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戴志康还有哪些资产?捞财宝投资人能拿回损失吗?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小白投网贷| 2019-09-04 18:04:04| 3034人阅读
    摘要
    戴志康持有证大公司股份,也是捞财宝、证大财富、证大文化的实控人。

    2019年9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官方微博发布“证大公司”案件侦办情况,8月29日, “证大公司”法人代表戴志康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据此,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证大公司”立案侦查。

    警方通告所指的证大公司法人代表便是戴志康,他在金融、地产等领域纵横27载,曾以39.7亿元的财富入围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戴志康名下还有多少资产?能多大程度上覆盖捞财宝、证大财富投资人的亏损?

    一、戴志康持有股份盘点

    1、证大公司80%股份

    在9月2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发布的证大公司警方通报中,提到了4家公司,分别是

    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大公司”)、上海证大爱特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捞财宝”)、上海证大大拇指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大财富”)以及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大投资咨询”)。(这4家简称为“ 上述四家公司”)

    线上的捞财宝、线下的证大财富和证大投资咨询都是证大公司旗下平台。

    戴志康持有证大公司80%的股份,间接持有捞财宝66.4%的股份,证大财富46.8%的股份,证大投资咨询80%的股份。

    2、证大文化60.23%股份

    证大公司旗下有一家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大文化”),后者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9月2日,证大文化(837786.OC)发布公告称,因证大公司旗下“捞财宝”平台及“证大财富”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戴志康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导致其履职能力存在重大影响,对公司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为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公司股价异常波动,公司申请暂停转让。

    截至2019年6月30日,证大公司持股证大文化69.81%,上海证大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大投资发展”)持股6.15%。戴志康通过两家公司间接持有证大文化60.23%的股份,为证大文化实际控制人。目前,证大文化总值11.7亿元。截至今年6月底,其净资产3.29亿元。

    证大文化运营大观舞台、上海卓美亚喜玛拉雅酒店、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等。

    2019 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证大文化实现营业收入1529余万元,亏损358余万元。截止2019年6月30日,证大文化艺术品存货账面价值合计 2.51亿元,主要为油画、陶瓷及雕塑等艺术品。2018年,证大文化营收5298余万元,亏损441余万元,经营状况不甚乐观。

    3、其余股份

    戴志康持有上海九间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75%股份,没有上海证大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份。证大九间堂楼盘与上海证大物业有关,尚不清楚与九间堂健康有何关联。

    戴志康还持有海门市证大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43.875%的股份,深圳市证大速贷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47.25%的股份。证大财富网站未做披露,两家公司的运营状况不明。

    二、戴志康持有股份盘点

    另外,笔者也就市面传闻较多的戴志康其他资产进行了盘点,但较为遗憾的是,从公开信息来看,无论是证大房地产、证大资管,还是喜马拉雅FM,戴志康均未直接持有其股份。

    1、上海证大(00755.HK)无股份

    戴志康曾于2011年5月31日到2015年5月8日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上海证大(00755.HK)”)的主席。2015年2月13日,上海证大发布公告称,戴志康以总价12.507亿港元的价格将42.03%的股份转让。

    2019年,9月1日,上海证大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上述四家公司无任何股权关联关系,亦无任何交叉持股现象。

    2019年上半年,上海证大录得营业额约9.94港元。期内本集团的营业额主要来自于:南京喜玛拉雅中心一期及二期的服务式公寓、商业单位、办公楼及酒店收入确认,南京滨江大拇指广场一期及二期的公寓及商业单位收入确认,南通、西镇及海门的住宅收入确认、酒店,出租及物业管理费收入。

    喜玛拉雅中心、滨江大拇指广场依然是上海证大的现金奶牛,但与捞财宝、证大财富无关。

    2、喜马拉雅FM无股份

    2018年8月13日,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马拉雅FM”)完成40亿融资签约,腾讯、高盛、泛大西洋资本参与投资,投前估值200亿人民币,投后估值240亿人民币。

