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祸不单行!四川信托踩雷薛蛮子私募基金 背后牵出了什么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探长读财| 2020-05-19 11:33:53| 923人阅读
摘要
四川信托今年或许是流年不利,日前有传闻称,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停止所有资金池业务,高管护照上交。

四川信托今年或许是流年不利,日前有传闻称,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停止所有资金池业务,高管护照上交。虽然四川信托很快澄清了这一消息,但仍有多个信源称“四川信托多只信托计划踩雷”。探长读财发现,四川信托旗下一信托计划不幸踩雷前知名天使投资人、微博大V薛蛮子,投资人近3000万元本金到期可能无法获得收益或损失本金。

连续三季度预告损失本金

4月末,四川信托向投资人发送了旗下四川信托·光大中兴蛮子1号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蛮子1号信托”)2020年一季度运作报告。报告在重大事项一栏提示称,“蛮子1号信托计划在2020年一季度内涉及的底层基金投资运作可能影响信托计划的受益人到期无法获得收益或者损失本金的情况。

公告显示,“蛮子1号信托”现存规模2512.58万元,其中投向珠海薛蛮子叁号基金LP份额2413万元。截止2020年3月31日,蛮子叁号基金长期股权投资1080万万元,货币资金1333万元,合计2413万元。

探长注意到,实际上,早在2019年三季度和四季度,“蛮子1号信托”已经连续发布重大事项提示,称信托涉及的底层基金投资运作可能影响信托计划的受益人到期无法获得收益或者损失本金的情况。

但是,前后三份季度报告都没有详细说明,珠海薛蛮子叁号基金的投资运作出现了什么问题。

企业预警通信息显示,“蛮子1号信托” 成立于2016年9月13日,存续期5年,规模3000万元,委托人共有26位。受托人为四川信托,管理人和顾问为光大中兴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信托基金经理为曹海燕。

光大中兴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是什么背景呢?公开资料显示,光大中兴基金是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0000万,隶属于光大中兴集团,发起人为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和中兴通讯全资子公司深圳微品致远。

在P2P的鼎盛时期,浙江光大发展曾经持有过9家P2P平台,其中包括光大中兴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曾入股的光大分利宝,光大系P2P与和平系、华信系、中房系被列为“网贷四大邪教”。

2017年1月,国资系P2P平台君享金融因资金断裂宣告爆雷。而君享金融的国资背景股东正是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事发后,浙江光大立即否认君享金融与自己有关,此事将“浙江光大”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此后,一个多月,至少6家P2P平台先后宣布与国资背景“浙江光大”脱离关系。

由这样一家前科斑斑的公司做管理人,“蛮子1号信托”结局如何可想而知。

诡异的基金亏损预告

探长注意到,珠海薛蛮子叁号基金份额为2814万元,2019年一、二季度,基金长期股权投资1340万元,但到2019年三季度,长期股权投资减少至1140万元。同期,公司货币资金为1333万元,保持不变。这或许意味着基金股权投资出现了200万元的账面亏损。

2019年四季度,基金长期股权投资减少至1080万元,但货币资金增至1826万元,基金总规模为2901万元,比上一季度增加了433万元。

2020年一季度,基金长期股权投资为1080万元,货币资金减少至1333万元,基金规模合计2413万元。本期报告显示,该季度“蛮子1号信托”向受益人进行了信托利益的分配。

探长注意到,珠海薛蛮子叁号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主要将资金投资于互联网、高科技、新媒体产业、电商、医疗健康、创新消费及服务等防御的创业公司和中早期公司股权,那么,该基金究竟投资了哪些创业公司呢?

