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资讯 专栏 视频 平台 数据 评级 报告 返利 社区 登录
签到领奖励金

下载APP,首次签到领10元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之家哥 2017-11-30 07:10:39
摘要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一

上市十周年,步入万亿俱乐部,南京银行近来喜讯不少。然而在欢喜过后,南京银行的烦恼渐多。牵扯入千万元诉讼案、多家分行曝出风险事件、同业监管趋严下的转型等问题都在考问着南京银行内部的风险管理水平。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近年来,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从事诈骗并不少见,银行在其中承担多少责任也成为一大焦点。刚刚度过上市十周年“纪念日”的南京银行就陷入了员工诈骗旋涡。

7月14日,新三板上市的药企柯菲平发布涉及诉讼公告,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原因是该支行副行长单某,在2011年9月以帮助购买信托产品为名,从柯菲平公司处取得5000万元,其中3000万元被通过支行员工将钱汇入其家人名下,用于归还个人钱款。2012年8月,单某又虚构美亚公司需要“过桥”资金的事实,向柯菲平借款2500万元。2013年4-6月,单某陆续归还1100万元,仍有4400万元没有归还。

2015年5月,南京中院做出一审判决,单某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单某退赔柯菲平损失。单某不服,提出上诉。

据南京银行方面透露,法院判决单某本人赔偿,并不涉及南京银行。柯菲平却给出不同说法,称目前二审判决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有明显过错,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在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复函中称,该行近日已收到法院传票,目前尚待开庭审理。南京银行将积极应诉,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并尊重法院审理后的判决或裁定。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员工行为是否能代表企业,关键看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在南京银行的案件中,如果柯菲平有足够证据证明其是善意的合同相对人并且尽到了足够的注意义务,那么就应当由银行方面对柯菲平承担返还资金的责任,银行担责后可以向单某追偿。反之,如果柯菲平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导致被骗,柯菲平就只能向单某主张权利,银行方面并不担责。

事实上,类似的案件并不少见。近年来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诈骗”客户资金的事件层出不穷,但是涉事金融机构大多以“不知情”为由脱责。在此类案件中,银行是否该承担相应责任呢?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认为,银行员工出现诈骗案件,跟银行本身有一定关系。这种行为跟金融机构是否有直接关系或者间接关系,还要看违规员工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进行违规操作,并且如果出具了相关的银行文件,银行要承担一定的监管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还补充,此类事件在商业银行的风险中属于操作风险。在银行员工入职签订劳动合同时,会涉及到相应的银行方面免责条款,在此情况下,使银行处于豁免责任的状态。如果从银行角度来讲,和员工签订了免责条款使其有豁免权;站在原告的角度,单某利用了银行的信用背书进行欺诈,银行应该承担责任。具体就要看法院依据哪个条款判决。

在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看来,尽管法院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对单某的刑事责任及附带民事责任做出处理,但并不能否认银行这个交易当中所可能产生的民事赔偿责任。该交易需利用银行高管职务身份、利用银行交易操作便利才能完成,南京银行在业务管理和风控上肯定存在问题和过错,法院需要对南京银行是否存在过错及该过错与柯菲平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展开调查,从而确定各方责任的大小。银行负有保障客户资金安全、交易安全的法定义务,“不知情”不是免责或无责的合法理由。

多家分行曝风险事件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并不太平。除了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牵扯入千万诉讼案,苏州分行、南通分行也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等原因遭罚。

北京商报记者从银监会查询到,今年3月21日,南京银行苏州分行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被银监会苏州监管分局罚款55万元。3月30日,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涉及票据违规登榜,其违规案由为“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和“逆程序办理票据转贴现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而被处罚。6月30日,江苏银监局发布苏银监罚决字(2017)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南京银行的相关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南京银行因独立董事任职时间超过监管规定,被罚款25万元。

对于分行被罚,南京银行方面表示,已按照监管要求积极整改,将进一步着力提升管理和经营水平,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此外,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还被媒体曝出陷二手房骗案风波。今年4月消息称,在尚未审批贷款的情况下,南京银行软件大道支行信贷经理将已经办理过户却并未完成交易的二手房产权证擅自交出,造成房主“房钱两空”。不过,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方面称,据了解,卖房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针对买房人及中介机构相关人员予以立案,并正在办理过程中,此案不涉及南京银行和南京银行员工,且不存在此前个别报道中所述情形。

在分析人士看来,南京银行屡次曝出风险事件,折射出其因激进扩张带来的风控问题。

上市十年,南京银行的资产扩张十多倍。南京银行官网资料显示,十年来,资本净额由上市前的32.95亿元增至869.02亿元。截至2016年末,南京银行注册资本已由上市前的12.07亿元增至60.59亿元;员工总数由上市前的1530人增至近8000人;公司总资产由上市前的579.87亿元增至10639亿元,成功跨入万亿元资产规模银行行列。

“萝卜快了不洗泥”,在王剑辉看来,企业快速扩张期间,一般风控很难跟上。他指出,规模扩张一般都是从业务部门开始,业务快速增加,导致业务人员良莠不齐,或者出现了更多业务类型,很难满足监管需求。一些机构如果只重业务,不重内控的话,这种现象肯定会更加严重,这是行业普遍现象。对于银行来说,在做大业务、占领市场份额的愿望驱动之下,使得原先并不具备大规模扩张基础的银行也会尝试扩张,埋下了很多风险隐患。

李虹含也直言,南京银行出现风险的主要原因是业务扩张的过程中出现过于激进的情况。南京银行在业务人员的管理和培训上都需要加强。南京银行在管理上确实存在一些漏洞,需要采取措施进行改进。

在谈及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时,李虹含还介绍,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主要有三方面,包括加强自查自纠和自我审计,在银监会三套利等监管文件之后,银行一般都会先进行一轮自查自纠,然后再迎接监管部门的检查。其次是互查,包括总行对于分行的检查以及分行之间的互查。第三个是员工异常行为的排查,每年甚至每个季度都会签订员工日常行为排查的责任书。

如何戒掉同业依赖症

除了风控方面的问题,南京银行同业业务过高也饱受质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南京银行同业负债(同业存放、同业拆放、卖出回购)规模682亿元,环比下降519亿元。此外,在今年初,南京银行就曾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南京银行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是3个月。

事实上,近几年南京银行同业业务增长快速,被称为城商行中的“同业之王”。东北证券(000686,股吧)研报指出,从2007年末到2016年末,南京银行总资产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4.06%,存、贷款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2.82%和28.91%,持有债券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1.58%,同业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2.89%,均略高于贷款,但仍低于总资产。对南京银行总资产增速拉动最猛的是非标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3.9%。

而在同业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南京银行正面临着业务机构调整的问题。东北证券研报认为,2016年同业业务增速明显放缓,由2015年的43.33%下降到5.88%,这是南京银行在“回应”监管。监管环境和政策对银行经营策略的影响很大。

王剑辉认为,由于监管去杠杆的要求,目前的金融机构如果没有达标的话,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主动去杠杆。主动收缩一些风险较大的表外业务,降低自己的负债需求。通过短时的痛苦来赢得长期的稳定发展,并不只是南京银行,其他的金融机构也在做同样的努力。

李虹含建议,南京银行首先应进行合规自查;其次,发行更多的债券或者优先股等来募集资金,满足资本充足率需求。在业务发展层面上,减少同业业务以及其比例,扩大对公、个人业务、大资管或者私人银行等业务的比重,同时在满足MPA考核的情况下,还要进行更多更缜密的合规监控。

