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互联网金融试验场的2019:困境该如何破?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黄希| 2019-12-24 18:38:43| 1992人阅读| 0条评论
摘要
这一年,互金局中人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说,也有太多的悲伤不愿提。被时代的浪潮裹挟着前进的互金试验场,究竟成就了谁,又让谁背上了枷锁?

2019年是个暖冬,但互金行业却没能感受到这份温暖。

匆匆又一年,回头看,满目疮痍。曾经涌向互金行业的人潮在这个行业寒冬中纷纷散去,不少人更是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这一年,互金局中人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说,也有太多的悲伤不愿提。被时代的浪潮裹挟着前进的互金试验场,究竟成就了谁,又让谁背了枷锁?

倒春寒

714高炮”被曝光

3月15日,春节的年味刚刚散尽,网贷行业平地一声———“714高炮”要钱更要命,现金贷以这样的姿态登上了央视315晚会的舞台。

那一晚,对于不少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央视315晚会还未落幕,多家现金贷平台运营、产品、公关的电话已纷纷响起,他们需要紧急处理这个舆情,王燕(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忆到,“央视315曝光现金贷‘714高炮’之后,我的微信瞬间弹出了十几个对话框,还没来得及打开,老板的电话就追过来了。”

王燕所属的公司有部分现金业务,虽然不在“714高炮”的范畴,但是唇亡齿寒,他们立即针对现有产品进行梳理,并且提前准备了一份公关说明。

“实际上,我们并未预期到今年315晚会会提到现金贷。”王燕解释称,因为行业最火爆的时候应该是在2017年中下旬,监管层针对现金贷发布文件之前,所以2018年315的时候我们有做好央视报道现金贷行业的准备,但是最后却没有。其实,不少捞到第一桶金的从业人员如今早已不再从事相关行业。

公司没有产品被点名的王燕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公司旗下APP LOGO出现在央视屏幕上的刘琳(化名),她将那晚形容成“这辈子最惊心动魄的一晚”。

已从原网贷平台离职的刘琳在回想起那晚的情况时,觉得一切都还是这么“刺激”。“肾上腺素飙升,我打电话时手都在颤抖。”她回忆说,“当时我们立即下架了所有可能产生风险的产品,运营、产品、市场和公关等人员,包括所有高管几乎一夜无眠。”

315之后,刘琳的工作量急剧缩减。半年后,她选择了离开。

在这个春天,“暗雷”频出。3月下旬,口袋理财创始人虞凌云在“扫黑除恶”行动中被抓。一时间,以杭州、上海为中心的多家现金贷平台人士远走东南亚和美国,不少人至今未归。

暑气熏

第一梯队也没抗住

现金贷不稳定导致的最直接后果之一,就是网贷平台的资产端巨变和在此基础上的一系列震动。

骄阳似火的烈日灼烧着大地,北京第一梯队的网贷平台先锋系网信集团也未能幸免于这灼人的暑气。

7月4日,网上流出的一张微信聊天截图显示,北京知名平台网信普惠计划清盘退出。根据当时网信普惠官网披露数据,该平台出借人数量为150890人,借贷余额超59亿元。

当日,有网信投资者对《国际金报》记者表示,她购买的网信集团私募类产品早在一年前就已出现逾期情况,不过此前网信销售人员一直对她表示会尽快兑付

网信普惠的危局一下子蔓延到了其母公司先锋集团的各个环节。8月7日,同为网信集团旗下的网贷平台工场微金公告称,工场平台在正常运营了7年之后,由于大环境原因,出现了逾期情况。

10月5日深夜,先锋集团公告,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于伦敦时间9月18日病逝异国。

继“网信系”平台逾期后,“先锋系”旗下公司也出事了。10月初,中新控股发布声明称,其得知大约自2019年7月8日政府有关部门现场检查后,先锋支付已暂时停止营运。此前该公司曾发公告披露,政府有关部门要求先锋支付就其业务营运有关若干重大不合规事项采取严厉的补救措施。

网信和先锋集团事件至今仍在发酵中。12月3日晚间,先锋控股集团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通过“网信官微”发布《网信平台高管及合作机构核心高管召回通知》,要求网信控股CEO盛佳、COO李鑫等高管回岗主持相关工作,以及要求融资经办管理机构及财富机构的负责人佳禾集团董事长赵苗苗、真如投资董事长邵洁、盈华财富董事长刘苗苗务等务必在7个工作日内回岗。

