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身边的理财专家
资讯
 发帖
网贷之家 资讯 最新资讯 互联网金融 查看内容
0

被“花呗们”掏空:那些深陷债务深渊的“贫民窟”青年

2020-12-10 17:18| 查看: 1827| 评论: 0|来自: 科技金融在线

摘要: 个人消费贷也毫无疑问会走向规范之路,不过,对于很多已经深陷在消费贷里的年轻人来说,真的能忍住“剁手”吗?

“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凭自己本事借来的钱为什么要急着还”、“花呗你应该自己学会还款了”,这样的情景,大概讲述的就是这个时代的许多年轻人的消费现状

日前,一组数据成为微博热搜,“全国有1.75亿90后,其中只有13.4%的年轻人没有负债,而86.6%的90后都接触过信贷产品,其中十个里就有一个同时使用多个网贷工具”。

与申请传统信用卡需要经历层层审核不同,现如今年轻人开通诸如“花呗”、“借呗”、“白条”等消费信贷产品几乎毫无门槛,可以轻松实现“一键开通”,先消费后还款,正因此,许多年轻人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把钱拿到手,很快就可以为自己“买单”,似乎花的钱就是白给的一样。

以蚂蚁集团为例,据此前其披露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蚂蚁促成消费贷余额超过1.732万亿,而这仅仅只是一个蚂蚁集团,对此,香港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张化桥此前在香港中文大学MBM思享会发言时表示,中国消费者的融资已经过多,人们过分看重今天的消费,甚至寅吃卯粮,这种文化不适合于发展中国家,越是穷人,越必须储蓄

而据汇丰银行调查显示,现在90后的负债额是月收入的18.5倍,已经步入社会工作的90后,人均负债超过10万,我国90后在借贷市场中占比高达49.31%,位居亚洲同龄人首位,有28.57%的人使用消费贷款,是为了偿还其他贷款。

我的朋友方静就是众多靠“花呗们”们过日子的年轻人之一,她最初开通花呗的额度是1500元,现在额度已经高达15000元,然后她也开通了借呗、白条等产品。

每个月我都觉得她过得非常的潇洒,周末不是去吃吃喝喝就是去逛街买东西,定期去美容院,抽空还要去看个演唱会,出门要打车,新出的包包要买,网红餐厅会定时去打卡,限量版的口红绝对要带回家。

她说:“别人有的自己也不能少”,我一直很纳闷,其实方静的经济情况我是知道的,每个月收入7000元左右,但是她的花销其实远超过她的收入,没有一点过得拮据的迹象,有一次方静又买了很多的衣服和一个新款的包包,我实在没忍住,好奇地问到:“真羡慕你啊,每天都能看到你穿新衣服背新包包”。

没想到,她说:“你也可以啊,买这些东西的钱都是用花呗白条的”,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后来有一次她实在是没有钱还得起花呗白条的债了,就找我借5000块钱,还说自己再也不用“花呗们”了。

诚然,还完“花呗们”之后的那段时间方静确实收敛了很多,不过没多久,想要买的东西越来越多,她又开始拿出“花呗们”付款了,而且不比之前少用,可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她和陷入了艰难时刻。

她失去了工作,暂时失业后,每天点外卖,再加上每月2000元你的房租,方静的“钱包”很快见了底,“我自己的存款很少,也不愿再向家里伸手要钱,每天都过得很丧”,那段时间,她开通了借呗等一系列的借贷工具来弥补“漏洞”,拆了东墙补西墙。

而为了还上“花呗们”,方静想了很多办法,一开始只是将账单分12期,打算慢慢还上,可随着开销越来越多,除了用“借呗们”借钱,她还向朋友们借了1万多元。

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过了不久以后,方静发现他已经欠了3万块,还不算“利息”,听到这个可怕的数字,我问她你会不会觉得压力很大?她回答“负债那么想想也是挺可怕的,所以索性就不去想了,况且每天工作的动力就是我的这些负债,如果我努力赚钱,这点小钱总是会赚回来的,趁着年轻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买一些自己的想要的东西”。

