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网贷之家

网贷专栏
4521 阅读数
分享到
相关平台红包

100家中国现金贷已抵达这一战场 还有100家正在路上...

2017-12-08 15:37:00 分类:理财攻略 作者:清流消费金融

两天之内,廖敏在印尼雅加达参加了三个饭局,每个规模都在10人以上,参与的人员多为国内现金贷行业的从业者,也有大数据风控公司、支付公司这样的第三方金融服务机构,至于廖敏自己,则代表了最近新冒出的行业:印尼现金贷落地服务商。

第二个饭局是廖敏自己组织的,在饭桌上跟一位国内的创业者敲定了进一步推进印尼现金贷落地的细节之后,大家纷纷赶往下一个目的地,雅加达的Central Park附近。路上,他问一位同行者,“你说怎么这么巧,这几天这么多人都在雅加达?”同行者回复:“你以为就是这几天?过两天你回国后,这里还是这么多人,一波又一波。”

“该踩的坑一个都躲不掉”

对于国内现金贷企业来讲,出海印尼的火热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蓝海变成红海可能就在一瞬间。

自今年7月清流Club报道国内首家出海印尼的现金贷企业Rupiah Plus以来,越来越多的消费金融行业从业者将目光投向了印尼,2.6亿人口,几无监管,自然流量充足,门槛较低等信息已经被人耳熟能详。

而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几家落地印尼的国内企业自愿或者被迫地曝光在大众视野中,一方面促进了同行进军印尼的步伐,一方面也让大批准备中的中国企业倍感忧虑。“中国人做事就喜欢一窝蜂,一下子就把市场做死了。”一位产品即将上线的出海印尼现金贷从业者说。

于是,出海印尼的国内企业被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方为守擂者,他们在抢滩印尼的竞争中取得先机,已经圈了一部分用户,数据、风控模型也在摸索中建立,面对越来越多的国内同行,他们乐观但谨慎着,在巩固已有优势的同时做着转型的准备;一方为攻擂者,他们高举着号角,喊着“市场这么大,要合作不要厮杀”,却又在争分夺秒地争取自己的产品尽快上线,并试图劝告后来者不要一窝蜂,不要扰乱市场。

“虽然现在印尼这么热,但我们还是比较乐观的,不管怎么样,你产品要落地,该跑的地方也都得跑,不会说后来的就能更快。”在雅加达Central Park附近的公寓里,清流Club见到了GoRupiah的总裁助理余旭强。

Central park mall

Central Park位于雅加达市北部,虽不属于市中心的CBD,但由于华人较多,也十分繁华。早几年出海印尼的中国企业,如华为等,就将公司设立在这附近。

这一区域由Central Park Mall、SOGO和NEO SOHO等几个大型综合商场及Pullman酒店构成,周边配有高档公寓。

如今,这里几乎成为国内出海印尼现金贷企业的大本营,Central Park成为一种接头暗号,走进附近的任何一家中餐馆,都有可能碰见前来印尼调研的国内现金贷从业者。

GoRupiah成立于今年4月,中文名称为印飞科技,彼时同为零一创投投资的RupiahPlus已经上线。

2016年2月,印飞科技CEO范文洁第一次来到印尼,考察了一下市场的基本环境就回国辞了职,决定在印尼做现金贷。5月,余旭强跟着范文洁来到雅加达,密集拜访了一圈当地的律所、银行、支付公司、短信通道、征信、监管及第三方催收机构。

“当时我们住在偏南一点的地方,比较破,周围穆斯林比较多,每天都有好几次的祈祷音乐,环境比较嘈杂”,余旭强初到雅加达,一开始并不适应。生活上的不适只是一方面,最难过的是心理落差,“当时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困难,像支付、短信通道,这些在国内都是很平常的东西,但是在印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而且这边效率也没有国内高,很沮丧。”

但没多久,余旭强就喜欢上了雅加达,“这边的气候很舒适,而且工作氛围很好。”目前,印飞科技共有员工31人,其中印尼12人,上海19人,余旭强跟范文洁则轮流驻扎印尼。“两地的工作气氛完全不一样,印尼这边,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经常有一个人讲一个笑话,大家就都笑了,很轻松舒适。当然,也有比不上国内的地方,就是不大愿意加班。”

跟绝大多数出海印尼的中国科技企业一样,印飞的上海团队主要负责技术和研发,印尼团队则负责市场运营。在12人中,有5个岗位是电话审核。“我们有70%-80%的进件是需要人工电话审批的,因为印尼这边征信很不完善,我起码要确定这个电话是你本人的吧。”

据清流Club了解,印尼在今年10月份才开始实行手机实名制。一印尼当地人告诉清流Club,“在印尼,除了护照不能造假,另外的都可以是假的。比如驾照,你都不用考试,就去填一个申请表格就可以拿到了。另外像身份证上的职业、住址等,也都无法核实。”这些都给印尼的征信带来巨大的挑战。国内出海印尼的现金贷企业,基本都是从头开始自建数据库和风控。

