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资讯 专栏 视频 平台 数据 指数 报告 返利 社区 登录
签到领奖励金

下载APP,首次签到领10元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云掌财经理财 2019-12-30 17:01:28
摘要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

(原标题:中融人寿去年分红险激增48亿 今年首季重回亏损)

对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人寿”)而言,2019年首季度的成绩单,并不算好看,2018年刚刚扭亏为盈,实现0.13亿元的净利润,2019年1季度却出现3.16亿元的大幅亏损,业绩“变脸”,也给这家保险公司全年的利润情况添上一笔不确定性,或影响“上市梦”。

与此同时,2018年,中融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同比上涨4成,但细究构成,主营险种却生变。个险业务中的分红险从2016年、2017年的零值,激增至47.68亿元,传统险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35.28亿元,缩减至3.08亿元。对此,业内人士指出,对于险企而言,分红险利率压力小于传统险,或因险企自身缓压而做出的考量,后续需注意投资风险,避免激进。

步入2019年,中融人寿拟从传统保险公司向科技保险公司转型。专家分析称,业内喊出科技转型口号的险企并不在少数,成功转型却并非易事,实际科技投入与成果转化产出,也是推进过程中需面对的问题。

中融人寿2018主营险种“变脸”,传统险缩水分红险激增48亿

最新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9年1季度,中融人寿亏损3.16亿元;净资产从2018年末的28.16亿元下滑至26.91亿元,缩水4个百分点;净现金流方面,2018年4季度净现金流出5.34亿元,2019年1季度资产现金流大额流出64.78亿元,因业务净现金流入66.38亿元,整体实现1.6亿元的净现金流入。

保险业务收入方面,中融人寿则有较大幅度的提升。2019年1季度,中融人寿保险业务收入高达38.74亿元,相较于2018年1季度0.52亿元的保险业务收入,同比涨幅高达73.5倍。

“我们一季度业务做得比较多,新业务压力比较大,主要是分红险和万能险,去年万能险比例可能小些,今年会调高。盈利状态总体来讲是跟年度预算保持一致的,亏损也是正常状况”,一位中融人寿内部人士告诉蓝鲸保险,目前公司按照正常经营计划在开展业务。

“按照发展计划,公司1季度负债端新单业务大幅增长,相应的当期获取成本也有所增加;另一方面,公司资产会计分类中可供出售类占比较大,按照会计准则要求,此部分资产在本季度实现的浮盈没有体现在净利润中”,中融人寿对蓝鲸保险表示,“1季度实际经营情况与年度同期预算一致,不会影响2019年的总体业绩”。

事实上,中融人寿分红险业务收入在2018年有明显的提升,个险业务中的分红险从2016年、2017年的零值,激增至47.68亿元。传统险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35.28亿元缩减至3.08亿元,主营险种发生转变,或正得益于“分红险+万能险”模式,才使得中融人寿重回盈利。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不少传统险承诺的投资收益率较高,分红险收益率反而可以浮动,相比之下压力更小,只是分红太少会影响产品销售状况,但这种调整对公司而言是有利的,也是利益诉求的表现”。

“分红险定价利率比传统险更低,调高分红险占保费比重,也是险企经营缓压的方式”,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持有相似观点。

事实上,分红险与万能险为主要险种的业务模式,也将给中融人寿投资端带来不小压力。“分红险的可分配盈余来源于保险公司假设的死亡率、投资收益率和费用率与实际情况的差异”,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对蓝鲸保险指出,“如果投资环境、投资收益不理想,承诺回报有差距或是险企勉强维持高分红,会影响公司稳健经营”。

“不能激进投资,以致资产负债错配,存有潜在的现金流风险”,***家宋清辉从投资端角度提醒称。

盈利能力暂未稳定,2019年首季度中融人寿重回亏损

早前,中融人寿即在较为激进的投资风格上“吃过亏”。回溯来看,2013年至2015年,中融人寿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产品全部为万能型与分红型产品,在此期间,中融人寿也连续盈利,净利润在1亿元至4亿元之间。一方面大力发展分红险与万能险,另一方面,中融人寿也在二级上市上频频“出手”,连续举牌3家上市公司,引起业内关注。

2015年二级市场出现大幅波动,中融人寿受到波及,投资亏损,直接影响盈利水平和偿付能力充足率。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融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从2014年末的230.71%大幅下降为64.72%,未达到监管要求。

此外,2015年,中融人寿还受到2次监管部门行政处罚,包括任用不具有任职资格的人员;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虚增公司偿付能力,被监管限制不动产投资、股权投资、金融产品投资各1年等,带来负面舆论影响。

压力当前,中融人寿股东席位也发生调整,中天金融(000540)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金融”,000540.SZ)成功入主。2015年9月,中天金融子公司贵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阳金控”)以自有资金20亿元,收购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铜箔”)100%股权,将后者原本持有的中融人寿20%股权纳入囊中。

2016年,贵阳金控、联合铜箔参与中融人寿增资扩股事项,截至2016年末,中天金融合计持有中融人寿4.73亿股,占比36.36%,成为中融人寿第一大股东,如愿拿下一张寿险牌照。彼时,这一动作也被视为中天金融推进金融板块的重要棋子,如今,推进收购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人寿”)仍未落地,中融人寿在中天金融的保险布局中,也更显珍贵。

再来看中天金融入主后中融人寿的表现。2016年,中融人寿原保费收入仅24.8万元,净亏损13.88亿元;2017年继续亏损,但亏幅有所缓减,净亏损8.65亿元;2018年刚刚实现0.13亿元的小幅盈利,2019年首个季度却又重回亏损。

整体来看,中融人寿盈利能力或暂未稳定。一位业内人士也向蓝鲸保险指出,作为中小寿险公司,中融人寿尚且处于转型调整的步调之中,“只能慢慢做业务”。

转型科技保险公司、怀揣上市梦,中融人寿立远志但根基尚未牢

对于中融人寿而言,2018年,是除旧的一年。2018年,中融人寿完成“三会一层”重塑,将原有产品全部下线、重新开发新产品上线,以资本平衡、资产平衡、盈亏平衡的“三平衡”营运模式推动发展。同时该公司公开表示,力争3年后启动IPO,实现公开上市。尽管立志高远,然而对于中融人寿而言,发展的“根基”或难言扎牢。

“科技创新为中小保险公司发展提供了新的巨大成长空间,我们已经拟定中融人寿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移动互联等科技为依托的创新发展战略”,中融人寿表示,将从传统的保险公司向科技保险公司转型。

“往科技方向转型,成功是很难的,对于寿险公司而言,目前科技的帮助相对有限”,郭振华持有较为谨慎的态度。此外,实际科技投入与成果转化产出,也是推进过程中需面对的问题。

“公司自2018年已逐步开始科技转型工作,2019年各项相关工作均按照既定计划推进中,也快速推进公司科技转型的步伐”,中融人寿回应称。

那么,科技转型有何难点呢?“最大的困难就是目标不明确”,徐昱琛说道,“科技转型不是口号,很多公司并不清楚希望通过科技转型实现什么目标,为什么要科技转型,要解决什么”,在其看来,跟风转型并不可取。

“业内不少公司都提出科技转型的口号,但落地并非易事,需要巨大资金投入和高端人才支持”,宋清辉指出。

再来看产品方面。近期,银保监会对人身险产品问题进行通报,点名26家险企,中融人寿被两次点名,包括“报送的部分产品严重同质化”、“某两全保险利润测试投资收益假设高于公司过去5年平均投资收益水平”。