我已经猜到,接下来她会越欠越多,开更多的卡,借更多的网贷,继续拆东墙补西墙,这就是典型的“贫民窟”青年,表面上风光无限,背地里“狂风呼啸”,一边消费着根本不符合身份的日用品,一边承受着这个收入根本承受不起的债务,一步步把自己的人生推向债务深渊,利息滚利息,永远都是没有头。

像这样的年轻人多吗?多,据此前红星新闻报道,90后女护士李玫深陷网贷,母亲替她还了23.7万后,她还偷偷借,加起来共借了60万,而李玫月收入不过8000元,每月开销却高达三四万,问她花哪里去了,她说:

“每天上下班只坐网约车,中午叫外卖,下午一杯星巴克,固定消费三四百,平时无聊的时候就上淘宝,看到喜欢的就买,爱上了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张机票,周六去,周日回,去过不少城市打卡,不去打卡周末也一定会出去玩,有时会请朋友吃饭”。

他们把 “及时行乐”当做人生的快乐准则,但是却忘了,自己完全没有“填窟窿”的能力,“花钱一时爽,还钱愁断肠”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月初,工资一到账,一半以上上交给花呗等一系列的借贷工具,现在大多数年轻人的现状,住在月租 2000块的合租房里,拿着月薪8000的工资,过着月入上万的日子。

近日,王岩在谈到自己身陷“花呗们”时,悔恨不已,他表示,诸如花呗等产品,在一开始,似乎就像你身边的一个朋友,温柔地引诱着人们使用,开通门槛极低,只要轻轻一点,而且还会承诺送10元红包这样的“诱惑”,开通后,额度逐步上涨,从几百涨到几千,再到几万。

“自己当初申请开通的时候,额度就已经两千了,刚开始的时候偶尔用一下,下个月都能如数还上,时间一长,花呗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引着自己不断购买大额消费品,而每月拿到手的工资也全都拿去还花呗”。

当回过“神”来,王岩欠下的花呗已经还不上了,于是,他开始用借呗还花呗,即使如此,他也总想着能还上,并不因此控制自己的消费欲望,最终,无节制的“超前消费”,以贷还贷,欠款如同雪球,越滚越大。

这时,王岩才发现,自己已落下一身债,无法脱身,“并不敢跟家人坦白,不逼到最后一步,绝不会开口,在生活得最窘迫的时候,为了省钱一个馒头掰开吃,有时也可不吃不喝,甚至一张卫生纸都要先擦嘴后擦桌子两次使用”,值得庆幸的是,三年过去,王岩终于还完所有钱,“关闭花呗的一瞬间感觉三年的阴天都晴朗了起来”。

我曾经看过这样的一句话:“在我们的一生中,戒掉爱,戒掉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戒掉花呗”,年轻,上网,乐意接受新鲜事物,是我们的共同特征,花呗等借贷产品的推出其实就是为了年轻人量身定做的产物。

现如今,互联网巨头旗下的现金贷和消费贷几乎充斥着每一个线上细分场景,蚂蚁集团有蚂蚁花呗、蚂蚁借呗;京东有京东白条;腾讯旗下有微粒贷、分付;360旗下有360分期、360借条美团有美团月付......

年轻人喜欢买买买,似乎永远也买不够,自己又没有多少收入,怎么办,那就用“花呗们”先付吧,额度不够?没事,临时额度、分期支付统统等你来,这就让很多人克制不住自己,疯狂买买买,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买限量版的口红,买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买心心念念的包包的时候出手非常阔绰。

他们开始网贷,用“花呗们”超前消费,让自己成为“负债”一代,等到还款日到来,还款能力又不足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分期,而分期的利息,也只能默默承受了,表面光鲜亮丽,实则心酸不已。

互联网消费金融被巨头们推行的同时,大量没有偿还能力的人被卷进了市场,不少年轻人,或因为虚荣无节制的消费,或因为被网贷套路,一步步从花呗、借呗、微粒贷开始,在各色网贷平台铤而走险,利息越滚越多,拆了东墙补西墙,甚至到了以贷养贷的境地。

就像书籍《乡下人的悲歌》中一段描述,“在那里,人们无度地消费,购买大屏幕电视和iPad,穿着高档衣服,可这一切都靠着高利息的信用卡和发薪日贷款,最后什么都没能剩下,不得不住进救济院”。

