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P2P魔幻12年:风投走向“疯投” 参观监狱成走进监狱

来源:网贷之家| 作者:三水| 2019-09-24 18:23:17| 11492人阅读| 0条评论
摘要
如果现在你要问我,peer-to-peer (P2P) to be or not to be的终极问题,我确实无法给一个明确答案。回首P2P过去十二年,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当时代创新风口从“互联网+”翻页到“科技+”,扛起互联网+金融大旗的P2P网贷正在经历它的至暗时刻。

从2007年中国首家P2P平台拍拍贷诞生至今,P2P网在中国迎来了首个本命年。这十二年,网贷行业可谓九死一生。

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底, 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为6621家(含停业问题平台),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仅剩708家。

依此计算,P2P存活率不足11%,换言之,已有近90%的平台倒在路。残酷的是行业经营环境每况愈下,阵亡数字还在持续上升。

今日哀鸿遍野,昨日盛况空前。

正在经历“高光时刻”的AI(人工智能科技),与若干年前的P2P(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可谓如出一辙。

过去的P2P网贷,作为被各路机构、资本相中并争先抢占的处女地,除了一张合法身份证,站上风口的他们曾经拥有一切。十亿融资、百亿估值、千亿成交、万亿蓝海……上至官媒公知,下至街头巷尾,热火朝天、蜂拥而至。中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P2P网贷市场。

而命运的馈赠往往都存在暗中交换。被捧上神坛的P2P网贷,急急起高楼,匆匆宴宾客,楼塌如山倒。门槛太低、监管太松、骗子太多、乱象丛生……非法集资成了行业挥之不去的梦魇,高收益本保息“原罪”被反复吊打,重流量轻风控终酿成一道道催命符,P2P犹如破鼓万人捶。

如果现在你要问我,peer-to-peer (P2P) to be or not to be的终极问题,我确实无法给一个明确答案。回首P2P过去十二年,是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

本文作为个人手记,试图去记录一些行业登高跌重、满目荒唐之外的东西,它可以是一颗“让天下没有难借的钱”的普惠初心,也可以是一部“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创业者沉浮录。

尤努斯信徒播下中国P2P种子(2007年-2011年

中国P2P的起源,无法跳过一位孟加拉国老人,他就是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

金融服务对贫困人群来说就像氧气一样重要,如果没有金融服务,就会造成贫困以及其他各种问题,甚至导致生存问题。”带着消除贫穷的初衷,尤努斯开创的小额信贷模式大获成功,被上百个国家复制。

这一创举给了宜人贷创始人唐宁拍拍贷创始人顾少丰和张俊极大的启发鼓舞。被媒体誉为“尤努斯的中国信徒”的他们,播下了中国P2P的种子。

唐宁在2006年初创宜信的愿景就是希望创建一种个人对个人的小额信贷模式,公司最初定位在有教育需求、却没有能力一次性缴纳学费的人。2010年,宜信线下业务从原本的助学贷款已经拓展到车辆、房产和个人信用贷款等。不过,宜信从线下业务升级到线上的想法,要等到2011年,唐宁在纽约与方以涵会面讨论过后,才有了中国首家上市P2P平台宜人贷2012年上线。

同样是2006年,顾少丰关注到为穷人提供信贷支持的尤努斯,看到他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最后想到在国内能不能推行这种小额信贷的模式。于是顾少丰找到了大学同学张俊和高中同学胡宏辉。2007年6月18日拍拍贷网站上线,中国首家纯线上P2P平台的诞生,仅比全球首家P2P平台英国ZOPA公司晚两年。

2007年6月18日拍拍贷网站上线

不约而同的是,在经历漫长的成长投入期后,终于在2016年拍拍贷与ZOPA同步开始实现盈利。

所以当面对P2P到底是不是一门容易赚钱的生意这一问题时,我想初衷不同的公司及其创办人自有不同的答案,由此也许注定他们会走向不同的人生结局。

若以拍拍贷首获红杉资本投资的2012年为界,2007年至2011年这四年间,P2P度过了最为艰难的萌芽期,入局者皆为草莽出身。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拍拍贷创业四年多,国内注册的P2P平台也仅有55家。

其中不乏孤身一人或者零星几人兼职创业的P2P玩家,他们一路风雨飘摇,靠着一份义无反顾的决心过渡到了创始团队全职创业的阶段。

说起草根创业,不得不提一个人,P2P界网红般存在的“南方网贷教父”周世平。众人皆知他因在拍拍贷遭遇坏账,负气出走创办了红岭创投,首创了本金先行垫付模式。不太为人知的是,2008年筹备红岭创投之时,只有他和几个技术人员,一起挤在深圳一个18平米的民宅里。彼时已迈入40岁不惑的他逛论坛、上知乎,科普网贷知识,他是红岭创投最资深的“客服”。