南京银行方面也表示,将加快向“轻资产、轻资本”方向转型,未来将从综合化金融服务、大零售、互联网金融三大方向实现突破。

公众号推荐:

票宝宝:Pbb_PJCS

简介:我们是为中小微企业提供银行承兑汇票、信用证等银行票据居间业务的专业平台!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二

上市十周年,步入万亿俱乐部,南京银行近来喜讯不少。然而在欢喜过后,南京银行的烦恼渐多。牵扯入千万元诉讼案、多家分行曝出风险事件、同业监管趋严下的转型等问题都在考问着南京银行内部的风险管理水平。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近年来,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从事诈骗并不少见,银行在其中承担多少责任也成为一大焦点。刚刚度过上市十周年“纪念日”的南京银行就陷入了员工诈骗旋涡。

7月14日,新三板上市的药企柯菲平发布涉及诉讼公告,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原因是该支行副行长单某,在2011年9月以帮助购买信托产品为名,从柯菲平公司处取得5000万元,其中3000万元被通过支行员工将钱汇入其家人名下,用于归还个人钱款。2012年8月,单某又虚构美亚公司需要“过桥”资金的事实,向柯菲平借款2500万元。2013年4-6月,单某陆续归还1100万元,仍有4400万元没有归还。

2015年5月,南京中院做出一审判决,单某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单某退赔柯菲平损失。单某不服,提出上诉。

据南京银行方面透露,法院判决单某本人赔偿,并不涉及南京银行。柯菲平却给出不同说法,称目前二审判决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有明显过错,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在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复函中称,该行近日已收到法院传票,目前尚待开庭审理。南京银行将积极应诉,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并尊重法院审理后的判决或裁定。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员工行为是否能代表企业,关键看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在南京银行的案件中,如果柯菲平有足够证据证明其是善意的合同相对人并且尽到了足够的注意义务,那么就应当由银行方面对柯菲平承担返还资金的责任,银行担责后可以向单某追偿。反之,如果柯菲平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导致被骗,柯菲平就只能向单某主张权利,银行方面并不担责。

事实上,类似的案件并不少见。近年来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诈骗”客户资金的事件层出不穷,但是涉事金融机构大多以“不知情”为由脱责。在此类案件中,银行是否该承担相应责任呢?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认为,银行员工出现诈骗案件,跟银行本身有一定关系。这种行为跟金融机构是否有直接关系或者间接关系,还要看违规员工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进行违规操作,并且如果出具了相关的银行文件,银行要承担一定的监管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还补充,此类事件在商业银行的风险中属于操作风险。在银行员工入职签订劳动合同时,会涉及到相应的银行方面免责条款,在此情况下,使银行处于豁免责任的状态。如果从银行角度来讲,和员工签订了免责条款使其有豁免权;站在原告的角度,单某利用了银行的信用背书进行欺诈,银行应该承担责任。具体就要看法院依据哪个条款判决。

在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看来,尽管法院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对单某的刑事责任及附带民事责任做出处理,但并不能否认银行这个交易当中所可能产生的民事赔偿责任。该交易需利用银行高管职务身份、利用银行交易操作便利才能完成,南京银行在业务管理和风控上肯定存在问题和过错,法院需要对南京银行是否存在过错及该过错与柯菲平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展开调查,从而确定各方责任的大小。银行负有保障客户资金安全、交易安全的法定义务,“不知情”不是免责或无责的合法理由。

多家分行曝风险事件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并不太平。除了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牵扯入千万诉讼案,苏州分行、南通分行也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等原因遭罚。

北京商报记者从银监会查询到,今年3月21日,南京银行苏州分行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被银监会苏州监管分局罚款55万元。3月30日,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涉及票据违规登榜,其违规案由为“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和“逆程序办理票据转贴现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而被处罚。6月30日,江苏银监局发布苏银监罚决字(2017)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南京银行的相关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南京银行因独立董事任职时间超过监管规定,被罚款25万元。

对于分行被罚,南京银行方面表示,已按照监管要求积极整改,将进一步着力提升管理和经营水平,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此外,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还被媒体曝出陷二手房骗案风波。今年4月消息称,在尚未审批贷款的情况下,南京银行软件大道支行信贷经理将已经办理过户却并未完成交易的二手房产权证擅自交出,造成房主“房钱两空”。不过,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方面称,据了解,卖房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针对买房人及中介机构相关人员予以立案,并正在办理过程中,此案不涉及南京银行和南京银行员工,且不存在此前个别报道中所述情形。

在分析人士看来,南京银行屡次曝出风险事件,折射出其因激进扩张带来的风控问题。

上市十年,南京银行的资产扩张十多倍。南京银行官网资料显示,十年来,资本净额由上市前的32.95亿元增至869.02亿元。截至2016年末,南京银行注册资本已由上市前的12.07亿元增至60.59亿元;员工总数由上市前的1530人增至近8000人;公司总资产由上市前的579.87亿元增至10639亿元,成功跨入万亿元资产规模银行行列。

“萝卜快了不洗泥”,在王剑辉看来,企业快速扩张期间,一般风控很难跟上。他指出,规模扩张一般都是从业务部门开始,业务快速增加,导致业务人员良莠不齐,或者出现了更多业务类型,很难满足监管需求。一些机构如果只重业务,不重内控的话,这种现象肯定会更加严重,这是行业普遍现象。对于银行来说,在做大业务、占领市场份额的愿望驱动之下,使得原先并不具备大规模扩张基础的银行也会尝试扩张,埋下了很多风险隐患。

李虹含也直言,南京银行出现风险的主要原因是业务扩张的过程中出现过于激进的情况。南京银行在业务人员的管理和培训上都需要加强。南京银行在管理上确实存在一些漏洞,需要采取措施进行改进。

在谈及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时,李虹含还介绍,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主要有三方面,包括加强自查自纠和自我审计,在银监会三套利等监管文件之后,银行一般都会先进行一轮自查自纠,然后再迎接监管部门的检查。其次是互查,包括总行对于分行的检查以及分行之间的互查。第三个是员工异常行为的排查,每年甚至每个季度都会签订员工日常行为排查的责任书。

如何戒掉同业依赖症

除了风控方面的问题,南京银行同业业务过高也饱受质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南京银行同业负债(同业存放、同业拆放、卖出回购)规模682亿元,环比下降519亿元。此外,在今年初,南京银行就曾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南京银行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是3个月。

事实上,近几年南京银行同业业务增长快速,被称为城商行中的“同业之王”。东北证券[股评]研报指出,从2007年末到2016年末,南京银行总资产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4.06%,存、贷款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2.82%和28.91%,持有债券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1.58%,同业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2.89%,均略高于贷款,但仍低于总资产。对南京银行总资产增速拉动最猛的是非标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3.9%。

而在同业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南京银行正面临着业务机构调整的问题。东北证券研报认为,2016年同业业务增速明显放缓,由2015年的43.33%下降到5.88%,这是南京银行在“回应”监管。监管环境和政策对银行经营策略的影响很大。

王剑辉认为,由于监管去杠杆的要求,目前的金融机构如果没有达标的话,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主动去杠杆。主动收缩一些风险较大的表外业务,降低自己的负债需求。通过短时的痛苦来赢得长期的稳定发展,并不只是南京银行,其他的金融机构也在做同样的努力。

李虹含建议,南京银行首先应进行合规自查;其次,发行更多的债券或者优先股等来募集资金,满足资本充足率需求。在业务发展层面上,减少同业业务以及其比例,扩大对公、个人业务、大资管或者私人银行等业务的比重,同时在满足MPA考核的情况下,还要进行更多更缜密的合规监控。

