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之家

网贷专栏
1086 阅读数
相关平台红包

“校园贷”遭遇一刀切 这家平台为何却大打“擦边球”

2017-08-08 11:56:08 分类:网贷入门 作者:
  “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我发现好多努力真没有结果,我心痛。别给我收尸,太丢人……”、“赌徒都不值得同情,这条路只有靠自己”。
  
  2016年初,河南一名大学生以跳楼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也揭开了校园贷的血腥和暴力,此后,校园贷又因女大学生裸条、肉偿、暴力催收再度引爆舆论...一时间,校园里谈贷色变,从那时开始,校园贷的标签从“合理”变为“恐怖”。
  
  与此同时,银监会等监管机构也进行了一系列的霆行动。银监会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网贷整治工作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要求“现阶段,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逐步消化存量业务;对于存量校园网贷业务,根据违法违规情节轻重、业务规模等状况,制定整改计划,确定整改完成期限,明确退出时间表。”
  
  而福建等省市也开始引导省内银行机构开展校园贷产品试点,满足学生合理的信贷资金和金融服务需求。
  
  《通知》下发后,民间队大批退出校园贷,银行等持牌队开始入场,校园贷的阴霾开始散去。不过,独角金融发现,近期校园贷的变种出现,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爱又米为何要顶风做“校园贷”?
  
  独角金融注意到,一款名为“爱又米”的APP依然向大学生提供消费分期与取现服务。详见下图:
  

图片来源:爱又米App
  
  爱又米的运营方是爱财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钱志龙为阿里早期员工,主要业务为年轻人的消费金融服务,据爱又米官网消息称,“爱又米”天使轮是由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等人投资的,A轮是神州泰岳投资的,B轮是由中银投资、浙商产业基金投资的,最新的C轮投资是中顺易投资的。


  
  这么一家被众多投资机构看好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为何在银监会《通知》明确要求“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要冒险打擦边球呢?
  
  独角金融就这一问题向爱又米进行邮件和电话求证,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官方回复。不过,爱又米的一位客服对独角金融表示,“我们已经在转型了。至于“校园贷”业务为何还在开展,其称,需要向上级部门反馈才能给出回复。
  
  校园贷的红线
  
  独角金融注意到爱又米在官网上宣称,其与国内多家大型商业银行达成了战略合作。
  
  对于这种通过与银行合作来分羹“校园贷”的做法,业内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应该“一刀切”,堵上互金平台打“擦边球”的漏洞,全部交给正规的、有金融牌照的机构来做,比如银行,或者持有消费金融牌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另一种观点认为,互金平台可以充当银行的服务商,但是在合作过程中互金平台所扮演的角色和红线必须划清。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对独角金融表示“如果校园贷只是负责获客,风控、资金都来源于银行,借款人直接和银行签署合同那是不违规的,但如果是和过去那样,业务自己做,只是资金来源于银行,肯定是违规的”。
  
  而从爱又米APP的用户反应以及小编亲试的结果来看,其宣称的与国内多家大型商业银行达成的战略合作,却并不仅仅是做银行在校园贷业务上的信息中介,介入程度很深。这种业务如果是互联网金融公司开展,则需要具备消费金融牌照。
  
  但是,爱又米本身不在银监会颁发的21块持有消费金融牌照的公司之列,目前采用的方式是通过合作借用他人的“消费金融牌照”,,“打擦边球”的痕迹明显。爱又米为何要采用如此冒险的方式开展“校园贷”业务?独角金融在发稿前再次向爱又米求证,但仍未获官方回复。
  
  而更值得关注的是,像爱又米这样通过种种方式规避银监会”校园贷一刀切”监管政策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还不止一家。
  
  互金平台介入“校园贷”
  
  需回归中介信息服务本源
  
  在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看来,网贷机构可以作为银行的服务提供商来参与“校园贷”业务。
  
  他对独角金融表示,“《通知》提出“疏堵结合”,满足大学生在消费、创业、培训等方面合理的信贷资金和金融服务需求;整治乱象,暂停网贷机构开展校园网贷业务,督促网贷机构按期完成业务整改。就文件来看,监管层只是‘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
  
  他进一步表示,“从防范和化解校园贷风险的角度,我觉得网贷机构和银行可以探索两种合作途径:一是银行委网贷机构有针对性地开发高校助学、培训、消费、创业等金融产品,网贷机构对校园贷比较熟悉,也有开发的动力和基础;二是网贷机构负责引流到银行,包括将原有线上的客户引流到银行,也可以探索协助银行进行地推引流。简单地说,网贷机构不在自己的网站App上“发布新的校园网贷业务标的”进行放贷或放贷中介服务,只做银行开展校园贷的服务提供商,回归到提供中介信息服务的本源。”
  
  由此可见,网贷平台在校园的业务并不是全面被禁止,但是需在更加规范的开展。
  
  但像爱又米这样没有消费金融牌照,也不满足于作为银行的服务商,只提供中介信息服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如果在“擦边球”的路上越走越远,虽有戴志康、神州泰岳等众多知名投资人和投资机构加持,依然是行走在一条危险的道路上。
  
  小伙伴们,你觉得“校园贷”变种的出现,会不会使得监管政策形同虚设呢?
文章系作者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贷之家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