回忆起这段创业初期的日子,一位已离开行业的P2P联合创始人王力(化名)感慨, “在朋友公司‘蹭’到一间十平米左右的办公室,团队清一色的年轻小伙伴,为解决网站bug通宵达旦,访客量和成交量哪怕多一点都能瞬间兴奋不已……”在他的印象里,虽然当时软硬件各方面条件都很艰难但团队充满激情和信念。

当被问及创业路上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胡宏辉想起了2011年一位山东的客户,在拍拍贷借到钱后,过了很久忽然给公司寄来了几箱冬枣,这几箱冬枣胡宏辉受到了很大的触动。自己此前在银行从事的信贷工作以及后来的律师生涯,都在为富人俱乐部“锦上添花”。而在拍拍贷,他的客户群体变成了来自社会底层那些需要借钱治病、交学费或者做点小生意的人。虽然自己的工作依然在追求商业价值,却也真正帮助到了需要帮助的人。(该内容援引自《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

左为胡宏辉,右为张俊

拍拍贷作为纯线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的先行者,启蒙了不少早期P2P创业者,这当中就包括微贷网创始人姚宏,曾为500元进货款一筹莫展,借钱四处碰壁的他很快就被这种网贷模式所吸引,并产生了创办网贷平台的念头。

帮助够不到金融门槛的人解决资金问题,以此作为创业的出发点,期盼着通过自己的力量能够实现“金融服务人人触手可及”的梦想。我想在这个阶段的创业者们心里,自己正在做的是一份可以改变世界的事业。

风投走向“疯投”:汝之蜜糖,吾之砒霜(2012年-2015年

2012年,行业告别了纯草根时代,除了红杉资本投了拍拍贷A轮,银行背景的陆金所也在这一年正式开张(注册时间2011年,对外营业2012年7月)。由此,行业格局渐渐发展形成了“民营”、“国资”、“银行”、“风投”、“上市”五大派系。

2013年余额宝横空出世,开启了互联网金融元年,不温不火的P2P网贷模式开始遍地开花,中国超越了网贷发源地英、美而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P2P交易市场。

相关资料显示,这一年,陆金所P2P交易规模长超过20倍,红岭创投成交金22亿,超过前4年之和。而此时,拍拍贷2013年的业务量刚刚突破10亿元。

2014年陆金所官网

因“不做线下、不垫付本息”纯平台模式而被其他玩家超车的拍拍贷内部也出现争论,应该坚持做线上小额模式,还是选择做线下、大额的模式,为此CEO张俊给员工们写了一封信《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提醒大家要抵挡诱惑、忍受寂寞,吃更多的苦,专注于能够带来长期价值的事情。“我们做小额这条路,就是去覆盖最底层群体,满足他们的需求。”

同样是2013年,一边是监管真空下道德风险事件时有发生,另一边是央行副行长喊话警示P2P行业风险,“有两个底线不能触碰、不能击穿,一个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个非法集资。”

尽管如此,上线刚满三年的人人贷在2013年底至2014年年初破纪录地完成了一笔1.3亿美元巨额融资,为行业注入一剂强心针。一夜之间,创投圈的投资人们急红了眼,开始满世界找类似的网络借贷项目;而各路牛鬼蛇神也争相粉墨登场,蒙拐骗、横行无阻。

2014年,风投们一哄而上,P2P平台数量、成交规模以及估值空前膨胀,大抵就是“你装饰了我的报表,我装饰了你的梦”的天作之合。投机客的逐利性,就是哪有血腥味就往哪去,嘴里说的满是主义,心里想的全是生意。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4年新上线的网贷平台超900家(含问题平台)。据不完全统计,共有30余家平台获得了风投,融资总额超过30亿元。包括红杉、软银中国、盛大资本、君联资本等知名风投均参与其中。

为了让数据保持“长期好看”,P2P成为不折不扣的烧钱行业:动辄数千万元甚至上亿的年推广费;一度传出某上市系平台开价千万招聘CEO;一些同等级别的员工,遇甚至超过了阿里等互联网巨头……资本市场的运作,让人力、推广等成本水涨船高,P2P行业深陷“价格战”的泥潭。

