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失业、入狱、变催收……互金行业“小人物”惨状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互金小说汇| 2020-01-07 15:19:11| 1752人阅读
摘要
风控变身催收,失业都算好命,入狱才是大考……在互金大幕落下后,这些大时代的小人物无力改变。

“我特别后悔当初没有撸,要是当时撸个百十万,现在到一个小地方呆着老舒服了,不说了,我现在就要开始养通讯录,准备撸贷。“

说这话的,不是老哥,是某还苟延残喘着的互金平台风控林婉儿,平台还活着,但基本没有新标,从老板到员工,个个奋斗在催收第一线。

让林婉儿三观大改的正是其在一线催收的经历,在经历了诉讼、电话等催收手段后,他们又不得已的开始门,好好的去了,借款人暴力催收为由报警。然后警察来了,准备把他们带走。

借款人认账,但就是不还,表示你敢催收打扰我,就是暴力催收,有本事你可以去起诉,反正我不在乎征信黑不黑了,再说了,现在的政策护借款人,大学生借钱都不会上失信名单了,我们没准也可以,我就跟你们耗,反正P2P不让干了,迟早要死,我干嘛要还。

在职场不占优势的女性在催收第一线倒是有优势,林婉儿悲从心来放声大哭,警方或许觉得这女孩子不可能干暴力催收的活,或许算怜香惜玉放了一马,但他们公司有男同事就因此进去喝了杯茶。

所以,受了刺激的林婉儿居然对老赖羡慕嫉妒恨,原来把征信看成黄金,现在看WHO CARE啊,虽声称要撸贷,但多年教育及价值观注定也就说说而已。

有平台曾想出让出借人催收的妙招,但一来只应用于大额小额分散的一标的对应若干个出借人根本无法实施,二来出借人到了并没有要回来,一样有喝茶的风

这段从业经历给林婉儿带来的除了糟心,也让她从抵制老赖的人发展到羡慕老赖,这种价值观或信用体系的崩塌并只发生在她一个身上,或许影响的是数十万从业者及更多回款无望的出借人。

春天

不知是比林婉儿倒霉还是幸运,另一家平台的风控王启年马上要从公司离职了,虽然明年的饭碗还没着落,但能从催收电话中解脱,他又觉得如释重负。

过去一年,王启年的工作内容也从风控审核换成了电话催收,电话号码都被举报的封了好几次。与网贷相比,他们的客户主要是培训机构的学生,本以为资质相对好些,但在逃废债方面也是直线长。公司业务规模也持续下降,最终年底前被裁,而这个节点,他也很难就业,只能寄望于明年市场环境等稍稍好些。

等着春天到来的不止王启年,两三个月之前失业的范思辙也在等待,但他觉得自己还算幸运,因为拿到了偿金,而且迄今是个自由身。

范思辙的职业生涯有点波折,大学毕业先到银行干了几天,而后去了北京民信贷,在暴之前跳到了诺远普惠。因此在得知民信贷暴雷、不少前同事都被带走关了20多天的新闻时还觉得自己命好,逃过一劫。

这份幸运延续到了诺远出事,那天范思辙烟瘾发作跑外面抽了会烟,然后发现在公司大门口徘徊的投资人平静的有点异常,而那天刚好财富端的高管都在总部开会,此前曾发生过高管群聊天记录被泄露的事情,他预感要出事,就一直没进公司,结果当天的高管被一网打尽。

两度几乎触雷的范思辙决定不再进互金,而是到了一家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的消费金融部门,正干得如鱼得水厄运又来了,经过董事会决议,他们公司把金融业务全部砍掉了。

于是,刚刚晋升的范思辙又失业了。这次他没像上两次那样很快找到工作,在发了一堆简历后,他除了财富机构的销售,一个HR电话都没有,但应勤其实正处于职场黄金年龄,名校出身,有大企业背景,刚刚30出头。

让他焦虑的是,如今,他已拖家带口,背负房贷,家里还新养了一部人形碎钞机。

范思辙的遭遇反应了很多互金人的命运,时间倒退到一年前,从诺远出来后他还收到了百乘金科的OFFER,也就是说,他如今失业还算是选择正确的结果,否则可能在河南武陟县了。