“产品开发、产品合规方面有所不足,还需加强内控,满足监管基本要求”,宋清辉建议称。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可能是疏忽,或者是业务部分某个流程存在瑕疵,产品开发、流程更需要谨慎”,徐昱琛说道。

“目标客户需求细分时,客户需求点较为接近,造成部分产品形态区分不够明显,未来将进一步加强目标客户定位及需求细分”,中融人寿表示,在近期产品报备过程中,公司发现上述问题后,已及时进行了调整。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相关文章推荐一:中融人寿去年分红险激增48亿 今年首季重回亏损

["

(原标题:中融人寿去年分红险激增48亿 今年首季重回亏损)

对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人寿”)而言,2019年首季度的成绩单,并不算好看,2018年刚刚扭亏为盈,实现0.13亿元的净利润,2019年1季度却出现3.16亿元的大幅亏损,业绩“变脸”,也给这家保险公司全年的利润情况添上一笔不确定性,或影响“上市梦”。

与此同时,2018年,中融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同比上涨4成,但细究构成,主营险种却生变。个险业务中的分红险从2016年、2017年的零值,激增至47.68亿元,传统险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35.28亿元,缩减至3.08亿元。对此,业内人士指出,对于险企而言,分红险利率压力小于传统险,或因险企自身缓压而做出的考量,后续需注意投资风险,避免激进。

步入2019年,中融人寿拟从传统保险公司向科技保险公司转型。专家分析称,业内喊出科技转型口号的险企并不在少数,成功转型却并非易事,实际科技投入与成果转化产出,也是推进过程中需面对的问题。

中融人寿2018主营险种“变脸”,传统险缩水分红险激增48亿

最新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9年1季度,中融人寿亏损3.16亿元;净资产从2018年末的28.16亿元下滑至26.91亿元,缩水4个百分点;净现金流方面,2018年4季度净现金流出5.34亿元,2019年1季度资产现金流大额流出64.78亿元,因业务净现金流入66.38亿元,整体实现1.6亿元的净现金流入。

保险业务收入方面,中融人寿则有较大幅度的提升。2019年1季度,中融人寿保险业务收入高达38.74亿元,相较于2018年1季度0.52亿元的保险业务收入,同比涨幅高达73.5倍。

“我们一季度业务做得比较多,新业务压力比较大,主要是分红险和万能险,去年万能险比例可能小些,今年会调高。盈利状态总体来讲是跟年度预算保持一致的,亏损也是正常状况”,一位中融人寿内部人士告诉蓝鲸保险,目前公司按照正常经营计划在开展业务。

“按照发展计划,公司1季度负债端新单业务大幅增长,相应的当期获取成本也有所增加;另一方面,公司资产会计分类中可供出售类占比较大,按照会计准则要求,此部分资产在本季度实现的浮盈没有体现在净利润中”,中融人寿对蓝鲸保险表示,“1季度实际经营情况与年度同期预算一致,不会影响2019年的总体业绩”。

事实上,中融人寿分红险业务收入在2018年有明显的提升,个险业务中的分红险从2016年、2017年的零值,激增至47.68亿元。传统险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35.28亿元缩减至3.08亿元,主营险种发生转变,或正得益于“分红险+万能险”模式,才使得中融人寿重回盈利。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不少传统险承诺的投资收益率较高,分红险收益率反而可以浮动,相比之下压力更小,只是分红太少会影响产品销售状况,但这种调整对公司而言是有利的,也是利益诉求的表现”。

“分红险定价利率比传统险更低,调高分红险占保费比重,也是险企经营缓压的方式”,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持有相似观点。

事实上,分红险与万能险为主要险种的业务模式,也将给中融人寿投资端带来不小压力。“分红险的可分配盈余来源于保险公司假设的死亡率、投资收益率和费用率与实际情况的差异”,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对蓝鲸保险指出,“如果投资环境、投资收益不理想,承诺回报有差距或是险企勉强维持高分红,会影响公司稳健经营”。

“不能激进投资,以致资产负债错配,存有潜在的现金流风险”,***家宋清辉从投资端角度提醒称。

盈利能力暂未稳定,2019年首季度中融人寿重回亏损

早前,中融人寿即在较为激进的投资风格上“吃过亏”。回溯来看,2013年至2015年,中融人寿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产品全部为万能型与分红型产品,在此期间,中融人寿也连续盈利,净利润在1亿元至4亿元之间。一方面大力发展分红险与万能险,另一方面,中融人寿也在二级上市上频频“出手”,连续举牌3家上市公司,引起业内关注。

2015年二级市场出现大幅波动,中融人寿受到波及,投资亏损,直接影响盈利水平和偿付能力充足率。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融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从2014年末的230.71%大幅下降为64.72%,未达到监管要求。

此外,2015年,中融人寿还受到2次监管部门行政处罚,包括任用不具有任职资格的人员;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虚增公司偿付能力,被监管限制不动产投资、股权投资、金融产品投资各1年等,带来负面舆论影响。

压力当前,中融人寿股东席位也发生调整,中天金融(000540)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金融”,000540.SZ)成功入主。2015年9月,中天金融子公司贵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阳金控”)以自有资金20亿元,收购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铜箔”)100%股权,将后者原本持有的中融人寿20%股权纳入囊中。

2016年,贵阳金控、联合铜箔参与中融人寿增资扩股事项,截至2016年末,中天金融合计持有中融人寿4.73亿股,占比36.36%,成为中融人寿第一大股东,如愿拿下一张寿险牌照。彼时,这一动作也被视为中天金融推进金融板块的重要棋子,如今,推进收购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人寿”)仍未落地,中融人寿在中天金融的保险布局中,也更显珍贵。

再来看中天金融入主后中融人寿的表现。2016年,中融人寿原保费收入仅24.8万元,净亏损13.88亿元;2017年继续亏损,但亏幅有所缓减,净亏损8.65亿元;2018年刚刚实现0.13亿元的小幅盈利,2019年首个季度却又重回亏损。

整体来看,中融人寿盈利能力或暂未稳定。一位业内人士也向蓝鲸保险指出,作为中小寿险公司,中融人寿尚且处于转型调整的步调之中,“只能慢慢做业务”。

转型科技保险公司、怀揣上市梦,中融人寿立远志但根基尚未牢

对于中融人寿而言,2018年,是除旧的一年。2018年,中融人寿完成“三会一层”重塑,将原有产品全部下线、重新开发新产品上线,以资本平衡、资产平衡、盈亏平衡的“三平衡”营运模式推动发展。同时该公司公开表示,力争3年后启动IPO,实现公开上市。尽管立志高远,然而对于中融人寿而言,发展的“根基”或难言扎牢。

“科技创新为中小保险公司发展提供了新的巨大成长空间,我们已经拟定中融人寿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移动互联等科技为依托的创新发展战略”,中融人寿表示,将从传统的保险公司向科技保险公司转型。

“往科技方向转型,成功是很难的,对于寿险公司而言,目前科技的帮助相对有限”,郭振华持有较为谨慎的态度。此外,实际科技投入与成果转化产出,也是推进过程中需面对的问题。

“公司自2018年已逐步开始科技转型工作,2019年各项相关工作均按照既定计划推进中,也快速推进公司科技转型的步伐”,中融人寿回应称。

那么,科技转型有何难点呢?“最大的困难就是目标不明确”,徐昱琛说道,“科技转型不是口号,很多公司并不清楚希望通过科技转型实现什么目标,为什么要科技转型,要解决什么”,在其看来,跟风转型并不可取。

“业内不少公司都提出科技转型的口号,但落地并非易事,需要巨大资金投入和高端人才支持”,宋清辉指出。

再来看产品方面。近期,银保监会对人身险产品问题进行通报,点名26家险企,中融人寿被两次点名,包括“报送的部分产品严重同质化”、“某两全保险利润测试投资收益假设高于公司过去5年平均投资收益水平”。

