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之家

网贷专栏

国内现有与数字货币相关的司法判例 看都判了哪些罪名

2017-04-19 09:30:22 分类:网贷入门 作者:
  检索工具 | 裁判文书网、OpenLaw、威科先行
  
  检索关键词 | 数字货币、比特币、莱特币等
  
  检索时间 | 2017年4月17日
  
  案号:(2015)商民初字第1531号
  
  审理法院:山东省商河县人民法院
  
  经审理本院认定,比特币是一种P2P形式的数字货币,属网络虚拟货币的一种。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明确规定,比特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因此,比特币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因此,本院认为,对于比特币这种不合法的物,其交易亦不受法律保护,原告通过比特币交易平台误将自己的比特币汇入给被告账户,但该种交易行为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其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属风险自担。因此,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31.659比特币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该判例将比特币视为网络虚拟货币(虚拟货币与数字货币概念容易混淆,两者并不等同),且认定比特币交易不受法律保护。
  
  该司法观点对数字货币认识有限,与相关监管部门对数字货币的理解有偏差,裁判结果值得商榷。
  
  案号:〔2016〕黑民终274号
  
  审理法院: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本院认为:“本案中,肖某某利用QQ信息骗得华辰公司1200万元款项后,犯罪嫌疑人黄某甲、许某才通过乐酷达公司网站交易平台购买比特币转移赃款,因此乐酷达公司对于华辰公司款项的被骗没有过错。但乐酷达公司在提供网络平台进行比特币交易时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关于”非金融机构提供支付服务,应当依据本办法规定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成为支付机构”的规定,不但未取得支付许可证,反而为规避该规定利用员工名称开立的信用卡账户收取款项开展业务。在林某某账户充值及交易出现异常时,亦未按《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的规定切实履行客户身份识别、可疑交易报告等法定反洗钱义务,即未核实林某某身份就为其账户充值,对林某某账户的异常交易情况视而不见。如果乐酷达公司能够像曼维公司一样严格履行实名认证规定,发现交易异常时及时采取冻结账户等处理措施,那么犯罪分子通过该公司交易平台转移赃款的行为就难以得逞。因此,乐酷达公司的违规行为在客观上为犯罪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其漠视的态度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配合犯罪分子转移赃款的效果,造成了受害人款项被挥霍,无法追回。对此,乐酷达公司存在过错。故综合乐酷达公司的违规情形、给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及起到的不良示范作用,其对华晨公司不能追回的损失应承担40%的赔偿责任,即627,569.00元(1,568,923元40%)。”
  
  数字货币网站交易平台未取得支付许可证而提供支付服务、未履行反洗钱义务、未实行实名认证规定,导致受害人无法追回款项,平台根据过错承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号:(2016)苏04民终1319号
  
  审理法院: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院认为,朱明明委徐捷购买比特币挖掘机芯片,双方系委托合同关系。现朱明明主张,徐捷因未交付芯片,应全额返还货款;而徐捷主张,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因比特币贬值而产生了相应损失,该风险应由朱明明承担。对此,一、芯片实际未交付,故委托事项并未完成;二、双方均认可购买芯片系由徐捷操作,朱明明并未参与,即在此过程中朱明明并未进行指示或介入;三、根据双方的通话录音和一、二审中的陈述,结合双方的从业时间及专业背景等,不宜认定朱明明对购买芯片须先兑换比特币操作的情形早已知晓,亦无证据表明徐捷对此已向朱明明履行了事先告知且后续就芯片购买未果、货款系以比特币形式退回、比特币市场出现贬值风险、比特币退回后是否及时兑换等事项向朱明明履行了事中、事后报告义务。综上,徐捷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过错以及超越委托权限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六条的规定,应对朱明明损失予以赔偿。
  
  关于比特币相关行业风险、市场波动风险等风险归属问题,在数字货币及相关行业的交易合作、委托代理等方面,法院须根据具体情况,对当事人的专业背景、从业时间等多个维度进行考量。
  