先锋集团看似是“突然死亡”,其实背后早已是沉疴难愈。而整个互金行业中,还有更多“慢性重症疾病患者”依旧在苦苦挣扎。

7月中旬,有消息称,在线财富管理平台陆金所计划退出P2P业务。大约4个月后,平安集团获批筹建消费金融公司。而业内主流的解读是,这张消费金融牌照或许就是为陆金所准备的。

8月份时,就有北京某中型平台中层人员张涛(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除了自救,网贷平台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希望监管能够“给个痛快话”。

与此同时,行业人事变动极度频繁。从资金端到资产端,从技术到运营,从公关到市场……大家都在看机会、找机会,希望能跳出互金圈。

刘琳就是差不多在夏天的尾巴,初秋之时找到了下一份工作。“至少现在不用担心到了办公室发现公司被查封,需要去派出所配合调查。”她说。

秋意浓

数据行业遭整顿

刘琳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从现金贷到网贷,针对互联网金融的整顿也蔓延到了数据公司。秋风扫落叶,数据公司最早感受到了互金行业的凉凉秋意。9月初起,多家数据公司爬虫部门有关人员被抓,一时间人人自危。

9月6日,杭州魔蝎科技高管被警方控制,其提供的数据服务基本停摆;差不多同时,新颜科技高管被带走调查,目前新颜CEO黄向前已被检方批捕;随后,又有消息称警方入驻了聚信立办公场。

整顿之下,第三方数据服务公司聚信立、有盾、天机等纷纷暂停爬虫服务。之后,被传“配合调查”的大数据公司队伍越来越庞大,涉及翼支付和百融金服等。

对于数据公司各地职场被查封,一开始有人猜测是出于商业竞争的恶意举报,也有人说是滥用爬虫数据,侵犯了用户隐私……而这一切到了深秋时才真正水落石出。

11月14日,公安部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净网2019”专项行动工作情况及典型案例。其中,黑龙江公安机关网安部门侦破“7.30”网络“套路贷”专案。

据公安部网络安全卫局局长王瑛玮介绍,今年5月25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公安局接到“套路贷”报案后,对“套路贷”实施团伙、催收团伙以及帮助“套路贷”犯罪的技术服务商、数据支撑服务商、支付服务商开展了全链条式打击。

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从“阿尔法象”等“套路贷”案件线索出发,组织全国展开集群战役,9月1日以来,各地网安会同刑侦部门收网打掉团伙147个,抓获嫌疑人1531名,采取刑事强制措施798名。

据相关媒体报道,该案为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其中,涉案的部分大数据服务商为新颜科技、聚信立、同盾科技、魔蝎科技,爬虫业务有关负责人被抓获,均属上述专案的主要案件。

与之一起清晰的还有监管对于网贷的态度,张涛想要的“痛快话”来了。

11月12日,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在媒体通气会上表示,今年以来网贷行业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存量风险得到较好处置。截至10月末,全国纳入系统监管的在线运营网贷平台共有427家,比去年末降60%,网贷平台借贷余额下降50%,出借人数下降了55%。

在这些数据的基础上,更值得关注的是监管释放的信号。李均锋在谈及网络借贷的下一步整治方向时表示,对停业立案机构,加快资产处置力度,特别是要建立依法、公开、公正办案机制,让公众了解办案的情况;对退出的机构,要明确按照退出时间表,确实兑付投资者的投资;对没有实时接入监测系统的机构,限期停止发新标,限期退出市场;对427家在运营的机构,在年底之前每家都完成分类处置的路径。

“对能力强、有金融科技基础的机构让其逐步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个别符合条件的可以转为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李均锋称。

过寒冬

已有八省市“一刀切”

时至12月,互金行业丝毫未感受到这个暖冬留存的暖意。

张涛在和同行聊天时发现,越来越多的老朋友离开了互金圈。“不仅因为客观上互金公司清退的越来越多,存量越来越少,主观上,大家也并不太看好这个行业了。原本认识的同行中,有的选择全职在家带孩子,也有的去到了其他风险更小、市场预算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张涛说。

网贷出清还将持续。12月19日,甘肃省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组发布《关于公布甘肃省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市场退出机构名单的公告》表示,甘肃省内至今没有一家网贷公司完全合规通过验收,外省在甘从事网络借贷业务分支机构均未在当地金融监管部门备案。据悉,甘肃省目前注册的28家P2P网贷公司通过变更、注销或吊销登记(14家);依法吊销营业执照(8家);公司自主良性退出(5家);涉嫌犯罪被查处(1家)等四种途径,全部退出市场。

据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已有甘肃、云南河北重庆河南山东、湖南、四川等八省市宣布取缔辖内全部P2P业务。