南京银行方面也表示,将加快向“轻资产、轻资本”方向转型,未来将从综合化金融服务、大零售、互联网金融三大方向实现突破。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刘双霞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万亿新贵南京银行屡曝风险事件 激进扩张带来风控隐忧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执行获取文章信息函数 var aid = '1493196';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三

上市十周年,步入万亿俱乐部,南京银行近来喜讯不少。然而在欢喜过后,南京银行的烦恼渐多。牵扯入千万元诉讼案、多家分行曝出风险事件、同业监管趋严下的转型等问题都在考问着南京银行内部的风险管理水平。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近年来,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从事诈骗并不少见,银行在其中承担多少责任也成为一大焦点。刚刚度过上市十周年“纪念日”的南京银行就陷入了员工诈骗旋涡。

7月14日,新三板上市的药企柯菲平发布涉及诉讼公告,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原因是该支行副行长单某,在2011年9月以帮助购买信托产品为名,从柯菲平公司处取得5000万元,其中3000万元被通过支行员工将钱汇入其家人名下,用于归还个人钱款。2012年8月,单某又虚构美亚公司需要“过桥”资金的事实,向柯菲平借款2500万元。2013年4-6月,单某陆续归还1100万元,仍有4400万元没有归还。

2015年5月,南京中院做出一审判决,单某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单某退赔柯菲平损失。单某不服,提出上诉。

据南京银行方面透露,法院判决单某本人赔偿,并不涉及南京银行。柯菲平却给出不同说法,称目前二审判决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有明显过错,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在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复函中称,该行近日已收到法院传票,目前尚待开庭审理。南京银行将积极应诉,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并尊重法院审理后的判决或裁定。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员工行为是否能代表企业,关键看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在南京银行的案件中,如果柯菲平有足够证据证明其是善意的合同相对人并且尽到了足够的注意义务,那么就应当由银行方面对柯菲平承担返还资金的责任,银行担责后可以向单某追偿。反之,如果柯菲平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导致被骗,柯菲平就只能向单某主张权利,银行方面并不担责。

事实上,类似的案件并不少见。近年来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诈骗”客户资金的事件层出不穷,但是涉事金融机构大多以“不知情”为由脱责。在此类案件中,银行是否该承担相应责任呢?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认为,银行员工出现诈骗案件,跟银行本身有一定关系。这种行为跟金融机构是否有直接关系或者间接关系,还要看违规员工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进行违规操作,并且如果出具了相关的银行文件,银行要承担一定的监管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还补充,此类事件在商业银行的风险中属于操作风险。在银行员工入职签订劳动合同时,会涉及到相应的银行方面免责条款,在此情况下,使银行处于豁免责任的状态。如果从银行角度来讲,和员工签订了免责条款使其有豁免权;站在原告的角度,单某利用了银行的信用背书进行欺诈,银行应该承担责任。具体就要看法院依据哪个条款判决。

在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看来,尽管法院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对单某的刑事责任及附带民事责任做出处理,但并不能否认银行这个交易当中所可能产生的民事赔偿责任。该交易需利用银行高管职务身份、利用银行交易操作便利才能完成,南京银行在业务管理和风控上肯定存在问题和过错,法院需要对南京银行是否存在过错及该过错与柯菲平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展开调查,从而确定各方责任的大小。银行负有保障客户资金安全、交易安全的法定义务,“不知情”不是免责或无责的合法理由。

多家分行曝风险事件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并不太平。除了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牵扯入千万诉讼案,苏州分行、南通分行也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等原因遭罚。

北京商报记者从银监会查询到,今年3月21日,南京银行苏州分行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被银监会苏州监管分局罚款55万元。3月30日,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涉及票据违规登榜,其违规案由为“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和“逆程序办理票据转贴现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而被处罚。6月30日,江苏银监局发布苏银监罚决字(2017)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南京银行的相关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南京银行因独立董事任职时间超过监管规定,被罚款25万元。

对于分行被罚,南京银行方面表示,已按照监管要求积极整改,将进一步着力提升管理和经营水平,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此外,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还被媒体曝出陷二手房骗案风波。今年4月消息称,在尚未审批贷款的情况下,南京银行软件大道支行信贷经理将已经办理过户却并未完成交易的二手房产权证擅自交出,造成房主“房钱两空”。不过,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方面称,据了解,卖房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针对买房人及中介机构相关人员予以立案,并正在办理过程中,此案不涉及南京银行和南京银行员工,且不存在此前个别报道中所述情形。

在分析人士看来,南京银行屡次曝出风险事件,折射出其因激进扩张带来的风控问题。

上市十年,南京银行的资产扩张十多倍。南京银行官网资料显示,十年来,资本净额由上市前的32.95亿元增至869.02亿元。截至2016年末,南京银行注册资本已由上市前的12.07亿元增至60.59亿元;员工总数由上市前的1530人增至近8000人;公司总资产由上市前的579.87亿元增至10639亿元,成功跨入万亿元资产规模银行行列。

“萝卜快了不洗泥”,在王剑辉看来,企业快速扩张期间,一般风控很难跟上。他指出,规模扩张一般都是从业务部门开始,业务快速增加,导致业务人员良莠不齐,或者出现了更多业务类型,很难满足监管需求。一些机构如果只重业务,不重内控的话,这种现象肯定会更加严重,这是行业普遍现象。对于银行来说,在做大业务、占领市场份额的愿望驱动之下,使得原先并不具备大规模扩张基础的银行也会尝试扩张,埋下了很多风险隐患。

李虹含也直言,南京银行出现风险的主要原因是业务扩张的过程中出现过于激进的情况。南京银行在业务人员的管理和培训上都需要加强。南京银行在管理上确实存在一些漏洞,需要采取措施进行改进。

在谈及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时,李虹含还介绍,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主要有三方面,包括加强自查自纠和自我审计,在银监会三套利等监管文件之后,银行一般都会先进行一轮自查自纠,然后再迎接监管部门的检查。其次是互查,包括总行对于分行的检查以及分行之间的互查。第三个是员工异常行为的排查,每年甚至每个季度都会签订员工日常行为排查的责任书。

如何戒掉同业依赖症

除了风控方面的问题,南京银行同业业务过高也饱受质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南京银行同业负债(同业存放、同业拆放、卖出回购)规模682亿元,环比下降519亿元。此外,在今年初,南京银行就曾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南京银行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是3个月。

事实上,近几年南京银行同业业务增长快速,被称为城商行中的“同业之王”。东北证券[股评]研报指出,从2007年末到2016年末,南京银行总资产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4.06%,存、贷款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2.82%和28.91%,持有债券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1.58%,同业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2.89%,均略高于贷款,但仍低于总资产。对南京银行总资产增速拉动最猛的是非标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3.9%。

而在同业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南京银行正面临着业务机构调整的问题。东北证券研报认为,2016年同业业务增速明显放缓,由2015年的43.33%下降到5.88%,这是南京银行在“回应”监管。监管环境和政策对银行经营策略的影响很大。

王剑辉认为,由于监管去杠杆的要求,目前的金融机构如果没有达标的话,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主动去杠杆。主动收缩一些风险较大的表外业务,降低自己的负债需求。通过短时的痛苦来赢得长期的稳定发展,并不只是南京银行,其他的金融机构也在做同样的努力。

