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P2P退潮众生相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消金社| 2019-11-04 14:13:46| 4459人阅读
摘要
一场游戏一场梦,如今梦醒了,风口不再,P2P大潮退场。有人转身离开、有人身陷囹圄、有人被迫转型、有人入场收割……他们共同演绎了一出退潮众生相。

“金粉装饰的繁华,终究会醒转,如梦幻泡影,如梦亦如电。曾经的繁花似锦,从业者要用无尽的落寞去偿还。”有一位P2P从业者近日如此感慨。

2014年P2P创业潮起时,就有人声称90%的平台将死,但被斥为危言耸听。

数据统计,截至今年9月底,曾在行业鼎盛时期出现过的6309家P2P平台,目前仅余621家。“如今看来,九成P2P阵亡这一言论过于守,目前行业死亡率已经达到90.1%,且剩下的多在生死挣扎,死亡率正奔向99%的路。”有媒体人士表示。

一场游戏一场梦,如今梦醒了,风口不再,P2P大潮退场。有人转身离开、有人身陷囹圄、有人被迫转型、有人入场收割……他们共同演绎了一出退潮众生相。

风口不再

易枫从上家公司离职后,在家业了两个月才找到新工作,除了受到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影响,也有跨行的原因,因为他之前都是在P2P平台工作,现在从事的则是线上教育和文创。

“经历这一两年的动荡,大家都看不到出路,促使我决定彻底跳出这个行业。”易枫告诉消金社,虽然现在到手的薪水比之前少了约1/3,但他表示至少不会轻易被“”,他现在每天都过得很踏实。

曾有研究机构对P2P行业的从业者薪资进行分析,结果显示,2014年P2P行业的薪资涨幅20.2%,2015年核心岗位薪酬涨幅则超过30%。以P2P大火的2015年为例,行业总监层级年薪过百万,人力资源等职能板块总监年薪也可达到60-80万。

如今,这个行业风口消失之后,天地换了个模样。

美股上市P2P平台市场部员工李晓艺告诉消金社,现在绩效考核更严了,每月到手工资也更少了。去年春节,以往都有的年终奖没有了踪影。

“之前我每年都会国内旅游几次,偶尔还会出国玩玩,现在消费降级了,旅游不考虑了,曾经海外代购平台的VIP,现在开始成为了拼多多等廉价电商平台的‘忠实客户’”李晓艺说道。

此外,为控制人员成本,该P2P平台裁撤了一些部门,甚至调岗、降薪变相让员工离职。“我们部门原来有十多个人,今年以来陆陆续续地走了差不多一半,而离职的同事也基本都选择了换行。”李晓艺告诉消金社。

张泽原来是一家P2P平台的副总裁,网贷潮过后,他所在的平台倒闭,于是他跳槽到了平安集团,成为了平安旗下一位专注借贷资产开发的小主管。虽从高管到主管有不小的落差,但张泽表示“钱是少拿了,地位也低了,但现在更有安全感了。”

对那些从P2P平台跳槽或转行的人来说,与网贷行业挥手告别,也将开启职场生涯的一段新战,或许不见得是一件坏事。但是对于深陷暴雷潮的员工来说,在P2P平台工作的日子则可能是一段再也不愿想起的记忆。

“去年9月离职前,公司拖欠了一个月的工资,但这都不是事,重点是我投了15万,但公司已被公安局查封。”易枫对消金社说道,其实他也知道,走法律程序再进行资产清算,自己要回来全部本金的希望十分渺茫。

易枫所在平台被北京市公安局查封,图片由易枫提供

“我老婆刚修完产假才上班没几天,除了要工作还要照顾孩子很辛苦,这件事我暂时没跟说,怕她情绪受刺激。在北京养娃压力大,再加上损失了这笔钱,我要更加拼命地工作了。”易枫语气很坚定,但重重的压力让这个85后的大男孩略感疲惫。

易枫前东家平台的暴雷,生活大受影响的除了公司员工,还有数万想赚取收益的出借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拿着自己全家的积蓄,甚至借钱投的,而现在的结局则导致了无数家庭的悲剧。

“公司大老板一直在国外,现在已经失联了,说到底我们这些投了钱的员工和客户都成了被轻易收割的韭菜。”易枫说道。

终局渐近

2018年底,魏小山所在的P2P平台宣布良性退出,网业务清盘,身边的同事纷纷离职,魏小山被领导挑中,成为了一名良性退出工作组的成员,而工作组的主要任务是催收回款。

