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恒天系私募4.5亿踩雷游戏公司:众应互联巨亏13亿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金小鲸| 2020-05-29 14:13:29| 1399人阅读
摘要
众应互联向恒天系私募融资4.5亿时受让包括彩量科技全部股权,时间和金额也与其“出血”收购彩量科技时相当。恒天系的输血或缓解众应互联资金压力助其收购彩量科技。

临近审计预告的延期披露截止日期,28日晚间,众应互联(002464.SZ)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

报告显示,2019年,众应互联营业收入4.6亿,同比下降41.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48亿,同比下降1442.67%,与业绩报告月披露数据均有数千万差。同时,众应互联2019年录得的亏损主要发生在第四季度,单季净亏14.26亿。

利润大降祸起商誉减值。众应互联表示,受到实际经营情况及环境影响计提商誉、长期股权投资无形资产减值金额11.17亿;同时,子公司MMOGA由于全球游戏虚拟物品行业采购成本攀升等问题,与相关方达成下调合作佣金;

与此同时,子公司彩量科技由于客户受游戏版号限制,此部分收入大幅下降。并为促进销售,降低毛利或赠送部分流量,导致2019年业绩下行。

游戏电商交易MMOGA(香港摩伽)和彩量科技两个平台支撑着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本期末,两家合计被计提10亿商誉减值。

除了商誉暗雷,众应互联同时透露,2019年公司因融资逾期债务等原因,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加较多。审计报告提醒,截至报告期末,众应互联合并财务报表流动资产4.1亿,流动负债17.8亿,且存在逾期债务未偿还。

相关债务已逾期19个月。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末,众应互联的短期借款和和应付未付企业借款利息分别为7.19亿和9.03亿,其中,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总额4.5亿,借款方北京易迪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北京易迪”)。审计方提及,资产负债情况可能导致对众应互联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众应互联的主要业务由游戏电商交易、移动大数据流量分发业务和海外移动大数据流量三大业务构成。贡献营收的产品包括游戏授权/注册码、游戏虚拟物品、返利收入 、全球移动大数据流量分发、商品销售、软件销售及相关服务、房屋租赁及其他

报告期内,移动游戏运营服务和代理采购业务无收入,两项业务均由彩量科技运营。

彩量科技正是众应互联与矿机生产商亿邦国际纠纷事件的主角。2019年12月,众应互联发布公告称,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云南亿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与彩量科技的卖合同纠纷中涉嫌合同诈骗,已向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刑事报案,警方已立案侦查。亿邦国际涉嫌诈骗被立案的消息令舆论哗然。

亿邦旗下比特币矿机品牌翼比特公众号回应称,公司已将全部10万矿机交付新彩量。此次财报披露,目前案件尚在侦查过程中,相关诉讼涉案金额1亿。

前述4.5亿债务逾期同样关系到彩量科技。2017年8月、10月,众应互联与恒天中岩投资、北京易迪基金签署了协议。恒天中岩以1亿元的价格由其下恒天财富稳金私募投资基金、北京易迪以1.5亿元的价格由其下稳4号私募投资基金,受让公司对彩量科技的共100%股权收益权;恒天中岩以6千万价格由旗下恒天财富稳盈投资基金北京易迪以1.4亿元的价格由旗下恒天中岩尊崇12号私募投资基金二期受让公司对霍市摩伽享有的共计40%股权收益权。

融资回购逾期,北京易迪对众应互联提起诉讼。

工商信息显示,恒天财富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恒天财富”)通过广东恒天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持有北京易迪。恒天中岩股东包括中植财富控股有限公司、经纬纺机(000666)等,与恒天财富股东结构相似。北京易迪和恒天中岩均为恒天财富下属公司。

2017年7月,众应互联审议通过彩量科技股权收购案,拟以4.75亿自筹资金收购谷亮、共青城沃时代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共青城沃时代”)、孝昌明雅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所持彩量科技股权,在次月过户并将彩量科技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

众应互联向恒天系私募融资4.5亿时受让包括彩量科技全部股权,时间和金额也与其“出血”收购彩量科技时相当。恒天系的输血或缓解众应互联资金压力助其收购彩量科技。

重金收购的彩量科技未完成业绩承诺。据收购协议,谷红亮和共青城沃时代承诺,彩量科技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扣净利为5000万、6000万和7200万。28日披露,彩量科技2019年扣非净利为-3445.54万元,与承诺业绩差额超1亿。业绩补偿责任人表示目前无现金偿还能力,短期内无法进行现金偿,在1年内争取以其他资产进行抵债赔偿。