企查查显示,珠海薛蛮子叁号基金注册于2016年7月,注册资本2844.3万元人民币,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光大中兴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大股东为四川信托,持股98.93%。

薛蛮子叁号基金共投资了7家企业:

1)广州尝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途旅网,主打海外旅游餐厅预定。2017年5月,薛蛮子投了该公司天使轮,金额未知,持股比例为15%。

2)深圳菠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一个生物治疗预约平台,提供预约挂号、医患社区、生物医疗资讯等服务。2017年3月,该公司旗下肿瘤移动医疗服务APP“咚咚肿瘤科”宣布获得薛蛮子6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企查查显示,珠海薛蛮子叁号基金持有该公司10%股份。

3、苏州小雨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打儿童手机桌面守护系统,2017年3月获得薛蛮子100万元投资,珠海薛蛮子三号基金持有该公司8.33%股份。值得注意的是,薛蛮子的另一支基金广州蛮有趣贰期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持有该公司8.33%的股份。

4)涛思数据是一家大数据服务商,2017年8月,薛蛮子及明势资本参与了涛思数据种子轮融资,目前持股比例4.83%。2019年2月,涛思数据获得天使轮投资,金额不详。2020年1月,涛思数据Pre-A轮获得了纪源资本、红杉资本、永辉瑞金创投的近千万美元投资;2020年4月,涛思数据又完成超过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纪源资本和红杉资本。

目前看,涛思数据应当是薛蛮子叁号基金投资最成功的一家创业公司。

5)放肆星球(深圳)网络有限公司是一家娱乐+互联网公司,2019年3月获得薛蛮子A轮融资,持股比例4%。

6)互影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是一家互动影视内容产品提供商,目前已完成天使轮、Pre-A轮 和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经纬中国、真格基金、阅文集团。

7)壳依(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共享雨伞租赁公司,2017年8月,该公司获得1200万元A轮融资,由薛蛮子和某雨伞上市公司老总个人出资。 珠海薛蛮子叁号基金持有该公司20%股份。不过,该公司已经在2019年5月注销解散,显然已经死亡。

探长很奇怪的是,珠海薛蛮子叁号基金投资的这7家公司,初始成本也才1300万元左右,但涛思数据和互影科技的投资至少从账面看应该浮盈不少。以涛思数据为例,最新一轮融资千万美元,按出让10%股份计算,整体估值1亿美元。

薛蛮子叁号基金持有4.83%的股份,账面盈利3000万元,仅此一项已能够覆盖其股权投资本金,为何会出现投资损失呢?

薛蛮子的本色骗术

但是如果薛蛮子把盈利项目据为己有,把亏损项目甩给基金和四川信托,那么就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那样的话,四川信托就成了被薛蛮子玩弄的冤大头。

这种操作,倒是颇像薛蛮子的本色演出。

曾有媒体深扒过薛蛮子的各种骗术,早年薛蛮子在美国娶了第二任妻子丁玮,在嫁给薛蛮子之前,丁玮是前贵州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阎建宏的儿媳妇,之后阎建宏因经济犯罪被依法判处死刑,而丁玮则前往美国。坊间有传言说,丁玮夫妇找薛蛮子投资洗钱,结果没想到,薛蛮子不仅把钱洗走了,顺手连人也洗走了。

最近两年,因为为几十个虚拟币诈骗项目站台,薛蛮子担心被监管查,跑到了日本、泰国和柬埔寨流浪。薛蛮子在海外也不安分,一会在日本买下一条街搞民宿项目,一会在泰国搞民俗,还跑到柬埔寨囤地、买建材厂。但据知情人士曝光,这些项目都是假的,薛蛮子还是沿用了之前坑蒙拐骗的套路。

今年疫情期间,薛蛮子人不在国内,但心系疫情,很及时的变身为口罩“倒爷”,在微博上贩卖各种口罩。探长注意到,薛蛮子最新的投资方向是“头盔”。5月16日,薛蛮子在微博发文称,“求介绍,朋友想要大量订货,希望介绍头盔大生产厂商!私信我”。

探长真心佩服,从骗人家媳妇,到贩口罩、头盔,永远站在风口浪尖上,什么生意都是信手拈来,转换衔接还是那么自然流畅,薛爷毕竟是你薛爷啊。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