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拉卡拉上市首日市值破190亿 或面临两大发展难题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新金融深度| 2019-04-25 21:18:21| 1455人阅读
摘要
拉卡拉等国内第三方支付早期的入场者面临的是ToB市场中的盈利空间减小,以及收单业务方面监管的趋严的困境。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如何合规的地盈利是其需要解决的难题。

4月25日,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SZ.300773,下简称“拉卡拉”)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发行价33.28元。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第一批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的27家单位之一,拉卡拉主要通过对便利店等线下网点的布局,服务B端,尤其是小微商户。据披露数据,截至2018年末,拉卡拉的收单业务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2018年收单业务交易金额逾3.65万亿元。盈利方面,2016-2018年,拉卡拉营业收入分别为25.60亿元、27.85亿元和56.7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26亿元、4.64亿元和6.06亿元,可谓是高速增长。

作为第三方支付行业的第一梯队,在过去几年间,拉卡拉数次尝试冲击资本市场,几经波折,终于成为第一家登陆A股第三方支付公司

可以看到,上市当天,拉卡拉以39.94元/股的价格开盘,随后股价一路上扬至47.92元/股,一度因触及新股首日涨停上限而在盘中临时停牌。截至今日收盘,拉卡拉每股价格为47.92元,上涨44%,市值达到191.68亿。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目前一片大好的数据,并不意味着拉卡拉上市后的业绩能够持续保持不俗的表现。面对互联网人口红利的终结,拉卡拉等国内第三方支付早期的入场者面临的是ToB市场中的盈利空间减小,以及收单业务方面监管的趋严的困境。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如何合规的地盈利是其需要解决的难题。

To B业务竞争加剧

拉卡拉成立于2005年,前身是由有道创投、孙陶然、军共同出资创立的乾坤时代,IPO后雷军持股比例降至1.02%,联想控股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8.24%。

今年3月12日,拉卡拉更新创业板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8年拉卡拉营业收入达到56.79亿元,净利润6.06亿元,其中,收单业务已成为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2018年公司收单业务的营业收入占比已达89.29%。而个人支付业务的营收占比仅为1.9%。

“随着网络支付技术的普及,在个人支付业务领域,用户习惯由线下刷卡支付 逐渐变更为移动支付。”拉卡拉在招股书中坦言,很明显,受此影响,拉卡拉选择主动放弃C端个人支付业务,转向B端收单业务。

这里的收单业务,指的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在线下的商户布局POS机,用户使用刷卡服务时,第三方支付平台可以从中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据公开资料,早在2006年11月,拉卡拉就与中国银联合作,开始推广电子账单支付服务及银联标准卡便民服务网点,并且借势推广自己的一系列硬件产品。2012年起,拉卡拉开始进入国内银行卡收单行业,主打实体小微企业的收单服务。

在招股书中,拉卡拉表示,目前公司收单业务客户范围广泛,在商户规模上涵盖大中型商户和小微商户,在餐饮、一般零售等各大行业均有覆盖,截止本招股书出具日,公司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2018年收单业务和个人支付业务交易总额超过3.9万亿。

不过,争夺B端的不仅仅只有拉卡拉一家,除了200多家大大小小的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还有高喊ToB的互联网巨头。“相比个人业务市场只能容纳少数几家机构,收单市场分散得多,既有巨头涉足,也是中小支付机构转型的战场,竞争激烈。”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

招股书中,拉卡拉也罗列了行业内主要竞争企业包括(1)垂直型企业:银联商务、通联支付、汇付天下、深圳瑞银信、广东合利金融、宝付支付等;(2)综合型企业: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等。

无论是从电商起家的阿里系,还是在2018年大刀阔斧调整公司业务框架的腾讯,各大巨头都在试图向B端产业链上游布局,通过自身的支付业务撬动产业升级。激烈的市场竞争下,拉卡拉的盈利空间日渐压缩。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拉卡拉的收单业务的毛利率逐年下滑,分别为65.47%、55.4%、42.24%。与此同时,为扩大用户规模,拉卡拉不断调高拓展服务机构的分润标准,商户拓展服务占渠道代理收单业务收入比例逐年上升,分别为45%、56%、67%。