“产品开发、产品合规方面有所不足,还需加强内控,满足监管基本要求”,宋清辉建议称。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可能是疏忽,或者是业务部分某个流程存在瑕疵,产品开发、流程更需要谨慎”,徐昱琛说道。

“目标客户需求细分时,客户需求点较为接近,造成部分产品形态区分不够明显,未来将进一步加强目标客户定位及需求细分”,中融人寿表示,在近期产品报备过程中,公司发现上述问题后,已及时进行了调整。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相关文章推荐二:中融人寿去年分红险激增48亿 2019年首季亏3.16亿

["

对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人寿”)而言,2019年首季度的成绩单,并不算好看,2018年刚刚扭亏为盈,实现0.13亿元的净利润,2019年1季度却出现3.16亿元的大幅亏损,业绩“变脸”,也给这家保险公司全年的利润情况添上一笔不确定性,或影响“上市梦”。

与此同时,2018年,中融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同比上涨4成,但细究构成,主营险种却生变。个险业务中的分红险从2016年、2017年的零值,激增至47.68亿元,传统险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35.28亿元,缩减至3.08亿元。对此,业内人士指出,对于险企而言,分红险利率压力小于传统险,或因险企自身缓压而做出的考量,后续需注意投资风险,避免激进。

步入2019年,中融人寿拟从传统保险公司向科技保险公司转型。专家分析称,业内喊出科技转型口号的险企并不在少数,成功转型却并非易事,实际科技投入与成果转化产出,也是推进过程中需面对的问题。

中融人寿2018主营险种“变脸”,传统险缩水分红险激增48亿

最新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9年1季度,中融人寿亏损3.16亿元;净资产从2018年末的28.16亿元下滑至26.91亿元,缩水4个百分点;净现金流方面,2018年4季度净现金流出5.34亿元,2019年1季度资产现金流大额流出64.78亿元,因业务净现金流入66.38亿元,整体实现1.6亿元的净现金流入。

保险业务收入方面,中融人寿则有较大幅度的提升。2019年1季度,中融人寿保险业务收入高达38.74亿元,相较于2018年1季度0.52亿元的保险业务收入,同比涨幅高达73.5倍。

“我们一季度业务做得比较多,新业务压力比较大,主要是分红险和万能险,去年万能险比例可能小些,今年会调高。盈利状态总体来讲是跟年度预算保持一致的,亏损也是正常状况”,一位中融人寿内部人士告诉蓝鲸保险,目前公司按照正常经营计划在开展业务。

“按照发展计划,公司1季度负债端新单业务大幅增长,相应的当期获取成本也有所增加;另一方面,公司资产会计分类中可供出售类占比较大,按照会计准则要求,此部分资产在本季度实现的浮盈没有体现在净利润中”,中融人寿对蓝鲸保险表示,“1季度实际经营情况与年度同期预算一致,不会影响2019年的总体业绩”。

事实上,中融人寿分红险业务收入在2018年有明显的提升,个险业务中的分红险从2016年、2017年的零值,激增至47.68亿元。传统险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35.28亿元缩减至3.08亿元,主营险种发生转变,或正得益于“分红险+万能险”模式,才使得中融人寿重回盈利。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不少传统险承诺的投资收益率较高,分红险收益率反而可以浮动,相比之下压力更小,只是分红太少会影响产品销售状况,但这种调整对公司而言是有利的,也是利益诉求的表现”。

“分红险定价利率比传统险更低,调高分红险占保费比重,也是险企经营缓压的方式”,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持有相似观点。

事实上,分红险与万能险为主要险种的业务模式,也将给中融人寿投资端带来不小压力。“分红险的可分配盈余来源于保险公司假设的死亡率、投资收益率和费用率与实际情况的差异”,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对蓝鲸保险指出,“如果投资环境、投资收益不理想,承诺回报有差距或是险企勉强维持高分红,会影响公司稳健经营”。

“不能激进投资,以致资产负债错配,存有潜在的现金流风险”,***家宋清辉从投资端角度提醒称。

盈利能力暂未稳定,2019年首季度中融人寿重回亏损

早前,中融人寿即在较为激进的投资风格上“吃过亏”。回溯来看,2013年至2015年,中融人寿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产品全部为万能型与分红型产品,在此期间,中融人寿也连续盈利,净利润在1亿元至4亿元之间。一方面大力发展分红险与万能险,另一方面,中融人寿也在二级上市上频频“出手”,连续举牌3家上市公司,引起业内关注。

2015年二级市场出现大幅波动,中融人寿受到波及,投资亏损,直接影响盈利水平和偿付能力充足率。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融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从2014年末的230.71%大幅下降为64.72%,未达到监管要求。

此外,2015年,中融人寿还受到2次监管部门行政处罚,包括任用不具有任职资格的人员;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虚增公司偿付能力,被监管限制不动产投资、股权投资、金融产品投资各1年等,带来负面舆论影响。

压力当前,中融人寿股东席位也发生调整,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金融”,000540.SZ)成功入主。2015年9月,中天金融子公司贵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阳金控”)以自有资金20亿元,收购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铜箔”)100%股权,将后者原本持有的中融人寿20%股权纳入囊中。

2016年,贵阳金控、联合铜箔参与中融人寿增资扩股事项,截至2016年末,中天金融合计持有中融人寿4.73亿股,占比36.36%,成为中融人寿第一大股东,如愿拿下一张寿险牌照。彼时,这一动作也被视为中天金融推进金融板块的重要棋子,如今,推进收购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人寿”)仍未落地,中融人寿在中天金融的保险布局中,也更显珍贵。

再来看中天金融入主后中融人寿的表现。2016年,中融人寿原保费收入仅24.8万元,净亏损13.88亿元;2017年继续亏损,但亏幅有所缓减,净亏损8.65亿元;2018年刚刚实现0.13亿元的小幅盈利,2019年首个季度却又重回亏损。

整体来看,中融人寿盈利能力或暂未稳定。一位业内人士也向蓝鲸保险指出,作为中小寿险公司,中融人寿尚且处于转型调整的步调之中,“只能慢慢做业务”。

转型科技保险公司、怀揣上市梦,中融人寿立远志但根基尚未牢

对于中融人寿而言,2018年,是除旧的一年。2018年,中融人寿完成“三会一层”重塑,将原有产品全部下线、重新开发新产品上线,以资本平衡、资产平衡、盈亏平衡的“三平衡”营运模式推动发展。同时该公司公开表示,力争3年后启动IPO,实现公开上市。尽管立志高远,然而对于中融人寿而言,发展的“根基”或难言扎牢。

“科技创新为中小保险公司发展提供了新的巨大成长空间,我们已经拟定中融人寿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移动互联等科技为依托的创新发展战略”,中融人寿表示,将从传统的保险公司向科技保险公司转型。

“往科技方向转型,成功是很难的,对于寿险公司而言,目前科技的帮助相对有限”,郭振华持有较为谨慎的态度。此外,实际科技投入与成果转化产出,也是推进过程中需面对的问题。

“公司自2018年已逐步开始科技转型工作,2019年各项相关工作均按照既定计划推进中,也快速推进公司科技转型的步伐”,中融人寿回应称。

那么,科技转型有何难点呢?“最大的困难就是目标不明确”,徐昱琛说道,“科技转型不是口号,很多公司并不清楚希望通过科技转型实现什么目标,为什么要科技转型,要解决什么“,在其看来,跟风转型并不可取。

