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互金终点 持牌永生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读懂新金融| 2019-10-22 16:44:44| 2509人阅读
摘要
10月21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下文简称《意见》)的通知。

10月21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办理法放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下文简称《意见》)的通知。(文末附全文)

《意见》360度地对机构、个人放贷业务进行了规范,真正地从“天灵盖”穿透至“脚后跟”,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人,无论资金来源于个人还是机构,无论身披财富管理助贷或是其他什么马甲,只要放贷时没有放贷资质,都是违法。

理财持牌、支付持牌的基本规则早已明确,《意见》的下发意味着放贷持牌的格局已定,再无擦边球可打。

至此,互联网金融基于银行存、贷、汇业务展开的创新、冲动,终于要落下帷幕,最终将以极少企业持牌上岸的形式完结。可以预见的是网络小贷金融牌照甚至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等类金融牌照或将迎来一波收购的小高潮。

多年后我们回想互联网金融的命运走向,应该会将它总结为八个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建造在沼泽地的房子,再怎么坚固,再怎么华丽,也是一定会陷落的。

未来,可能只有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不会再有金融科技公司,因为还在做金融科技的都是持牌金融机构。

1、隐忧还是过虑?

家庭债务问题,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关注的重点,因为这是互联网金融从业的基础。

10月17日,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蚂蚁金服集团研究院联合发布《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专题——中国居民杠杆率和家庭消费信贷问题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中国家庭负债有三大认识误区,其中最大的误区就是消费信贷的占比过高。

2018年上海财经大学另一则报告给出了一个截然相反的结论:家庭债务问题其实已经非常严重,逼近家庭部门能承受的极限,对消费已形成挤出效应,致使消费速连续7年下滑、企业经营活力下降并被动加杠杆,严重拖累了结构性去杠杆的进程和经济发展。

两则报告讨论的核心都是家庭消费,结论完全相反,哪个更科学、更贴近事实?笔者没有能力去辨别,但有一点现象是所有人都感同身受的:近几年,身边的各种名义的贷款越来越多了,身边朋友的负债也越来越多了,各个持牌的、非持牌的机构甚至个人都在疯狂的给金融消费者授信。

一位友人曾戏称“我计算过,如果我愿意,可以轻松撸出来百万元规模的贷款,而这些贷款多数都不上征信”。当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网贷还没有入征信,市场上各类贷款也没有进入如今的萧条期。

但试想一下,如果他真的贷款百万元,是否有足够的能力还贷呢?要知道这种不计入征信的贷款利率最少的也要在24%左右,那种714高炮的利息就更不必说了,值得幸庆的是这位友人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他的戏称也只局限于茶余饭后的闲聊之中。

但,有多少人是不理性甚至是侥幸的?这些人疯狂贷款之后会给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些风又是否会流入到持牌机构之中?

2、沼泽地上的房子

不得不说,近十几年我国互联网金融发展的确很迅猛,迅猛到什么程度呢?在政策法规不健全、金融基础设施不完善、资产质量差、用户金融意识低在这种如沼泽地般艰难的环境下,不但能够生存,还有大批企业成功上市。

征信是持牌金融机构最基本的配套设施,但是互联网金融没有,在网贷进入征信之前,各种各样的爬虫数据和催收形式成了征信缺口的补充

用户生产经营产生的收入是第一还款来源,传统金融机构的风控很大一部分精力是要证实第一还款来源的真实、准确;而互联网金融机构没有这个能力,那么干脆把金降低到几千元甚至几百元,直接不判断,有劳动能力的人都还得起,实在不行就叫他们去借新还旧。

放贷规模是金融机构盈利能力的核心标准,互联网金融放贷规模小,那干脆将高额低息变为低额高息。

但是,这些又怎么能够持续呢?2017年12月至今的现金贷整治,由浅入深:从单一的禁止到对放贷端、贷后催收端、数据供应端中违法违规行为的多维度打击。另一位友人戏称:现在监狱里的人都可以建立起很多个放贷链条了,换言之:曾经在灰色地带的所有玩法都被打破,都被定性为黑,而《意见》是对所有放贷业务的最终定性。