李虹含建议,南京银行首先应进行合规自查;其次,发行更多的债券或者优先股等来募集资金,满足资本充足率需求。在业务发展层面上,减少同业业务以及其比例,扩大对公、个人业务、大资管或者私人银行等业务的比重,同时在满足MPA考核的情况下,还要进行更多更缜密的合规监控。

南京银行方面也表示,将加快向“轻资产、轻资本”方向转型,未来将从综合化金融服务、大零售、互联网金融三大方向实现突破。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刘双霞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万亿新贵南京银行屡曝风险事件 激进扩张带来风控隐忧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执行获取文章信息函数 var aid = '1493196';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四

(原标题: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

上市十周年,步入万亿俱乐部,南京银行近来喜讯不少。然而在欢喜过后,南京银行的烦恼渐多。牵扯入千万元诉讼案、多家分行曝出风险事件、同业监管趋严下的转型等问题都在考问着南京银行内部的风险管理水平。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近年来,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从事诈骗并不少见,银行在其中承担多少责任也成为一大焦点。刚刚度过上市十周年“纪念日”的南京银行就陷入了员工诈骗旋涡。

7月14日,新三板上市的药企柯菲平发布涉及诉讼公告,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原因是该支行副行长单某,在2011年9月以帮助购买信托产品为名,从柯菲平公司处取得5000万元,其中3000万元被通过支行员工将钱汇入其家人名下,用于归还个人钱款。2012年8月,单某又虚构美亚公司需要“过桥”资金的事实,向柯菲平借款2500万元。2013年4-6月,单某陆续归还1100万元,仍有4400万元没有归还。

2015年5月,南京中院做出一审判决,单某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单某退赔柯菲平损失。单某不服,提出上诉。

据南京银行方面透露,法院判决单某本人赔偿,并不涉及南京银行。柯菲平却给出不同说法,称目前二审判决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有明显过错,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在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复函中称,该行近日已收到法院传票,目前尚待开庭审理。南京银行将积极应诉,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并尊重法院审理后的判决或裁定。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员工行为是否能代表企业,关键看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在南京银行的案件中,如果柯菲平有足够证据证明其是善意的合同相对人并且尽到了足够的注意义务,那么就应当由银行方面对柯菲平承担返还资金的责任,银行担责后可以向单某追偿。反之,如果柯菲平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导致被骗,柯菲平就只能向单某主张权利,银行方面并不担责。

事实上,类似的案件并不少见。近年来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诈骗”客户资金的事件层出不穷,但是涉事金融机构大多以“不知情”为由脱责。在此类案件中,银行是否该承担相应责任呢?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认为,银行员工出现诈骗案件,跟银行本身有一定关系。这种行为跟金融机构是否有直接关系或者间接关系,还要看违规员工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进行违规操作,并且如果出具了相关的银行文件,银行要承担一定的监管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还补充,此类事件在商业银行的风险中属于操作风险。在银行员工入职签订劳动合同时,会涉及到相应的银行方面免责条款,在此情况下,使银行处于豁免责任的状态。如果从银行角度来讲,和员工签订了免责条款使其有豁免权;站在原告的角度,单某利用了银行的信用背书进行欺诈,银行应该承担责任。具体就要看法院依据哪个条款判决。

在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看来,尽管法院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对单某的刑事责任及附带民事责任做出处理,但并不能否认银行这个交易当中所可能产生的民事赔偿责任。该交易需利用银行高管职务身份、利用银行交易操作便利才能完成,南京银行在业务管理和风控上肯定存在问题和过错,法院需要对南京银行是否存在过错及该过错与柯菲平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展开调查,从而确定各方责任的大小。银行负有保障客户资金安全、交易安全的法定义务,“不知情”不是免责或无责的合法理由。

多家分行曝风险事件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并不太平。除了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牵扯入千万诉讼案,苏州分行、南通分行也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等原因遭罚。

北京商报记者从银监会查询到,今年3月21日,南京银行苏州分行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被银监会苏州监管分局罚款55万元。3月30日,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涉及票据违规登榜,其违规案由为“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和“逆程序办理票据转贴现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而被处罚。6月30日,江苏银监局发布苏银监罚决字(2017)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南京银行的相关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南京银行因独立董事任职时间超过监管规定,被罚款25万元。

对于分行被罚,南京银行方面表示,已按照监管要求积极整改,将进一步着力提升管理和经营水平,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此外,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还被媒体曝出陷二手房骗案风波。今年4月消息称,在尚未审批贷款的情况下,南京银行软件大道支行信贷经理将已经办理过户却并未完成交易的二手房产权证擅自交出,造成房主“房钱两空”。不过,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方面称,据了解,卖房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针对买房人及中介机构相关人员予以立案,并正在办理过程中,此案不涉及南京银行和南京银行员工,且不存在此前个别报道中所述情形。

在分析人士看来,南京银行屡次曝出风险事件,折射出其因激进扩张带来的风控问题。

上市十年,南京银行的资产扩张十多倍。南京银行官网资料显示,十年来,资本净额由上市前的32.95亿元增至869.02亿元。截至2016年末,南京银行注册资本已由上市前的12.07亿元增至60.59亿元;员工总数由上市前的1530人增至近8000人;公司总资产由上市前的579.87亿元增至10639亿元,成功跨入万亿元资产规模银行行列。

“萝卜快了不洗泥”,在王剑辉看来,企业快速扩张期间,一般风控很难跟上。他指出,规模扩张一般都是从业务部门开始,业务快速增加,导致业务人员良莠不齐,或者出现了更多业务类型,很难满足监管需求。一些机构如果只重业务,不重内控的话,这种现象肯定会更加严重,这是行业普遍现象。对于银行来说,在做大业务、占领市场份额的愿望驱动之下,使得原先并不具备大规模扩张基础的银行也会尝试扩张,埋下了很多风险隐患。

李虹含也直言,南京银行出现风险的主要原因是业务扩张的过程中出现过于激进的情况。南京银行在业务人员的管理和培训上都需要加强。南京银行在管理上确实存在一些漏洞,需要采取措施进行改进。

在谈及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时,李虹含还介绍,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主要有三方面,包括加强自查自纠和自我审计,在银监会三套利等监管文件之后,银行一般都会先进行一轮自查自纠,然后再迎接监管部门的检查。其次是互查,包括总行对于分行的检查以及分行之间的互查。第三个是员工异常行为的排查,每年甚至每个季度都会签订员工日常行为排查的责任书。

如何戒掉同业依赖症

除了风控方面的问题,南京银行同业业务过高也饱受质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南京银行同业负债(同业存放、同业拆放、卖出回购)规模682亿元,环比下降519亿元。此外,在今年初,南京银行就曾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南京银行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是3个月。

事实上,近几年南京银行同业业务增长快速,被称为城商行中的“同业之王”。东北证券研报指出,从2007年末到2016年末,南京银行总资产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4.06%,存、贷款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2.82%和28.91%,持有债券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1.58%,同业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2.89%,均略高于贷款,但仍低于总资产。对南京银行总资产增速拉动最猛的是非标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3.9%。

而在同业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南京银行正面临着业务机构调整的问题。东北证券研报认为,2016年同业业务增速明显放缓,由2015年的43.33%下降到5.88%,这是南京银行在“回应”监管。监管环境和政策对银行经营策略的影响很大。

王剑辉认为,由于监管去杠杆的要求,目前的金融机构如果没有达标的话,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主动去杠杆。主动收缩一些风险较大的表外业务,降低自己的负债需求。通过短时的痛苦来赢得长期的稳定发展,并不只是南京银行,其他的金融机构也在做同样的努力。

