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2019年非标之殇:从0到几十万亿规模再到宣判

来源:微信公众号“理顾者”| 2019-11-10 11:28:55| 742人阅读| 0条评论
摘要
十一载春秋,非标几经沉浮。虽然时代并没有多长,却依旧波澜壮阔,有过辉煌的过去,也有过严监管的低谷。大致以来的一个历史路径为:经济危机——4万亿——刺激经济——对非标默认——快速发展——8号文限制——增速放慢、规模增加——严加监管——规模萎缩。

编者语:

10月12日,央行发布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圈外人也许还没来得及看懂文件名,但资管界的人却淡定不下去了。

有的人颓唐:太严了,以后没法做了……

有的人呢喃:这次真完了。

有的人痛叹:非标已死,同业再见。

……

它搅乱了所有人的平静,朋友圈开始了疯狂刷屏,这不是非标第一次引起轩然大波,但所有人再一次清晰地感受到了一点:非标,真的不是以前那个非标了。

01从何而来

金融圈的一切,似乎都和2008年有着某种关系。

银信合作酿生出了非标,但让它膨胀的,还是08年横空出世的“四万亿”。那几年,银信连接的理财产品兴起,成为了银行绕过监管进行信贷扩张的重要手段。

2010年,四万亿“后遗症”涌现,经济过热,信贷政策开始收紧,信贷资金难以按计划发放给地方政府;同时,房地产进入了一轮密集调控,银行贷款受限。

地方政府+房地产,这成为了温养非标的两大沃土。

以银行理财为主要载体,尽管监管受限,但融资需求依旧强烈,为了维持项目运转,地方政府和房地产企业便依赖起了“非标”的路径,非标业务迅速膨胀。

这个飞速膨胀的过程,也是影子银行膨胀、风险膨胀的一个过程。表内金融抑制、表外监管空白,是非标兴起的最大原因。

它属于一种金融创新,满足了部分融资缺口,成为企业债权融资手段的一个良好补充。而高收益、近乎固定的回报等特点,也一度吸引了投资者。

但游离于宏观监管之外,扭曲了经济结构,加之以不断积聚的风险,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被纳入监管严控也好像是一个必然结果。

于是乎,2013年,银监会发布了8号文。这份文件的最大目的,是限制非标无序膨胀,对银行理财资金投向非标设置了投资上限。

也许是先有“立”,才能“破”。

8号文明明是非标大规模发展的产物,目的是为了整治银行非标。却意外地,这是“非标”第一次拥有名字。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非标都没有一个明确定义,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在2013年前,它的代名词几乎就是笼统意义的信贷类、表外类、中间业务。

直到银监会的8号文,非标被官方承认了其存在。它有了一个全称——非标准性债权资产。8号文开创性地给了它明确的定义:未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债权性资产。

自被8号文正名后,多个针对非标的监管文件相继下发。但非标内容依旧只是散见于银监、证监各处文件。

2018年,资管新规正式落地,以排除法的方式对非标给出了统一定义,标准化资产之外的产品均被认定为“非标”。

之前的监管文件被废止。自此,非标的概念正式得以确立。

02非标简史

从2008年伊始,银信合作搭建通道,给非标融资的滋生埋下伏笔。到今年这份史上最严新规,几乎堵死了所有可能的途径。

十一载春秋,非标几经沉浮。虽然时代并没有多长,却依旧波澜壮阔,有过辉煌的过去,也有过严监管的低谷。

大致以来的一个历史路径为:经济危机——4万亿——刺激经济——对非标默认——快速发展——8号文限制——增速放慢、规模增加——严加监管——规模萎缩。

非标元年(2010-2011)

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两大沃土为滋养,2010年是非标的元年。

这是初步发展的一个阶段。

为了“绕道放款”给两大沃土,那时非标业务的主体是银行。

一个是国家信用背书,依靠地方政府刚兑,对利率不敏感;一个是暴利地产,项目利润空间大,二者对资金成本的承受力都较高,导致非标收益明显高于当时银行贷款。

双方你情我愿,皆大欢喜。

结果是,非标迎来了一个诞生后的小高峰。

在目前的非标存量中,大部分仍然还是投向地方政府和房地产。

黄金时代(2012-2013)

2012年,金融圈“大资管时代”的开启,也是非标黄金时期的开始。

资管全面放开,群雄逐鹿而起。

银行资金通过“银信合作”、“银证合作”、“银基合作”等借道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机构购买非标,在分业监管模式下还可以避开证监会的视线,动力十足。

此外,2012年后经济下行,银行信贷投放谨慎。

在银行资产质量考核约束下,一些非地产民企既缺乏政府刚兑,利润空间还小,现金流回滚慢,难以避免融资歧视。因此,少量信贷+大比例非标,是它们举债的关键。

在黄金时代,非标扩张的速度有多快?

