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短视频与直播成新风口 消费金融的2500亿网红生意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消金社| 2020-06-17 16:52:51| 639人阅读
摘要
“OMG,买它买它”这是“口红一哥”李佳琦的口头禅,他的迅速走红见证了新风口的诞生。

“OMG,买它买它”这是“口红一哥”李佳琦的口头禅,他的迅速走红见证了新风口的诞生。

而说起近年来流量暴增的新领域,一定有短视频与直播,在网红经济大爆发的时代,人人都有机会成为网红。

2019年,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但短视频和直播行业的增速实在令人羡煞,仅抖音一年的日活跃用户便增长了1.5亿。而在疫情的推动下,线上流量更是倍增,短视频、直播行业的影响力被进一步放大。

借着这一增长势头,多家消费金融机构相继涌入这片新兴领域,想发掘其中机遇,将其作为获客新战场及直接给网红放贷。

但,这是一门好生意吗?

消金获客的新战场

2020年1月6日,短视频平台抖音发布《2019抖音数据报告》,截至2020年1月5日,抖音日活跃用户数已突破4亿,一年内增长超1.5亿,而其月活跃用户更是逾5亿。

另一短视频APP快手,于今年初宣布平台日活超3亿。

数据显示,2016—2019年,中国在线直播及短视频用户逐年增长,2019年累计用户分别达5亿和8.2亿人。

随着短视频、直播模式兴起,消金平台的获客方式也正在发生变化。

去年,短视频成为大量消金平台的争夺之地,在“一时无两”的抖音上,各家金融机构的广告蜂拥而入,包括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兴业银行等在内的多家银行都在抖音上推广信用卡。

此外,抖音上也不时会刷到马上消费金融等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以及小米金融这类金融平台的贷款广告。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包括海尔消费金融、中原消费金融、中邮消费金融在内的多家持牌消金机构,都开通了官方的抖音号。

而在直播领域,这一流量入口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可谓大有用武之地。

此前,网络红人罗永浩直播带货时,就明确表示商品支持分期购买,以此插入分期产品广告。今年618,老罗与招联消费金融达成合作,将在抖音直播间为招联产品带货。某品牌苏宁自营旗舰店直播时,也同时宣传苏宁金融“24期分期免息”活动。

探索不同获客模式的背后,是消费金融行业越来越高的获客成本。

有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员工告诉消金社,目前投放互联网信息流广告获取的单个放贷用户成本已超千元。

以微信朋友圈为例,CPM(千次展示成本)按照排期购买模式报价为50-150元不等,按照100元均价计算,曝光3154万次价格高达315万元。

小赢科技总裁成少勇在接受界面采访时曾表示:“互联网流量和获客渠道在不断变化,客户也在不断地移动,我们要不停地寻找合适的渠道去接近这些客户,对所有的互联网渠道都要密切的跟踪和布局。”

在互联网领域,平台越大、用户数越多、用户粘性越高的流量入口永远是各家金融机构争夺的对象。

短视频、直播平台属于新兴势力,而且客群特征(用户年轻、线上消费需求较高)高度匹配消费金融行业。

数据显示,抖音的主体用户大多为24~30岁的年轻人,分布的地域则覆盖一、二、三、四线以及农村。

“互联网获客就好比你去抓鱼,专门逮那个鱼多的地方。”某互金公司营销推广工作人员对消金社表示,目前在抖音、快手获得的用户注册成本为30-50元,高于一般贷款超市的8-15元左右,但转化率、还款率要高出贷款超市,因为贷超撸口子的人太多,短视频平台新客多,质量也更高。

消金社注意到,许多放款平台和个人目前都盯着短视频、直播平台这个流量风口。

一位抖音用户告诉消金社,他刷抖音刷到了借款平台的借款推广广告,随便在留言中回了个表情,然后就有一堆人给他发私信说可以贷款。“有那种私人借贷的,有推荐平台的,也有打着‘平安普惠’等金融平台旗号,自称公司业务员的。”

\

多位放款行业人士私信某抖音用户

此外,消金社发现,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也在去年年中推出了自己的现金贷产品——放心借,在抖音上大力推广。

由此来看,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已成为消金机构和各大平台获客的一个新战场。

将钱借给网红

消费金融拥抱短视频和直播的风口,除了看中其流量价值,机构直接给其中的网络红人放款便另一个切入口。

根据卡思数据去年7月发布的《短视频KOL红人季度分析》,在抖音、快手两个平台上,有1万个粉丝数目超过百万的网红博主。

前两年,这些短视频平台处于爆发式增长的红利期时,对于内容的要求没那么高,但随着入局者越来越多,优质内容越来越充沛,爆火存在偶然因素,大部分红人发展至一定阶段都会陷入瓶颈。