也是自此开始,P2P平台老板经常焦虑地睡不着觉,有的凌晨两三点还在发邮件,一大早人已经在公司开晨会。“我们天天都在兴奋和迷茫中度过,目标的增长速度远大于实际增长的速度,每天都在寻找新的方向,由于没有参照物,只能摸石头过河。”王力回忆道。

这让我想起了罗振宇在一场跨年演讲上谈起创业者焦虑的一番话,“以前认为挣钱最重要,后面发现增长比挣钱重要;当你以为增长最重要的时候,后面发现增长的速度才是最重要的;当你在追求增长速度的时候,你又会发现超过市场预期的增长速度才重要。创业的本质是要增长,要预期中的增长,要超过预期的增长。无论你跑在哪里,跑得多快,后面都有一条狗,在穷追不舍。这哪里是在创业,这分明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

追加推广费抢流量、拉来机构做增信背书、承包豪华地段顶级写字楼造势,拼排场、比身价……蒙眼狂奔、花团锦簇背后或许就是一座随时可能崩塌的空中楼阁。让完全见不着的两个陌生个体之间产生借贷关系,理应是个小心翼翼的苦差,然而现实中不少却变成了一本万利的肥差。有人说,这个阶段的P2P老板们,半只脚其实都已踏进了监狱。就算是连续创业者,也很难言语自己是否能够全身而退。

2014年10月,当被媒体提问刚过七周年的拍拍贷有没有“七年之痒”,张俊坦言一直都痒,“监管不落地,这个行业不断有各种各样的人抱着不同的目的进来,每一天都过得不痛快,每一天都在担心这个行业的声誉会不会被一些人弄坏。我更关注这个行业,因为行业每天都在痒。”

就是这之前的两个月,周世平在社区自曝红岭创投出现1亿元坏账激起千层浪,“P2P行业最大的坏账”开始占据各大财经媒体,不过一句“全部由平台提前垫付”的承诺瞬时逆转局势,当月红岭成交量暴涨创下新高。自此,红岭及周世平兜底的“人设”让其呼风唤雨,拥趸无数,就算类银行的大单模式、频出的大额坏账为人诟病,红岭也能“逆流而上”。

进入资本军备竞赛的2015年,P2P行业烈火油烹,巨额的成本消耗倒逼着几乎每个创业者必须择与资本共舞。泡沫越吹越大,连善意的提醒也被抛诸脑后。

时任人人贷董事长杨一夫在2015年3月16日发文《P2P行业不能毁于你我之手》,呼吁P2P行业的同行们,耐心一点,有尺度、有底线的创新,保持合理的资产质量,压抑扩张欲望,谨慎扩大规模。“也许众多同业机构会对此大为不满甚至嗤之以鼻,更何况刚刚过去的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不少人解读出了政策的东风,正摩拳擦掌准备快速做大。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在一个行业发展快速、监管暂时缺位且错误的决策可能会危及用户利益的时候,市场上更需要的是冷静和责任心。”

捧出来的神话,逃不过的泡影。外界还没来得及搞明白什么是真正的P2P,2015年12月e租宝恶性事件就爆发了,90多万人涉及其中,P2P顺理成章地成了背锅侠,人们谈P2P色变。

冰火之歌:参观监狱、“真的不跑路”、清盘、上市(2016年-2017)

2016年是P2P行业泡沫开始破灭、坠落神坛的一年,几乎所有人深信没有一家P2P平台经得起深挖。P2P污名化的同一时间,Fintech(金融科技)被追捧,成为登堂入室者粉饰自己的新衣。

也是这一年,监管全面转向收紧,存量淘汰的洗牌风暴之下,靠什么活下去成为摆在两千多家P2P平台面前避无可避的一道生死题。

王力就是此时选择转身离开的一位老兵。辞职时他在朋友圈发文感慨称, “从我孤身一人到现在的几百人,四年半跌宕起伏的经历足够写一本厚厚的回忆录,仿佛历经世间沧桑,看透人情冷暖”。四年多失眠从未间断,只能靠游戏熬过无数个难眠的夜晚,辞职后的他坦言,“此时的我才是真正开心快乐的,与金钱无关。无论结果如何,但今后命运只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

后来,我才明白他的话。多少P2P从业者,干着干着就把命也搭了进去。

“就在我们开会的时候,有个警察朋友说到公司,我说你去要拿着鲜花,否则被记者看到会说我们被调查了。” 一家P2P平台CE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自己害怕穿制服的警察,亲人朋友总是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我在想是不是当初创业选错了方向,我们每年都会定目标,今年的目标就是要活着,但我们现在活得很委屈。”他称,大家为小微企业主和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服务的人群解决融资问题而努力,现在却沦落到随时入狱的地步。

