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单季巨亏4.86亿 又一高管出走 趣店初夏进“寒冬”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消金时代| 2020-05-28 11:52:22| 976人阅读
摘要
5月26日,趣店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核的财务业绩。

5月26日,趣店发布2020年一季度未经审核的务业绩。

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趣店取录得总收入9.58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比去年同期下降54.3%;净亏损4.86亿元,对比2019年第一季度减少14.6亿元,对比2019年第四季度减少6.43亿元。

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20年第一季度趣店亏损达9.1亿元。

虽然一季度亏损已在趣店和投资者们的预料中,但趣店的处境或将持长期严峻。

在趣店主营业务持续萎缩情况下,消金时代获悉,继季度CFO杨家康离职,风控负责人葛传江调岗后,趣店技术副总裁胡成文也于近期离职。

数据全面下滑,开放平台三个季度业务量将缩减90%

来看整体数据。财报显示,一季度趣店放贷规模为70亿元,环比下降60%,其中,贷款簿记业务发放44亿元,环比下滑53%,开放平台业务交易量26亿元,环比下滑67.5%。

在2019年第三季度还为趣店贡献90%以上净利润的开放平台,2019年第四季度交易量已环比减少19.7%,并且趣店预计第二季度开放平台业务量将下降60-70%;据此计算,从2019年第四季度到2020年第二季度,共计三个季度时间,开放平台业务量或将缩减约90%。

截至一季度末,趣店贷款余额为285亿元,环比下降25%;其中开放平台132亿元,环比下降15.4%,贷款簿记业务153亿元,环比下滑32%。

截至2020年3月31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8020万人,对比上一季度末(7950万)长率已降至1%以下;未偿还借款人为570万人,相较2019年年末的610万人减少40万人。

其中,D1(逾期1天)拖欠率有向好的迹象,不过,此前开放平台业务的D1拖欠率一直低于簿记业务,但从今年3月起,其与簿记贷款业务几乎一致,达到20%,后期已超过簿记贷款业务,截至5月19日,保持在约20%,仍处在高位。

(趣店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演示)

新项目万里目“槽点”颇多

2020年第一季度,趣店高调宣布奢侈品电商万里目项目,消金时代曾对其有过详细报道。

不过,趣店似乎并没有对万里目有系统规划,例如,万里目上线推广时打着百亿补贴的称号,采用拼多多式拉新手法,给予邀请人和被邀请人万里币奖励。起初,黑卡会员的被邀请奖励为300万里币,然后很快降至200币,不久后继续降至100币,5月28日,消金时代发现,拉新奖励又恢复至200币。

万里币是万里目平台的代币,可1:1替代人民币使用,推广初期,用户购买产品可无上限使用万里币,随后,万里目改变规则,万里币至多能使用价格的一半数量,即假设购买1000元的商品(不含税费),使用万里币抵扣的上限为500币。

实际上,万里目的产品还出现了价格高于专柜的情况。

例如LOUIS VUITTON Speedy 25经典老花手提斜挎包,万里目补贴价为12399元,税费为2479.8元,普通用户合计到手价为14878.8元,但该款包在LOUIS VUITTON中国官网的标价为12900元。

(5月28日万里目截图)

(5月28日LOUIS VUITTON官网截图)

在财报后电话会,趣店表示万里目的竞争优势在于有强大供应链。但是,万里目曾被媒体曝光陷入假货疑云,令人担忧其供应链能力。消金时代此前报道过,负责万里目供应链的不少都是趣店分期商城的员工,因团队缺乏跨境电商经验,导致很难掌握稳定的货源。

据棱镜深网报道,趣店渠道方面的相关负责人还曾在朋友圈寻找护肤品供应商。

至于万里目是否能和趣店主营业务产生协同作用,趣店承认趣店贷款用户和万里目用户基本是不同客群,并且表示万里目是新项目,目前还不适合引入信贷服务

趣店表示,趣店的技术可以应用于万里目。但有多位消息人士向消金时代表示,趣店技术副总裁胡成文已于近期离职。消金时代就此向趣店方面求证,截至发稿时公司未予置评。

现金贷业务能否恢复荣光?

趣店集团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表示,“鉴于疫情引发的对经济的持续影响,趣店二季度仍然继续保持审慎态度。”

不过,趣店对主营的态度可以说是审慎,也可以被视作消极。

接近趣店人士向消金时代透露,趣店现金贷运营等业务部门有多人离职:“机构资金合作部门高管只剩何洪佳,有些岗位都没人交接了。”据悉,趣店联合创始人何洪佳一直负责机构资金合作业务,并在今年年初分管风险业务。

该人士表示,趣店近期在现金贷业务上不做获客,让业务自然缩减,也不再拓展资金方。

很难说清趣店现金贷业务缩减有多少比例出于主动因素。据消金社4月的报道,趣店的部分资金合作方已经停止与趣店合作,其中,天津银行已不新增投放,厦门银行正在退出资金投放,趣店公布的8家合作金融机构之一和部分城商行也已与趣店停止合作。

业内人士向消金时代透露,兴业消费金融也已与趣店合作停止,原因是:“业务爆了,资方分润低,兜不住(坏账)。”

而趣店本季度的一部分亏损就来自于交易服务费项与其他交易损失1.504亿元,其中来自再估值损失为2.87亿元,主要因为2020年第一季度环境恶化导致借款人实际偿还服务费的可能性下降。

趣店称,未来拖欠率指标向好并且时机合适的时候,趣店会有足够的资本迅速恢复。其还称,因为有大量现金,目前趣店并不需要外部资金开展业务,未来交易量增加也会欢迎外部资金。

在一众美股上市互金平台中,趣店自有资金放贷比例非常高,2019年趣店有近20%交易来自自有资金放贷,这也是趣店放贷规模并非顶尖,但一直是利润王的原因。

不过,有业内人士分析,依靠无需营销成本的现有客户,虽然目前趣店还可以躺着赚钱,但随着用户流失,业务会越来越少。

一位趣店前员工对消金时代表示,现在市场上的放贷平台越来越多,而且利率低的平台很多,趣店早期优势已经逐渐丧失。

因为贷款簿记业务和开放平台交易预期减少以及需准备较高准备金,叠加后期万里目营销费用,趣店预计2020年仍将是艰难时期,并且有必要探索其他机会补充增长。不过,留给趣店探索的时间可能真不多了。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