    但在2019年5月24日,喜马拉雅FM董事备案变更,戴志康退出。

    2019年6月24日,喜马拉雅FM股权变更实控人为戴志康的证大投资退出。

    2019年9月1日,喜马拉雅FM在微博发布声明称,喜马拉雅与上述四家公司无任何股权关系,无任何债权债务关联,无任何业务往来。证大投资发展曾是喜马拉雅早期的投资人,但其法定代表人戴志康从未参与过喜马拉雅业务经营与业务决策。目前证大投资发展与喜马拉雅已无股权关系。

    3、证大资管无股份

    9月2日,证大资管也在官网发布声明称,该公司及关联方与上述四家公司及关联方无任何股权关联关系,亦无任何交叉持股现象;该公司与上述四家公司中的任何一家公司从未有过业务合作,亦未发生过资金往来和人员交往。

    早在2017年3月1日,前股东证大投资退出。目前,戴志康未持有证大资管股份。

    综上所述,戴志康持有证大公司股份,也是捞财宝、证大财富、证大文化的实控人。目前,捞财宝、证大财富兑付成疑,警方已着手调查。

    戴志康持股的证大文化未找到稳定的盈利模式,近年持续亏损。证大文化净资产3.29亿元,艺术品存货占比较高。

    而估值上百亿的喜马拉雅FM与证大公司没有股权关系。上海证大房地产主要营收来源于喜玛拉雅中心公寓、大拇指广场等,经营情况尚可,但戴志康已经于2015年转让上海证大股份。

    三、艺术品

    自戴志康自首后,大大小小的媒体爆出大量相关文章。说起戴志康,不得不提其艺术藏品。

    6年前21世纪经济报道发文《上海证大戴志康30亿操盘喜玛拉雅中心,为文化买单》,这篇文章提到:“走进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位于上海浦东喜玛拉雅中心顶楼的中式庭院办公室,徐悲鸿的《醒狮图》赫然入目。”对于书画全无概念的媒体们为了趁热点,竞相转载这段话。

    有媒体记者在《戴志康自首后,他的美术馆与艺术收藏将何去何从》一文中,援引这段话,并配了一张《醒狮图》,冠以“戴志康藏品”字样。

    上副题款为“赋清先生方家雅教,廿七年夏悲鸿作于渝州”,应是徐悲鸿于1938年(民国27年)为清赋(一说徐误写成“赋清”)所画。据查,这副画曾在2013年10月4日的书画艺术精品专场拍卖会现身,拍卖公司为吉斋拍卖行,成交价为326万港元。

    21世纪经济报道《上海证大戴志康30亿操盘喜玛拉雅中心,为文化买单》发布时间早于2013年6月24日,在此之前戴志康已把《醒狮图》挂在办公室了。

    根据以上信息,所藏《醒狮图》在2013年6月份前已归戴氏所有,不可能在当年10月拍卖。这位记者所配的《醒狮图》拍卖时间对不上,所以并非戴志康挂在办公室的那幅。

    戴志康的确收藏了多幅徐悲鸿作品,比如下面这副。

    徐悲鸿关于狮子的画作数量不少,名为《醒狮图》不乏其数,岂能随便在网上捡一张图张冠李戴。莫不是徐悲鸿所画的狮子尽归戴氏所有?

    大大小小的媒体们转载错误的配图,以讹传讹。

    《醒狮图》配图有误的原因一是媒体从业者对于书画的不了解,二是艺术收藏信息检索困难。根据公开信息,我们无从得知戴志康的私人藏品的具体情况,只能采撷此前的报道采访中的零星信息。

    6年前21世纪的那篇文章还提到:“他这些年先后从拍卖市场购入《文征明山水手卷》、龚贤的《静壁飞泉图》与《人马图》、徐悲鸿《醒狮图》、李可染《韶山》,到64页一套的乾隆书法,黄道周、董其昌、王原祁、任伯年的精品字画。”

