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十大关键词 回顾P2P的2018!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小白投网贷| 2018-12-05 18:10:12
摘要
2018年,对于网贷从业者可谓一波三折。

2018年,对于网贷从业者可谓一波三折。

年初从业者意气风发,积极开展备案工作。年中备案延期,突生变故。下半年柳暗花明,备案重启。

2018年,对于网贷行业参与的各方可谓刻骨铭心。年中的潮波及投资者无数,他们是最无辜的人。踩雷投资者的呼号声声刺耳,闻者莫不神伤。2018年即将远去,正如所有的苦难都会过去。

临近岁末,让我们通过10个关键词,回溯网贷行业的2018年。

备案

早先,网贷无辜背负e租宝等平台的恶名,承受现金贷受害人的唾弃。即便e租宝和网贷全无关系,现金贷和网贷的交集有限,网贷仍然成为互联网金融负面事件的代名词,成为人尽可“啐”的痰盂。网贷行业污名化已久,从业者唯有唾面自干。

2017年12月8日,网贷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做好网贷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为“57号文”)。57号文提出,2018年4月底之前完成辖内主要网贷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对于违规存量业务较多,难以及时完成处置的部分网贷机构,应当于2018年5月底之前完成相应业务的处置、剥离以及备案登记工作;对于难度极大、情况极其复杂的个别机构,最迟应当于2018年6月末之前完成相关工作。

该文件的发布,设定了监管落地的最后期限。备案大幕就此拉开,网贷即将进入“备案元年”。

网贷备案元年,曾是从业者充满希望的一年,也曾是备受投资者期待的一年。不曾想,我们猜对了开头,却不曾猜中这结尾。2018年年中,备案不断延期,时间表久久未至,也为随后的行业雷潮埋下了伏笔。

所幸,在行业经历剧烈的波动后,监管层积极干预,明确了备案时间表及P2P合规检查时间节点。

备案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雷潮

六月天干物燥,向来不太平。

6月伊始,随着备案延期以及去杠杆政策的不断落实,债务链条开始陆续崩塌。早前,部分平台为了吸引投资者,自设资金池、拆分标的以释放流动性投资人信心不足时,流动性的便宜转化为流动性风险。部分平台借网贷的名义,吸收公众存款,拿去炒房,给关联方输血。当银根收紧、财务违约风险暴露,资金难以收回,这些平台无以为继。

由于产品设计的缺陷、行业监管的缺位以及网贷行业自身的硬伤,网贷风险迟早需要出清。只不过6月恰好是备案延期信号释放的时间窗口,期间市场债务违约高发,尽早暴露了不合规网贷平台的潜在风险。

在这一背景下,老赖的信心空前高涨,他们坚信能够拖到平台清盘的一天。投资者的信心空前低落,担心部分平台存在自融、资金池、虚假借款标的等违规业务风险。持有活期项目的投资者,希望提现前平台不会暴雷,取出资金不敢复投债权转让的投资者,祈祷有人接盘,亏损出手也在所不惜。恐慌情绪传导到其他平台,促成整个行业的雷潮。

6月,唐小僧雷完联璧雷。7月,银票网雷完银豆雷。8月,投之家雷完草根雷。网贷之家数据显示,6月共有69家平台暴雷。7月的这一数据激增到211家,8月的暴雷平台数量为100家。

监管救市

雷潮期间,多个监管部门召开多个网贷相关会议、下发多份文件。监管部门召开会议之频繁、下发文件之密集,实乃罕见现象,监管及时介入,雷声渐歇。

银保监会召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高管开会,要求四大AMC主动作为以协助化解网贷的暴雷风险。

8月8日,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报送网贷平台借款人逃废债信息的通知》。通知称,整治办将协调征信管理部门将上述逃废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和“信用中国”数据库,对相关逃废债行为人形成制约。网贷平台云起响应,积极上报逃废债信息。

在监管层的积极干预之下,网贷行业在三季度逐步企稳回升。网贷之家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底,P2P网贷行业的活跃投资人数、活跃借款人数分别为242.16万人、274.68万人,其中活跃投资人数环比上升6.50%,活跃借款人数环比上升4.44%。

清盘

备案大限日近,退出还是坚守?这是一个问题。

自57号文一出,不少平台自知无望通过备案,选择停业清盘。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8年1月,42家网贷平台自称“停业清盘”。

截止到2018年12月4日,1月份停业清盘的平台中,仅有3家平台的官网可以正常访问。除了金银谷、善盈宝鑫禹在线等少数平台自称在2018年之前完成兑付外,其余平台尚未发布兑付方案、完成兑付,即匆忙关闭网站。

其中,领投鸟是为数不多公布兑付方案的平台。2018年1月23日,上海网贷平台领投鸟在其官网发布“合规清盘”公告,称平台于当天正式停止平台运营及备案,并将于2018年4月底统一结算用户5%-10%本金比例。还没等到统一结算用户本金的那天,领投鸟实控人已于1月30日被刑事拘留。

领投鸟实控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7年下半年,接近九成的新增非吸资金用于贴补领投鸟的前期亏空,投资者出借的2000多万进了个人账户。

领投鸟是不少自称“停业清盘”平台的缩影,P2P成为敛财的工具。停业清盘是假,以“备案无望”为名收割投资人是真。

兑付套路

兑付套路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10月15日晚间,优灵宝创始人雷祯发表了一篇长文。文章称,P2P平台优灵宝将全部关停不再更新,所有社群全部解散。对于投资者的债权,则以1:1的比例兑换为一款名为XXST代币。