正是2016年,在上海、深圳两地监管的安排下,上百家P2P平台高管走进监狱,在铁窗面前接受警示教育,听取金融犯罪在押服刑人员的现身说法和忏悔。有一个细节被媒体反复提及,狱警叮嘱这些P2P老总们, “你们走出这道大门的时候千万不要回头看,我们也不希望再见到你们了。”

图注:每个监舍都是12人间,六张高低床,左右各三张,有两个卫生间。监舍有窗,但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很小的风扇,没有纱窗,甚至没有蚊帐,因为监狱要求没有任何遮挡,要能够从外面一眼看清犯人的所有情况。

深圳60余P2P高管参观监狱

然而世事终难料,昔日感慨万分说要珍视人生自由、亲身体验过所谓“命运分叉口”的当事者们,不少现已身处牢狱。

冯仑曾经对创业残酷性的描述:众叛亲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放在P2P行业,创业故事一朝变事故的例子数不胜数。

2016年风口转向之快,从业机构高呼去P2P化、转型、甩卖、逃离、求生至上,P2P声誉降至冰点。明明为普惠创造价值的事情,却只能登报、上LED大屏向社会大众宣言“真的,不跑路”,为P2P正名。

这一年的5月,点融成为轰动一时的明星平台。其在新京报的头版、京沪广深等一二线城市的户外及LED大屏中写道:“真的P2P不碰钱、不跑路、不做资金池投资人资金直接投入借贷项目,不混用不挪用;真的P2P不做线下理财门店,不玩美女营销,而是利用先进技术打造创新金融体验,通过海量分散投资实现安全收益;真的P2P不遮遮掩掩,账户透明合规,投资人时刻掌握每笔投资去向,你的钱投去了哪里,清清楚楚。”

一直以来的野蛮生长,P2P被突兀吹捧上了天,又猛然掉进了冰窟窿,每一次蒙眼狂奔,都加重了船翻的重量。直到2017年,P2P在中国发展进入第十个年头,它才慢慢回归到了人间。与往年相比,热热闹闹的会议少了,红红火火的融资少了,默默离场、破局转型的从业者多了,寻求互联网、科技手段解决资产问题的思考多了,与此同时监管的风吹来了。

被监管约谈的周世平在2017年4月宣布红岭创投将停止发放大标,并表示要打破刚兑。再到2017年7月27日,红岭创投成交量即将突破3000亿元之际,总是将“保护投资者利益”挂在嘴边的周世平扔出了一个深水炸弹,公开宣布要清盘网贷业务,“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老周清理出去……2020年12月31日到期,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

对于直接弃牌不玩的原因,周世平发帖写道:“网贷有规模,有不良资产,没有利润,一堆人操心老周什么时间跑路,不想他们太累。”在随后的采访中他补充道,选择清盘的主要原因是基于对行业的判断、不盈利、监管变化。

事实上,流量贵、风控难、获客成本高、坏账要兜底,已经让大多数P2P创业者难以走出盈利困境。本赚吆喝之外,还需面对去大标、砍门店、找存管、做信披等一系列迫切需要解决的合规问题。

行业老兵谢幕、多数平台夹缝生存之际,坚持小额分散、纯线上交易模式多年的拍拍贷在2017年3月向美国纽交所递交IPO申请。虽然过高借款利率、贷前服务费等问题缠身,但招股书的靓丽数字以及半年盈利超过10亿的故事却更吸引媒体关注。

招股书显示,拍拍贷的营收总额从2015年的1.97亿增长至2016年的12.09亿,净利润从亏损超过7000万逆势增长至5亿;而截至2017年6月30日,拍拍贷半年的营收总额就达到17.33亿,已经超过前两年的总和,利润额超过10亿,是2016年的两倍。

P2P十年背后,我们发现,理想与现实隔着利润和变现、坏账和刚兑。于是乎,拍拍贷逐渐放弃了一些坚持,比如从不兜底到后来逐步设立风险准备金、质保计划;从纯线上的点对点模式到设立“拍分期”切入线下;从最初只提供标准化借款产品现金贷产品占比越来越高……

2017年11月10日敲钟仪式结束后,心情依旧激动的张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拍拍贷要做一家百年老店,上市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就像你养孩子一样,经过一个成人礼,但同时也有更大的责任,有更多的人对你有更多期待。”

