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P2P网贷风险整治收尾 如何帮出借人损失最小化?

来源:财星| 2020-05-08 09:23:18| 14030人阅读| 0条评论
摘要
一些平台被司法介入,一些平台进入清退的进程,出借人对这个行业的期待从收益最大化转变为损失最小化。作为P2P网贷模式中回款最直接的来源,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意愿是影响出借人资金回笼的最核心因素。不过,纵观已有案例,无论何种方式,对出借人来说都很难是圆满的结局。

根据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3月31日,全国实际在运营网络借贷机构139家,比2019年初减少86%。

时间节点上,2020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监管层也明确表示,争取2020年基本完成互联网金融和网贷风险专项整治的主要目标任务。

不管是互金行业从业者还是P2P出借人、借款人,心中似乎已有共识:这个在中国生长十三年的行业,已经迈入终局。

一些平台被司法介入,一些平台进入清退的进程,出借人对这个行业的期待从收益最大化转变为损失最小化。纵观已有案例,无论何种方式,对出借人来说都很难是圆满的结局。

立案只是收回损失的万里长征第一步

出借人的终极目的并非坐观平台高管坐牢,核心诉求还是尽快收回出借款项,“只要钱回来,平台干啥、高管干啥跟我没关系了。”

在很多案例中,出借人发现平台立案后,高管失去自由,没有人来主持平台工作,于是又向公安机关请愿,希望高管能够在短期间维持平台的追偿工作。

如去年证大集团戴志康自首后,新沪商联合会希望以商会组织的力量配合上海市政府,同时还希望戴志康能够出来主持全面工作,新沪商联合会全体会员企业家联合发起5-10亿元人民币的援助基金,以支持证大集团政策经营。

一旦平台被“一锅端”,高管因涉嫌某些罪名被起诉甚至判刑,其追偿主观性会降低。此外,尚在还款周期内的借款人心中也会摇摆:这钱是还还是不还?更遑论存在恶意逃废债意图的部分“坏人”。

另外一种情形则是经侦介入平台后,警方会在最大限度保障出借人利益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先协调平台方及其相关股东与出借人达成清偿方案,敦促相关责任人成立制定清退、兑付计划,如天天财富(在警方的监督下发布兑付方案)、众汇贷等,其中,接受兑付方案的出借人获得相应退赔;而未接受兑付方案的出借人则需等待司法宣判。

如深圳平台绿化贷的警方通报。

肖飒律师曾表示,在非吸案件中,办案机关没有为集资参与人挽回损失的法定义务。

但这并不是公安机关的失职,公安机关的核心职责是搜集犯罪证据,递交法院审判,法院的核心职责是依据法律、既定证据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判决,根据犯罪嫌疑人的现有资产进行处置,但这个处置过程并非一朝一夕所能结束。

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很多平台被立案后,法院正式开庭往往在很久之后,这一方面由于相对分散的出借机制导致全面取证较为困难,另一方面平台的资产核算尤其是债权核算也较为复杂。

最典型的案例当属“e租宝”。“e租宝”自2015年年底被公安机关立案后,直至2019年下半年才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回款,因其涉案数额巨大、资产难以清算,变现回款是一项极为缓慢的过程。

在立案侦查阶段,“e租宝”相关资产贬值速度极快,如豪车和飞机等,需要在资产处置机构的管理下处置拍卖,在正式拍卖成功前,每月的管理费用数额都不小。

那么回款比例呢?立案时,“e租宝”的待收总额为703.97亿元,扣除重复投资部分后,e租宝非法吸收资金共计598亿余元,未兑付集资款为380亿余元。

而根据已经收到“e租宝”回款的投资人反馈,回款比例在30%到40%之间。

清退的“良”与“不良”

2018年夏天那场密集的爆雷潮之后,许多平台高管都被限制离境,平台备案无望,“三绛”压力之下许多平台放弃持续运营,主动清退。

各地方一般都要求清退平台向当地监管报备,兑付需在监管监督下进行。

如果平台确实有真实运营的债权和底层资产,监管在处理中更倾向于让平台以市场化的方式减少出借人的资金损失,出借人可以静待相关债权的追偿和资产的处置。但资产处置是一个漫长的工作,估值可能会有一定折损。

如“e租宝”案件中,经历了长达四年的司法审判、资产清算、法院拍卖,投资人迎来了回款,综合各地投资人的反馈,回款比例在30%到40%之间。

欣喜之余,也夹杂一些忧心:“e租宝”的回款比例,会不会被某些不怀好意的平台作为殷鉴。

2019年10月,熊猫金控旗下银湖网给用户提供了债转方案,让用户自行选择1-9折的比例,但实际上超过4折以上的都审核不过,成功下车的都是选择4折。

同银湖网相比,今年宣布退出的平台在方案上相对“良心”了一些:投哪网兑付范围为100%确权金额+良退基准日(2020年1月14日)以前的收益;积木盒子和随手记的初步兑付方案是先兑付净本金后兑付剩余本金;微贷网引入地方持牌AMC,微贷网兜底,保本金且按照定期存款利率支付利息。