可惜投资者不买账,XXST成交量开始大幅下降。雷祯诡计不成,被迫出逃。

10月19日,前海航交所发布《关于退出本金兑换机票代金券服务的预告说明》,投资者可将债权兑换成机票代金券,最低额度为5000元(组合),也可为家人及亲友预订机票。

10月22日,理想宝在其官网发布“暂停发标及存量业务清理垫付方案公告”。理想宝通过4个方案,100%垫付平台存量项目进行。第二个方案显示,理想宝以海豚共享充电宝项目资产作为债权抵押物和债务冲抵。

上述平台以空气币、机票代金券、共享充电宝项目抵债,更有甚者联合第三方合谋收割投资人。

前沿财富投资人透露,一家名为“中晟大唐”的第三方资管公司在平台清盘后介入,折价收购兑付困难的债权。起初,中晟大唐要求收取10%的服务费。随后,费用不断加码,电催也要10%,地催更是要加50%,最后能给到投资人的只剩30%。

高返之死

备案延期的信号愈发清晰,自称“停业清盘”的平台数量越来越多。与此同时,赫赫有名的返利四大天王在半年间接连阵亡。

钱宝张小雷于2017年12月26日向警方自首,高返四大天王已去其一。2018年1月23日,苦捱了5年的雅堂金融宣布退出网贷,成都雅堂控股集团董事长杨定平于今年7月15日投案自首。2018年6月16日,警察介入调查硬拖了3年的唐小僧。2018年6月21日,联壁金融官网无法打开。至此,高返四大天王全军覆没。

唐小僧线下起家,自称平台不是P2P。钱宝的“做任务领奖励”模式也和P2P全无关系。雅堂金融、联壁金融的羊毛返利太厚,难以持久。高返平台为了揽客,许以畸高的利率。短期内尚可持续,长期保持在较高的利率水平必有猫腻。资金持续净流出,借旧换新的把戏无以为继,高返平台难逃覆灭的末路。

年初自称“停业清盘”的平台数量虽多,但大多籍籍无名。更负盛名的高返四大天王“前仆后继”,这些伪P2P平台对于行业的冲击尤甚于前者。

无数媒体借由高返四大天王的倒下,对P2P口诛笔伐。四大高返平台并非纯粹的P2P平台,黑锅却由网贷背负,着实委屈。P2P从业人员还没来得及叫屈,P2P平台便以排山倒海之势,连番倒下。

追捕

雷潮至今,上百家平台被立案,多名涉案人员出逃。当前,全国各地警方布下天罗地网,全力缉捕追逃网贷在逃人员。为了最大限度地推进网贷平台案件侦查工作,最大限度地减少投资群体的损失,警方开展的缉捕外逃人员、追赃挽损工作从未停歇。

警方通告频传利好,多位网贷案嫌犯归案。10月26日央视及新华社消息称,自今年6月以来,公安机关已成功缉捕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外逃网贷平台高管40多人。

截至发稿,唐小僧实控人邬再平、余盆网实控人覃丽昀、投融家实控人李振军、掌盈金服实控人屠永东、抓钱猫CEO张显成、利民网创始人孙利明、映贝金服实控人和部分高管、58车贷实控人邢森及其妻子苏娜、普资金服实控人林昌利、九斗鱼董事长原旭霖、鑫贝通宝老板、妙资金融实控人徐东升、金刚金服实控人曹新建、金联储实控人王宇宏以及乐居财富实控人郑炜等。

在逃人员千万不要心存侥幸、执迷不悟、一错再错。只有认清形势、珍惜机会,尽早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才是唯一出路!

白名单

在警察叔叔追捕嫌犯的同时,中断的网贷备案重新开启大幕。

新华社2018年8月4日消息,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网贷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认真分析总结了当时互联网金融风险形势,对稳步推进互联网金融特别是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允许合规机构继续经营。经有关部门认定,基本符合信息中介定位和各项标准的机构将接入信息披露产品登记系统,继续开展网络借贷业务。经过一段时间运行检验后,条件成熟的机构可按要求申请备案。

多地互金协会、金融办重新启动合规检查,备案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展中。多家网贷平台上交合规报告,为了最终的备案冲刺努力。

9月20日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刊登了25家银行分别发布的“关于个体网络借贷资金存管系统通过测评声明”。这标志着首批通过协会测评的存管银行名单正式出炉。

截至发稿,已有42家银行通过存管测评。

中小平台遭清退

备案进程中,必然有不少平台将被迫退出网贷行业。

今年11月,杭州传出存量不足1亿的平台将被清退的消息。数日后,北京地区待收规模低于5000万元以下的网贷平台将不予备案的消息不胫而走。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发现,近期至少有7家网贷平台应监管要求而退出或转型,分别为贵人贷、予财缘、晴天助顺心理财、金满盈、板凳理财中网国投等。

上市

小平台恰如一叶孤舟,难敌大风大浪,被迫清盘。另有一些平台扬帆出海,赴美上市

2017年,信而富和信贷拍拍贷等国内多家网贷平台赴美上市。2018年,“车贷第一股”微贷网、“房抵贷第一股”的泛华金融先后上市。

北京时间11月15日凌晨,泰然金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文件,拟挂牌纽交所。

同一天,微贷网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

微贷网CFO李晋翔称,上市对微贷网的意义并不是为了募集资金,也不是终点,而是微贷网合规发展的另一个更高的起点和开端。

推而广之,备案于网贷平台而言,同样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更高的起点和开端。

“网贷备案元年”即将行将远,“网贷备案二年”渐行渐近。不合规平台持续出清,政策越发明朗,2019年的网贷行业必将走好。

至少,不会比2018年更糟糕吧。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