    另据齐鲁晚报2016年11月的报道,戴志康的藏品还有王蒙《万松仙馆图》、龚贤《山水册页》、董其昌《书法长卷》、谢时臣《蜀栈图》、黄道周《楷书倪元璐墓志铭》、八大山人《松鹰图》等。

    上述书画,俱为名家作品。以目前行情,这些字画保守估计可在10亿以上。

    不仅于此,2010年4月25日,第8届BAZAAR明星慈善夜上,戴志康以1000万元拍得曾梵志《太平有象》。据悉,捞财宝LOGO设计便是从《太平有象》处得到启发。

    大拇指广场的命名与一雕塑有关,戴志康于2002年斥资300万元购得恺撒的雕塑作品《大拇指》。

    戴志康醉心艺术品收藏,从他的微博便可见一斑。其微博背景为何海霞作于1937年的《临袁耀桃源图》中的第六屏。

    2010年,在北京纳高秋季拍卖会上,何海霞《临袁耀桃源图》以8848万元成交。

    根据雅昌拍卖的何海霞国画个人指数,目前处于近10年低位,低于当年买入的点位 。

    2012年,何海霞《临袁耀桃源图》、曾梵志《象》、林加冰《状态一》被打包抵押给中泰信托,证大投资获得5000万元。戴志康和证大公司名下的藏品还有多少曾经或正在被抵押,目前价值几何都是无法据公开资料获取的信息。

    除了艺术品和股权以外,戴志康其他资产更不明晰。目前,案件尚未定性,个人收藏的艺术品和股权如何处置还是未知数。

    以下为戴志康名下部分资产:

    四、更大的资金缺口

    2019年8月26日,戴志康致捞财宝用户的第二封信中提到:“有出借人希望我或集团马上拿出几十亿的现金来代替借款人为大家做兑付,我想说,不是我不想解决大家的困境,是暂时不能。”

    不能的原因是:“因为(捞财宝)这次退出的事情,这种投入反而造成了集团很沉重的压力,我们短时间内没有能力去做这件事情。”

    集团的压力有多沉重?

    截止到2019年7月底,捞财宝借贷余额接近50亿元。

    线下证大财富规模不明,此前曝出资产端全体裁员的消息。

    2019年5月,戴志康接受中证报专访时表示,目前证大集团已经通过多个通道发行了私募产品,主要面向高净值个人客户。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显示,有三家名称中带有“证大”。

    其中,戴志康持有上海证大大拇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75%的股份,证大大拇指资管下的三只基金处于延期清算。2019年,至少有4只名称带有“证大”的私募基金正在运作中。

    大金融业务待付资金至少50亿,多则上百亿。证大公司在短期内,无力拿出足额资金代为兑付。

    戴志康在2019年8月26日提及 的解决方案是:“集团除了普惠金融业务之外,还有一些别的产业,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经营、发展这些产业,保持整个集团的正常运营,只有这样,集团才有能力为平台良性退出这个事情提供持续性地保障。”

    可是证大的金融业务仍有数以十亿计、乃至更大的资金缺口,戴志康持股的证大文化持续亏损。这些如何能够保障平台良性退出?

    或许在投资捞财宝、证大财富之初,投资者认为证大集团家大业大,有较强的安全垫。然而我们熟知的喜马拉雅FM、大拇指广场等项目不具备为捞财宝、证大财富兜底的法律基础。证大公司通报一出,喜马拉雅FM、上海证大等立即声明,澄清和证大公司没有股权关联,戴志康不参与业务决策。还能够指望他们义务为捞财宝、证大财富,以及证大其他金融业务的窟窿买单吗?

    在这份公开信的最后,戴志康表示“我和所有证大的高管,不会跑路、失联,这样的行为配不上证大27年的招牌……接下来我也愿意亲自和大家见面,就平台转型、资产管理和证大未来发展进行交流。”

    而今看来,老戴至少做到了一半,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前半句他的确做到了。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