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网贷从业者深陷转行困局:“我们不要P2P员工!”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一本财经| 2020-01-11 15:22:49| 6603人阅读
摘要
一些行业将P2P加入“黑名单”,不要相关从业者。

最近金融科技监管收紧,行业动荡,“至少70%的从业者离职”。

他们都去了哪里?

拉勾网提供的数据显示,近四分之一的人还会选择继续留在金融行业,而企业服务、电商、文娱和教育,是其他人比较普遍的转型方向。

但转型之路极为坎坷,一些行业将P2P加入“黑名单”,不要相关从业者。

在过去,金融科技的薪资普遍比其他行业高30%,对于要降薪30%到50%再找工作,一些从业者并不适应。

一位P2P的前副总,宁愿去跑滴滴,也不愿降薪一大半去其他公司。

还有一些赚惯了快钱的从业者,不习惯踏踏实实的生活,会择重新进入其他快钱行业。

走过了捷径,就难再忍受一步一个脚印的攀爬……

01、流失大潮

作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HR,陈敏敏最近的压力有点大。

各个部门都在涌动着离职暗流,公关部、市场部和运营部,是重灾区。

行业动荡,最近不断有某公司被抓的消息传出,人人自危。

“我就劝他们,公关、市场这些部门离业务远,完全不会被牵连。”讽刺的是,陈敏敏一边稳定军心,一边却偷偷筹划着离职。

金融科技行业正在遭遇最大的离职潮——大多数人不是被辞退的,而是主动逃离的。

“至少70%的人已离开。”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吕振文认为,“行业已流失了几十万人。”

拉勾招聘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金融科技行业整体的流入与流出比降为0.4。

这意味着,每当有4个人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就有10个人离开。

吕振文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和高层一对一谈话,“稳住大家”。

“业内有家头部公司,设立了5000万的高管基金,谁要被抓,就给他的家属。”吕振文感慨,公司不惜重金留勇士的举动,却也折射出了行业的悲凉。

几十万离职的从业者,都去了哪里?

拉勾数据显示,在这些人中,只有近四分之一选择继续留在金融行业。

目前,金融科技唯一的安全港,就是持牌消金和传统金融机构

“大家都削尖了脑袋往里挤,问题是,一个萝卜一个。”金融科技行业的猎头李贺称,他现在帮一家持牌消金找CRO,一个位置有8个候选人,竞争极为激烈。

金融机构倾向于选“正规机构出来的,干净的人”。

这意味着,能留下来的,只是极少数。

下的人压力巨大,但出去的人,也未必安然。

5个月前,在公司领导被警方带走后,丁友阳迅速和原公司切断了关系,连工资都不再追讨。

但至今,他都没有找到工作。

几乎所有的面试官,对他的P2P从业经验,都会询问再三。

“你的原公司都出问题了,你会不会被牵连?”丁友阳说不会,但他自己也有点心虚。

2019年11月以来,杭州、深圳等地公安机关陆续发布通报,要求P2P网贷平台涉案工作人员,退缴工作期间的工资、提成、奖金等法所得。

2019年11月19日,杭州公安局下城区分局发布通告,要求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的行为人缴工资、奖金、提成等

丁友阳现在不敢接陌生电话,生怕相关部门找过来,要求他“上缴非法所得”。

听完他的经历,大部分面试官都让他回去等通知,接着就杳无音信。

在行业动荡中,就算离开,也会被余波波及。

杨明曾在P2P公司担任销售小组主管,去年夏天就离职,此后公司也被调查。

直到现在,他还会被频繁叫去接受审问,“有时候一周两次,我根本没法投入新的工作。”

拉勾网数据显示,企业服务、电商、文娱、教育等,成了金融科技人才比较集中的转型方向。

但是,很多行业却将金融科技的从业者加入了“黑名单”。

1月初,金融科技从业者任远和bilibili的朋友闲聊。

对方说:“我们公司现在有个岗位很适合你,可惜你是金融科技的人,我们不要。”

一位友邦员工也曾透露:“我们公司不要P2P行业出来的人。”

“这份职业经历,仿佛成为了刻在你生命里的污点。”李友阳不想虚构简历,却又发现太多人看这个行业时,戴着有色眼镜。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发现很多行业亮起了灯,无法通行。

02、降薪之痛

两天前,丁友阳接到了唯一一个面试回复。对方说,只能开出1万的月薪,税前。

“你没法提供离职证明,手续不完备,这是我们能开出的最好的价格。”丁友阳还想争取一下,对方直接堵住了他的嘴。

过去在金融科技行业,丁友阳的底薪加提成,一个月是3万多。

降薪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不到?他实在接受不了。

过去的金融科技,绝对是一个高薪行业,工资普遍比其他行业高出30%。

猎头李贺一直坚持一个观点:一个行业薪酬过高,对于从业者来说,并非好事。

“从业者会过高地估计自己,想转行的时候,放不下身段,架在了高点。”李贺发现,如今,很多转型者,都陷入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境地。

一家商业银行的部门领导,在2013年被P2P公司重金挖走,年薪300多万。

300多万是什么概念?

