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网贷之家

网贷专栏
1385 阅读数
相关平台红包

互联网金融元年为什么会是2013年(一)

2017-11-02 11:42:26 分类:行业深度 作者:诸子要说

不了解历史就不了解现在,不了解现在就不了解未来

不了解政治就不了解经济,不了解经济就不了解行业

回顾国内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这几年,最大的疑惑莫过于怎么就在2013年爆发了呢?

互联网金融早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就产生了萌芽,即使是互联网金融中名声最响的第三方支付和P2P也早在2010年前就已经在我国落地生根,但为什么直到2013年才得以爆发而被称之为互联网金融的“元年”?

虽然行业内外很多专家、机构对2013互联网金融元年都有解读,虽然笔者也承认互联网技术的爆炸、国内居民金融服务需求的崛起……是互联网金融爆发的重要原因,但仅此而已吗?出于咨询行业出身的职业习惯或者说毛病,笔者始终认为除了这些技术层面的原因之外,必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而这些才是真正促使互金行业爆发乃至熄火的关键。

谈不上抽丝剥茧,但确实需要对国内宏观经济甚至政治做一番梳理,方能一探究竟。

最直接的,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经济的一部分,2013年之前中国经济发生了什么?

谈到2008年,除了北京奥运会,还有就是全球金融危机

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演变成为全球性的金融灾难,我国经济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为了抵御国际经济环境对我国造成的不利影响,政府采用了较为宽松灵活的经济政策,通过在实体市场进行间接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称之为4万亿计划(实际各级政府投资金额加起来超过30万亿)。

这个计划对我国的经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拉动了我国经济的大幅度增长,在短期内拉动了GDP的增长率,防止了国内经济危机的产生。但是从长期来看,4万亿计划实际并未消除而只是延缓危机在国内的影响。2010年前后,这种大规模投资的经济拉动效应基本结束,国内经济进入下行周期。

金融危机的影响,加上国内同时面临人口红利开始消退、人口老龄化加剧、劳动力价格上升等局面,国内经济困难重重。

面对中国经济的持续走弱,对国内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国内外资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开始动摇,乃至于2012年发生了严重的资本外流(当然,这次的资本外流与2014年开始并持续至今的新一波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更是极大的影响了外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为了保经济,国内一方面继续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即发钱(但发钱的效果也在减弱,简单来说:原来发100元会有80进入实体经济,但随着发钱的增多,边际效用也在递减,导致偶来发100元只有60元起作用,于是为了保障经济需要,就只能发更多的钱);另一方面,不得不求助于经济三驾马车之一的居民消费,毕竟此时对外贸易更加无法指望。

于是,刺激国内消费成为中央经济的重中之重。事实上,经过34年(到2012年前后)的改革开放,国内居民已经拥有了巨额的财富,但是出于对未来保障的怀疑,这些财富大部分都在银行里。如何鼓励居民消费?两个途径:一是继续增加收入,二是做好社会保障,让人们有钱花,而且花起钱来没有后顾之忧。

这是经济层面的事,再从政治层面来看。

这一时期国际上也发生了很多引起中国党和政府极为警惕的事件—— “阿拉伯之春”(持续到2012年),从突尼斯茉莉花革命(2010年)和埃及革命(2011年)开始,陆续席卷利比亚、也门、巴林、叙利亚等国家。

国内存在与这些国家相似的政治环境(一党长期执政,腐败现象等等),如何避免国内西方民主思潮的无序泛滥以及外国敌对势力的介入,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地位(这个可以说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核心利益),成为党和政府关注的重点。

为了巩固党执政地位和执政基础,唯一的途径就是继续赢得国内人民的信任和支持,而最好的办法也是两个:一是发展经济,让人民收入增加;二是改善民生,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其实还有第三点,就是国内的舆论管控尤其是网络舆论管控的加强(北京、广东等地从2012年3月开始实行微博实名制;新浪微博2013年6月谣言通知系统上线)。

所以,无论是处于保经济的目的,还是巩固执政基础的目的,增加人民收入、改善民生,都成为当时刻不容缓的事情,于是就有了“居民收入”和“民生保障”在2012年11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报告中的重要位置:

“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人民生活水平全面提高……社会保障全民覆盖,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住房保障体系基本形成,社会和谐稳定”……

增加人民收入和改善社会保障两项任务在十二五期间算是定下了。这两项任务中,社会保障说难也难,毕竟要触动既得群体利益,但在反腐的背景下这种触动还是较为容易的,于是便有了之后的一系列关于社会保障政策的出台。

2012年,《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意见》、《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等民生保障政策陆续发布实施,农村地区的新农合政策也加快实施。

相较而言,增加人民收入听起来简单,但是实施起来却反而更难。如何增加人民收入?提倡加工资么?这无疑会进一步提高劳动力价格。还有什么方式,可以让居民既把钱花出来又能增加收入?有一个好办法,就是理财投资

与此同时,国内4万亿计划形成了巨额的资产(负债),其中不乏优质资产,加上国内资产证券化的前期铺垫(2005年,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联合制定了 《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管理办法》,以试点的形式启动了以信贷资产为核心的金融资产证券化业务,但是在2008年受次贷危机影响被叫停。)

