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北京深圳P2P要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 平台投融两端调整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新金融深度| 2018-12-07 16:56:52
摘要
互金行业在面临防范风险以及专项整治的背景下,北京、深圳已经出台相关政策要求平台进行多降。

互金行业在面临防范风险以及专项整治的背景下,北京、深圳已经出台相关政策要求平台进行多降。

12月6日晚,深圳互金协会下发P2P“十律”,要求专项整治期间网贷机构应降余额、降人数、降门店、降存量等。从深圳发布文件来看,多数内容都是对已有规则的重申,但也提出不得增加并应有序减少出借人人数等细化要求。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此文属于对双降要求的进一步细化和严格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9届财新峰会上,北京副市长殷勇就提出了三降”(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要求。作为网贷重地的北京、深圳针对P2P整治接连下发了多降要求。业内人士认为,在强调防范风险以及网贷专项整治期间,平台首先应该将合规放置第一位。不过出借人数的控制与控制规模的不上升存在一个相匹配的问题,网贷平台将面临投融两端调整的挑战。

“大、小”平台面临寒冬?

今年8月,为深化P2P网络借贷专项整治工作,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由此网贷合规检查拉开帷幕。

事实上,网贷专项整治工作一直有持续进展,而要求P2P平台“双降”早已有之。只不过或多或少执行的严格程度或者执行效果并不太好。为此,早在6月,北京网贷监管部门发布通知,再次强调辖区网贷机构不得增长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

值得注意的事,11月19日的财新峰会上,北京副市长殷勇曾提及北京地区对于P2P违规存量整治中将实行“三降”。据新京报消息,北京“三降”明确要求P2P网贷平台需要缩减待收余额、降低出借人人数、减少门店数量。

而深圳互金协会下发的P2P“十律”更是“双降”的强化版。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上述文件中多数内容都是对已有规则的重申,不过此次强调“P2P网贷机构出借人人数不得增加,并应有序减少出借人人数”,属于对双降要求的进一步细化和严格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向新金融头条表示,北京、深圳确实是互联网金融尤其是网贷重地,在强调防范风险以及网贷专项整治期间,平台第一时间应按照协会的相关要求配合工作,将合规放置首位。

网贷之家数据,目前北京运营平台数量共有236家,待还余额为3369.03亿元,而据媒体报道,深圳至少还存在超四百家网贷平台。

不过,尹振涛还表示,这十条内容的具体落实有些东西可能也在思考,例如出借人人数需要控制甚至应有序减少出借人人数,这个是适应前面要求的总体规模不上升,那么规模不上升、出借人数量又降低中间存在相匹配的问题。

“这就存在两点问题,首先是出借人如果要出借平台应该如何去禁止,我认为对于平台来说需要做好准入门槛或者建立合格投资人标准,但又不能把大量的合格投资人拒之门外,这也不符合普惠金融和金融服务的商业原则和宗旨。其次,如果投资人减少,平台是不是很难做到小而分散。当然这个还是要看资产端的数量控制,如何去平衡的问题。”尹振涛认为,多数平台将面临既要有合规的资产端,同时又保持平台的正常运转以及投资人的减少等等一系列挑战。

所以,监管层可以考虑建立网贷行业的“投资者适当性”原则,这样既能在源头控制一定的风险,也能建立一定的风险门槛,也能让网贷平台在对于投资者(出借人)的选择上余地更大。

互金专栏作家肥皂认为,控制总量,减少待偿余额都没问题,有序减少出借人这会让本来就在“双降”中的网贷平台更雪上加霜,这也会让网贷平台的收入继续减少,成本上升。成本上升势必会给平台带来运营商的压力,这个冬天对于网贷平台来讲确实寒冷。

薛洪言也表示道,在当前行业环境下,出借人呈净流出态势,影响尚且有限,不过对个别头部平台而言,出借人仍然实现了逆势上涨,受这条规定影响,或不得不暂缓一些正常的市场推广和用户运营工作。

这也意味着,除了小平台,即使是行业的头部平台也将面临一些影响。毕竟,前一段时间,传闻清退小平台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则消息虽未证实,但目前浙江上海已有平台或被清退,或主动转型。

可引入新的资方

引入新的投资方或进行并购重组早已不是新鲜事。8月,互金整治办、网贷整治办提出十条网贷风险应对举措,其中一条便要求多措并举缓释风险。指导网贷机构通过兼并重组、资产变现、与金融机构合作等多种市场化手段缓释流动性风险

在深圳互金协会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行业专项整治期间有关行为的通知》明确指出,P2P网贷机构原则上不得变更股东及实际控制人,P2P网贷机构持股(或者与关联方合计持股)5%以上的股东在整治期间不得减持其持股份额,整治期间本协会将协助工商管理部门统一暂停相关工商登记。但也提出因新股东注资或平台之间的并购重组带来的股东变化股东持股份额变化等涉及的工商登记除外。

尹振涛认为,上述政策限制的方面是非常清晰,也是为了防止在这种特殊时期,大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出现甩锅、跑路,规避责任等等行为。但如果有股东有信心通过备案继续愿意增值、扩股,或者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愿意相互并购等,这方面可能是需要支持。毕竟引导合规的机构实力更强,也有助于防范化解风险。

薛洪言则提醒道,引入新股东和P2P平台间的并购重组可有效降低平台爆风险,监管对此一直持鼓励态度。在各地传出清理小平台的背景下,平台备案的不确定性增大,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新投资方布局的积极性。

还有业内人士向新金融头条表示,目前愿意进来的资方可能也是寻找那些备案可能性较大的平台,但现在的估值会远远低于雷潮前的估值。就目前的网贷整个市场来看,资方的引入却是存在一定的困难,毕竟网贷平台的红利期过去,接下来的合规备案,到底何时能够完全落地,还有待观察,也让很多资方犹豫不决。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