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上市系、国资系咱都不投了?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互金通讯社| 2019-10-11 09:26:06| 4665人阅读
摘要
彼时,“上市系”、“国资系”是P2P投资人追捧的“香饽饽”,此时,却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一地鸡毛”。

彼时,“上市系”、“国资系”是P2P投资人追捧的“香饽饽”,此时,却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一地鸡毛”。

10月9日晚间,熊猫金控发公告称,公司近日得知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银湖网”)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立案。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及银湖网尚未收到相关部门出具的与银湖网被立案有关的法律文件。

同日另一家上市系平台鑫合汇被杭州警方公布了最新的案情通报。10月9日,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分局在发布了杭州鑫合汇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鑫合汇”)陈某生等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最新案情通报。

通报显示,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已依法对陈某生等52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资产方面,已累计冻结相关银行账 户472个、涉及资金1.31亿余元;冻结股票账户26个、涉及股票1136. 5万股;累计扣押资金2.45亿余元;累计查封房产57处;累计查扣机动车37辆。

上市系P2P:好聚好散也很难

银湖网官网显示,银湖网成立于2014年4月15日,平台正式上线时间为2014年的7月1日,由A股上市公司熊猫金控全资控股,注册资本2亿元。银湖网采用 P2P 网贷金融信息中介服务模式,为借款人出借人提供出借信息撮合,通过撮合出借人与借款人在平台完成借贷行为。

控股银湖网的上市公司熊猫金控原名熊猫烟花。当初,为了追逐P2P这个热点,熊猫烟花改名,不惜下了血本,曾在7天内投资5亿元成立了4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熊猫金控旗下银湖网和熊猫金库分别于2014年7月、2016 年 3 月上线,开始的一段时间,两个平台发展迅速,熊猫金控盆满钵满。

不过好景不长,2018年8月27日,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赵伟平通过网络直播发布了“熊猫金库发生挤兑”“投资者大量提前退出”等言论。2018年9月25日,熊猫金控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工作函中表示公司旗下P2P平台熊猫金库和银湖网确实存在债权转让排队情况,实控人赵伟平已累计受让P2P平台债权约3亿元。

不过杯水车薪,熊猫金控以降低公司类金融业务经营风险,改善公司财务状况等原因为由,剥离P2P业务。

2019年4月8日,银湖网官网发布《出借人债权处理建议》。银湖网称,债权处理遵循先本后息的原则,出借人全部本金处理工作从2019年4月至2021年3月,共分为24期。此外,银湖网披露,实控人赵伟平拥有的资金及上市公司等资产估值,总计为30亿元。

6月13日,据媒体报道,经向东城公安分局求证,银湖网、熊猫金库已被立案。随后6月15日,上市公司熊猫金控发布《关于媒体有关报道的澄清公告》。该份澄清公告称,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及银湖网未收到相关部门出具的与银湖网被立案有关的法律文件。

不过4个月后,银湖网还是没有逃过被立案的宿命。

回首近两年,上市系平台集中出现问题,剥离、转让、清退屡见不鲜。网贷之家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由上市公司控股或参股的网贷平台共计114家,48家仍在运营中,37家平台处于停业或转型状态,28家平台处于问题平台状态。

彼时,上市公司“求爱”互金平台使尽浑身解数,而行业渐冷,分手季上市公司连好聚好散都很难做到。

例如,熊猫金控9月15日公告,将所持有的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70%股权转让给上市公司实控人赵伟平,转让价格5712.3万元。湖南银港是网贷平台“熊猫金库”运营主体。

2018年10月份,熊猫金控拟以2.1亿元的价格向深圳正前方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转让旗下广州市熊猫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100%股权。2019年2月份,又计划将子公司银湖网100%股权作价2.2亿元转让给赵伟平。不过这两次转让均没有执行。

剥离互金业务的上市公司不止熊猫金控一家。2019年8月30日,金一文化公告称,拟以不低于6.42亿元转让所持卡尼小贷60%股权,此前,金一文化已转让了所持有的P2P平台珠宝贷股权。

2018年12月11日,与团贷网有关的鸿特科技连发两条公告,宣称“鉴于国内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形势变化及未来政策的不确定性”,将剥离互联网金融业务,“重点发展智能制造、环保制造等科技实业”。

零壹智库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8日,上市系退出平台中,16家被立案,6家出现延期兑付,5家歇业停业,10家出现网站关闭或停运。真正良性退出的只有9家,屈指可数。

对于上市公司纷纷剥离互金业务的现象,网贷天眼研究院负责人李鹏飞曾表示,上市公司剥离网贷平台一方面主要是因为监管备案多次延期,外加“潮”影响,网贷未来的发展不确定性较大;另一个方面,由于“雷潮”与“三降”政策的影响,网贷平台的成交规模不断收缩,外加上资产质量恶化,网贷平台的财报普遍不太“好看”,剥离出去之后可避免股价波动。

国资系:退出态势仍在延续

在监管持续收紧的情况下,上市系平台处在水深火热中,国资系平台的日子也举步维艰。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全国由国资控股或参股的网贷平台共计281家,其中正常运营的只有80家,停业或转型的有85家,问题平台有116家。可以看出正常运营的平台已少于停业、转型的平台或问题平台。

9月2日,国资系平台新新贷平台被媒体报道称已被上海警方立案。随后新新贷予以否认。

立案的消息虽不属实,但业务清退已成定局。

新新贷在8月16日发布的公开信中显示,对于8月部分出借客户无法按时提现,新新贷表示是由于华瑞银行存管的突然中断,新新贷部分到期借款企业的还款受阻。不过华瑞银行也曾发布声明称,存管协议终止不影响其存量用户还款、提现。

之后8月25日新新贷还发布了启动存量业务清理公告。

据公开信显示,截至2019年7月31日,“新新贷”所有借款客户总待收约42亿,所有出借人总待付约32.9亿。

关于出借人的回款工作,截至最近一次披露,9月20日,新新贷确权人数11119,占比93.75%,确权金额31.92亿,占比97.48%。

另一国资系平台“普汇云通”于8月26日被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发布关于平台案件的情况通报。通报显示,2019年8月23日,深圳普汇云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某、公司副总董某,因平台无法继续良性清退,主动到公安机关自首,公安机关于当日依法对该公司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并依法对上述二人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对于投资人来说,中国人的固有传统观念认为,国企的背后有着政府的支持,如果国资系平台真的出问题,也会有充足的资金偿付。而实际上,一方面没有任何一个网贷平台可以承诺刚兑,同时监管也在要求去刚兑化;另一方面,从《公司法》上来看,国资入股的平台清盘国企股东是不负有认缴资金以外的责任,投资人也不能从股东个人财产中索要赔偿的,所以即使国资平台破产了,国企股东也不会为平台兜底。

有业内人士预计,随着网贷行业加速出清,仍有上市公司和国资将退出P2P行业,一些实力较弱的P2P平台将被主动或被动清退。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