于是为资产寻找资金、为资金寻找投资渠道的资产证券化业务再次进入高层的视野。2012年监管部门陆续推出新政,如券商资管新政十一条、放宽公募基金投资范围保险业资管放松以及首次允许期货公司加入资管阵营。

2013年6月,国务院明确表示,要“逐步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常规化发展,盘活资金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和经济结构调整”。被视为“盘活存量、用好增量”的去杠杆利器——资产证券化正式在中国迎来发展春天。但是最初动机的“不纯”,加上监管的滞后,也为后来埋下了隐患。

从2013年开始,国内资产管理行业整体规模和资产证券化各子业务板块均快速增长。直到2015年年中股市攀上了高峰,整个资管行业也迎来了这波发展的最高点。



互联网金融,抛开其“互联网+”(笔者更愿意称之为“+互联网”)的外衣,其核心还是在于连接资产与资金,而且无论是“宝宝类”产品、还是P2P,又或者众筹,其操作方式无一不是采用的资产证券化的手段。

正是在国内资产证券化大发展的背景下,以2013年的“余额宝”诞生和规模增速狂飙为契机,互联网金融实现了爆发,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元年正式到来。


我们再来看看元年之后发生了什么?大略划分,2013年之后国内互联网经历了几个时期:

2013-2014年,大着胆子向前冲,高喊着我们是风口上的猪。

2015年,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也有部分平台抢着监管到来前继续闷声搞事情。

2016-2017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往前走。

2014年底至今,我们来看看都有什么政策出台:

*2014年12月,《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和《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分别发布;

*2015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委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

*2015年8月《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

*2015年12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

*2016年年初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3月互联网金融协会正式成立;

*2016年10 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并启动;

*2017年2月,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

*2017年2月,人民银行对9家在京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9月人民银行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9月底比特币在中国境内停止交易。

可见,互联网金融在2015年底开始逐渐进入冬季。

但是,你以为这是互联网金融自己“作”的结果吗?我们再来看看同期还发生了什么事:

截至2015年底,银行理财规模已逾16万亿元,保险业总资产规模逾11万亿元,保险行业自身发行的资管产品规模超过1万亿元。根据基金业协会数据,基金管理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约38.2万亿元,其中券商及基金子公司的资管规模分别都在12万亿元左右[1]。

资产管理行业高速发展的同时,亦存在多层嵌套、杠杆不清、套利频繁、名股实债、刚性兑付和交易复杂等问题,金融风险急速累积,对国内金融稳定构成挑战,表现为:

大量资金转移至表外,而表外资管资金跨市场无序流动推动资产价格大起大落,以2015年“股灾”和2016年的一、二线城市房地产价格飙升最为典型。

以资管业务名义从事的类存款贷款业务,通过滚动发售、期限错配,以流动性风险换取超额收益,并形成大量“资金池”,非法集资风险十分突出。

金融风险的大量累积,违背了国家鼓励发展资管行业的初衷。这时,统一、全面规范资产管理业务,稳定且可持续地发展资产管理成为国家共识。于是:

*201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了《关于加强影子银行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107号文),中国的影子银行主要分为三类:一是机构持有金融牌照,但存在监管不足或规避监管的业务,包括货币市场基金、资产证券化、部分理财业务等;二是不持有金融牌照,存在监管不足的信用中介机构,包括融资性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还有一类就是不持有金融牌照,完全无监管的信用中介机构,包括新型网络金融公司、第三方理财机构等。

*2015年1月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3月《关于做好信托业保障基金筹集和管理等有关具体事项的通知》,4月发布《信托公司条例(征求意见稿)

*2015年4月证监会强调券商两融业务不得以任何形式开展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7月发布《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管理办法》9月发布《关于继续做好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通知》并叫停场外配资、伞形信托,12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试行)》的征求意见稿;

*2015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征求意见稿)》;

*2016年2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

*2016年3月银监会发布《进一步加强信托公司风险监管工作的意见》《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7月发布《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

*2016年4月保监会发布《中国保监会关于清理规范保险资产管理公司通道类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6月发布《关于加强组合类保险资产管理产品业务监管的通知》;

*2016年6月证监会发布《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落实资产管理业务“八条底线”禁止行为细则(修订版,征求意见稿)》,8月发布《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

可见同期国内政府和监管部门(一行三会)对整个金融行业尤其是资产管理行业(资产证券化)进行了大规模的整治。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并不是独立的个体事件,而是置于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的大监管体系之中的,并按照整体节奏在进行。

军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很多互联网金融从业者都在庆幸自己站在了行业的发展风口,但是殊不知真正站在风口上的反而是互联网金融,但是这股风却是国内资产证券化大发展的春风,又或者是台风。

通过上述脉络的梳理,可以发现互联网金融在2013年的爆发乃至之后的“冬天来了”,其背后还是藏着很多深层次的原因。不了解、不理解这些原因,就无法真正理解互联网金融缘何而起,也无法了解当前互联网金融所面临的困境,更无法判断未来互联网金融何去何从。

[1]数据来源:谢凌峰 李高勇.“大资管”背景下资产管理行业风险现状与建议.2016年. http://www.xzbu.com/3/view-7256658.htm

文章系作者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贷之家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