李虹含建议,南京银行首先应进行合规自查;其次,发行更多的债券或者优先股等来募集资金,满足资本充足率需求。在业务发展层面上,减少同业业务以及其比例,扩大对公、个人业务、大资管或者私人银行等业务的比重,同时在满足MPA考核的情况下,还要进行更多更缜密的合规监控。

南京银行方面也表示,将加快向“轻资产、轻资本”方向转型,未来将从综合化金融服务、大零售、互联网金融三大方向实现突破。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崔启斌 刘双霞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五

跻身万亿俱乐部喜讯刚过,就接连曝出牵涉诉讼案,南京银行最近麻烦渐多。

实际上,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今年以来,除上述牵涉的案件外,南京银行自身也存在违规。根据银监会发布的公告,今年南京银行分支行至少三次因经营违规被监管层处罚。不仅如此,在业务方面,南京银行一季报显示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14%,在A股23家银行中垫底。

牵涉案件、违规被罚……不难看出,南京银行暴露的问题或与其激进式扩张有关。数据显示,上市以来,南京银行频频跨地域开设分行,总资产复合增长率高达34.06%,至今年一季度末,达到1.12万亿。

7月28日晚间,南京银行回复长江商报记者时表示,该行已经围绕稳健发展、合规经营和风险防范的工作重心进行战略调整,希望市场对其发展继续给予包容性态度。

同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金融学教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南京银行急需加强风控,调整业务布局,回归银行本源。

三个月接连曝两起 诈骗

跻身银行业“万亿俱乐部”之后,南京银行近期麻烦缠身。

7月14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江苏柯菲平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诉讼公告称,原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副行长单某以购买信托产品为名 诈骗该公司巨额资金。

公开信息显示,上述 诈骗案是南京银行3个月内曝出的第二例。今年4月,南京银行软件大道支行信贷经理,将已经办理过户尚未完成交易的二手房产权证擅自交出,使得购房人迅速将房产抵押给第三方,造成房主“房钱两空”。

对此,南京银行回复称,柯菲平医药公司案,该行会尊重法院判决。至于二手房交易一事,不涉及该行及该行员工。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查询银监会公告发现,仅在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已经三次被监管层处罚。今年6月22日,因为独董任职时间超过监管规定,被江苏银监局罚款25万元。另两起处罚则是针对南京银行的具体业务。

除被银监会处罚外,南京银行还被证监会系统处罚。

去年6月,南京银行旗下鑫元基金子公司——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由于资管计划投资非标资产比例不合规,即资金池违规。上海证监局对其采取行政监管措施,责令进行为期3个月的整改,并暂停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备案。

几乎是在同时,南京银行因“鑫元基金”半年期理财产品的违规销售被江苏证监局作出点名责令改正的处罚。

对此,南京银行表示,该行按监管要求积极整改,将进一步着力提升管理和经营水平。

一季度资本充足率均低于商业银行均值

南京银行烦恼渐多,或与其大举扩张以及粗放式经营密切相关。

资料显示,南京银行成立于1996年,2007年7月19日登陆A股,成为江苏省首家本地上市银行,也是A股首家上市城商行。

上市之后,南京银行开启大规模扩张。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07年2月,南京银行设立第一家异地分行——泰州分行,从此开始,其扩张步伐就未停止过,几乎保持着省内每年3家、省外每年2家的扩张速度。

南京银行官网显示,已先后设立泰州、北京、上海、杭州、扬州、无锡、南通等17家分行,实现布局京沪杭及江苏省内地级市全覆盖。

除设立分支机构,南京银行还探索综合化经营。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南京银行在全国率先尝试城商行异地参股其他城商行的发展模式,实现自身快速扩张。目前,参股山东日照银行并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入股江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芜湖津盛农村合作银行、苏宁消费金融公司,发起设立了宜兴阳羡、昆山鹿城两家村镇银行。

大举扩张让南京银行“块头”越来越大。南京银行官网显示,10年来,资本净额由上市前的32.95亿元增至869.02亿,注册资本由上市前的12.07亿元增至60.59亿元,员工总数由1530人增至近8000人,公司总资产由上市前的579.87亿元增至10639亿元。今年一季报显示,南京银行的总资产达到1.12万亿,10年增长了18.36倍。

然而,规模不断做大的同时,南京银行的资本金消耗非常明显。

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07年至今,南京银行IPO募资69.3亿元,一次配股48.64亿元,3次增发共募资177.71亿元,股本扩张了6.03倍,共募资295.65亿元,而派现为99.46亿元。

其中,南京银行最大规模的募资是发债。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2014年之前,南京银行仅发债95亿元,2014年增至278.65亿元。近三年则是狂飙突进,2015年1097.68亿元、2016年1698.24亿,今年以来已达1654.6亿元,接近去年全年的规模。综合下来,共发债4824.17亿元。

南京银行高速扩张路上筹资不断,资本已经承压。

一季报显示,南京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14%,环比下降0.07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9.63%,环比下降0.1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13.38%,环比下降0.33个百分点。其中,前两项资本充足率数据,均低于一季度末全国商业银行平均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在A股23家银行中,南京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水平垫底。

重债券轻贷款结构面临调整

跻身万亿俱乐部的南京银行,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其外延式高速扩张模式或将终结,重债券轻贷款结构也将面临调整。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南京银行依托外延式扩张模式,是通过规模驱动提升自身业绩。不同于其他银行的是,其重债券轻贷款,即非标业务对该行的贡献超过贷款。

在2016年报中,南京银行在解释资产规模增加之时将其归结为同业资产增加。

实际上,南京银行同业业务非常知名,其增速非常快,业内称之为“同业王”。

券商研报指出,10年来,南京银行总资产年复合增长率为34.06%,存、贷款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2.82%和28.91%,持有债券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1.58%,同业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2.89%,均高于贷款。而对南京银行总资产增速拉动最猛的是非标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3.9%。

不过,今年以来,银监会密集出台监管文件,剑指委外投资杠杆、同业套利。在此背景下,南京银行的同业业务已经受限。去年,其同业业务增速明显放缓,由2015年的43.33%下降到5.88%。今年一季度,同业负债(同业存放、同业拆放、卖出回购)规模682亿元,环比下降519亿元。今年初,南京银行曾因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南京银行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为3个月。

银行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考核与监管的合力下,类似于南京银行这种依靠传统粗放式发展模式的银行将面临业务调整。

上周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金融教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业务发展方面,南京银行应减少同业业务,扩大公司、个人业务、大资管及私人银行业务等业务比重,从而回归银行的本源。

南京银行似乎已经意识到转型的重要性,其提出,今年该行业务发展的重点在大零售和交易银行,并强化整个金融市场板块对传统业务转型的支撑,再加上资产端和负债端的重定价。同时,精耕细作金融市场,提升中间业务收入等提升核心竞争力。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六

跻身万亿俱乐部喜讯刚过,就接连曝出牵涉诉讼案,南京银行最近麻烦渐多。

实际上,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今年以来,除上述牵涉的案件外,南京银行自身也存在违规。根据银监会发布的公告,今年南京银行分支行至少三次因经营违规被监管层处罚。不仅如此,在业务方面,南京银行一季报显示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14%,在A股23家银行中垫底。

牵涉案件、违规被罚……不难看出,南京银行暴露的问题或与其激进式扩张有关。数据显示,上市以来,南京银行频频跨地域开设分行,总资产复合增长率高达34.06%,至今年一季度末,达到1.12万亿。