催命符:备案延期、潮、恶意逃废债(2018年-至今)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辉煌只属于时代,不属于企业,潮起潮落,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从金融创新到摘不掉的骗子标签,成百上千家P2P盼望多年象征“合法身份”的备案梦,随着2018年全面挤泡沫去杠杆的金融环境以及互金整治宣告推延,再化作镜中花、水中月。

没能混成正规军拿到“准生证”的P2P梦魇再起,2018年的夏天,行业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为猛烈的雷潮,民营系平台全面崩塌,国资系平台受损过半,风投系平台大面积折戟,部分上市系平台亦受牵连……看似坚强的后盾到头来只是一面纸墙,裸泳者尽显。

不计其数的P2P创始人终是穷途末路,有的早早地把自己送进了监狱,有的牢狱之灾已近在咫尺。2018年开始的这场P2P版“监狱风云”至今尚未完结,行业哀鸿遍野。雪上加霜的是,行业逐渐出现规模化的借款人故意逾期不还款、传播平台负面消息、有组织地对抗催收、等待P2P平台资金链断裂倒闭,从而逃脱还款义务等“恶意逃废债”行为,而投资人的刚兑需求成为平台最后一道催命符。

苦心经营P2P九年后宣布清盘的信而富创始人王征宇在一次与网贷之家对话时曾说道,“这个行业要成熟,需要出现一家机构,它能够让老百姓亏了钱,它还能够站着。”在他看来,即使P2P备案了,攸关行业命运的几大根本问题仍亟待解决:其一、打破强制刚兑;其二、个人征信数据统一报送与共享。

回头看,正是这两点恰恰造成了肇始于英美的纯线上网络借贷模式在中国发生了异变,国内P2P平台大多采用线上+线下的“中国特色”网贷模式,并在较长一段时间重心放在理财端,推陈出新的产品设计均以抢夺投资人、聚集资金为出发点,逐渐偏离了纯信息中介的定位。

“前几年P2P一直把资金来源及投资者的引流当作主要工作,将投资者视作客户,这是偏离信贷本质的,信贷需求者才是P2P真正的客户。”在小微信贷行业专家、互联网金融著名撰稿人嵇少峰看来,这导致超过三分之二的P2P平台本身没有直接生产真实资产的能力(即信贷项目是平台本身获得并组织风控),基本只起到募集资金、即向不特定公众变相吸收存款的功能。

换言之,大部分的网贷机构倚靠广设线下门店这种简单粗暴的资产生产模式,依旧没能运用科技手段有效解决出借人借款人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很显然地,这与国内P2P诞生的初衷背道而驰。

P2P网贷十二年如戏,太多的高调奢华,成了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的信号;太多的低调硬抗,成了万劫不复前的回光返照。大潮褪去,留下来的,还是那些踩准线上小额信贷、本分创造价值的P2P创业者。

P2P网贷自诞生到现在,打开了金融科技之门,成为触动中国金融机构拥抱科技的有力推手,催生出国内最早一批金融科技公司,宜信、陆金所、乐信等作为中国金融科技名片被先后入选了哈佛商学院的教学案例

与此同时,P2P行业内仍然存在不少努力创新、专业而恪守金融道德的精英,仍有一些P2P平台管理与风控能力具备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作为传统金融的补充,服务了社会未得到满足的直接融资需求。

“留下P2P这杆旗,给数千万出借人的较高收益理财欲望留个出口,也让那些被传统风控逻辑认定为坏客户的借款人有路可去……千万个出借人构成的多元、广谱的风险偏好集,为小微借款人搭建足够厚的借款匹配垫,这是P2P这个商业模式最核心的价值,也是不可被取代的价值。利用好这个价值,普惠金融,还能往前走一步。”

借由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的一番话,也想对P2P行业说,十二风雨征程,尤努斯带来的普惠金融种子,在中国生根发芽,经过十二年的浇灌,不管长歪与否,愿剩下的这点结晶、火种能百炼成钢,让曾付出的所有惨痛代价铸就最后善意的结果。

蓦然回望,曾经这个行业里最果敢、最锐气的一群人,以“时代弄潮儿”的决心开疆拓土,却又戛然而止,甚者,更在监狱的大门里生生演绎成“我的团长我的团”。若干年前,笔者曾经在与每一家创始人的访谈尾声里,都会丢下一个问句:如果能选,还会选择P2P创业这条路吗?他们或沉默良久,或摇头叹息。

无论有得选,亦或没得选,历史的洪流已然向前,碾压而过。

诚所谓,“人间正道是沧桑”。(网贷之家 文/三水)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网贷行业
  • 网贷政策
  • 平台动态
  • 网贷研究
  • 互联网理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