2013年,全年新增社融中非标占比接近30%。其中,委托贷款新增2.55万亿,是2012年的2倍左右,信托贷款新增1.8万亿,比2012年上升43%。

(数据来源:海通证券)

步调放慢(2014-2016)

黄金时代的扩张,带来了盛景,也加剧了风险。

部分银行利用非标藏匿问题资产,或者利用非标增加杠杆水平、少提资本等,非标成为了美化监管指标的万能工具,滋生了大量的监管套利空间。

监管开始着手规范“非标”业务。

与之而来的,是2013年的8号文,和2014年的127号文。

这一时期的监管,主要从非标的规模上进行控制,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非标的疯狂增长。但由于非标的强大吸引力,增速减缓,总体存量规模却仍然较大。

转折起点(2017至今)

进入2017年,一场针对非标的严监管大风暴来袭。

金融系统去杠杆、强监管、防风险,业内多将这里作为非标转型的起点。

不只是规模上的控制,监管合力下发了多项措施加大对非标业务的监管,资金方、融资方和通道方多个方面都受到了全面的加强整治。

至此,非标的扩张继续放缓,存量规模的占比也慢慢下降。截至2017年底,存量社融中非标占比在15%左右,相比13年最高点时下降了3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海通证券)

03监管之下

2013年,8号文出台,银行理财投资非标的余额不得超过理财产品余额的35%。

表外理财投资非标的趋势被扼制。

2014年,127号文出台,买入返售下的金融资产必须为标准化资产。

表内同业投资非标进一步受限。

2016年,82号文出台,意在约束银行通过信贷资产收益率进行不良资产出表。

继表外表内之后,通道业务开始被击破。

2017年,55号文出台,直指银信合作通道业务。

非标资金流入实体的一大通道被切断。

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非标范围扩大,开放式产品大多不能投非标。

几乎从根本上对非标进行了宣判。

……

2013-2018非标相关政策文件

(资料来源:央行、银监会、证监会)

像是一场对非标的追击围剿,层出不穷,雷厉风行。

先是收紧资金源头、严控规模,再是清理通道、多方协同击破;从规模控制,到重点落在资管产品的资金池运作、期限错配、刚性兑付与流动性风险……

刀刀命中,刀刀见血,非标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与冲击,规模持续缩减。

2016-2018新增社融中的非标融资比例

(资料来源:华泰证券)

2019年10月,《认定规则》出台。

回到开篇,非标,真的不是以前那个非标了。

央行延续了2018年的白名单原则,不同于去年的粗糙,这次在新规之上进行了细化。

先界定了“标”,拟明确了三种:

一是固定收益证券;二是符合5大要求的;三是提出申请并认定了的。

不符合“标”要求的,都是“非标”。

除此之外,以往那些模糊地带,含糊不清的基本都明确为了“非标”。

至于“非非标”,不少人感慨世间再无非非标。

从前一直被认为是非非标的银登中心、北金所等产品都归入到了“非标”,仅除了存款(包括大额存单),以及债券逆回购、同业拆借等形成的资产。

这样一个非标范围,被视作史上最严口径。消息一出,整个行业一片哗然,悲观者哀嚎遍野,为何反应这么激烈?还得从这一口径有什么影响说起。

大众周知的是,去年的资管新规引起了轩然大波,震惊全行业。

自去年后,争议较大的产品,如非非标,市场小心翼翼,已经比较谨慎。但对一些平台还是保留着希冀,如银登中心、北金所等,业内希望它们今年被认定为“标”。

换句话说,就是希望能够通过“转标”来获得机会。

但今年它们全部被归为了“非标”,可以说是超出预期,堵死了几乎所有可能的途径。

Q:

而被归入“非标”,非标范围扩大,意味着什么?