7月28日晚间,南京银行回复长江商报记者时表示,该行已经围绕稳健发展、合规经营和风险防范的工作重心进行战略调整,希望市场对其发展继续给予包容性态度。

同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金融学教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南京银行急需加强风控,调整业务布局,回归银行本源。

三个月接连曝两起 诈骗

跻身银行业“万亿俱乐部”之后,南京银行近期麻烦缠身。

7月14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江苏柯菲平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诉讼公告称,原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副行长单某以购买信托产品为名 诈骗该公司巨额资金。

公开信息显示,上述 诈骗案是南京银行3个月内曝出的第二例。今年4月,南京银行软件大道支行信贷经理,将已经办理过户尚未完成交易的二手房产权证擅自交出,使得购房人迅速将房产抵押给第三方,造成房主“房钱两空”。

对此,南京银行回复称,柯菲平医药公司案,该行会尊重法院判决。至于二手房交易一事,不涉及该行及该行员工。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查询银监会公告发现,仅在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已经三次被监管层处罚。今年6月22日,因为独董任职时间超过监管规定,被江苏银监局罚款25万元。另两起处罚则是针对南京银行的具体业务。

除被银监会处罚外,南京银行还被证监会系统处罚。

去年6月,南京银行旗下鑫元基金子公司——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由于资管计划投资非标资产比例不合规,即资金池违规。上海证监局对其采取行政监管措施,责令进行为期3个月的整改,并暂停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备案。

几乎是在同时,南京银行因“鑫元基金”半年期理财产品的违规销售被江苏证监局作出点名责令改正的处罚。

对此,南京银行表示,该行按监管要求积极整改,将进一步着力提升管理和经营水平。

一季度资本充足率均低于商业银行均值

南京银行烦恼渐多,或与其大举扩张以及粗放式经营密切相关。

资料显示,南京银行成立于1996年,2007年7月19日登陆A股,成为江苏省首家本地上市银行,也是A股首家上市城商行。

上市之后,南京银行开启大规模扩张。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07年2月,南京银行设立第一家异地分行——泰州分行,从此开始,其扩张步伐就未停止过,几乎保持着省内每年3家、省外每年2家的扩张速度。

南京银行官网显示,已先后设立泰州、北京、上海、杭州、扬州、无锡、南通等17家分行,实现布局京沪杭及江苏省内地级市全覆盖。

除设立分支机构,南京银行还探索综合化经营。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南京银行在全国率先尝试城商行异地参股其他城商行的发展模式,实现自身快速扩张。目前,参股山东日照银行并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入股江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芜湖津盛农村合作银行、苏宁消费金融公司,发起设立了宜兴阳羡、昆山鹿城两家村镇银行。

大举扩张让南京银行“块头”越来越大。南京银行官网显示,10年来,资本净额由上市前的32.95亿元增至869.02亿,注册资本由上市前的12.07亿元增至60.59亿元,员工总数由1530人增至近8000人,公司总资产由上市前的579.87亿元增至10639亿元。今年一季报显示,南京银行的总资产达到1.12万亿,10年增长了18.36倍。

然而,规模不断做大的同时,南京银行的资本金消耗非常明显。

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07年至今,南京银行IPO募资69.3亿元,一次配股48.64亿元,3次增发共募资177.71亿元,股本扩张了6.03倍,共募资295.65亿元,而派现为99.46亿元。

其中,南京银行最大规模的募资是发债。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2014年之前,南京银行仅发债95亿元,2014年增至278.65亿元。近三年则是狂飙突进,2015年1097.68亿元、2016年1698.24亿,今年以来已达1654.6亿元,接近去年全年的规模。综合下来,共发债4824.17亿元。

南京银行高速扩张路上筹资不断,资本已经承压。

一季报显示,南京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14%,环比下降0.07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9.63%,环比下降0.1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13.38%,环比下降0.33个百分点。其中,前两项资本充足率数据,均低于一季度末全国商业银行平均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在A股23家银行中,南京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水平垫底。

重债券轻贷款结构面临调整

跻身万亿俱乐部的南京银行,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其外延式高速扩张模式或将终结,重债券轻贷款结构也将面临调整。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南京银行依托外延式扩张模式,是通过规模驱动提升自身业绩。不同于其他银行的是,其重债券轻贷款,即非标业务对该行的贡献超过贷款。

在2016年报中,南京银行在解释资产规模增加之时将其归结为同业资产增加。

实际上,南京银行同业业务非常知名,其增速非常快,业内称之为“同业王”。

券商研报指出,10年来,南京银行总资产年复合增长率为34.06%,存、贷款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2.82%和28.91%,持有债券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1.58%,同业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2.89%,均高于贷款。而对南京银行总资产增速拉动最猛的是非标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3.9%。

不过,今年以来,银监会密集出台监管文件,剑指委外投资杠杆、同业套利。在此背景下,南京银行的同业业务已经受限。去年,其同业业务增速明显放缓,由2015年的43.33%下降到5.88%。今年一季度,同业负债(同业存放、同业拆放、卖出回购)规模682亿元,环比下降519亿元。今年初,南京银行曾因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南京银行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为3个月。

银行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考核与监管的合力下,类似于南京银行这种依靠传统粗放式发展模式的银行将面临业务调整。

上周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金融教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业务发展方面,南京银行应减少同业业务,扩大公司、个人业务、大资管及私人银行业务等业务比重,从而回归银行的本源。

南京银行似乎已经意识到转型的重要性,其提出,今年该行业务发展的重点在大零售和交易银行,并强化整个金融市场板块对传统业务转型的支撑,再加上资产端和负债端的重定价。同时,精耕细作金融市场,提升中间业务收入等提升核心竞争力。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七

文章来源:新浪金融

银行员工诈骗客户欠款,银行是否应该担责?近年来,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从事诈骗并不少见,但是银行是否要负责任、付多少责任,各个案件的处理情况都不相同。

7月14日,新三板公司柯菲平(870447)发布涉及诉讼公告,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公告称,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单小雨以购买信托产品为名诈骗公司3000万元,希望南京银行进行赔偿。

南京银行今日晚间向新浪金融回应称,目前尚未收到法院的任何通知。而且据南京银行方面透露,法院判决单小雨本人赔偿3000万元,并不涉及南京银行。

据了解,2015年5月,南京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单某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单某退赔医药公司损失。单小雨不服,提出上诉。

不过,柯菲平却公告称,目前二审判决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支行副行长单小雨诈骗3000万,支行有明显过错,且过错与公司的损失存在因果关系,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一审判决指出由单某本人赔偿、而二审判决未出的情况下,银行是否有赔偿责任呢?中国地方金融研究员莫开伟表示,一般来说,二审判决未出,赔偿责任暂时应不能履行。

南京银行陷3000万诉讼争议

7月14日,药品批发销售企业柯菲平发布诉讼公告称,已经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南京玄武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

根据其公告可知,事情的起因是2011年的一起南京银行80后副行长诈骗案。

2011年9月,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原副行长单小雨,以帮助柯菲平购买万科信托产品为名,从柯菲平公司取得5000万元,其中2000万元用于购买信托产品,但另外3000万元则汇入家人账户,并用上述款项归还个人欠款等,期间她伪造了3000万元的信托合同。

后来柯菲平工作人员发现异常报警,但警方在侦查时发现,2012年8月,单小雨虚构亚美公司需要“过桥”资金事实,假借亚美公司名义,向柯菲平借款2500万元。柯菲平把钱打到单小雨控制的亚美公司账户后,被其用于归还银行贷款。2013年4月至6月,单某在陆续归还柯菲平公司1100万元后,再未归还。

2015年5月6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单小雨构成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责令单某退赔医药公司损失。单小雨不服,上诉至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不过,柯菲平公司认为,目前二审判决尚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支行副行长单小雨诈骗3000万,支行有明显过错,且过错与公司的损失存在因果关系,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2017年3月2日,柯菲平要求南京银行承担3000万赔款,但未能就损失赔偿达成一致。

因此,7月14日柯菲平再次提起诉讼,将南京银行及其支行告上法庭。

南京银行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上述说明可以知道,这是一桩银行员工私自诈骗客户欠款的案件,诈骗人为南京银行一支行行长。不过,问题的核心在于,南京银行是否要为银行员工的诈骗承担赔偿责任?