  案号:(2014)普刑初字第1162号
  
  审理发端: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1月1日,被告人陈甲通过网络登陆被害人汪某甲火币网账户,修改汪某甲在该网站注册登记的联系电话、地址、绑定账户等信息后,卖出汪某甲账户内1.514个比特币,销售得款人民币6583.35元。次日,被告人陈甲将销售款中的人民币6500元提现,扣除网站手续费人民币32.5元,将剩余钱款人民币6467.5元转账至其本人建设银行卡内。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被害人网上钱款人民币650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陈甲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获得被害单位信任,骗取被害单位人民币40251.8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依法应两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甲的主要犯罪事实成立。关于被告人陈甲提出其提供了全部真实个人材料在某某贷网站借钱,并未盗窃汪某甲账户内钱款的辩解,经查,被告人陈甲窃取了汪某甲的网站信息,进入汪某甲账户为自己的贷款提供担保,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获得某某贷网站信任,网站基于该虚假担保提供了全部贷款,被告人陈甲的行为符合诈骗犯罪的客观构成要件;作案后,被告人陈甲名下的银行卡账户内余额大于某某贷网站月还款额,证明被告人陈甲有还款能力却不还款,又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主观故意。根据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被告人陈甲在某某贷网站的犯罪行为应以诈骗罪惩处。
  
  被告人通过修改被害人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账号密码,秘密窃取被害人合法拥有的数字货币,构成盗窃罪。数字货币是具有合法财产权益的,符合盗窃罪的客体要件。
  
  被告人为在某网络借贷平台获得贷款,窃取他人信息并为自己的贷款提供担保,有还款能力却不还款,具有非法占有之主观故意,构成诈骗罪。
  
  关于网络窃取比特币构成盗窃罪的类似案件参照:
  
  案号:(2016)浙1023刑初384号
  
  审理法院:浙江省天台县人民法院
  
  经审理查明:2016年2月22日晚上,被害人金某在浙江省天台县赤城街道天都花园E9栋602室上网时,其电脑桌面上打开的五个“MMM”投资平台账号及密码被和其远程链接的被告人武某窃取。之后,被告人武某利用该五个账户及密码,通过篡改收款地址的方式盗走被害人金某账户中的比特币70.9578枚,后在“火币网”交易平台上出售,并将交易所得资金提现到其62×××68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中。经鉴定,被盗的比特币共价值人民币205607.81元。本院认为,被告人武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价值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罪名成立。
  
  案号:(2014)东刑初字第1436号
  
  审理法院: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法院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刚、金海、黄立金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民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法应予支持。被告人刘刚、金海、黄立金等人利用虚假身份信息注册所谓的“比特币”交易网站,并随意夸大、虚假宣传,诱骗投资者在该网站大额投资、炒“比特币”,在网站运营过程中,被告人刘刚等人以变卖客户“比特币”的形式获取巨额非法利益,最后又伪造网站被黑客攻击的假象,关闭网站,以此侵吞客户钱财,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并确认的在案相关证据证实,足以认定。三被告人实施的上述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通过注册虚假比特币交易网站,伪造网站被黑客攻击的假象以非法占有投资人的相关投资款项,构成诈骗罪。
  
