨,把借款人申请表往地下一丢再按通过率随便抓取然后放款(比如100个申请人随便抓取60个人放款),逾期率和坏账率也不会比平台按风控流程放款更高。

此外,就是行业失信人数据的打通,这个很多第三方平台都在做,比如算话征信、同盾等,连网贷之家都在做。但从笔者的角度来看,这一工作还是由协会来做比较好,毕竟公信力在此,而且行业协会出面来做也有利于把P2P行业失信人员纳入央行征信体系之中。

生意还在继续,战争也在继续。

文章系作者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贷之家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