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监管再加码!助贷模式、“风控输出”面临全线阵亡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新金融深度| 2019-01-12 12:29:58| 3668人阅读| 0条评论
摘要
助贷模式,这一年一直是一种“热门”存在于整个互联网金融市场。然而,如今在监管的持续加码下,或将“在劫难逃”,受其影响,一些以“风控输出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将受到巨大冲击。

助贷模式,这一年一直是一种“热门”存在于整个互联网金融市场。然而,如今在监管的持续加码下,或将“在劫难逃”,受其影响,一些以“风控输出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将受到巨大冲击。

众所周知,助贷得以快速发展,正是因为其满足了银行和助贷机构双方的诉求,可以达到双方共赢的社会与经济效益。但不可置否的是,助贷市场也鱼龙混杂,所要面临的合规风险诸多。虽然有金融科技加持,但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其中产生的“黑盒子”问题自然会导致风险不可控的结局。

近日,据媒体消息,浙江银保监局下发了《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监管提示的函》(下称《提示函》),要求各银保监分局、杭州银行和各城市商业银行杭州分行按照规定开展相关业务,并再次强调城商行民营银行开展相关业务时要遵守相关监管要求,包括核心风控环节不得外包,立足当地不跨区域等。

据悉,这是2019年第一份面向银行的防控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的文件,意味着互联网助贷将受到极大的限制,以金融技术之名掩盖金融活动的行为将受到严格监管。

助贷模式受限

助贷模式肇始于十年前,国家开业银行深圳分行、深圳市中安信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分行,一起开创了“贷款银行+助贷机构”的微贷款业务模式。这一模式是国内银行以小额贷款公司为助贷机构开展微贷款业务的首次实践探索。

此后,随着BATJ等互联网巨头先后设立金融服务公司,银行同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合作开启了助贷业务的走红。

目前,对于助贷机构,业内尚未出现明确的定义。在2018年11月6日,有消息传出《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已经下发,其关于互联网贷款定义为,本文件所称的互联网贷款,是指商业银行运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通信技术等,基于风险数据和风险模型,线上自动受理贷款申请及开展风险评估,并进行授信审批、放款支付、贷后管理,为符合条件的借款人提供的用于借款人消费、日常生产经营周转等的个人贷款流动资金贷款

业内人士表示,在业务模式上,助贷机构往往与传统金融机构合作开展放贷业务。其中,助贷机构提供导流、风险审核与消费贷款定价、贷后管理等部分或全部环节。一般被称为助贷机构的有现金贷平台、非持牌消费金融平台或者金融科技公司。

近年来,线上理财端运营成本高企,迫使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选择了与银行等机构合作的助贷模式,助贷机构逐渐形成一定的规模。

业界认为,对于银行和助贷机构来说,助贷是一种双赢的模式。既满足了双方的诉求,又能最大限度地提高经济与社会效益。对银行而言,助贷有助于打破地域限制、扩大获客群体、提高业绩等。对助贷机构来说,助贷有助于获得低息稳定的资金、借用银行牌照和征信渠道、培养独立风控能力等。

新金融头条注意到,虽然助贷在增加双方业务量的同时,还可以降低运营成本,但不可忽略的是,助贷模式也面临着诸多的合规风险,包括银行向无牌机构提供资金、接受无担保资质机构兜底增信、外包风控、发放现金贷、设立资金池、侵犯用户隐私、违规收费和贷后催收等。其中,部分银行自身不具备完善的风控模式,完全外包于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最终会产生外部风险不可控的影响。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些助贷机构为了“冲流量”而放松了信用审核等风控环节,这可能会带来两个主要影响。一是信用审查、风控工作不严,导致坏账增多,造成风险向银行等资金提供方传导、扩散。二是让“信用较低”的借款人获得了借款。这些客户或还款能力较低、或金融风险意识较差,甚至存在恶意骗贷等行为。

浙江银保监局日前下发的《提示函》明确要求,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的核心风控环节不得外包,需立足于自身的风控能力建设,完善本行的风险控制策略。一是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环节外包,不能异化为单纯的放贷资金提供方。参与银行应开发与业务匹配的风控系统、风控模型,配备专业人员。应独立开展客户准入、风险评测、贷款额度贷款利率确定、贷后资金用途管理。二是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资质的机构提供放贷资金,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三是不具备互联网贷款的核心风控能力和条件的银行,不得开展联合贷款业务。

