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之家

网贷专栏
新手指引
18377 阅读数
分享到

起底刷单产业链:手握2千多万个手机号 分秒间薅干平台

2016-11-25 08:25:58 分类:网贷入门 作者:
  互联网时代,创投圈火热,补贴、红包、抽奖,花式获客拉新,催生一条特殊产业链。
  
  黑客、卡商、刷客,捆绑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形成一支人数至少百万的黑产军团。
  
  他们手头有2千多万个手机号码,流窜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专营漏洞,一单生意,少则十万,多则上千万,分秒间薅干一家平台。
  
  他们是互联网时代的畸形产物,但他们的存在,又有着某种必然。
  
  各大平台开始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和安全公司联合绞杀,而刷客军团迭代技术,利用人机配合,开始属于他们的“技术革命”。
  
  真正的攻防恶战,才刚刚开始…
  
  01 刷客销赃
  
  10月底,电信旗下的翼支付,在部分省份开展“新注册用户送10到15元的抵用券”的活动。
  
  职业刷客申宏远,早早就盯上了。
  
  “翼支付促销活动很多,各个省份的活动又不同,要盯得比较紧”,申宏远不过20出头,却是刷客榜上有名号的人物。
  
  他打通了这条产业链上的所有关系,都曾参与其中。
  
  “刷客只需要泡在赚客吧、羊毛党论坛,找到一些有漏洞的活动”,而这次,翼支付再次成为目标。
  
  他先找到专门提供手机卡的卡商,弄到上万张手机号码。
  
  再找到作为黑客集散中心的软件平台,利用这些手机号批量操作,成功注册上万个翼支付新用户。
  
  整个流程他轻车熟路,只花了半天时间。
  
  注册成本是2000元,而申宏远的盈利是多少?

  
  ▲ 翼支付批量注册截图
  
  每个新账户都收到了一条短信,账户返利一张面值10元的代金券,可进行话费充值
  
  也就是说,这单生意挣了近十万。
  
  但代金券也有使用规则,需一次充值30元话费,才可抵10元。
  
  这样的规则之下,如何将这些券变现?
  
  申宏远依然有他的渠道,他找到一家淘宝店家,专门提供话费充值服务,转手将代金券8折卖出。
  
  而淘宝店再以9.5折卖给买家,进行手机充值。
  
  这条产业链环环相扣,所有的人,将翼支付的10万元利益,瓜分殆尽。
  
  不难发现,在这条产业链之中,申宏远盈利最为可观,近8万。
  
  申宏远每月的收益都不同,遇上双十一、春节、中秋等重大促销季节,“一天能挣几十万”,在一些淡季,每月收益十万左右。
  
  实际上,像申宏远这样的职业刷客,全国有十几万人,他们专营各大平台的优惠活动和漏洞,也是最终赃物的处理商,每年收入轻松过百万。
  
  而淘宝网,也是最常见的赃物消化渠道。
  
  02 卡商养卡
  
  刷客的背后,还有幕后推力——和运营商勾结的卡商,专注各种漏洞的黑客,都是不可缺少的参与者。
  
  卡商程金平,养了2万张卡。
  
  手机卡大多都来自他打通的,各大运营商的代理商。
  
  “代理商每个月有开卡任务要求,我帮他达成任务量”,至于实名制,程金平并不当回事,“现在每张身份证名下,能开5张卡,我只需要给代理商提供身份证,他们就能把卡办下来”。
  