现因债务逾期,彩量科技100%股权已全部被质押和冻结。MMOGA也存在为彩量科技贷款提供担保情况。

彩量科技还被母公司自曝管理存缺陷。4月28日,众应互联董监高关于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的专项说明提到,彩量科技使用印章等管理中,存在该公司人员未按照公司印章管理办法所规定的用印流程进行使用的情况。印章管人亦未按照公司内部控制流程所规定的用印流程执行相关的印章管理,称彩量科技的内部控制流程存在重大执行缺陷。众应互联公开了印章管理问题,未提及管理不当导致的具体损失。

如今业绩败退的彩量科技在被众应互联收购前,曾谋求挂牌新三板。公开信息显示,彩量科技创始人谷红亮曾任职联想移动通讯和青岛海尔通信,在2011年11月创办彩量科技。据天眼查数据,谷红亮还曾是天神娱乐(*ST天娱 002354)控股子公司深圳市爱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 “爱普信息”)股东,该公司旗下的爱思助手(原苹果刷机助手)是一个苹果设备越狱工具。彩量科技也被指涉及相关业务。有招聘网站显示,彩量科技主推的appcake产品的主要客群是越狱用户。

彩量科技还包括其他业务,由于苹果越狱版app三方软件市场萎缩,软件行业头部公司威锋业绩衰退,众应互联4.75亿收购彩量科技的合理性遭到质疑。彩量科技本期也被计提2.7亿商誉减值。

彩量科技与亿邦国际的纠纷还曝光了众应互联的虚拟货币生意。2018年,众应互联曾在年报透露,研发投入中包括数字货币交易所、矿池管理系统。众应互联在2019年披露,区块链应用技术及资产交易平台在19年11月完成验收,拟完成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软件的开发应用。兄弟公司MMOGA官网介绍的支付方式则包括比特币支付

除交易所外,其还涉足矿机、矿场。彩量科技官网介绍提到,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布局,尝试小规模的数字云计算领域服务器的技术以及矿场建设等工作拟大力拓展海外矿机服务市场;目前已在美国与3G Venture LLC达成合作,获得长期的场地及电力,文中结尾称,彩量科技不远的将来有望成为继比特大陆等全球第四大矿机服务商。

与此同时,众应互联还在近日宣布,拟以彩量科技100%股权、对上海宗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宗洋”)应收款项本息债权,和3000万现金作为增资资产,增资北京元纯传媒有限公司(下称 “元纯传媒“)。元纯传媒涉及电商网红业务,收入以综艺节目、影视剧业务为主。众应互联或将借此入局网红经济。

19年4月,众应互联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设立数据服务公司,围绕数据和金融开展业务,合作方深圳瀚德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瀚德信用涉足借贷生意。

实控人李化亮担任法人的青岛大钱柜金服也涉及征信信贷业务;所属母公司大查柜(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是其胞兄弟李化

众应互联前身是2010年上市的金利科技,原有业务涉及传统制造业,彼时的实控人是廖日兴、廖日昇代表的台湾廖氏家族,原控股股东为SONEM INC.。

彩量科技的剧本也曾经发生在金利科技上。2013年,金利科技曾以3.41亿并购,有苹果IPad背面铭板Logo订单的宇瀚光电,攀上苹果概念。宇瀚光电最终未完成业绩承诺、亏损数千万、业绩补偿未及时履行,金利科技发起人开始减持股票

2015年4月,金利科技公告,SONEM INC.将所持金利科技占总股本的29%和7.9%的股份转让给珠海横琴新区长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珠海长实”)和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嘉实资本”),转让款分别为8.65亿和2.36亿。SONEM INC.套现离场,郭昌玮登场。

此役之后,郭昌玮被称为资本猎手,他的资本局中还有另一家上市公司中润资源(000506.SZ),并与嘉实资本参与过美都能源(*ST 美都 600175)定向增发,还曾拟收购上海证大(0755.HK);曾被猜测与德隆系资本关联,两者的交集在北京安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 “安控投资”),安控投资一度由郭昌玮实控的北京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冉盛资产”)以及德隆系关联公司持有。据天眼查搜索,长实永盛控股有限公司背后的股东和高管也能看出两者关联的些许端倪。