“业内不少公司都提出科技转型的口号,但落地并非易事,需要巨大资金投入和高端人才支持”,宋清辉指出。

再来看产品方面。近期,银保监会对人身险产品问题进行通报,点名26家险企,中融人寿被两次点名,包括“报送的部分产品严重同质化”、“某两全保险利润测试投资收益假设高于公司过去5年平均投资收益水平”。

“产品开发、产品合规方面有所不足,还需加强内控,满足监管基本要求”,宋清辉建议称。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可能是疏忽,或者是业务部分某个流程存在瑕疵,产品开发、流程更需要谨慎”,徐昱琛说道。

“目标客户需求细分时,客户需求点较为接近,造成部分产品形态区分不够明显,未来将进一步加强目标客户定位及需求细分”,中融人寿表示,在近期产品报备过程中,公司发现上述问题后,已及时进行了调整。(蓝鲸保险李丹萍lidanping@lanjinger.com)

"]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相关文章推荐三:中融人寿去年分红险激增48亿 2019年首季亏3.16亿

["

对于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人寿”)而言,2019年首季度的成绩单,并不算好看,2018年刚刚扭亏为盈,实现0.13亿元的净利润,2019年1季度却出现3.16亿元的大幅亏损,业绩“变脸”,也给这家保险公司全年的利润情况添上一笔不确定性,或影响“上市梦”。

与此同时,2018年,中融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同比上涨4成,但细究构成,主营险种却生变。个险业务中的分红险从2016年、2017年的零值,激增至47.68亿元,传统险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35.28亿元,缩减至3.08亿元。对此,业内人士指出,对于险企而言,分红险利率压力小于传统险,或因险企自身缓压而做出的考量,后续需注意投资风险,避免激进。

步入2019年,中融人寿拟从传统保险公司向科技保险公司转型。专家分析称,业内喊出科技转型口号的险企并不在少数,成功转型却并非易事,实际科技投入与成果转化产出,也是推进过程中需面对的问题。

中融人寿2018主营险种“变脸”,传统险缩水分红险激增48亿

最新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9年1季度,中融人寿亏损3.16亿元;净资产从2018年末的28.16亿元下滑至26.91亿元,缩水4个百分点;净现金流方面,2018年4季度净现金流出5.34亿元,2019年1季度资产现金流大额流出64.78亿元,因业务净现金流入66.38亿元,整体实现1.6亿元的净现金流入。

保险业务收入方面,中融人寿则有较大幅度的提升。2019年1季度,中融人寿保险业务收入高达38.74亿元,相较于2018年1季度0.52亿元的保险业务收入,同比涨幅高达73.5倍。

“我们一季度业务做得比较多,新业务压力比较大,主要是分红险和万能险,去年万能险比例可能小些,今年会调高。盈利状态总体来讲是跟年度预算保持一致的,亏损也是正常状况”,一位中融人寿内部人士告诉蓝鲸保险,目前公司按照正常经营计划在开展业务。

“按照发展计划,公司1季度负债端新单业务大幅增长,相应的当期获取成本也有所增加;另一方面,公司资产会计分类中可供出售类占比较大,按照会计准则要求,此部分资产在本季度实现的浮盈没有体现在净利润中”,中融人寿对蓝鲸保险表示,“1季度实际经营情况与年度同期预算一致,不会影响2019年的总体业绩”。

事实上,中融人寿分红险业务收入在2018年有明显的提升,个险业务中的分红险从2016年、2017年的零值,激增至47.68亿元。传统险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35.28亿元缩减至3.08亿元,主营险种发生转变,或正得益于“分红险+万能险”模式,才使得中融人寿重回盈利。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不少传统险承诺的投资收益率较高,分红险收益率反而可以浮动,相比之下压力更小,只是分红太少会影响产品销售状况,但这种调整对公司而言是有利的,也是利益诉求的表现”。

“分红险定价利率比传统险更低,调高分红险占保费比重,也是险企经营缓压的方式”,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持有相似观点。

事实上,分红险与万能险为主要险种的业务模式,也将给中融人寿投资端带来不小压力。“分红险的可分配盈余来源于保险公司假设的死亡率、投资收益率和费用率与实际情况的差异”,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对蓝鲸保险指出,“如果投资环境、投资收益不理想,承诺回报有差距或是险企勉强维持高分红,会影响公司稳健经营”。

“不能激进投资,以致资产负债错配,存有潜在的现金流风险”,***家宋清辉从投资端角度提醒称。

盈利能力暂未稳定,2019年首季度中融人寿重回亏损

早前,中融人寿即在较为激进的投资风格上“吃过亏”。回溯来看,2013年至2015年,中融人寿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产品全部为万能型与分红型产品,在此期间,中融人寿也连续盈利,净利润在1亿元至4亿元之间。一方面大力发展分红险与万能险,另一方面,中融人寿也在二级上市上频频“出手”,连续举牌3家上市公司,引起业内关注。

2015年二级市场出现大幅波动,中融人寿受到波及,投资亏损,直接影响盈利水平和偿付能力充足率。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融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从2014年末的230.71%大幅下降为64.72%,未达到监管要求。

此外,2015年,中融人寿还受到2次监管部门行政处罚,包括任用不具有任职资格的人员;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虚增公司偿付能力,被监管限制不动产投资、股权投资、金融产品投资各1年等,带来负面舆论影响。

压力当前,中融人寿股东席位也发生调整,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金融”,000540.SZ)成功入主。2015年9月,中天金融子公司贵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阳金控”)以自有资金20亿元,收购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铜箔”)100%股权,将后者原本持有的中融人寿20%股权纳入囊中。

2016年,贵阳金控、联合铜箔参与中融人寿增资扩股事项,截至2016年末,中天金融合计持有中融人寿4.73亿股,占比36.36%,成为中融人寿第一大股东,如愿拿下一张寿险牌照。彼时,这一动作也被视为中天金融推进金融板块的重要棋子,如今,推进收购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人寿”)仍未落地,中融人寿在中天金融的保险布局中,也更显珍贵。

再来看中天金融入主后中融人寿的表现。2016年,中融人寿原保费收入仅24.8万元,净亏损13.88亿元;2017年继续亏损,但亏幅有所缓减,净亏损8.65亿元;2018年刚刚实现0.13亿元的小幅盈利,2019年首个季度却又重回亏损。

整体来看,中融人寿盈利能力或暂未稳定。一位业内人士也向蓝鲸保险指出,作为中小寿险公司,中融人寿尚且处于转型调整的步调之中,“只能慢慢做业务”。

转型科技保险公司、怀揣上市梦,中融人寿立远志但根基尚未牢

对于中融人寿而言,2018年,是除旧的一年。2018年,中融人寿完成“三会一层”重塑,将原有产品全部下线、重新开发新产品上线,以资本平衡、资产平衡、盈亏平衡的“三平衡”营运模式推动发展。同时该公司公开表示,力争3年后启动IPO,实现公开上市。尽管立志高远,然而对于中融人寿而言,发展的“根基”或难言扎牢。

“科技创新为中小保险公司发展提供了新的巨大成长空间,我们已经拟定中融人寿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移动互联等科技为依托的创新发展战略”,中融人寿表示,将从传统的保险公司向科技保险公司转型。

“往科技方向转型,成功是很难的,对于寿险公司而言,目前科技的帮助相对有限”,郭振华持有较为谨慎的态度。此外,实际科技投入与成果转化产出,也是推进过程中需面对的问题。

“公司自2018年已逐步开始科技转型工作, 2019年各项相关工作均按照既定计划推进中,也快速推进公司科技转型的步伐”,中融人寿回应称。

那么,科技转型有何难点呢?“最大的困难就是目标不明确”,徐昱琛说道,“科技转型不是口号,很多公司并不清楚希望通过科技转型实现什么目标,为什么要科技转型,要解决什么“,在其看来,跟风转型并不可取。