招银国际证券今年8月推出的一份报告中,蚂蚁金服、京东、度小满、微众银行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年利率在18%-24%之间,覆盖了大概2.4亿借款人360金融乐信趣店等网贷平台的年利率则在24%-36%之间,覆盖了大约4.3亿借款人;P2P平台年利率则大于36%。

面对如此高利息的借贷,一旦一时未经受消费主义的诱惑,自制力不高的年轻人就可能坠入深渊,在网络平台豆瓣上,有一些名为“负债者联盟”、“努力还债联盟”、“90后负债交流”的讨论组,这些讨论组中,聚集着少则几百个,多则上万个曾经或正在遭遇网贷问题的人,而从发帖内容来看,其中的人大多都还很年轻,“超前消费”、“积少成多”、“以贷养贷”是讨论中频繁出现的关键词

有人认为,网络借贷让许多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欠下难以负担的债务,当然,也有人认为,网络借贷是救命稻草,为有需要人士提供了便利,二者谁也没错,我们不能以偏概全,只能说,任何一种事物的诞生都有其存在的意义

我们不能说“花呗们”的出现就是祸害年轻人的,更不能说“花呗”们的出现就是毁了一代年轻人,它的出现只是社会进步的产物,合理利用好它,确实能够给我们带来很多便利。

只不过,“花呗们”的商业模式会鼓励个人消费,增长其消费欲望,就像前花呗负责人表示,花呗的诉求不是拉新,而是更多用户使用,找到没有被覆盖的用户,找到可以为他们服务的方式。

有错吗?没错,借钱还钱,天经地义,月月到期很正常,但是若要恶意去透支,那是自己管不了自己,“花呗们”没有错,错的是人的欲望,正常使用,按时还款,又可以免息,何乐而不为。

只能说,“花呗们”对于自律的人来说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他会在有经济能力的时候尽快偿还,所以可以让自己在提前消费的情况下,不会有任何损失;但对于那些控制不住自己,不停“剁手”的人来说,“花呗们”可能就相当于一个无底洞,让自己一不小心在“剁手”和“吃土”的死循环中迷了路。

不过,亦有专家认为互联网巨头要承担一定责任,金融始终是工具,本身不带有善恶属性,过去的金融强调稳定和适度,当不少互联网巨头进场以后,变成了以扩张和市场占有为主,金融与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是完全对立的,金融首要考虑的是风险,但互联网公司不是。

值得庆幸的是,近来,互联网金融正在迎来一轮大整治,11月2日,酝酿两年多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终于发布,其中明确要求,严禁跨省经营联合贷款出资不低于30%(以蚂蚁集团为例,2万亿元的借贷规模,需要补充的资本金将达千亿级别)、额度不超过借款人年均收入1/3。

“这三项,蚂蚁都要调整,其他大厂更需要调整,而且工程量都非常大”,有业内人士这样对媒体表示道,过去,蚂蚁集团可以靠2元本金通过金融杠杆,放出100元贷款,收18%的利息,赚18元,现在必须出16元,才能放出100元的贷款,定期额最多只能拿15元的利润,新规之后,蚂蚁的本金年收益率从八倍降到一倍。

此外,11月27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透露,互联网金融风险大幅压降,全国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已在今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昔日火爆一时的P2P网贷如今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曾经火热一时的P2P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个人消费贷也毫无疑问会走向规范之路,毫无疑问,监管的举措加大,是个迟来的好消息,这将会帮助后面的年轻人不再重蹈悲剧,不过,对于很多已经深陷在消费贷里的年轻人来说,真的能忍住“剁手”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说点什么...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

本文作者
2020-12-10 17:18
  • 0
    粉丝
  • 1827
    阅读
  • 0
    回复
热门评论
排行榜
  • 下载
    APP
    网贷之家官方APP
  • 微信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 新浪
    微博
  • 投资
    精英群
    【投资精英群】

关注我们

网贷之家公众号

投资精英群

扫码下载App

Android 用户

iOS 用户

之家温馨提示:网贷属于出借行为,不等同银行存款。市场有风险,出借需谨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882-1802 举报邮箱:server@wdzj.com

Copyright   ©2011-2020  网贷之家 版权所有:上海盈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2033003号-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150140

安全网站行业验证上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