“在平台清盘之初,许多出借人都想一次性立刻拿到钱,因此发起过几波维权浪潮。但平台的钱是被借出去了,不可能一下子收回来。前两天,我们刚与出借人代表举行了交流沟通会,但目前有一部分人还是不理解,他们依旧在四处投诉维权。”魏小山表示,他们的维权行为,可能会导致平台存在被认定为“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法律风,而一旦被立案,那将更麻烦。

魏小山告诉消金社,在过去的10个月时间内,他们工作组倾尽全力对逾期借款人开展催收工作,截止到9月底,平台累计催收回款近10亿元,回款比例达到了待收总的1/3。虽进展总体还算顺利,但受宏观环境和行业全面收缩影响,部分借款人还款意愿不高,尤其是政策对于催收这块的集中整治,直接影响了催收效果。

“短信群发系统9月初被叫停,固话呼出一天不能超过50次,同一号码不能呼出超过三次。用微信联系借款人,没实名制的新号每天加人不能超过15个,否则永久封号。”魏小山对此很无奈,“这些限制就像打仗时剥夺了士兵手里的枪。”

魏小山介绍到,受催收严打大环境影响,现在他们已经有些不敢进行上门催收了。“有次我们同事在某城例行出差监督贷后催收工作,工作第一天就和员工一起被全部带到派出所,录口供、拍照、录指纹、抽血走拘留手续,然后警方劝诫同事‘你们还年轻,换个工作很容易,别为了这事误了前途……’从派出所出来后,员工都给吓坏了,大家纷纷提出离职,团队人员流失严重。”

根据魏小山所在P2P平台宣布清退时发布的清盘计划,预计3-5年完成全部清收回款的任务,最晚于2022年底偿还出借人全部本金。

“吃掉容易吃的肉,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目前来看,清退工作实际上可能还需要5-7年,甚至更久,主要看催收情况。”魏小山表示,前期收回的都是比较容易催收的借款,接下来预计还有超过10亿元的逾期金额准备走法律诉讼程序。而除了利用法律武器,与此同时,他们平台目前还在积极对接征信机构,加大对老赖的打击力度。

曾经,P2P是任何人都可以踏入的淘金圣地,数千家平台蜂拥入局,而在淘金者们一番野蛮垦荒过后,监管耐心被耗尽。

除了像魏小山所在平台这样选择主动清盘的P2P外,不少P2P的最终命运则是被清退,甚至是直接被取缔。

近日,多地政府已经接连出手,取缔了一批P2P平台,有的省的网贷机构甚至全军覆没。“除湖南、山东取缔了省内的全部P2P平台,预计后续浙江也会跟进针对P2P业务的‘一刀切’。”某业内人士向消金社透露。

在10月15日的一场媒体通气会上,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网贷领域存量风险化解。”

不论是主动清退或是被清退,这只是无数P2P在大潮落幕时的一个缩影,事实上,在这过程中,还有一些人还不得不面对未曾料到的至暗时刻。

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上海某P2P老板,被相关部门叫走说是要了解一下情况,但却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公司员工才发现是被拘留了。

一位更早几年经历过投资人挤兑的小贷平台老板曾表示,入狱其实是最安全的,如果在外面待着,一旦遇见光身价、损失惨重的投资人,那是真的有生命危险。

清退的平台越来越多,精明的“收割者”却嗅到了机会。

王宇是P2P行业为数不多能全程踩到风口的人,作为第三方服务商,从早期的卖P2P系统,到行业兴盛时的“薅羊毛”,到如今P2P退潮时期提供维稳和清退服务,真正做到了“从鱼头吃到鱼尾”。

“我们目前提供P2P平台的良性退出咨询服务,从前期沟通、制定方案,到与内部员工和投资人沟通,再到方案落地执行,我们能做到法律、务、公关、安保等多维咨询的一条龙服务。”王宇介绍到,行业知名的多家良性退出平台都是他们的客户。

“我们的收费也不便宜,每个月需几十万元。”王宇告诉消金社,在他们的专业服务下,其客户平台的出借人情绪目前都很稳定,清退工作也进展顺利。

出路

2018年8月31日,老飘与拍拍贷正式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在网贷雷潮不断、行业优胜劣汰加速的背景下,将成立4年,累计成交不到1.5亿元的P2P小平台以1000万的价格脱手,实现成功“上岸”,这让老飘感觉不错。

但后面事情的走向却出乎了老飘的意料,双方不但中止了收购合作,还陷入了仲裁诉讼的纠纷之中,让他感觉自己被拍拍贷彻底“白嫖”了一把。关于此事的来龙去脉,消金社《拍拍贷的终极风控一文已详细记叙。