“业内不少公司都提出科技转型的口号,但落地并非易事,需要巨大资金投入和高端人才支持”,宋清辉指出。

再来看产品方面。近期,银保监会对人身险产品问题进行通报,点名26家险企,中融人寿被两次点名,包括“报送的部分产品严重同质化”、“某两全保险利润测试投资收益假设高于公司过去5年平均投资收益水平”。

“产品开发、产品合规方面有所不足,还需加强内控,满足监管基本要求”,宋清辉建议称。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可能是疏忽,或者是业务部分某个流程存在瑕疵,产品开发、流程更需要谨慎”,徐昱琛说道。

“目标客户需求细分时,客户需求点较为接近,造成部分产品形态区分不够明显,未来将进一步加强目标客户定位及需求细分”,中融人寿表示,在近期产品报备过程中,公司发现上述问题后,已及时进行了调整。(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

"]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相关文章推荐四:中融人寿业绩波折 一季度亏3.16亿资产现金流吃紧

["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郑玮

近日,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人寿”)披露2019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前3个月中融人寿净利润亏损3.16亿元。

事实上,这是中融人寿刚刚实现年度扭亏后的首个季报。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融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8.73亿元,环比增长237%,同比增幅达7308%。

然而,从其资产现金流看,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融人寿一季度的资产现金流为-64亿元,比上一季度下降2233%,不过其一季度现金流净额为1.7亿元。

“因为近期业务做得比较多,新业务也带来一定压力影响了净利润”。5月23日,中融人寿相关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2018年,中融人寿曾对外宣称,力争三年后启动IPO。不过,按照上市要求,中融人寿至少需要连续3年盈利。尽管2018年年报中融人寿业绩转正,但是今年一季度以来,其业绩再度出现波折,为未来计划平添变数。

今年盈利压力增大

从单季报表来看,中融人寿去年第一季度和第三季度均出现亏损,净利润分别为-2.07亿元和-2892万元。

相比之下,今年第一季度超3亿元的亏损额度已超过去年两个亏损季度之和。

公开资料显示,中融人寿成立于2010年3月,注册地为北京,注册资本13亿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人寿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保险等各类人身保险业务及上述保险的再保险业务、保险资金运用等,目前经营区域包括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四川、深圳、天津。

根据年报数据,2018年中融人寿全年实现营收31.24亿元,同比下滑35.4%。其中,保险业务收入50.77亿元,同比增长43%;投资收益13.59亿元,同比增长39.27%。

在保费收入、投资收益等主要业务指标均实现大幅上涨的情况下,中融人寿总营收同比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急剧增长的分出保费(即向分入分保公司支付的再保险业务的保费)。2018年,中融人寿全年分出保费额度达35.41亿元。

虽然营收下滑,但中融人寿仍艰难地完成了扭亏为盈的重任。2018年年报显示,中融人寿去年全年实现净利润1292万元。而在此前的2017年和2016年,中融人寿分别亏损8.64亿元、13.87亿元。

凭万能险分红险护身

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中融人寿保险业务中,分红险和万能险业务收入,由2017年的零值分别上升至47.7亿元和38.1万元。而2017年保险业务收入唯一来源的传统寿险业务收入,则由35.3亿元下降至3.1亿元,也就是说,中融人寿主营险种由传统寿险变更为分红险。

这并非中融人寿首次将分红险作为主营险种。

资料显示,中融人寿在2011年、2012年连续亏损过后,2013年公司净利转为1.3亿元,此后两年持续进入盈利状态。

而2011年中融人寿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产品中,前四款均为分红型产品与万能型产品,另一款为团体意外险。2012年-2015年,公司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产品则全部为万能型与分红型产品。

中融人寿当时的年报中也提及,“公司的主打产品是以资产安全和以实现客户资金规划安排的万能产品、分红产品,同时综合了贴近银保及网销客户保障需求的保险成分。”

2016年年报显示,中融人寿净利润下滑至-13.88亿元,作为营业收入的主力军,保险业务收入仅为24.8万元,投资收益减半至10.68亿元。在资产一栏,除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还在上升以外,其余投资项目均为下降趋势。在保险业务收入中,分红险与万能险业务收入均为0,仅剩传统寿险在运作,且更多来源于团体险。

"]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相关文章推荐五:农银人寿2018年营收下降超两成 分红险收入下滑68%

["

中国网财经5月28日讯(记者 孙朋浩 见习记者 程宇楠) 近日,农银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银人寿”)发布了2018年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报告显示,农银人寿2018年实现净利润1.39亿元,同比增长25.50%;截至2018年底,公司资产总计843.59亿元,同比增长1.38%。

资料显示,农银人寿前身是成立于2005年12月19日的嘉禾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禾人寿”)。2012年11月21日,中国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已获批入股嘉禾人寿,并持有其股份总额的51%,成为控股股东。同时,嘉禾人寿更名为农银人寿。

据年报信息,在控股股东变更之前,农银人寿正处于亏损状态,即2011年亏损额为2.24亿元;2012年亏损达到一个高峰,净亏损额为7.77亿元。在2012年底,农行成为控股股东后,首年亏损状况有所减缓,2013年亏损额为3.20亿元;2014年开始实现盈利,净利润为3136.30万元;2015年实现净利润2.23亿元;2016年实现净利润1800.43万元;2017年实现净利润1.11亿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1.39亿元。

与净利润逐年增长的情况不同,农银人寿的规模保费收入自2017年开始出现下滑趋势,2017年实现规模保险254.56亿元,同比下降1.64%。而去年农银人寿规模保费收入再次减少,实现186.42亿元,同比下降26.77%。

从营收情况来看,农银人寿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99.08亿元,同比下降22.61%。其中,已赚保费、保险业务收入及投资收益均有所下降。具体来看,农银人寿去年已赚保费159.07亿元,同比下降25.81%;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76.38亿元,同比下降26.09%;而投资端实现收益38.39亿元,同比下降7.99%。

另一方面,农银人寿去年营业支出196.89亿元,同比下降23.11%。但其中赔付支出及退保金都有较大幅度增长。具体来看,农银人寿去年赔付支出48.87亿元,同比增长69.06%;退保金额为131.58亿元,同比增长47.89%。

从渠道来看,农银人寿向中国网财经记者介绍,近年来,农银人寿开拓多元发展模式,个险、银保、团险、电商、续期、健康险六大业务渠道均取得明显成效。其中,个险渠道2018年全年实现标准保费6.62亿元;银保渠道深化行司联动,2018年全年实现期交保费67.07亿元;团险渠道价值型保费不断攀升,在银行系寿险公司中,意外险占比排名第一;电商渠道,2018年线上保障型产品保费收入同比提升476%。另外,农银人寿2018年续期业务收入首次高于期交新单业务收入,达到87.8亿元,成为公司稳健发展的“压舱石”。健康险保费收入2018年实现14.43亿元,同比上涨49%。

年报显示,农银人寿2018年保险业务收入按险种划分排名依次为:传统寿险、分红险、健康险、意外伤害险、万能险。具体来看,传统寿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28.25亿元,同比下降4.98%;分红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8.40亿元,同比下降68.21%;健康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4.43亿元,同比增长48.67%;意外伤害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93亿元;同比增长15.79%;万能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675.19万元,同比增长3.06%。

从偿付能力来看,截至2018年底,农银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9.52%,同比下降12.45个百分点;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4.45%,同比增长42.48个百分点。农银人寿在年报中表示,伴随承保等业务的开展,导致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有所下降;但得益于资本补充债权的发行,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有所提高。