在整个事件中,有两个疑点需要关注:

第一:

法院一审判决指出,责令单某退赔医药公司损失。

但是,柯菲平公告称,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支行副行长单小雨诈骗3000万,支行有明显过错,且过错与公司的损失存在因果关系,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第二:

法院二审判决是什么?

柯菲平的公告及工作人员皆表示,二审判决尚未下达。

资料显示,2016年1月29日,单某律师曾对媒体表示,单某提起上诉,二审近日已开过庭,尚待终审判决。目前新浪金融未能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二审判决全文,但多家网站曾对二审判决进行转载,可信度仍待验证。

那么,在一审判决指出由单某本人赔偿、二审判决未出的情况下,南京银行是否有赔偿责任呢?中国地方金融研究员莫开伟表示,二审判决未出,赔偿责任暂时应不能履行。

他指出,一般来说,如果确实为银行职工参与的诈骗,银行负有内控不力的责任,至于承担损失的金额,既可通过双方友好协商,也可通过司法途径裁决。

【新浪金融】

微信公众号:gh_b09961810642

新浪财经旗下原创栏目

专注银行、保险、互联网金融

每日提供干货满满的新闻资讯

喜欢【新浪金融】的内容,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查看公众号】关注我们。

欢迎补充评论与小编互动

也可写电邮到Money@staff.sina.com.cn 欢迎骚扰.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八

银行员工诈骗客户欠款,银行是否应该担责?近年来,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从事诈骗并不少见,但是银行是否要负责任、付多少责任,各个案件的处理情况都不相同。

7月14日,新三板公司柯菲平(870447)发布涉及诉讼公告,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公告称,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单小雨以购买信托产品为名诈骗公司3000万元,希望南京银行进行赔偿。

南京银行今日晚间向新浪金融回应称,目前尚未收到法院的任何通知。而且据南京银行方面透露,法院判决单小雨本人赔偿3000万元,并不涉及南京银行。

据了解,2015年5月,南京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单某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单某退赔医药公司损失。单小雨不服,提出上诉。

不过,柯菲平却公告称,目前二审判决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支行副行长单小雨诈骗3000万,支行有明显过错,且过错与公司的损失存在因果关系,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一审判决指出由单某本人赔偿、而二审判决未出的情况下,银行是否有赔偿责任呢?中国地方金融研究员莫开伟表示,一般来说,二审判决未出,赔偿责任暂时应不能履行。

南京银行陷3000万诉讼争议

7月14日,药品批发销售企业柯菲平发布诉讼公告称,已经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南京玄武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

根据其公告可知,事情的起因是2011年的一起南京银行80后副行长诈骗案。

2011年9月,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原副行长单小雨,以帮助柯菲平购买万科信托产品为名,从柯菲平公司取得5000万元,其中2000万元用于购买信托产品,但另外3000万元则汇入家人账户,并用上述款项归还个人欠款等,期间她伪造了3000万元的信托合同。

后来柯菲平工作人员发现异常报警,但警方在侦查时发现,2012年8月,单小雨虚构亚美公司需要“过桥”资金事实,假借亚美公司名义,向柯菲平借款2500万元。柯菲平把钱打到单小雨控制的亚美公司账户后,被其用于归还银行贷款。2013年4月至6月,单某在陆续归还柯菲平公司1100万元后,再未归还。

2015年5月6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单小雨构成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责令单某退赔医药公司损失。单小雨不服,上诉至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不过,柯菲平公司认为,目前二审判决尚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支行副行长单小雨诈骗3000万,支行有明显过错,且过错与公司的损失存在因果关系,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2017年3月2日,柯菲平要求南京银行承担3000万赔款,但未能就损失赔偿达成一致。

因此,7月14日柯菲平再次提起诉讼,将南京银行及其支行告上法庭。

南京银行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上述说明可以知道,这是一桩银行员工私自诈骗客户欠款的案件,诈骗人为南京银行一支行行长。不过,问题的核心在于,南京银行是否要为银行员工的诈骗承担赔偿责任?

在整个事件中,有两个疑点需要关注:

第一:

法院一审判决指出,责令单某退赔医药公司损失。

但是,柯菲平公告称,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支行副行长单小雨诈骗3000万,支行有明显过错,且过错与公司的损失存在因果关系,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第二:

法院二审判决是什么?

柯菲平的公告及工作人员皆表示,二审判决尚未下达。

资料显示,2016年1月29日,单某律师曾对媒体表示,单某提起上诉,二审近日已开过庭,尚待终审判决。目前新浪金融未能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二审判决全文,但多家网站曾对二审判决进行转载,可信度仍待验证。

那么,在一审判决指出由单某本人赔偿、二审判决未出的情况下,南京银行是否有赔偿责任呢?中国地方金融研究员莫开伟表示,二审判决未出,赔偿责任暂时应不能履行。

他指出,一般来说,如果确实为银行职工参与的诈骗,银行负有内控不力的责任,至于承担损失的金额,既可通过双方友好协商,也可通过司法途径裁决。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九

银行员工诈骗客户欠款,银行是否应该担责?近年来,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从事诈骗并不少见,但是银行是否要负责任、付多少责任,各个案件的处理情况都不相同。

7月14日,新三板公司柯菲平(870447)发布涉及诉讼公告,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公告称,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单小雨以购买信托产品为名诈骗公司3000万元,希望南京银行进行赔偿。

南京银行今日晚间向新浪金融回应称,目前尚未收到法院的任何通知。而且据南京银行方面透露,法院判决单小雨本人赔偿3000万元,并不涉及南京银行。

据了解,2015年5月,南京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单某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单某退赔医药公司损失。单小雨不服,提出上诉。

不过,柯菲平却公告称,目前二审判决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支行副行长单小雨诈骗3000万,支行有明显过错,且过错与公司的损失存在因果关系,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一审判决指出由单某本人赔偿、而二审判决未出的情况下,银行是否有赔偿责任呢?中国地方金融研究员莫开伟表示,一般来说,二审判决未出,赔偿责任暂时应不能履行。

南京银行陷3000万诉讼争议

7月14日,药品批发销售企业柯菲平发布诉讼公告称,已经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南京玄武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

根据其公告可知,事情的起因是2011年的一起南京银行80后副行长诈骗案。

2011年9月,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原副行长单小雨,以帮助柯菲平购买万科信托产品为名,从柯菲平公司取得5000万元,其中2000万元用于购买信托产品,但另外3000万元则汇入家人账户,并用上述款项归还个人欠款等,期间她伪造了3000万元的信托合同。

后来柯菲平工作人员发现异常报警,但警方在侦查时发现,2012年8月,单小雨虚构亚美公司需要“过桥”资金事实,假借亚美公司名义,向柯菲平借款2500万元。柯菲平把钱打到单小雨控制的亚美公司账户后,被其用于归还银行贷款。2013年4月至6月,单某在陆续归还柯菲平公司1100万元后,再未归还。

2015年5月6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单小雨构成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责令单某退赔医药公司损失。单小雨不服,上诉至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不过,柯菲平公司认为,目前二审判决尚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支行副行长单小雨诈骗3000万,支行有明显过错,且过错与公司的损失存在因果关系,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2017年3月2日,柯菲平要求南京银行承担3000万赔款,但未能就损失赔偿达成一致。

因此,7月14日柯菲平再次提起诉讼,将南京银行及其支行告上法庭。

南京银行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上述说明可以知道,这是一桩银行员工私自诈骗客户欠款的案件,诈骗人为南京银行一支行行长。不过,问题的核心在于,南京银行是否要为银行员工的诈骗承担赔偿责任?

