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杭锅股份踩雷4000万未能兑付 四川信托变卖总部大楼偿债?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科技金融在线| 2020-06-17 10:23:51| 793人阅读
摘要
昨日,来自上市公司杭锅股份的一纸公告,揭露出四川信托目前正在遭遇兑付危机。

昨日,来自上市公司杭锅股份的一纸公告,揭露出四川信托目前正在遭遇兑付危机。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四川信托管理资产规模达2335亿元。四川信托相关人士此前曾表示公司有30至40亿元的资金缺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接管”风波尚未平息,又曝出旗下多个信托产品出现兑付逾期,四川信托正处于多事之秋。

昨日,来自市公司杭锅股份(002534)的一纸公告,揭露出四川信托目前正在遭遇兑付危机。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四川信托管理资产规模达2335亿元。四川信托相关人士此前曾表示公司有30至40亿元的资金缺口。但有业内人士指出,包括能如约兑付的,四川信托TOT(信托中的信托)产品存续规模大约在260亿元。

杭锅股份“踩雷” 4000万未兑付

6月15日,杭锅股份发布了关于购买信托产品发生逾期兑付的公告,称2019年4月19日,经过公司股东大会审议同意,杭锅股份使用不超过20亿元的闲置自有资金投资理财产品

在此背景下,杭锅股份于2019年12月4日,斥资5000万购了由四川信托管理发行的“天府聚鑫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天府聚鑫3号)之信托产品,期限6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7.6%,预期收益为190万元,到期日2020年6月4日。

然而,距离产品到期日已过去12天,四川信托仅兑付了杭锅股份购买的上述信托产品本息的20%,即1038.1万元,剩余4000万元本息发生逾期。

对于投资产品逾期造成的影响,杭锅股份表示,年内将不确认该信托产品未兑付部分的预期收益,同时,结合该信托项目的情况,对信托产品本金的未来现金流量进行测算,预计信托产品账面资产将发生一定幅度的减值,可能影响上市公司2020年务业绩。

公告显示,除购买了四川信托的“天府聚鑫3号”之外,杭锅股份还购买了35款信托、证券银行理财等产品,合计资金达16.55亿元。

四川信托多款资金池产品逾期

据了解,四川信托的“天府聚鑫3号”产品发起设立时间可追溯至2014年,该信托计划的期限为10年,信托资金主要投资银行存款逆回购货币市场基金债券基金、交易所及银行间市场债券以及低风险固定收益类产品(包括信托受益权债权或债权收益权、附加回购的非上市公司股权收益权、固定收益银行理财产品)等。

业内人士表示,从上述资金投向来看,“天府聚鑫3号”属于滚动发行的资金池产品。所谓“资金池”信托,泛指资金运用方式为组合投资的信托产品业务,其特点是没有直接披露的投资具体标的,只给出多个投资大方向,资金运用由信托公司自主管理。

事实上,除了“天府聚鑫3号”,近日据媒体报道,四川信托还有多个资金池类信托产品出现逾期,包括“申富129号”、“锦江69号第一期”、“申鑫74号”等。

据一位购买了四川信托“申富129号”的投资者表示,“很多人都是在四川信托的财富中心签的合同,本来应该在今年5月29日到期,谁知到现在还兑付不了”。

四川信托官网产品信息显示,“申富129号”、“锦江69号第一期”均于2019年5月29日成立,募集资金总规模分别为9440万元、5000万元,期限为2019年5月29日至2020年5月29日。

另一位购买“锦江69第一期”的投资者也称,“之前一直买其他信托公司的信托产品,后来四川信托的收益率比别家的高,就开始买四川信托的产品,没想到出现逾期。”

截至目前,四川信托涉及的逾期产品、未兑付投资人数以及金额等到底有多少尚未可知,四川信托也未做出官方回应。

资金窟窿或超百亿

在多款资金池信托产品逾期兑付后,6月12日,部分投资者前往四川信托总部了解情况。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表示,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目前遇到流动性问题,在考虑处置资产和引进战投。

同时,据孔维文透露,“现在四川信托已被银监局(四川银监局)贴身监管,每动一次章、每办一次事都要银监同意”,“目前出现的缺口在30亿-40亿”。

不过,有业内人士估计,包括能如约兑付的,四川信托TOT产品(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属于资金池类信托的一种“创新”模式)存续规模大约在260亿元。