农银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2019年,作为公司转型升级深化年、关键年,公司进一步提出,充分发挥保险风险管理和保障功能,以市场为导向,坚持鼓励长期业务、保障业务的产品创新,继续提升长期期交业务占比,走高质量发展道路。继续牢固坚持保险回归保障本源,以深化转型升级为中心,全面开启高质量发展新时代。

"]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相关文章推荐六:农银人寿2018年营收下降超两成 分红险收入下滑68%

["

中国网财经5月28日讯(记者 孙朋浩 见习记者 程宇楠) 近日,农银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银人寿”)发布了2018年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报告显示,农银人寿2018年实现净利润1.39亿元,同比增长25.50%;截至2018年底,公司资产总计843.59亿元,同比增长1.38%。

资料显示,农银人寿前身是成立于2005年12月19日的嘉禾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禾人寿”)。2012年11月21日,中国农业银行(601288)发布公告称,已获批入股嘉禾人寿,并持有其股份总额的51%,成为控股股东。同时,嘉禾人寿更名为农银人寿。

据年报信息,在控股股东变更之前,农银人寿正处于亏损状态,即2011年亏损额为2.24亿元;2012年亏损达到一个高峰,净亏损额为7.77亿元。在2012年底,农行成为控股股东后,首年亏损状况有所减缓,2013年亏损额为3.20亿元;2014年开始实现盈利,净利润为3136.30万元;2015年实现净利润2.23亿元;2016年实现净利润1800.43万元;2017年实现净利润1.11亿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1.39亿元。

与净利润逐年增长的情况不同,农银人寿的规模保费收入自2017年开始出现下滑趋势,2017年实现规模保险254.56亿元,同比下降1.64%。而去年农银人寿规模保费收入再次减少,实现186.42亿元,同比下降26.77%。

从营收情况来看,农银人寿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99.08亿元,同比下降22.61%。其中,已赚保费、保险业务收入及投资收益均有所下降。具体来看,农银人寿去年已赚保费159.07亿元,同比下降25.81%;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76.38亿元,同比下降26.09%;而投资端实现收益38.39亿元,同比下降7.99%。

另一方面,农银人寿去年营业支出196.89亿元,同比下降23.11%。但其中赔付支出及退保金都有较大幅度增长。具体来看,农银人寿去年赔付支出48.87亿元,同比增长69.06%;退保金额为131.58亿元,同比增长47.89%。

从渠道来看,农银人寿向中国网财经记者介绍,近年来,农银人寿开拓多元发展模式,个险、银保、团险、电商、续期、健康险六大业务渠道均取得明显成效。其中,个险渠道2018年全年实现标准保费6.62亿元;银保渠道深化行司联动,2018年全年实现期交保费67.07亿元;团险渠道价值型保费不断攀升,在银行系寿险公司中,意外险占比排名第一;电商渠道,2018年线上保障型产品保费收入同比提升476%。另外,农银人寿2018年续期业务收入首次高于期交新单业务收入,达到87.8亿元,成为公司稳健发展的“压舱石”。健康险保费收入2018年实现14.43亿元,同比上涨49%。

年报显示,农银人寿2018年保险业务收入按险种划分排名依次为:传统寿险、分红险、健康险、意外伤害险、万能险。具体来看,传统寿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28.25亿元,同比下降4.98%;分红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8.40亿元,同比下降68.21%;健康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4.43亿元,同比增长48.67%;意外伤害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93亿元;同比增长15.79%;万能险去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675.19万元,同比增长3.06%。

从偿付能力来看,截至2018年底,农银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9.52%,同比下降12.45个百分点;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4.45%,同比增长42.48个百分点。农银人寿在年报中表示,伴随承保等业务的开展,导致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有所下降;但得益于资本补充债权的发行,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有所提高。

农银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2019年,作为公司转型升级深化年、关键年,公司进一步提出,充分发挥保险风险管理和保障功能,以市场为导向,坚持鼓励长期业务、保障业务的产品创新,继续提升长期期交业务占比,走高质量发展道路。继续牢固坚持保险回归保障本源,以深化转型升级为中心,全面开启高质量发展新时代。

"]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相关文章推荐七:德华安顾人寿连亏六年 两度增资“补血”6亿净现金流

["

德华安顾人寿连亏六年 两度增资“补血”6亿净现金流仍为负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但慧芳

银保监会近期发布的一则行政许可信息显示,中德合资的寿险公司德华安顾人寿成立以来再度增资获批。信息批示称,2018年12月,批准德华安顾人寿增加注册资本6亿元人民币。增资后,公司注册资本从12亿元人民币变更为18亿元人民币。

德华安顾人寿去年第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三大股东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国投”)持股比例50%、持股9亿股,德国安顾保险集团股份公司持股比例20%、持股3.6亿股,德国安顾人寿保险股份公司持股比例30%、持股5.4亿股。

成立6年的德华安顾人寿,截止目前已获原股东两次的按比例增资,增资金额均为6亿元,相当于把注册资本金翻了一番。而这背后,德华安顾人寿持续六年的亏损,净现金流的告急,是原股东增资补血的“幕后推手”。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截止至2018年末,德华安顾人寿六年累亏9.39亿。其偿付能力报告中,已经连续两季度净现金流为负。

原股东二度增资6亿获批复 增资额用于投资

在银保监会发布银保监会近期发布变更注册资本的批复许可信息之前,德华安顾人寿早已在其2018年第4季度偿付能力季度报告和2019年第1季度偿付能力季度报告中,披露了增资信息获批、注册资本和股权变更的信息。

德华安顾人寿2018年第4季度偿付能力季度报告显示,股权变动情况为: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9亿股,占总股本的50%,德国安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3.6亿股,占总股本的20%,德国安顾人寿保险股份公司持有5.4亿股,占总股本的30%。

这与当初的增资计划全部吻合。

2018年7月20日,德华安顾人寿在中保协网站发布增资公告,拟推动增资6亿元,增资完成后,德华安顾人寿注册资本金增至18亿元。此次增资并无新增股东,增资后股东持股比例不变。具体来看,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认购3亿股,德国安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认购1.2亿股,德国安顾人寿保险股份公司认购1.8亿股。

这是德华安顾人寿成立以来的第二次由原股东“买单”进行增资,与两年前的情况如出一辙。其官网显示,2016年12月,公司发布德华安顾人寿变更注册资本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公告。根据公告,公司股东向德华安顾人寿拟增资6亿元人民币,无新增股东,原有股东中,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认购3亿股,德国安顾集团股份公司认购1.2亿股,德国安顾人寿保险股份公司认购1.8亿股。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实现增资后,6亿元增资款第一时间被用于投资。德华安顾人寿2018年第4季度偿付能力季度报告显示,其净现金流在当季转为-3.2亿,相比上季度(2018年第三季度)的6亿,现金流大幅下降。德华安顾人寿对此解释称,“净现金流本季度指标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3季度增资导致净现金流增加6亿元,4季度增资款获得银保监会批复后用于投资,造成投资获得净现金流大幅下降”。

今年一季度,德华安顾人寿的净现金流压力并未得到明显改善,其净现金流为-2.61亿,综合流动比率为-2480%,比上季度末的-2270%进一步下滑。

德华安顾人寿在2019年第1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称,主要是由于增资获批后,其中3亿元外方增资款1月份方能开展资金运用,客观上造成投资活动净现金流为负值且金额较大,导致公司整体现金流为负值。