A:

首当其冲的是规模。

根据规定,资管机构投资非标不得超过全部资管计划净资产的35%;投资同一非标资产不得超过300亿元;还有一个组合投资“双20%”要求,投资规模必然大大受限。

其次,可以理解为质量,也是难度。

根据规定,产品投资非标必须遵守投资集中度和期限匹配的要求,不能错配。也就是禁止错配,要求期限匹配,这对于银行的资管产品来说,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要求。

因此,这意味着,如果要投资非标,操作难度远远大于过去,业务空间也大大被压缩。

不过,虽然非标路径收紧,短期来看,这场风雨影响却不大。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央行设置了过渡期。

在过渡期内,《认定规则》发布前的,可豁免要求;发布后新增的,不予以豁免。

另外,即使非标定义范围扩大,短期也不会超标。

根据《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半年报(2019)》,截至6月末,非保本理财规模25.12亿元,其中非标在理财投资中占比约17.02%,距离不得超过35%的净资产红线还有较大空间。

非保本理财产品资产配置情况

(数据来源:中国理财网)

04 出路何在

虽然设置了过渡期,没有一次性断了所有后路。

但过渡期只是一个过渡期,总会结束。

一个严肃的问题依旧等在前头,“非标”还有出路吗?如果有,路在何方?

市场上有两种声音。

一种认为,非标仍然潜在大发展空间

作为特定经济产物,这种声音认为非标依旧符合国情,有需求就有存在,非标融资的反响甚是强烈,投资者也对收益高、固定的非标情有独钟,它无法替代。

一种认为,非标已死,没有出路了

这种声音自2017年开始就一直在金融圈内流传,太多人为此惴惴不安。到了今年,这种声音更是觉得非标彻底走到了穷途末路的一步,只有等死的那一天。

两种声音,哪一种是对的,哪一种又是错的?

也许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是与非。

毋庸置疑的是,长期来看,非标一定会受影响,波动难以避免。监管意在治理乱象,新规也并没有禁止非标投资,非标不会被取缔,但业务转型却是一个大势所趋。

一方面,是非标转标。

过去非标转标,银登中心、北金所等平台都可以作为路径,但随着《认定规则》出台,它们都被认定为了“非标”,几乎被堵死,非标转标的路径进一步变窄。

压力山大。

这种情况下,ABS,也就是资产证券化,也许就成为了主要的转标路径。

另一方面,中国的财富管理,其实主要还是靠非标做大的。

简单粗暴固定收益,深深戳中了客户内心。

于是,从零扩大到几十万亿规模。

当这些资产大幅减少后,非标业务的改变,还是一种财富观的改变。

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所有的监管都指向同一目的:一个更高质量的市场。

所有的投资理财都离不开一点:客户需求。

无论是非标转标、机构思考怎么在标与非标之间自由切换,还是当非标迎来拐点后、机构思考怎么留住客户,更深层次上都有业务思维的一种转变。

因为它们的核心要求是:深度了解客户,满足客户全方位的金融需求。

业务转型,根本要转变的还是背后的业务底层思维,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转变。

这一口号其实提倡了很多年,实践起来却难中有难。

究其原因,是因为,要深度了解客户需求,就不能以规模为第一位考核要素。

深度和广度天然相斥,追求规模,往往只能做广、很难做深。

监管与市场博弈了这么多年,简直是一场拉锯战,这一次认定规则又对非标竖起了利剑。

但说白了,大幅度压缩了非标资产规模。

潜台词也就是,弃广度追深度,要非标做深一点,做精一点。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网贷行业
  • 网贷政策
  • 平台动态
  • 网贷研究
  • 互联网理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1/1
                相关推荐:
                哪些资产属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 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 非标准化债权资产 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是指 非标准化债权资产 风险 非标准化债权资产风险 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包括 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有哪些 什么是非标准化债权资产 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是什么 标准化债权资产 标准化债权资产是指 标准化债权资产有哪些 标准化债权资产有包括 什么是标准化债权资产 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的认定标准 非法期货的认定标准 不同规模的私募监管 监管加码 p2p成交规模持续下降 2017年互联网金融严监管下将规模翻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