据新金融头条了解,事实上,但凡是金融活动,均要纳入监管的大背景下。因此,助贷行业被监管规范一直是大势所趋。

早在2017年,网上流传出的一份《关于联合贷款模式征求意见的通知》提出,“贷款人开展联合贷款,应具备1年以上互联网贷款的运营管理经验。贷款人应将联合贷款的合作机构限定于经银监会批准设立,持有金融牌照并获准经营贷款业务的银行业金融机构。”这一规定被怀疑是监管层开始着手限制“助贷”模式。

此外,去年4月, 中国银监会上海监管局就下发了《上海银监局关于规范在沪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贷款业务的通知》。其中强调,各银行业金融机构与合作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时,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各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放贷资金,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放贷,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合作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逾期资产代偿、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在业界看来,这其实就是助贷业务的合规底线。

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一直是业内倡导的方向。即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风控输出型金融科技遭遇阵痛

在助贷模式中,作为风控的主力军,金融科技在其间发挥的作用不可小觑,自然成为银行风控外包的安心通道。借助金融科技先进的风控技及数据处理能力,可以提升传统金融业务效率,但是打着风控输出的旗号,利用技术手段来获客,势必会带来一定的外部风险。

此前,有媒体报道,数家中小银行由于缺乏零售贷款风控基础,被当地金融监管部门叫停了金融科技合作业务。“当前不少地方银保监局相关部门要求辖区内银行需证明自己在金融技术合作过程拥有自主的风控体系与风险定价能力,且相关贷款资金流向有迹可循。”据国内大型金融科技平台负责人透露。

事实上,监管部门最担心的是这种金融科技合作中存在“黑盒子”问题,即银行拿到所谓的坏账兜底协议,就将风控流程与风险定价“外包”,也不跟踪贷款资金的具体流向,导致银行资金安全风险巨大。

业内人士指出,从目前的业务形态上来看,所谓的金融科技,并不是以风控为出发点,而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段,在各种渠道进行获客。这种技术的本源只是在营销方面,然而想更多的获客前段业务的敞口必须要敞开,用户的信用门槛逐渐降低。到了后端来讲,信用门槛降低,基础不牢固,再好的风控技术也弥补不了所带来的风险,除非全部拒绝。这也是很多监管部门所说的“金融科技”风险的根本诱因。严格来看,金融科技并非科技,而是互联网获客。

在2018第二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金融活动必须接受严格金融监管,任何金融活动不能脱离监管体系,不能以技术之名掩盖金融活动。设立金融机构,从业金融业务,必须严格遵守准入管理。准入管理的主体、日常监管的主体、机构展业的空间范围应该保持一致。

此外,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表示,自古以来技术都是一把“双刃剑”。当前,各类新技术在帮助解决传统金融服务短板和问题的同时,也带来了数字鸿沟、算法黑箱、第三方依赖等方面的新挑战。因此,促进金融和科技融合发展,不能把技术创新当作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而应推动技术创新和制度建设两个轮子一起转,以金融安全、风险防控、消费者保护为重点,与时俱进地调整完善法律规范、监管规则、自律标准等制度安排,对技术应用以及应用技术的人加以合理约束,使金融科技创新有方向、有底线、有规矩。

风险控制环节是金融业务的核心。对于《提示函》中提到的风控不得外包,这种业务模式主要包括两点:第一,很多金融科技类公司对外提供风控技术输出,需要区分的是有的金融科技公司是帮助银行来形成风控系统,单纯的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做风控模型,模型形成后所有权归银行所有。在这个过程中,金融科技公司主要是提供风控技术搭建,并不参与其中的风控审核,这不算是风控外包。第二,金融科技公司提供风控技术给银行,参与风控环节的审核,并给出风控决策。第二种业务就属于金融服务外包。外包的形式,从银行角度来讲是我授权你来替我做风控这件事儿,你参与借贷过程中的风控审核,并且给我提供风控决策。第二种是此次政策中叫停的模式。

随着技术的发展,金融科技在中国得到了全面的应用,业界有声音认为,比起发达国家,能够实现弯道超车。业内人士认为,银行本身的金融科技虽然强大,但是受制于“安全问题”,宣传力度相对较小。银行的金融科技主要是用在于内部合规,内部审批以及风控流程上,在安全的前提下,使用金融科技助力服务。对于银行来讲,纳入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更多的其实是一种“业务获客”,用获客科技金融加上本身自己的风险科技金融,正好能够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如今,浙江银保监局《提示函》的下发,对助贷模式带来了一定的限制,以“输出风控为生”的金融科技也再次进入了阵痛期。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