值得注意的是,在郭昌玮入主时期,中润资源曾拓展互联网游戏研发业务,拟以1.65亿收购藤木网络,现已退股。藤木网络背后股东关联恺英网络(002517)。同样在郭昌玮入主时期,众应互联曾计划收购另一家游戏公司杭州九翎。杭州九翎背后同样有恺英网络参股。相比德隆系,郭昌玮与恺英网络王悦交情的传闻更虚实可探。2019年,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被刑事拘留。

目前,郭昌玮是冉盛财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和全资股东,对外控股包括冉盛长实(宁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宁波冉盛盛道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冉盛(宁波)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

2015年6月,金利科技宣布购买MMOGA全部股权,MMOGA主营游戏虚拟物品交易,注册地在香港,主要市场在德语区。重组完成后,原有主营业务剥离,金利科技转型为游戏电子商务平台企业。金利科技还曾计划与杭州九翎、八班网络重组未果。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金利科技在2015年全年多次停牌,最长时间约近半年,躲过股灾,复牌后屡屡涨停。2015年,金利科技市值从不足30亿,直破百亿。同样的情节在收购彩量科技时没有重演,金利科技股价自17年不断下跌,在17年末更名众应互联,目前市值跌破30亿。

2016年7月,郭昌玮将珠海长实持有的部分众应互联股份转手至同样受其控制的宁波冉盛盛瑞,众应互联控股股东变更为冉盛盛瑞。此时,嘉实资本等已逐步套现离场。

2017年下半年,郭昌玮有意从众应互联抽身,将珠海长实所持股份剩余4.96%的股份以4.8亿转让至宁波瑞燊,炫踪网络创始人李化亮接盘。2018年2月,宁波冉盛盛瑞拟将上市公司10%的股权转让至李化亮的微梦互娱,交易价款8.39亿元。2019年8月,宁波冉盛盛瑞将所持占公司股本19.9%的表决权转让至微梦互娱,微梦互娱和宁波瑞燊随即拥有的表决权占公司股本的29.9%。直到2019年10月,众应互联实控人变更为李化亮,郭昌玮抽身。

2019年,众应互联高管层换血,原董事长郑玉芝、原总经理吴军在上半年分别被调任解聘,董事会班底多位成员在9月期满离任。李华亮目前担任众应互联法人、董秘、董事长职务。

李华亮早期与新浪共同发起成立主营游戏业务的炫踪网络,炫踪网络先后获得云峰基金、红杉资本、创新工场、华鑫证券、杉杉创投等融资。炫踪网络被认为有意借壳,目前并未装入上市公司。

身背债务的众应互联未停止投资。2018年,众应互联其他应收款中有7829.78万来自上海宗洋,这笔款项本是投资意向金,也被作为此次收购网红业务公司的增资资产。放款约一年后,众应互联取消此项投资,便将这笔意向保证金便转为其他应收款。上海宗洋开始分批归还。

22日,众应互联收到证监会江苏监管局的警示函。经查,2018年2月,众应互联以投资款名义向上海宗洋支付1500万元,上述款项通过中间账户转入李化亮控制的上海米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上海米椒”)账户。未披露上述关联交易, 证监局决定对众应互联出具警示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除了商誉暗雷以及与北京易迪的债务逾期,留给李化亮的还有与中航信托的债务纠纷等遗留问题,相关诉讼请求金额为2.6亿。

近期,众应互联发布一季报,报告期内,众应互联营收6705万,同比降低55.9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862万,同比变化197.41%。营业收入和营业外收入降低的原因分别为子公司业务减少和子公司废品收入影响所致。

《证券法》规定,上市公司应在每一会计年度结束之日起四个月内,报送并公告年度报告。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证监会将年报发布时限延至6月末。

就年报延期披露原因,审计方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表示,众应互联旗下MMOGA公司业务合作方遭受疫情严重影响,绝大部份处于非正常办公状态,造成MMOGA公司主要业务数据获取、核对、验证等工作受到迟滞,相关返利业务收入数据的确认与文件签署进度受到严重的影响,预计年报审计不晚于5月29日提交和披露。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