在整个事件中,有两个疑点需要关注:

第一:

法院一审判决指出,责令单某退赔医药公司损失。

但是,柯菲平公告称,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支行副行长单小雨诈骗3000万,支行有明显过错,且过错与公司的损失存在因果关系,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第二:

法院二审判决是什么?

柯菲平的公告及工作人员皆表示,二审判决尚未下达。

资料显示,2016年1月29日,单某律师曾对媒体表示,单某提起上诉,二审近日已开过庭,尚待终审判决。目前新浪金融未能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二审判决全文,但多家网站曾对二审判决进行转载,可信度仍待验证。

那么,在一审判决指出由单某本人赔偿、二审判决未出的情况下,南京银行是否有赔偿责任呢?中国地方金融研究员莫开伟表示,二审判决未出,赔偿责任暂时应不能履行。

他指出,一般来说,如果确实为银行职工参与的诈骗,银行负有内控不力的责任,至于承担损失的金额,既可通过双方友好协商,也可通过司法途径裁决。

《万亿新贵南京银行的风控隐忧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精选十

资本承压,同业依赖严重,独立董事任职时间超过监管规定被罚,南京银行(601009)的2017年上半年可谓走得十分不顺利。现在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又被告上法庭,要求其赔偿柯菲平公司损失3000万元及相关诉讼费用。新三板企业状告南京银行诈骗—这次银行是否会甩锅未遂?

柯菲平起诉南京银行,源于发生在2011年的一起诈骗案。资料显示,柯菲平是一家主要从事药品批发业务的公司,于2017年2月3日正式挂牌新三板。

而早在2011年9月,原南京银行白下高新园区支行副行长单某,利用银行工作人员身份,以帮助购买信托产品为名,从柯菲平公司处取得5000万元,其中2000万元如约购买了信托产品,而剩下的3000万元则被单某通过支行员工将钱汇入其家人名下,用于归还个人钱款。其后单某又虚构美亚公司需要“过桥”资金的事实,向柯菲平借款2500万元。2013年4月至6月,单某陆续归还1100万元,便再也没有归还。

而在信托产品即将到期时,柯菲平工作人员发现事件异常,遂报警,警方初步调查后认定单某有诈骗嫌疑,这才揭开了这起诈骗案。南京银行内部管理如此大的疏漏,这一次又怎么甩得了锅?

支行副行长 涉嫌 诈骗

南京中院认定,单某利用其作为南京银行白下高新园区支行工作人员的身份,以帮助购买理财产品、企业需要“过桥”资金为由骗取柯菲平公司的信任,先后两次骗得柯菲平公司钱款共计4400万元,所得款项用于归还个人债务。

单某利用职务之便,涉嫌诈骗罪,究竟和南京银行有无关系呢?柯菲平在公告中称,根据一审判决可以断定,上述4400万元诈骗案,南京银行白下支行存在明显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而其民事责任则由南京银行承担。而在起诉前,柯菲平曾与南京银行就损失赔偿事宜进行协商,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4400万元数目虽不小,但柯菲平公司表示对其资产影响较小。但事实上,4000万元却占了柯菲平利润的很大比例。柯菲平2016年年报显示,2016年柯菲平实现净利润1.25亿元,扣非利润9209.46万元。

这件案情十分眼熟,是近来经常出现的金融机构人员“诈骗”客户资金,但涉事金融机构大多以“不知情”为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南京银行是否也会走老套路呢?

“同业之后”南京银行资本承压

南京银行这两个月一直活跃在公众视线内,上个月20号南京银行刚刚被爆出资本承压。早在今年年初,南京银行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虽然南京银行资产规模已经突破万亿元,发展很快,但是也面临着很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监管部门对商业银行日趋严格的资本约束和金融去杠杆的推进,使得银行业今年资本“补血”需求都十分大。而另一方面,银监会近期更是密集出台监管文件,剑指委外投资与同业套利等行业现象,让原来的城商行同业之王南京银行,陷入了增长不可持续的困境。MPA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的范围后,同业、表外等业务计提资本日趋严格,使得依赖金融投资拉动资产规模增速的南京银行,资本压力日益突出。

南京银行2017年一季报显示,一季度净利润增速同比增长15.8%,营业收入同比负增长20.6%,主要受息差收窄和中间收入增速下滑的影响,净利息收入与手续费收入分别同比负增长14.3%、42.0%。该行的同业资产环比年初上升24.9%,相对应的同业负债环比负增长27.7%。不仅南京银行如此,5月份商业银行同业存单融资水平一举“转负”,-3304亿元的净融资额,创同业存单业务自2013年12月启动以来的单月历史新低。

不仅如此,2017年5月份信用债一级市场的净融资水平也同步迎来近年来罕见的低潮。当月全市场-2230亿元的信用债净融资额,也刷新了至少自2000年以来的单月最低水平。而同业存单发行总量也仅为12322亿元,环比4月又减少了607亿元,这是今年以来同业存单总发行量连续第二个月环比下降。

而在价格上,同业存单发行利率却自年初以来一直上行,5月上旬也一度冲高。价和量的严重背离,虽然一方面同业存单滚动套利模式下积累的期限错配使得即使收益倒挂,使得银行仍有发行冲动,但是监管层却对同业做出甚多限制,倒逼南京银行做出业务创新。然而,南京银行此前的粗放式扩张,却给其埋下了深深的祸根。

越陷越深的南京银行

南京银行曾因多家分行机构因违规被银监局处罚,3月21日南京银行苏州分行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被中国银监会苏州监管分局罚款55万元。3月30日,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涉及票据违规登榜。其违规案由为“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和“逆程序办理票据转贴现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而被处罚。

追本溯源,票据案频发是因为银行自身风控能力存在较大问题。而自此之后南京银行又再次被监管部门开出处罚通知。江苏银监局公布对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行政处罚决定,南京银行主要负责人为胡昇荣,该行存在独立董事任职时间超过监管规定的违法违规事实。江苏银监局决定,对南京银行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

来源:老虎财经

原标题:新三板企业状告南京银行诈骗 这口锅银行甩不了!

最新更新时间:07/18 10:37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执行获取文章信息函数 var aid = '1478966';
阅读全文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1/1

                相关推荐:

                保险诉讼案件案例分析 股东诉讼案例 阿里ipo诉讼案 股东派生诉讼案例 保险诉讼案件统计 诉讼保全保险案例 确认非股东诉讼案 股东代位诉讼案例 推定全损案件诉讼 股东代表诉讼 案例 股东直接诉讼 案例 股东直接诉讼案例 股东代表诉讼案例 股东知情权诉讼案件 股东知情权案诉讼费 股东的派生诉讼案例 房地产信托诉讼案例 股东代表诉讼的案例 大股东侵权诉讼案例 保险合同诉讼状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