  对代理商和卡商之间的这种默契合作,他们称为“双赢”。
  
  程金平从代理商手里拿卡的成本一张15元,月租1元。
  
  除了买卡,还有一项成本,来自“养卡”。
  
  养卡需要专业设备,行话称为“猫池”和“卡池”,猫池需要放在卡池中,联动操作。
  
  一套可养500张卡的成套设备,市场价格大概在一万左右。一般卡商手里都会有十几套卡池。
  
  程金平租了一个小平房,将卡池装上后,连接电脑,装上相应的软件,就可以利用手机卡批量注册。
  
  ▲ 程金平的工作室已初具规模
  
  程金平的2万张卡,一天换一次,一个月内所有的卡都跑一圈。
  
  在这个20多平米的隐秘小房间中,卡池轰轰运转。每天晚上他将卡一张张取下来,更换新卡——这就是他的日常,小心翼翼养卡,就像浇灌自己的摇钱树,毫不马虎。
  
  2万张卡,前期投入总金额,大概为40多万。
  
  而这些卡,每个月都能为他滚动近30万的收入,遇到旺季,每个月能收入近百万。
  
  除了冒一定的风险,这简直就是一个一本万利、坐地收钱的生意。
  
  像程金平这样的卡商,在业内只能算小规模,还有一些大卡商,手里养着几十万张卡,“每日滚金几十万”。
  
  03 黑客集散地
  
  在这条枝蔓盘结的产业链中,卡商只是一个体力活,在其中,还需要人来提供技术活。
  
  有大量的黑客,在幕后鼎力相助。
  
  黑客小C会利用平时闲暇的时间,浏览各个平台的优惠活动,专营活动的漏洞。
  
  去年春节期间,钱宝网推出“新注册用户签到”活动,签到者会赠送抽奖机会,活动中奖几率极高。
  
  小C用自己的手机实际操作了一遍后,发现操作步骤并不复杂,他就开发了一个小软件。

  
  ▲ 小C提供的钱宝软件
  
  除了批量注册,签到和抽奖这些简单步骤,都可通过软件操作。
  
  黑客们开发的软件,会汇聚到一些大的软件平台——这里是黑客、卡商和刷客的集散中心,分配着各个环节的利益,使产业链有条不紊地运转。
  
  小C将软件挂在平台上,刷客和卡商就会嗅利而来。
  
  一位刷客利用钱宝网的软件,注册数百个账号,每日抽奖,还在朋友圈晒出自己的战果。
  
  这些堆积如山的货物,大部分会以打折的价格再往外销售。
  
  小C透露,现在比较知名的软件平台有:Thewolf、金江和星辰。
  
  以Thewolf为例,一般卡商入驻,都需购买他们专业的卡池和猫池。
  
  卡越多,购买设备的价格越低,相应分成比例越高。
  
  软件平台的后台上,可看到各个项目的收费标准,注册一个新的微信号,只需要2.2元。
  
  而一些著名的理财平台,也出现在项目列表中。



  
  目前,较大的平台上,日均有上万个项目在运行,对接数百个卡商,可操纵上百万张卡。
  
  在Thewolf平台上,也公开招收“开发者”。
  
  所谓的“开发者”,大部分都是黑客,他们给平台提供软件,并从其中提成,最高可达25%——这个方式是黑客小C喜欢的,他不需要公开揽客,深藏幕后。
  
  “通常开发一款软件的分成,也有几万元”,小C称,他一个月收入,轻松能达到十几万。
  
  “这些平台,年收入都是千万级别”,小C称,目前市面上,类似的平台大概有几百个,已挣得盆满钵满。
  
  04 攻防大战
  
  这条产业链,就此形成完整闭环。
  
  前端,刷客们去搜集信息,寻找平台漏洞,并消化赃物。
  
  中端,卡商提供手机号,并滋养卡。
  
  后端,黑客编写软件,通过平台公开招商。
  
  每个人,各司其职,默契配合,提供自己的最大价值。
  
  锦佰安曾和刷客多次正面交锋,负责人风宁统计,这条产业链上,至少有百万人参与其中,每年产生百亿级别利润。
  
  他们瓜分这块百亿蛋糕,组成了互联网时代最大刷客军团,他们是羊毛党的帮凶,是欺诈大军的先头部队。
  
  黑产军团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并在两个高潮中迅速崛起。
  
  第一个高潮,就是电商时代。
  
  注册就送优惠券、代金券、打折卡,刷客通过软件批量注册后,获得奖品,再以打折的价格往外售卖,从中赚取差价。
  
  一年前,聚美优品曾推出一次“零元购”活动。活动开始后,正常的用户几乎都无法挤进活动页面,礼品不到一个小时便被抢空。
  
  聚美优品CEO陈欧发布微博,痛斥遭遇黑客攻击,“有黑客批量注册小号刷礼品,一个地址一千单”。
  
  这不过是电商平台遭遇的,再普通不过的一次攻击。
  
  第二次高潮,就是互联网金融的兴起。
  
  业内都将2013年称为P2P元年,最疯狂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几家平台成立。据网贷之家数据,截止今年5月,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达到4080家(含停业问题平台)。
  