当时,商业银行总行的行长,年薪可能也就200万左右。

猎头帮这位高管找了半年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降薪到200万的职位,但高管却看不上。

成都一家P2P公司的副总,最近开始跑滴滴。

他之前的工资是2万左右,现在有企业最多开出的月薪是8000。

钱太少,反差太大,他宁愿先跑滴滴,等新的机会。

“我休业半年多了,身边一大半人都是这样。”一位曾做过第三方支付的从业者称。

李贺发现,现在很多金融科技人才都“赋闲在家”,“有薪酬太低不愿意去的,也有降薪50%都没人要的,3个月都没有收到面试消息的,大有人在。”

03、失衡的心

一个月前,曾经的同事和李友阳说,要不去做区块链吧,“币圈也很赚钱。”

李友阳也心动了,他嗅到了熟悉的气息——都是赚快钱,都是在边缘行走。

他刚了几套课程开始学习,却遇上区块链的正规军准备进场,开始了币圈剿匪。

而他的朋友,已奔赴东南亚“避风头”。

“倒了血霉了,刚从一个坑出来,又进了新的坑。”朋友天天来吐槽,李友阳却庆幸自己没有迈进这个同样暴利而危的圈子。

对于这些从业者来说,转型的另一个难点,是如何面对心理上的失衡。

去年7月,在公司暴后,P2P从业者张衡回东北老家开了家饭店,投入成本30万,月利润1万左右,预计两年多才能回本。

为了这不多的利润,他需要每天工作12到14个小时。

在过去,他每个月的底薪加提成,是5万。

受不了这么“低性价比”的工作,最近,他又回到了金融行业。

走过了捷径,就难再忍受必须翻山越岭的苦行。

现金贷行业转型后,何晶开始尝试做线上保险,自己拍抖音,再推荐保险产品

团队每天拍摄、剪辑,发布内容后,还得一条条回复留言。

“特别累,现在比以前辛苦十倍,赚的不到以前的十分之一。”何晶做了两个月,简直要崩溃,“特别怀念过去的日子”。

赚惯了快钱,就会持续寻找暴利的“风口”。

“国内做不了金融科技,那就去国外。”对金融依旧不死心的明昊,带着团队远赴海外。

他们征战越南,结果被骗了50万;转战印尼,结果遇到了当地严打;如今,他们落脚印度。

“印度确实可以掘金,但到处都是骗子,一些印度人觉得中国人就是人傻钱多。”明昊在印度也刚刚摸出一些门道。

“做了这些行业,就回不去了,不可能再踏踏实实做事。”明昊都不敢想,自己还会去打工,或者去做实业。“你尝过刀口舔血的刺激快感,就不想再平静生活。”

“部分从业者,已经被行业宠坏,在暴利浇灌之后,他们很难再回归正常的职业规划,状态变得极不稳定。”李贺发现,重新找到工作的员工,一般3个月到半年后又会离职,“做什么的都有,要么去海外做现金贷,要么炒鞋炒币,都是一些快钱行业。”

其实他们中,有很多都是技术和风控精英,如果在一个行业深耕,也许会有更高的成就。”李贺觉得很可惜。

他甚至认为,其中的一部分人,“已被行业毁掉”。

当然,也有转型很成功的。

李友阳的两个前同事加入了一家电商平台,同样都是干流量的活儿,“干出了成绩,很有成就感”。

“只要心态放平和,愿意脚踏实地,其实很好找工作。”李友阳的朋友劝他,赚快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步一脚印,这才是人生常态。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关键字: 行业 从业者 工作 转型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一本财经,新金融领域第一深度新媒体。 专注新金融领域的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
                文章总数229
                查看全部 >
                印度撸贷老哥崛起:一口气注册50个平台
                印度现金贷市场骗局丛生:专宰中国团队 多家被骗上百万
                金融海归大撤退:准备解散中国公司 三成人已出国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