余旭强透露,目前GoRupiah的APP下载量已达10万,成长比较迅速,月放款规模则在几百万人民币。件均在500-1000人民币之间,平均借款期限在1-3个月。

相较于GoRupiah,国内落地印尼现金贷的先驱RupiahPlus的业务做得更大,跑得也更快。据清流Club了解到的信息,目前RupiahPlus的APP下载量已超50万,月放款量达几千万人民币,长期占据Google Play里Finance栏的前10名。目前,RupiahPlus已完成200万美元的pre-A轮融资,正在进行A轮融资。

在印尼的国内现金贷圈子中,RupiahPlus是个标杆,但也略显神秘。同样在Central Park附近,清流Club见到了RupiahPlus的创始人兼CEO,Rebecca。“我做事的风格就是这样,喜欢埋头做自己的事”,Rebecca身材娇小,但是说话颇掷地有声。

从16年12月决定到印尼开展现金贷业务以来,Rebecca把能踩的坑都踩了一遍。最困难时期是在产品上线前,合伙人突然决定退出,“毫无预兆,之前他一直说原公司需要工作交接,要4月到岗,结果3月他说不来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找了个很有钱的女朋友,可能打算结婚。”Rebecca刚知道消息后懵了,而后在雅加达简陋的出租房内抱头痛哭。

哭过之后,Rebecca一人扛住了所有的事情,经历了律所不靠谱、短息通道常常断掉、服务器不稳定等一系列状况之后,公司进入了高速成长期,“每个月的业务都是翻倍的。”

在出海印尼的现金贷圈子中,Rebecca的团队是印尼少有的能加班的团队。“基本早上8点到晚上8点吧,全年无休”,在租办公场地时,Rebecca特意排除了写字楼,因为“印尼的写字楼一到下班时间就会停电,不利于加班。”

现在的办公地点 ,是Rebecca租了一个独栋公寓,目前有近50的印尼员工在这工作。如何让不愿意加班的印尼员工接受加班?Rebecca认为靠的是集团荣誉感,“公司发展好,员工都能感受到,自然就愿意加班了。另外,不愿意加班的也被淘汰掉了。”

对于现在国内企业扎堆印尼现金贷的情况,Rebecca显得谨慎和保守,“就怕乱来的人太多,把好好的市场做坏了。”她认为,在当前形势下,最大的风险就是印尼当地的政策风险,“要是大家都来印尼做现金贷,监管可能随时收紧。”Rebecca透露,在保持现有发展的情况下,她也会考虑别的业务。

“如果到100家了你跟我讲,我马上撤退”

在国内的现金贷圈子里,东南亚应该已经位列热词第一名,而印尼则是第一站。在从业者的朋友圈里,经常出现的景象是,一人po出一张在雅加达的图,下面会迅速跟上十几个留言,表明自己也在雅加达,一个局就这样攒成了。

在11月30日的一个晚宴上,廖敏见到了现金贷行业全链条的人,有做投资的,有做导流平台的,有做第三方数据和风控模型的,有做技术输出的,有做商务落地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实操现金贷的。

整个晚宴气氛活跃,大家纷纷交流如何在印尼开展现金贷业务,互相打探对方的产品何时能落地,早就落地的产品目前发展得如何。酒席上言笑晏晏,饭毕心里的紧迫感又更进一层。

廖敏是星合金融科技的CEO,旗下海外事业部正推出印尼现金贷一站式落地服务产品,“从公司注册、APP设计、系统搭建、牌照申请,一条龙服务,我们收取一个打包价。”廖敏向清流Club这样介绍自己的业务。目前,廖敏已接到5家企业的业务,最快的一家下周产品就能上线。有客户半开玩笑地跟廖敏说,“如果你已经接到100家业务了,一定要告诉我,我马上撤。”

廖敏公司的业务是随着印尼现金贷的火热随之而起的全新行业,如果印尼现金贷市场饱和,那么他的公司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但目前来看,由于市场的信息不对称,这样的落地服务商还有发展的空间。

一般来说,国内的创业者要去印尼开展现金贷业务,门槛是比较低的。在合规方面,现金贷对印尼监管层来说是个新事物,并没有出台对现金贷的监管。

2016年底印尼金融管理局(OJK)出台过对P2P的监管政策,类似于中国的P2P备案。目前OJK对于海外的Fintech企业是持欢迎态度,据清流Club探听到的消息,OJK的对外口径是对于海外Fintech公司的牌照申请“上不封顶”,但是在实际操作上,手续比较繁琐,而且目前为止,也只有一家企业真正获得了这块P2P牌照,另外有25家完成了第一步的注册,其中仅有几家中国企业。完成注册后,要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内补充各种材料,继而真正拿到牌照。

此外,在写字楼租赁、工商注册、对接第三方支付公司及短信通道、委外催收方面均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有当地企业向清流Club透露,可能已有中国企业在当地无良中介手上吃了亏,钱花了,事没办成,还大大拖后了进度。“也有比较好的中介,但起到的作用也就是跑腿,应该还没有什么机构能够又快又好地包办现金贷落地服务。”