6月15日,数百名投资者再次来到四川信托总部川信大厦,与四川信托沟通所投资产品的逾期状况与处理方案。

沟通会上,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表示,此次兑付问题是停发TOT(信托中的信托)产品造成的,四川信托其他正常项目、TOT项目不受影响,公司经营层、管理层和股东“要拼尽全力”在一年解决相关问题。

面对投资者的维权,四川信托方面也给出了初步的补救措施,称公司准备转让所持有的宏信证券60%股份;股东加注资,将注册资本由35亿元增加到50亿元,变卖川信大厦总部来抵扣资金;引进战略投资者,进一步清理底层资产回收资金等。

有投资者表示,“此次逾期是因四川信托经营不善,造成不能如期兑付,四川信托应承担全责。但目前四川信托股东增资过程复杂而漫长,应尽快进行重组,否则兑付问题暂时无解”。

业内人士则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四川信托出现了流动性风险,项目延期概率较大,由于涉及的投资者不少,应该会妥善解决,但可能需要一定时间。

净利润逐年下滑 深陷舆论漩涡

资料显示,四川信托是在原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基础上,经过整顿重组并引入战投改制设立的,2010年11月28日正式开业,注册资本35亿元。

股东结构方面,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2.04%为第一大股东,中海信托持股30.25%为第二股东,宏达股份持股22.16%位居第三。其中,宏达集团与宏达股份实际控制人均为刘沧龙。

此外,四川信托还拥有汇源集团、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四川省投资集团、中铁八局集团、中国烟草总公司四川省公司等众多背景实力雄厚的股东。

据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其管理资产规模为2334.76亿元,在全行业68家信托公司中处于中游。而在2018年,这一数字高达3234.88亿元。

业绩方面,2019年,四川信托营业收入23.23亿元,同比仅增长4.07%;净利润5.21亿元,同比下滑29.59%。其自营资产的不良率也从2018年末的4.82%飙升到2019年末的22.21%。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四川信托的业绩一直在走下坡路。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四川信托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9.21亿元、7.4亿元、5.21亿元。

除了业绩滑坡之外,今年5月份以来,围绕四川信托的各种负面传闻络绎不绝。就在今年5月11日,四川信托被传出“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消息。四川信托为此还专门发布声明称,“有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关于‘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不实信息,严重诋毁我公司声誉。为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我公司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监管早有“出手”

事实上,近年来,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业务隐藏的风险早已引起监管关注,监管层也反复强调要清理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业务。

早在2014年4月,原银监会发布《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俗称“99号文”),其中在非标资金池业务的定义中指明了该业务的巨大风险。

“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业务是指信托资金投资于资本市场、银行间市场以外没有公开市价、流动性较差的金融产品工具,从而导致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不能一一对应、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的期限不匹配(短期资金长期运用,期限错配)的业务。”

同时,文件对信托公司清理非标资金池业务提出三点要求::一是尽快推进清理工作,不得拖延,不许新开展此类业务;二是不搞“一刀切”,各家依据自身实际制定清理整顿方案;三是不搞“齐步走”,确保清理不引发新风险。

但从四川信托此次逾期的实际情况来看,或仍有部分公司或多或少存在一定存续规模。

令人疑惑的是,在监管早已出手,限制日益趋严的情况下,信托公司为何对非标资金池类的TOT产品迟迟不愿放手?

业内人士表示,一方面,TOT产品可降低信托公司的融资成本并赚取息差。也就是在同等条件下,如果存在资金池,从资产端和资金端来看,资金的使用效率都会更高;另一方面,TOT能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不良,资金池的存在可以在违约的情况下先行兜底,但这也是TOT产品的最大风险所在。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科技金融在线——科技金融第一媒体,运营团队来自于搜狐、和讯、金融界等专业财经媒体,致力于提供最有价值的资讯与观点。凭借专业的团队,为用户精挑细选有价值的新闻报道与分析文章,了解科技金融最新动态,从科技金融在线开始。
                文章总数36
                查看全部 >
                上市8年未果的东莞农商行再冲刺H股 涉房类贷款占比近33%
                京东数科重回京东集团旗下 估值近2000亿 经营多年仍然亏损
                凶猛的消费贷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