  最早期,P2P为了获客,动辄几十上百的红包和代金券赠送。
  
  简直成了黑产的饕餮之宴。
  
  “最开始只需要绑定银行卡就可以将钱取出来”,小C从网络上大量购买银行卡,软件也可以完成绑卡操作,“就像复读机一样,将一段操作流程录下来,不断复制”。
  
  就在去年,一百多家P2P公司遭到黑客攻击,损失惨重,光是深圳、浙江两地就有20多家跑路
  
  刷客大军就如蝗虫过境,一些平台分秒间被薅干。
  
  此后,互联网平台开始注意到黑产大军的存在,不断加固堤坝,重新设定规则来阻杀——比如,身份证和银行卡的姓名必须相同、同卡同出、投资金额后才可使用代金券等。
  
  规则越多,机器批量操作的可能性越小。于是机器刷客渐渐被人工羊毛所取代。
  
  第二客栈的创始人,网名叫“包子”,曾是羊头级别的人物。
  
  他组建了几大QQ羊毛群,一旦哪个平台有活动,一呼百应,羊毛大军集体出动。
  
  “2014年是羊毛党的巅峰之年,可以闭着眼睛去投,稳赚不赔”,包子说,然而,黄金时代转瞬即逝,很快进入低迷时代。
  
  网贷圈名人“网贷曾经”见证了这段历史,2015年开始,平台开始规模性抵御羊毛党和刷客。
  
  比如,一些平台做活动,投资100元,可返10元的代金券。
  
  投资时并没有设任何门槛,可到了提现的时候,就需要“刷脸识别”,和身份证匹配者,才可将钱提出。
  
  “一个羊毛党手中,一般都有5张左右的卡,有亲戚朋友的,也有从网上买的虚假资料和银行卡”,羊毛党频频遭遇“反被薅”。
  
  此时,专门抵制刷客和羊毛党的安全公司开始出现,联合平台进行绞杀。
  
  风宁想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方式,来狙击刷客。
  
  既然软件平台是号码的集散地,可以使用“爬虫”技术,将号码从软件平台爬出来,加入黑名单中。
  
  如果遇到这些号码,自动拦截,就能形成防御壁垒。
  
  锦佰安通过这种方式,监控所有软件平台,爬到了2千多万个手机号码。
  
  实际上,黑市上流动的卡,要比2千多万更多,“因为还有很多小作坊,卡和软件不在平台上流通”。
  
  风宁对某个平台爬到的号码,进行深入分析,发现这其中,联通号码最多。
  
  即便有这份黑名单,也无法一劳永逸。这个黑产大池中,不断有号码被淘汰,新的号码流入。
  
  “因此要对这些软件平台实时监控,随时更新黑名单,”风宁称。
  
  “实际上,制定一些规则,可以杜绝大部分低等刷客,”风宁从“入侵者的角度”,制定了十几条规则,拦截刷客。
  
  比如,批量注册的号码,大多是连号,如果同一个IP、同一个时间段,出现大批量连号,可能就是“高危区”,可进行拦截。
  
  但攻防酣战之间,双方实力都在增长。
  
  黑产在联合绞杀中,开始不断迭代软件和设备。
  
  据小C透露,目前,软件和人工开始相互配合,可以批量操作的环节用机器,个性化操作的环节,人工填补。
  
  这是刷客军团史上,最可怕的一次技术革命,“完全可以做到以假乱真”。
  
  “这对风控,带来极大挑战,此时战况已升级,不在是人机对抗,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风宁认为,这个阶段,防御者唯一的胜算,就是需要手上掌握足够多的黑数据,进行威胁预警。
  
  这场大战,似乎刚进入高潮阶段。
  
  05 相互供养
  
  攻防大战,只是技术上的博弈,但两者间微妙的共生关系,才是这个黑产链条生生不息的根源。
  
  存在即是合理,他们诞生在这个激荡的时代,也寄生在这个时代,相互供养。
  
  “实际上,很多平台希望我们去薅羊毛”,申宏远在行业侵染多年,与平台间那种微妙的默契,他一直拿捏有度,“平台故意留下漏洞,就是为了增加注册量和业务量”。
  
  平台和刷客们,隔着那层窗户纸——谁都不捅破,各取所需。
  
  每个平台之间,都有两股势力的博弈:有时候是运营部门和高层,他们需要给领导上交一份“完美的数据”;有时候是高层和VC投资人,他们需要向VC证明业务繁荣,以拉升估值。
  
  为了圆这个谎,刷客是不二之选——况且他们不吝迭代,技术日渐精进。
  
  曾经有平台主动找到申宏远,让他帮忙完成“十万”的注册量。
  
  一些羊毛党,也和多个平台结为“盟友”,对方发布促销活动,都会知会一声,“欢迎来薅”。
  
  申宏远认为,这个行业不仅不会衰败,反而会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更加兴盛。
  
  “表面对我们恨之入骨,不惜重金绞杀,暗地里又故意给我们留下后门”,这个90后的小伙,看起来极为老成,在见不得光的地下黑产中,他悟出了自己的人生哲学。
  
  他说:“人性终有见不得光的阴暗,我们就是他们黑暗中的欲望。”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以上是欺诈盛宴第一篇,欢迎持续关注第二篇,关于骗贷群体的隐秘手段和黑产链条……
文章系作者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贷之家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