虽然老飘的平台没能成功“卖身”,但被行业巨头并购,或许还算得上是一些中小P2P平台不错的出路。仅是今年以来,就发生了京东收购易利贷、新希望系收购你好贷宜人金科收购道口贷等多起收购事件……P2P行业的并购、整合正在加速。

如果P2P平台没有被收购或被清退,又不愿主动退出网贷圈,剩下的选择:要么转型,要么跟着监管的节奏亦步亦趋。

“自监管确定实施备案以来,我们一直就在等待,如今3年多过去了,依旧没有明确的时间表,看来还要继续等下去。”西部某省会城市一家P2P平台老板刘文强对消金社表示,只要是愿意在P2P行业继续发展,肯定是不愿被清退,但监管设立的备案截止日一次次被推迟,至今没定论。

与此同时,从“备案试点”到“监管试点”的说法接连出现。据悉,最近包括北京、厦门在内的6个地方网贷监管试点相关工作已经启动。而未纳入试点的机构,未来将逐渐转型或退出。

合规合法是基础,目前我们平台在合规手续上能弄的都弄了,包括配合省银保监局调查等。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才是真正的合规?这个标准还没有定,也一直在变化。虽然合规上我们会付出一定的成本,但目前来看最大的成本其实是时间。”刘文强告诉消金社,目前他的平台已暂停发布新标,同时根据监管要求,一直在回收借款,降低待收金额

“我也想通了,我要跑在监管的前面,不能完全被动等着政策,还是要自己主动谋出路。目前,我们的发展战略已经变了,P2P这块的业务在收缩,现在的重点是依公司优势专注于教育金融。”刘文强介绍道,因为这些年一直专注于教育培训,他们在该领域拥有一定的竞争优势。现在平台一方面做助贷,为银行提供培训借款客户,其服务对象也由之前的个人变成了机构。另一方面他们为培训机构做金融科技服务,主要是对“先培训,后付款”的分期客户提供资质审核,跟踪管理以及还款催收。“现在我们是助贷和金融科技两条腿走路。”

虽然网贷平台转型助贷有较高的标准,尤其是中小平台提供的信用背书外部认可度较低,转型事实上面临一定的困难,但刘文强对此却信心满满,在他看来,在银行发力个人业务零售金融的背景下,银行也愿意和有一定优势、能提供真实客户的助贷机构合作。虽目前他们与新网银行首期合作的金额才数百万元,但他相信,等双方合作磨合完毕,业务将步入长快车道。

在当前“能退尽退,应关尽关”的监管指引下,如何看待P2P的未来?

“现在各种政策都在打压,在我看来,P2P行业已经没有未来了。”从事了P2P清退工作近一年的魏小山表示,他对P2P的前景并不看好,但是否会选择跳槽或转行,“短期并无规划,干好当前的事就好。”

在刘文强看来,P2P是灰色民间金融的阳光化,为小额融资提供了的一种有效的解决方案,既能解决用户的借款难题,又能满足财富增值的需要,做到银行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未来一两年,受大环境影响,其预期增长空间并不大。

“我知道用户的能量,也见证过太多的用户,他们通过借款来参加培训,真真切切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其实,只要给到一定的经营土壤,相信P2P就会茁壮成长,我依然看好P2P这个模式的生命力。”刘文强表示,只有还有一丝空间,他的P2P平台就会努力争取活下来。

“万一在等待的过程中,市场又有机会了呢?而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刘文强对未来并不算十分悲观,而不愿被“一刀切”等外部因素误杀,还在苦苦坚持挣扎,这或许也是目前许多还活着的P2P平台的真实写照。

天气转凉,初冬将至,P2P终局渐近,但对于很多P2P平台来说,2019年的冬天,是他们要过的最后一个冬天……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 兔八哥害羞的表姨
    19/11/08
    老赖不除,网贷哪来好日子过?!!
  • 青脸儿害羞的舅公
    19/11/04
    政府就是最大的老赖,平台老赖依靠的靠山,这就是国情
  • 泰迪熊自恋的大婆
    19/11/04
    监管不是强制清除,而是想办法让其良性退出或者转型。期望多多考虑出借人的利益。
  • 匆匆数年杨
    19/11/04
    人太多,井方和法院忙不过来啊
    Doria_chen
    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保护弱势投资人的权益
  • Doria_chen
    19/11/04
    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保护弱势投资人的权益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