虽然印尼现金贷落地服务商是新兴起的行业,但是竞争已经比较激烈了。据清流Club在雅加达停留期间的观察,起码有三家公司正在开展这样的服务,而另外有更多的企业正打算切入这一市场,其中不乏自身已经在印尼开展现金贷业务的公司。

中国现金贷企业对出海印尼的热情烧热的远不止廖敏的业务,这段时间最繁忙的要数第三方支付公司。

Xendit是印尼本土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成立于2014年。CEO,Moses Lo,是澳大利亚户籍,有一半的印尼血统,此前曾在全球领先的咨询公司波士顿咨询(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工作。在回印尼创业时,他完全想不到公司业务的迅速增长会由中国的现金贷企业来推动。

Moses告诉清流Club,印尼的第三方支付行业才刚起步,大部分人还需要登陆银行网页才能完成转账。并且,在初期,印尼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还只是为游戏等软件服务的,只具有扣费的功能,完全没有放款的功能。到了2016年,印尼开始有了现金贷企业,第三方支付公司才开始兼具放款和还款的功能。

清流Club记者与Xendit CEO助理交流

如今,Moses每天的时间被划分成一个一个小时,每个小时都被用来见一家来自中国的现金贷企业。“近三四个月时间吧,都是这样,基本上见的都是中国人,大概前后有100多家了”,Moses非常肯定地告诉清流Club,“我得说,现在正是来印尼最正确的时候,目前OJK对于海外借贷企业持非常积极的态度。”

据清流Club了解,出海印尼的中国现金贷企业,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大多为Xendit和一家中国企业:BluePay。

BluePay 公司楼下自动贩卖机

令人遗憾的是,在印尼还无法实现划扣,Moses认为在近一两年内可能都无法实现这一功能,一方面银行效率比较低,也没有动力去做这件事,另一方面就是出于风险的考虑了。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据说由于中国企业去印尼的太多,雅加达Central Park的Pullman酒店房价都涨了不少。

“OJK也不是傻的,到时候肯定会监管”

面对众多中国现金贷公司到印尼“淘金”的热情,OJK怎么看?有接近OJK的知情人士向清流Club透露:“OJK都被吓到了,简直像面对千军万马。”

该知情人士说,不要以为现金贷在印尼没有监管,“据我所知现在OJK正在商讨关于小额现金贷的监管。像征信数据,个人信息这些,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最有价值的信息之一,哪能掌握在外国人手里呢?”

“另外,泰国对于借贷产品是有严格的36%以下年化标准的,邻国的政策OJK难道会不知道吗?到时候真的监管觉得印尼的现金贷有较大风险了,随时可以一刀切。”

奔赴印尼的中国现金贷企业,并非没有考虑到这样的政策风险。在雅加达Central Park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内,几家来印尼考察的国内现金贷企业就热烈讨论了一番。有人认为,印尼的市场足够大,应该能容纳100家左右的现金贷企业,“国内当时都有两三千家,都能活的好好的,印尼上百家应该不成问题”;有人认为,“100家现金贷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其中90家都是中国人做的,这个肯定会引起印尼监管的重视”;还有人出谋划策,“拉印尼方面的大金融家族入伙”、“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注册公司后再进入印尼”等等。

当然,其中最为保险的方式也许是做到不止“Fin”还要“Tech”。不管在什么国家,从事金融业务总是要比从事科技行业风险来得大。如果中国企业能够在印尼构建起技术壁垒,那么起码在金融业务在印尼被禁后还能有科技板块继续造血。

据清流Club得到的消息,12月8日,同盾在印尼的大数据风控产品正式上线了,届时会首先为中国出海印尼的企业提供风控方面的服务,同时也构建起自身在印尼的产品生态。

有已落地印尼的国内现金贷企业质疑,“同盾能干的事我们自己也能干,还干的比它早,我为什么要花钱用它的服务呢?”对此同盾科技的执行副总裁马骏驱表示,“数据也许我们一开始积累地不多,但是风控上的一些策略和理念是共通的。”

另一未被提到的风险也许是宗教风险。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数量最多的国家,穆斯林占当地人口总量的70%以上。尽管在雅加达,几乎感觉不到宗教带来的不便,也无特殊的禁忌需要遵守,但是宗教因素始终不应该被排除在外。不管是雅加达首任华人市长,还是非穆斯林的印尼总统,都曾引发过穆斯林的抗议行动,在印尼开展现金贷业务,也需要时刻注意是否会引发潜在的宗教冲突。“特别是对催收带来一定的影响,一定要做的很小心。”有国内现金贷从业者认为。

不管如何,短期之内,国内现金贷企业出海印尼的热情都不会减弱。 据清流Club初步统计,未来一个月,即将上线的印尼现金贷APP将超过10家,还有更多正在登陆的途中。除了印尼,整个东南亚都在中国现金贷企业的扩张版图之上,目前越南和菲律宾都已有一家国内现金贷企业上线,柬埔寨甚至也在考虑范围之内。

出海东南亚的浪潮,始于游戏,兴于科技,希望不要终于现金贷。

文章系作者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贷之家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