在这一股互金的大漩涡中,身卷其中的不仅有从业者、投资者、借款人、媒体人,还有不愿错过风口的上市公司

一个令人唏嘘的景象是,曾寄望于靠互金逆袭的上市公司,如今却不惜代价急于甩掉这个包袱。熊猫金控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12月14日,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与磴口县浩长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签署协议,向其转让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熊猫资本”)100%的股权。由于熊猫资本目前净资产为负,故本次交易转让价格为1元整。

据了解,熊猫资本的核心资产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银湖网”),银湖网从事网贷业务,是熊猫金控从一家烟花制造企业(旧名:熊猫烟花)转型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重要平台。

前有“1元贱卖”互金资产的熊猫金控,后有“2元抛售”的互金概念股奥马电器。12月15日晚间,奥马电器发布公告称,拟将中融金100%股权出售至赵国栋及权益宝(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上股权作价合计2元。上述股权出售完成后,中融金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而奥马电器曾在2015年和2017年分别是以6.12亿元和7.84亿元,合计13.96亿元,购买了中融金100%股权。

如今,曾踩上互金风口的“猪”都掉下来了。

盼春风

各方出招欲破局

互金局中人的困境如何破?

11月22日,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召开《P2P的转型升级与未来发展》闭门会议,邀请高校学者和网贷从业者共同探讨当前网贷市场基本特征、面临的主要问题、问题背后的原因以及行业转型的出路。

与会嘉宾认为,目前网贷面临的主要问题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全行业各环节都存在严重涉刑风险,打击面可能过大。比如,清、结算端方面,网贷资金存管很多银行第三方支付被所谓的窗口指导逐步或者常突然地被动停止服务。再比如,贷后环节上,平台各类资产端催收难度加大,贷后管理受到很大影响。去年开始主要是车类的资产,只要收车就是涉黑。二是,目前各地监管力度不同,也可能会导致一些风险的传导。三是,逃废债群体的气焰一定程度被助长。

那么,网贷的出路在哪里?

对此,与会嘉宾提出以下建议:首先,不宜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其次,明确金融科技服务门槛;第三,加大事前工作,推动监管沙盒制度;第四,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互相配合,事先做好业务指引;第五,转型过程中,加强投资人预期管理,减少平台业务政策不确定性;第六,小贷不是出路,助贷短期可能是但也有风险;第七,形成合理预期,不达标者尽早清退;第八,设立明确标准、追求执法力度一致性;第九,考虑部分P2P采取属地化管理;最后,对P2P模式保持谨慎、动态的立场。现在不行不代表永远不行,一旦关键技术突破或者信用环境改变以后未来这种模式也许就可行了。

12月18日,有一位深圳网贷平台的创始人转发了这条闭门会议的内容,并配上了这样的评论:“行业千疮百孔,中国金融历史上一次牵扯人数最多,最惨痛的试验。希望最终能有一个和监管层、出借人、借款人、平台彼此谅解,和解的结局。”

经历了这场互联网金融浪潮的你和我,都是局中人。暖风何时来,尚未可知。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条评论
  • 天空之岛
    19/12/25
    困境该如何破?
  • 文恬舞戏
    19/12/24
    可怜金融改革创新中的出借人,暖风何时来,尚未可知。
  • 我是一只小蜗牛
    19/12/24
    P2P一部出借人的血泪史。
推荐阅读
  • 热 点
  • 网贷行业
  • 网贷政策
  • 平台动态
  • 网贷研究
  • 互联网理财
  • 互联网金融
                大家都在看
                热帖排行
                1/1
                相关推荐:
                车贷:P2P车贷平台与汽车金融公司现在哪个更好 现在小额贷款公司是金融机构吗 P2P平台仅能选择一家商业银行,作为存管机构 P2P行业整改高压下,是什么让这家平台获得上市公司增资? p2p平台博金贷已申请的提现被退款,还扣提现手续费吗? p2p平台博金贷提现金额大于20万时为什么需要输入开户行号? 现金贷平台是不是p2p 做现金贷的P2P平台有哪些 现金分期的p2p信贷平台有哪些 p2p平台博金贷中我如何提现? 金开贷P2P平台提现有手续费吗 p2p平台博金贷提现需要多久到账? p2p平台博金贷提现手续费是多少? 办理现金分期的p2p信贷平台有哪些 p2p平台宜贷网提现金额有无限制? 可以办理现金分期的p2p信贷平台有哪些 p2p平台博金贷每日提现有最高额度限制? P2P平台阿朋贷提现是否有金额或次数限制? p2p平台博金贷提现申请提交后可以撤销吗? p2p平台博金贷提现时收不到验证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