去年亏2.82亿业绩垫底外资险企

“中小险企增资的原因包括:一是增加偿付能力,随着承保规模的扩张,不少险企承保能力逼近政策底线,增加注册资本是满足监管要求的必然选择之一;二是缓解现金流压力,在业绩的长期亏损的情况下,公司不得不求助于股东;三是拓展业务的需要,如进行区域扩张和营业网点布局、人员投入等。”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

事实上,德华安顾人寿业绩状况一直处于亏损态势。

公开资料显示,德华安顾人寿经中国保监会正式批准,由山东国投与安顾集团、安顾人寿共同筹建,该司总部设在济南,首期注册资本为6亿元人民币,并于2013年9月5日正式营业。其为山东省首家全国性寿险公司,主要业务包括,人寿保险、健康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等保险业务及以上业务的再保险业务。

历史数据显示,德华安顾人寿2013年-2018年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214.2万元、3161.96万元、7052.03万元、1.74亿元、4.14亿元、6.00亿元。保险业务收入稳步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却“每况愈下”。2013年-2018年,德华安顾人寿净利润分别为,-7128.76万元、-7671.87万元、-1.10亿元、-2.06亿元、-1.93亿元、-2.82亿元,六年累积亏损9.39亿元。今年一季度,德华安顾人寿继续出现7012.59万的亏损,保险业务收入相比去年同期,亏损进一步扩大。其保险业务收入则同比增长接近50%。

统计显示,去年28家外资寿险企业(包括中外合资险企)中,8家在去年处于净亏损状态。其中,德华安顾人寿以2.82亿元的亏损在外资险企中垫底,亏损状况较长生人寿净亏2.6亿元、汇丰人寿净亏2.06亿元更为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之中的外资险企中法人寿,已经出现“扛不住”的态势。中法人寿曾3年19次向大股东鸿商集团借款度日,其公司公告还显示,因持续亏损,资本金已消耗殆尽,现金流持续净流出,自2017年4月即出现流动性枯竭情形。

德华安顾人寿目前出现连连亏损,从各项业务指标来看,留给其扭转颓势的时间并不多了。其2018年年报显示,营业支出方面,主要因提取保险责任准备金的增加以及业务及管理费用的增加等,2018年营业支出高达9.03亿,相比2017年的6.19亿增加45.88%。

德华安顾人寿2018年保险业务构成显示,期缴业务首年收入和续年收入分别为2.22亿和3.05亿,占据其保险业务收入的87.83%;险种上来看,分红寿险和健康险收入分别为2.55亿和2.53亿,占据其保险业务收入的84.67%;其在打造长期价值上已有一定的积累,面临从中短期产品业务转型长期产品业务的压力不大,但经营的成本压力依然存在。

"]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相关文章推荐八:推进保医联动谋增收 重回亏损的上海人寿或“远水难解近渴”

["

近日,上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人寿”)与关联方上海览海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览海门诊部”)、上海怡合览海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合门诊部”)签订医疗服务统一交易协议,推进其“保险+医疗”模式探索步伐。

事实上,探索与医疗联动,除提升客户体验外,上海人寿此举也怀有期望,“增进保险销售额,提升财务收入及经营状况”。看来,高度依赖银保渠道,被业内认为“结构存风险”,今年上半年重回亏损的上海人寿,或也正在谋求突破。

然而,“保险+医疗”的长周期,似乎也为上海人寿的新方向蒙上了一层薄雾。“医疗保险支付对接利好,虽然有助增加保险销售,提升财务收入等,但不能即时体现出效果”,专家对蓝鲸保险分析称。且纵观目前,险企对接高端医疗对保费增收实际效果并不如人意,看来,上海人寿想要谋取突破,还有待时日。

上海人寿连签两则医疗服务协议,保费、营收为其所求

近日,上海人寿公告称,将与览海门诊部、怡合门诊部签订医疗服务统一交易协议。蓝鲸保险查看发现,根据业务需要,上海人寿委托览海门诊部、怡合门诊部为其客户提供医疗服务,并以直接付费或出具预授权函的形式为客户在门诊部接受医疗服务所发生的费用进行结算。

值得关注的是,览海门诊部、怡合门诊部均由上市公司览海医疗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海投”,600896.SH)100%持股,而上海人寿第一大股东览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览海集团”)为*ST海投间接控股股东。此外,上海人寿亦为*ST海投股东,持有其2.41%股份,故三者实质形成关联交易。

据了解,览海门诊部于今年2月初营业,旨在提供健康管理、预防保健到诊疗等服务,定位于涉外高端医疗;怡合门诊部于5月末营业,提供轻问诊和私人订制的医疗服务,定位于营利性高端医疗机构。

从业绩来看,上半年两家门诊部共计实现营业收入557万元,净亏损5134万元,其中,览海门诊部营收515万元,净亏损4672万元;怡合门诊部营收42万元,净亏损462万元。

事实上,*ST海投转型进行中,去年融资租赁业务占据全部营收,而今年拟将该业务“转手”,半年报中,其明确表示,“进一步集中资源和优势、专注开展高端医疗服务业务”,同时依托股东商业保险资源的优势,打造“保医联动”发展模式。不难看出,与上海人寿的“联姻”也正是基于此目的。

而上海人寿同样对“牵手”一事寄予厚望,其坦言称,“该交易有效提升客户体验,将增进保险销售额,从而提升财务收入及经营状况”,两者各取所需。

“医疗、保险支付对接利好,虽然有助增加保险销售,提升财务收入等,但不能即时体现出效果,需要较长周期”,***家宋清辉对蓝鲸保险分析称,目前,险企对接高端医疗对保费增收实际效果不如人意,“至多算是增收的一个渠道”。

原保险过度依赖银邮渠道,专家提醒称或存风险

加码服务,增强客户黏性,助力保险销售,拓宽渠道,无疑是上海人寿的诉求点。而诉求背后,也侧面反映出上海人寿的现状“短板”。

蓝鲸保险查阅数据发现,2016年及2017年,上海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108.6亿元、64.7亿元,银邮代理渠道贡献率为99.84%、96.26%。

原保险业务收入按销售方式分类

银邮渠道虽为险企展业重要方式,但渠道费用及成本相对较高。加之监管影响,目前,多家险企正压缩银保渠道占比,包括打造高质代理人团队、通过与代理机构合作等方式多元展业。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指出,银保渠道通常只能做1-5年的短期业务,“银保渠道占比过高,意味着其理财型业务多,保险期限也较短,资金成本较高,包括渠道手续费和支付给客户的利息成本”。

“上海人寿的这种业务结构风险较大”,宋清辉提醒称,过度依赖某一险种或渠道,或影响公司的独立盈利能力。

在此背景下,拓宽业务渠道也是应势而为。目前,上海人寿旗下相关公司业务范围涉及医疗、资管、房地产,而上海人寿在2018年上半年经营工作分析会上也明确表示,要有效整合内部资源,营造协同共生的大健康生态圈,形成保险、医疗、养老融合的发展模式。

“险企打通医疗、地产板块,管理、人才、技术、知识等都是明显的短板”,宋清辉指出,其中不乏困难,发展尚需时日。

总的来看,“保险+医疗”已是保险公司常见话题,但深耕需要较为漫长的培育过程,以及持续性的资金投入,或不能在短期内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重回亏损,净现金持续流出,前7月万能险占比仍超6成

除了高度依赖银保渠道,上海人寿发展中亦有其他难点。蓝鲸保险查看发现,目前,上海人寿重回亏损状态,净现金已持续一年净流出,前7月万能险占规模保费比重仍超6成。

回溯来看,2015年,上海人寿成立初年规模保费即达到144.89亿元,表现堪称“亮眼”,但细究不难发现,其中7成来自于万能险保险收入,2016年上海人寿规模保费收入228.54亿元,万能险保费收入119.94万元,占比52.48%。