纵观过往所有案例,出借人本金部分不受损失,或尽可能少受损失,是迄今为止能看到的上乘方案,追回利息则成为“奢望”。毕竟如今追求利益最大化已不太现实,损失最小化更容易达成。

核心还是依靠借款端的稳定回款

作为P2P网贷模式中回款最直接的来源,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意愿是影响出借人资金回笼的最核心因素。

确实有部分借款人因为疫情对原有工作体系造成冲击,影响其还款能力,期望能延后还款,相关平台和部分出借人也能够理解这种困难,同意再次协商还款计划,这是延后并非不还。

本来就怀揣成为“老赖”想法的借款人,面对疫情这个“天赐良机”更是兴风作浪,不仅歪曲解读金融机构为降低债务人还款压力的政策,拖延自身还款时间,还在社交媒体发布信息、组建群组,成立所谓“反催收联盟”,有偿指导他人与金融机构“对抗”,严重影响正常金融业务。

惩治老赖最有效的办法是征信体系的约束。

在正经的借款人和可恶的“老赖”之间,还有处于摇摆位置的借款人,他们既有正常还款的责任心,也存在逃避债务的侥幸感,这就有赖于平台施以一定的催收压力。

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P2P网贷的风险整治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善后工作的主旨便是止损。

减少资金损失是出借人最核心需求,尽可能给到出借人可以接受的兑付比例是平台的职责,大家早点把这场戏唱完吧。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条评论
  • 孙不二易激动的小舅子
    2天前
    活着的东西还是应该自强不息,如果总是逃避自保,就离坏掉腐烂掉不远了。
  • 孙不二易激动的小舅子
    2天前
    应该说,P2P行业的硬着陆是多种因素造成的,监管缺失,信用体系缺失,降杠杆,一些平台本是想规范经营,监管无法细致区分,故意全部引爆,群众恐慌,外部不确定性加大,平台运营违规等等都是原因,但是却让利益链上最脆弱的一部分人承担后果。出借人损失钱,经营者进监狱,P2P前员工职业污名化,还不起钱的穷人被逼成老赖等等。不过也得看的开,这种事从来就不是你一个,咱这儿一向都是这么干的,只不过有些事你们不知道,也不会让你们知道而已,这亲身体验过,也算开眼了。大树长得越高,根就要扎的越深,向更深更黑的土里汲取养分。但我还是得以意志劝你活下去,除了爱你的人,没有人会因为你的死内疚或痛苦,相关部门不会,相关人员也不会,他们该升官升官,该发财发财。
  • 戴宗帅气的姥爷
    20/05/12
    谁给平台提供了欺骗的执照?谁在甩锅?
  • 懒羊羊古怪的姑婆
    20/05/11
    三益宝什么时候还我们的血汗钱
  • 水平恒
    20/05/10
    国家公信力在哪里
  • 萧咪咪倔强的表姐
    20/05/10
    谁给平台提供了欺骗的执照?谁在甩锅?
  • 慢羊羊帅气的小舅子
    20/05/09
    是谁在主流媒体宣扬互联网金融+的?是谁为一个个平台颁发各种执照许可的?是谁**一个个监管方案的?是谁一刀切后再也不发声的?我们可以忍受血汗救命钱的损失,但死也不希望看见这个社会出现的麻木!
  • 燕青善良的太奶
    20/05/09
    团贷是谁给站台的?出借人违反了那一条法律?守法的出借的钱不还谁来管?
  • 周瑜乐观的侄女婿
    20/05/09
    团贷网,什么时候还我血汗钱!!
  • 铁木真冷淡的小舅子
    20/05/09
    国家的懒政,一刀切,太害人了
推荐阅读
  • 热 点
  • 网贷行业
  • 网贷政策
  • 平台动态
  • 网贷研究
  • 互联网理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1/1
                相关推荐:
                易贷网P2P网贷平台对出借人和借款人是否双向收费 贷款平台上的私人出借 网贷出借人能从平台贷款吗 团贷网爆雷出借人回款比例 P2P网络借贷对借款人及出借人的影响有哪些 借贷平台Thinking Capital与Facebook合作推出人工智能服务 陆金所优选-汇盈的借款人逾期还款,出借人可以收到哪些款项? 出借人委托他人支付借款款项 银湖网借款人提前还款需对出借人承担哪些违约责任? 银湖网的借款人提前还款需对出借人承担哪些违约责任? 银湖网借款人提前还款现在需对出借人承担哪些违约责任? 借贷宝怎么找出借人借款 今借到怎样找到出借人借款 借款人 出借人 出借人和借款人 借款人和出借人 借款人和借出人的区别 出借人用他人银行卡借款 出借人向借款人主张权利 借款人主张出借人套路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