但是,在经济下行和扫黑除恶的大潮下,沼泽地中的泥泞显现了出来。

当银、、证全面互联网化之后,金融消费者的群体数量井喷,金融机构也乐于从嫌贫爱富的“过去时”转变争夺用户资源的“现在进行时”,互联网金融的时代终于是要过去了

记得腾讯科技写过一篇爆文《互金十年,九死一生》,如今来看,一生真的是一生,死的不是九个,而是九十九个。

附: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厅(局)、司法厅(局),解放军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

为依法惩治非法放贷犯罪活动,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市场秩序与社会和谐稳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贷诱发涉黑涉恶以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请认真贯彻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2019年7月23日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为依法惩治非法放贷犯罪活动,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市场秩序与社会和谐稳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贷诱发涉黑涉恶以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及有关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的规定,现对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提出如下意见:

一、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前款规定中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是指2年内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单位和个人)以借款或其他名义出借资金10次以上。

贷款到期后延长还款期限的,发放贷款次数按照1次计算。

二、以超过36%的实际年利率实施符合本意见第一条规定的非法放贷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严重”,但单次非法放贷行为实际年利率未超过36%的,定罪量刑时不得计入:

(一)个人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20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1000万元以上的;

(二)个人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80万元以上的,单位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400万元以上的;

(三)个人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50人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150人以上的;

(四)造成借款人或者其近亲属自杀、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严重后果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一)个人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100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5000万元以上的;

(二)个人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400万元以上的,单位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2000万元以上的;

(三)个人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250人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750人以上的;

(四)造成多名借款人或者其近亲属自杀、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特别严重后果的。

三、非法放贷数额、违法所得数额、非法放贷对象数量接近本意见第二条规定的“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的数额、数量起点标准,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分别认定为“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

(一)2年内因实施非法放贷行为受过行政处罚2次以上的;

(二)以超过72%的实际年利率实施非法放贷行为10次以上的。

前款规定中的“接近”,一般应当掌握在相应数额、数量标准的80%以上。

四、仅向亲友、单位内部人员等特定对象出借资金,不得适用本意见第一条的规定定罪处罚。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定罪量刑时应当与向不特定对象非法放贷的行为一并处理:

(一)通过亲友、单位内部人员等特定对象向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

(二)以发放贷款为目的,将社会人员吸收为单位内部人员,并向其发放贷款的;

(三)向社会公开宣传,同时向不特定多人和亲友、单位内部人员等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

五、非法放贷数额应当以实际出借给借款人的本金金额认定。非法放贷行为人以介绍费、咨询费、管理费、逾期利息、违约金等名义和以从本金中预先扣除等方式收取利息的,相关数额在计算实际年利率时均应计入。

非法放贷行为人实际收取的除本金之外的全部物,均应计入违法所得。

非法放贷行为未经处理的,非法放贷次数和数额、违法所得数额、非法放贷对象数量等应当累计计算。

六、为从事非法放贷活动,实施擅自设立金融机构、套取金融机构资金高利转贷、骗取贷款、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择一重罪处罚。

为强行索要因非法放贷而产生的债务,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寻衅滋事等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数罪并罚。

纠集、指使、雇佣他人采用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手段强行索要债务,尚不单独构成犯罪,但实施非法放贷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的,应当按照非法经营罪的规定酌情从重处罚。

以上规定的情形,刑法、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七、有组织地非法放贷,同时又有其他违法犯罪活动,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认定标准的,应当分别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侦查、起诉、审判。

黑恶势力非法放贷的,据以认定“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的非法放贷数额、违法所得数额、非法放贷对象数量起点标准,可以分别按照本意见第二条规定中相应数额、数量标准的50%确定;同时具有本意见第三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的,可以分别按照相应数额、数量标准的40%确定。

八、本意见自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对于本意见施行前发生的非法放贷行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准确理解和适用刑法中“国家规定”的有关问题的通知》(法发〔2011〕155号)的规定办理。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