让范思辙唏嘘不已的是他一个银行的前同事,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银行出来后曾在一家互金公司官拜副总,去年刚刚三十而立,举办了盛大婚礼并了新款宝马,少年得意,但平台暴雷后,老板外逃,他自己在平台投的100多万血本无归,本人也被判了4点半的有期徒刑。

更糟的是,他带了很多亲友和此前银行的老客户投资,现在这些老客户组织了一个群,天天骂他,打算等他出来继续收拾他。

对范思辙来说,很纠结的一个问题是如今他已经回不去银行,背着个互金背景,他不可能再有升迁,而毕业之后一直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导致他也没什么别的手艺,所以还是寄希望与金融行业的春天。

进退两难

就算知道公司已经在下个月的清退名单,范建也不敢辞职。

不是舍不得这份工资,也不是不怕他万一被牵连进去,实在是因为他已经跟公司成了命运共同体,他所有的积蓄都投在了公司,在这好歹觉得在为自己守着。

而自投加带亲友投资几乎是所有财富端员工尤其是销售的窘境,上暴雷之前,有销售跟我沟通,我力劝其快闪,答没法闪,自己加亲戚投了700多万在里面,就算自己的不要了,也要对亲友负责,尽量帮他们给要回来。否则,只能落个六亲不认。

结果是谁的都没要回来,他在最后的一段时间还吃尽了考核的苦,因为要在公司呆着,就要有业绩,而他实在没脸再去劝人投资。

抱着这种心态的除了有投资的员工,还包含风控,范闲在一家互金平台干了5年风控,自认自己放出来的标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不保证别的标的,也不知道自己离职了会不会被人胡搞,因此,他准备守到最后一天。

范闲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一个周日,他所在公司被经侦直接封门。老板和高管据说周六就已被带走,更有传闻称老板是在机场准备前往东北躲躲时被抓,此前接到经侦电话传唤还不到场。

这让范闲百思不得其解,老板为何会择去东北躲,跑海外的都能被带回来,跑东北能有什么用?而且他认为老板不可能是个傻白甜,是一毕业就开始创业,然后平台干到了近百亿,几乎要去美国上市的,怎么还会犯这种错误。

这问题他已经没机会问了,因为老板已入狱。目前,范闲好不容易办了退工手续,也要等到明年才能再战了,心底里始终有个弦紧绷着,就是退赔问题。如只退佣金,他坦然接受,而如果连基本工资都退,他觉得是要逼自己走绝路。5年了,钱早花了,无力归还。

以上都不是孤例,每家平台都能找到几个剧中人,在互金大幕落下后,这些大时代的小人物无力改变,只能承受。

今年发生的诸多有关996、网易重症员工、HW251等事件中,这群人都以极强的心里素质告诉自己,这都不算事儿,甚至开始羡慕这些大厂被裁的,毕竟还能有钱拿,而他们一无所有。

作为曾经的朝阳行业,互金从业者不仅人数众多,很多履历还相当不错。

网贷之家曾在2018年做过统计,在选取的90家平台中,微贷网以过万从业员工数量居首。其次上海平台拍拍贷(现在的信也科技)和生菜金融,从业人数分别达2800余人和1076人。

从业者的学历背景也还不错,硕士、博士占了不少,若放大到本科,比例更为可观,年龄分布上也偏向于年轻化。

总而言之,如今陷入僵局的众多从业者素质并不差,走到这一步不是因为能力,更多的是时势,充分证明了一句话,选择重于努力,做对胜过做好。

2019互金行业以惨淡收尾,希望2020能对这些曾经欲生欲死的从业者好一点。

(文中范闲、林婉儿、范建、王启年、范思辙均为化名)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关键字: 催收 老板 风控 借贷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广告文案出身,误入互金行业,去年P2P,今年现金贷,满纸心酸言,吐槽互金事。微信公众号:互金小说汇(ID:hujinxiaoshuohui)
                文章总数134
                查看全部 >
                武汉突然成了P2P 人人嫌弃得不行
                2020年 干些啥子阔以发点小财
                小牛前中高层及关键岗位人员 回来退钱了!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