  案号:(2016)苏0602刑初666号
  
  审理法院: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
  
  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2014年8月至2015年3月,杜玲与刘雄(均另处)在中国香港创办达康智能科技(暗黑币)有限公司,并创建虚假“暗黑币”投资、交易网站(www.onclooud.com),以投资虚拟货币“暗黑币”为名,向参与者收取不同级别的“暗黑币”矿机租赁费用(即门槛费)以获得入会资格,并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引诱参与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进行“拉人头”,公司以提供“暗黑币”矿机托管租赁服务为幌子,向会员收取门槛费获得参与资格,提供的三种不同级别矿机,分别对应网站内V1,V3,V9账号,分别需要1000个、3000个和9000个暗黑币购买注册,折合成人民币平均需要人民币分别为15000元、45000元和135000元,账号的使用期为一年,一年内可以获得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所谓静态收益是为配合“暗黑币”挖矿宣传噱头而设定,V1账号每天可以获得4-7个暗黑币,V3账号每天可以获得14-21个暗黑币,V9账号每天可以获得63-87个暗黑币。公司为引诱会员继续发展他人参加设立了动态收益。每个会员账号下面可放置三个下线会员账号,分为三个区,并依次向下组成层级。系统将三个区内下线会员的静态分配暗黑币数量相加作为该区的总体业绩,按照总和依次分为大区、中区、小区,以中区和小区的业绩作为依据进行动态奖励。V1会员可以获得下线中区业绩的10%奖励,小区的15%;V3会员可以获得下线中区业绩的15%,小区的20%;V9会员可以获得下线中区的20%,小区的30%。
  
  为了“暗黑币”传销涉案资金的收取和发放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的便利,杜玲指使邓某找到邓仁伟、唐运浩、何业成、唐森等人,用其身份证在深圳等地多家银行办理了多张银行卡用于“暗黑币”涉嫌资金的结算。
  
  2015年2月份,“暗黑币”传销组织在本市崇川区发展会员,宣称暗黑币是类似于比特币的虚拟货币,持有后可以升值。该传销组织提供一个平台,会员通过平台用人民币购买一定数量的暗黑币(暗黑币的价格每天不同,一个暗黑币的价格一般是15元左右)租用V1、V3和V9三种挖机,其中租用V1需1000暗黑币、租用V33000暗黑币、租用V9需要9000暗黑币。暗黑币有两种收益方式,一种是静态收益,就是不同的挖机每天产出不同数量的暗黑币,V1挖机每天产出3.5至7个暗黑币,V3挖机是13至21个暗黑币,V9挖机是60至85个暗黑币。一种是动态收益,动态收益首先要发展他人投资暗黑币并注册成为会员,这些发展的会员按照发展人和发展时间的先后挂靠在发展人的下面,每个会员号下面可以挂靠三个会员,以此类推,发展的会员按照每天会员租用的挖机产生的暗黑币数量形成大、中、小三个区,每个区每天产生暗黑币数量最多的区为大区,其次为中区,最少为小区。根据发展人投资的挖机种类不同,可以从中区和小区中得到相应的收益,大区是没有收益的。投资V1的发展人可以从中区得到该区会员产生暗黑币数量10%的收益、小区得到15%的收益,投资V3的发展人可以从中区得到该区会员产生暗黑币数量15%的收益、小区得到20%的收益;投资V9的发展人可以从中区得到该区产生暗黑币数量20%的收益、小区得到30%的收益。
  
  该组传销组织在本市以被告人赵勇、徐艳华、张宝云为首共计发展了80多人参加,且达到三级以上,其中被告人赵勇受被告人徐艳华之邀,在2014年底2015年初前往海门市区刘巧儿饭店给多人讲课宣传和介绍“暗黑币”;2015年1月至2015年3月,受被告人张宝云之邀在南通市区蓝湾咖啡等地多次给多人讲课宣传和介绍“暗黑币”,并直接和间接发展了80人参加,涉案金额247.067万元。被告人徐艳华邀请赵勇在2014年底2015年初前往海门市区刘巧儿饭店和南通市区大润发超市任港店对面某饭店给多人讲课宣传和介绍“暗黑币”,并直接和间接发展了73人参加,涉案金额246.073万元。被告人张宝云在2015年1月至2015年3月,邀请赵勇在南通市区蓝湾咖啡等地多次给多人讲课宣传和介绍“暗黑币”,直接和间接发展了52人参加,涉案金额194.367万元。上述涉案资金大都汇往邓仁伟、唐运浩、何业成和何先景等人个人银行卡帐户。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勇、徐艳华、张宝云以虚假“暗黑币”为传销载体,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以虚假数字货币为幌子,以“拉人头”的方式组成投资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骗取财物的,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文章系作者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贷之家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