可以预见,面对互联网人口红利的终结,当用户增长速度进一步放缓,国内移动支付市场完全进入存量时代时,拉卡拉等第三方支付平可获得的利润将越来越少。

严监管成常态

另外,在第三方支付机构严监管的态势之下,拉卡拉在过去几年间收到了不少罚单。

谈及监管,不得不说到96费改。

在2016年9月6日实施的“96费改”体系中,共涉及银行、卡组织和收单机构三方,而费用类目又包涵了银行收取的发卡行服务费、银联网络服务费(以银联为例)和收单服务费三个。根据人民银行的相关要求,其中,收单机构收取的唯一收费类目是由市场化定价的收单服务费。也就是说,商户刷卡收取的手续费中,收单机构仅能赚取的是“收单服务费”。

对于第三方支付平台来说,96费改不仅仅意味着收单的手续费几乎腰斩,收益减半,还意味着之前的灰色收入不再。

众所周知,银行卡收单市场的积弊多年来集中于跳码、切机、信用卡套现、渠道套用等方面,而96费改的实施不仅让行业分类取消,刷卡费用下降,并且由之前的政府定价转为收单机构市场化定价,从而导致了市场化竞争加大,加剧了行业洗牌。对一些不够规范的支付机构来说,违法跳码空间不再,盈利空间将进一步被压缩。

在96费改的压力下,第三方支付机构深陷价格泥潭。备付金集中存管后,支付机构备付金利息收入的红利消失,导致这一情况更加严重。

不少支付机构开始被迫转型或是退出行业。但从央行这两年发布的罚单来看,仍有不少支付机构因收单违规被罚。拉卡拉也是收罚单的常客。

2016年3月份,拉卡拉因未落实特约商户实名制被停止宁波市银行卡收单业务一年;同年10月份,拉卡拉被第二次处罚,原因为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被处罚25万元,并有一名相关负责人员被处以2万元罚款;同年12月份,又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规定给予警告,被第三次处罚。

2017年,拉卡拉没有被罚,或与当时全心准备IPO有关。而进入2018年,拉卡拉多次上处罚名单,宁波分公司更是被停止收单业务。

资料显示,2018年2月14日,拉卡拉支付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存在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规行为;对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处1万元罚款,对存在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规行为处3万元罚款,合计处4万元罚款。

2018年3月17日,央行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的专项抽查,结果显示,拉卡拉宁波分公司在商户真实性审核方面存在漏洞,导致虚假商户入网。央行决定责令拉卡拉公司停止宁波市银行卡收单业务。

2018年10月25日,做出行政处罚决定,拉卡拉支付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因违反三项规定,被中国人民银行福州中心支行处罚25万元。

2018年12月,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规定,处罚款5.2万元。同月,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被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处以3万元人民币罚款。

而刚刚进入2019年,拉卡拉就收到了2份罚单,均与收单业务违规有关。

被罚仅2个月之后,今年3月26日,证监会宣布拉卡拉过会。与此同时,发审委对拉卡拉提出了五大问题,收单等主营业务的营收状况及前景位列其中。

拉卡拉在招股书中亦坦言,“近年来,人民银行等监管机构为防范金融风险均加强了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监管,加大对违规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处罚力度。”招股书称,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张以及监管政策的推陈出新,若公司不能保持良好的风险防控执行力,则可能因被认定落实支付结算、反洗钱等监管要求不到位,面临被监管机构处罚,从而影响公司现有业务的开展和经营。

业内人士指出,至今,“96费改”已走过两年半,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屡次遭罚,说明转型并不完全。未来支付行业政策将继续逐步完善和落实,2019年第三方支付机构依然面临严监管的态势。多重风险之下,上市之后的拉卡拉将如何发展,还需静观其变。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