上海人寿保险业务收入(亿元)

由于万能险等中短存续期产品潜藏较大风险,部分险企过度依赖,导致业务结构失衡,资产负债错配,2016年原保监会加强万能险监管,并在5月-8月对万能险业务量较大、中短存续期产品占比较高的9家险企开展专项检查,上海人寿即在名单之列。

严监管下,多家险企转型调整,主动加大期交保费推动力度、压缩趸交保费规模。但从上海人寿保费结构来看,变化或并不明显。去年,上海人寿规模保费收入145.19亿元,万能险占比55.44%,今年前7月,规模保费收入104.7亿元,万能险保费收入63.73亿元,占比60.87%,相较去年末,上浮5.43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涨6.93个百分点。

从经营角度来看,一般而言,寿险公司盈利周期较长,但上海人寿除在设立当年亏损5.02亿元外,2016年、2017年分别实现0.59亿元、1.15亿元的净利润,但该势头并未能够得到保持,今年上半年,其转盈为亏,重新踏入亏损状态,合计净亏损0.87亿元。此外,上海人寿整体保费规模亦在“缩水”,今年前7月,规模保费104.7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成。

上海人寿净利润、净现金流(亿元)

此外,上海人寿现金流状况也未显乐观,连续一年呈净流出状态,且流出净额递增。去年3季度,上海人寿净现金流出1.75亿元,4季度净流出5.27亿元,今年持续净流出,近一年共计流出31.32亿元。

前7月规模保费缩水,万能险占比仍超6成,净现金持续流出,重回亏损的上海人寿,发展仍有不少难题。

"]

《中融人寿上年分红险猛增48亿 2019年首季重返亏本》 相关文章推荐九:同洲电子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华夏人寿“踩雷”浮亏超五成

["摘要 【同洲电子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华夏人寿“踩雷”浮亏超5成】“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红-个险分红”与“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保险产品”合计持有同洲电子7459.6万股股份,占比10%。经初步计算,华夏人寿合计持股成本约5.81亿元。按照同洲电子2019年10月28日的收盘价3.84元/股计算,华夏人寿所持同洲电子股票总市值约为2.86亿元,较其持股成本浮亏超50%。(每日经济新闻)

“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红-个险分红”与“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保险产品”合计持有同洲电子7459.6万股股份,占比10%。经初步计算,华夏人寿合计持股成本约5.81亿元。按照同洲电子2019年10月28日的收盘价3.84元/股计算,华夏人寿所持同洲电子股票总市值约为2.86亿元,较其持股成本浮亏超50%。

10月25日晚间,同洲电子(002052,SZ)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受此消息影响,10月28日早盘同洲电子股价跌停,报收于3.84元/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华夏人寿两个产品合计持有同洲电子10%股份。按10月28日收盘价计算,华夏人寿所持同洲电子股票总市值约2.86亿元,较其持股成本浮亏超五成。

华夏人寿“踩雷”

同洲电子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保险产品”持有同洲电子6830.8万股,持股比例达9.16%;“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红-个险分红”持有同洲电子628.8万股,持股比例达0.84%。

三季报指出,“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保险产品”与“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红-个险分红”同为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产品,为一致行动人。这也意味着,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人寿)合计持有同洲电子10%股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华夏人寿最早于2014年底进入同洲电子。

2014年12月23日,华夏人寿通过“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保险产品”账户买入同洲电子股份3300万股,持股比例达4.8319%,买入均价为7.65元/股。随后在2015年1月7日,华夏人寿通过上述账户增持同洲电子116万股,增持比例达0.1698%,增持均价为8.23元/股。截至2015年1月7日,华夏人寿持有同洲电子股份3416万股,持股比例为5.0018%。

触及举牌线后,华夏人寿选择了继续增持。2015年1月12日,华夏人寿通过“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保险产品”账户增持同洲电子2613.5万股,增持比例为3.83%,增持均价为8.54元/股。一周后的1月19日,华夏人寿再次通过上述账户增持同洲电子801.3万股,增持比例为1.17%,增持均价为8.87元/股。

经过上述两次举牌,截至2015年1月19日,华夏人寿已持有同洲电子6830.8万股,持股比例为10%。粗略计算,华夏人寿耗资超5.56亿元。

在华夏人寿举牌后,同洲电子股价曾出现一波上涨行情。2015年6月12日,同洲电子股价触及上市以来的最高点21.97元/股(前复权)。不过当时华夏人寿并未进行任何减持。2015年底,同洲电子完成了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保险产品”的持股比例被稀释至9.16%。

2015年6月下旬,同洲电子股价开始不断下跌。2018年底,华夏人寿通过另一个产品“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红-个险分红”低位“补仓”了同洲电子部分股票,再次将持股比例拉回至10%。

公告显示,2018年12月14日至2018年12月19日期间,“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红-个险分红”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增持公司股票628.8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0.84%。按照增持均价3.88元/股计算,华夏人寿此次增持耗资2439.74万元。

最终,“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红-个险分红”与“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保险产品”合计持有同洲电子7459.6万股股份,占比10%。经初步计算,华夏人寿合计持股成本约5.81亿元。按照同洲电子2019年10月28日的收盘价3.84元/股计算,华夏人寿所持同洲电子股票总市值约为2.86亿元,较其持股成本浮亏超50%。

连续五年扣非净利润为负

同洲电子近年来业绩表现不太理想。2014年至2018年,同洲电子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4.24亿元、-5692万元、-5.88亿元、-8324万元和-2.85亿元,连续五年为负。

对此,深交所下发了问询函。同洲电子解释称:“公司近五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负数,主要是随着互联网数字信息化发展,市场竞争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公司原有主要的有线电视业务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前三年实施的战略、业务转型调整未达预期,进而导致银行抽贷、资金紧张,致使公司遭遇了客户订单交付延迟、供应商信心缺失、人才流失等方面的冲击,收入规模急速下滑,过重的成本费用负担、闲置资产减值处置等因素使得公司业绩受到重挫。”

同洲电子2019年三季报显示,同洲电子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4041.46万元。

在三季报中,同洲电子还披露了股份转让事项的进展。截至9月30日,同洲电子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袁明将其持有的公司1.23亿股股票质押给深圳市小牛龙行量化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小牛龙行),占其所持公司股票总数的比例为100%,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6.50%。

2017年10月27日,袁明与小牛龙行曾签署协议。根据《协议书》内容,袁明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1.23亿股全部转让给小牛龙行。截至9月30日,袁明拟通过协议转让股份的事项尚未完成,存在不确定性。

10月28日晚间,记者联系了华夏人寿。华夏人寿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没有信息对外披露”。

"]
关键字: 亏本 中融人寿 2019年
阅读全文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网贷行业
  • 网贷政策
  • 平台动态
  • 网贷研究
  • 互联网理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1/1

                相关推荐:

                中融人寿2019年上半年业绩 2019年中融人寿 2019年中融人寿保费 中融人寿2019年保费收入 2019年1月中融人寿原保费 中融人寿2019年1 5月份保费 2019年1月中融人寿保费收入 中融人寿2019年1月原保费收入 2019年1月份中融人寿保费收入 中融人寿融其乐融融 中融人寿中融融尊 中融人寿 中融融兴旺两全保险 中融人寿中融融尊宝两保险万能险 中融人寿中融融鑫宝2号年金保险 中融人寿是中国人寿吗 中融人寿属于中国人寿吗 中融人寿与中国人寿区别 其乐融融中融人寿 中融人寿融融乐1号 中融人寿的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