而由于专业的网红孵化机构MCN手中腰部红人过多,很难做到对每一个都倾尽资源扶植,越来越多的红人只能停在增长平台期。

不仅仅是腰部红人,还有无数的草根达人要想获得突破,真正变得火起来,都需要不菲的投入,包括打造人设包装费用、培训课程费用、账号代运营费用等。

消金社了解到,目前市场上已存在多家专注于网红培训、账号代运营的第三方平台,他们依据客户需求,提供涨粉、运营等多种服务,帮助草根用户、腰部红人不断提升账号影响力,甚至进阶成为头部网红。

“目前我们的抖音基础运营套餐是8.5万/季度,17万/半年,34万/年,可提供从账号定位、内容制作到运营管理的一条龙服务。”某短视频代运营公司工作人员李翔告诉消金社,如果想享受更多服务,他们还能提供高级运营和尊享运营套餐,每季度的费用也分别提升到了13.5万/季度和24万/季度。

\

某短视频代运营公司服务内容及报价

消金社在咨询了多家短视频代运营公司后得知,根据中位数来计算,代运营行业的费用约为5万/月,算下来一年的价格是60万。

由于价格并不低,对不少腰部网红或草根达人而言,贷款分期需求强烈,对于嗅觉敏锐的金融平台而言,可通过与第三方平台合作,直接将资金打给代运营的机构,用户再分期还款给金融平台。

一位多年从事医美分期的人士在接受新流财经采访时表示,对于金融平台而言,这将是个具有市场潜力的细分市场,他所在的公司也正在尝试布局这一新场景。

上述人士分析,以月活超5亿用户的抖音为例,假设以件均5万元的代运营收费标准和1%的金融渗透率来计算,这一场景至少有2500亿元的市场规模。

李翔对消金社表示,目前找他们做代运营的主要是运营官方抖音号的企业客户,如果个人客户想做,虽目前没有合作的分期平台,但他们可帮助引荐放款机构。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知名直播平台YY便瞅准了直接放贷给网红主播的市场机遇。

2018年,直播平台YY推出YY信用,包括两款借款产品,YY借呗和主播贷,其中YY借呗是依托YY网络场景的消费信贷,单笔借款额度为1千元至5万元。

而主播贷是专门为YY主播提供的消费信贷,且为内部邀请开通,符合条件的主播才可申请贷款,额度与主播在YY的收入流水有关,每月动态变化,最高为20万元。借款期限为6、9、12期,月费率最低0.5%。

根据业内人士分析,主播的收入数据为其信贷提供了最佳的风控及授信依据,而且由于YY主播的佣金收入掌握在平台手中,所以并不用担心逾期问题。

据了解,2018年,YY消费信贷的规模达20亿,2019年打算扩大规模,初步计划增加到100亿。

如此来看,给主播放贷,似乎是一门不错的生意。

风口成熟期还有多远?

“高薪招聘网红主播、模特,月入5万。”

“没钱不怕,凭身份信息现场放贷,马上可以手术。”

这既能变美还能找到高薪工作的“承诺”,让那些想成为网红主播的应聘者怦然心动。然而,当她们以为“美梦成真”时,却发现落入了贷款整容的圈套。

广州市公安局近期通报:今年3月,公安部门对一涉嫌以“招聘求职需贷款整容”为愰子实施诈骗的团伙全面收网,抓获14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约230万元。

“当受害人付不起高额的整容费用时,由贷款机构业务员帮助申请操作,下款后直达美容院。该案中,美容院、代理中介、贷款公司等环环相扣的整容骗局,俨然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条。”据专案组成员介绍。

网红等职业的兴起,一定程度上也带动了整容医院和贷款机构的生意,但其中“套路贷”等骗局丛生,金融平台需要警惕B端合作机构的欺诈性风险。

因此,如何筛选出优质的第三方运营机构,降低风险性,或将成为能否利用好这一消费场景的关键。

有业内人士指出,培训、运营等合作的用户满意度相较医美较高,用户逾期风险性也更低。但消金社发现,由于短视频代运营也属于近年兴起的新行业,其中的水分也不小。

“早期我什么都不懂,文案策划、拍摄、剪辑都是从零开始,发布的视频也只有几百几千的阅读量,看到某代运营公司宣传可以在一个月内涨粉十几万后我心动了,交了钱让帮我做号。”一位抖音上目前具有30万粉丝的小V陈俊对消金社表示。

“之后才发现原来承诺的‘一对一辅导’实际上一个运营对接N个客户,所谓的上热门视频就是做不同素材拼接的混剪,后来才发现那些用来打广告的漂亮数据是众多客户里面偶然出现的个例。”陈俊说道。

陈俊表示,代运营两个月后,看见粉丝数并未出现明显增长他开始着急,询问什么时候会有效果,对方却回复账号还需要养权重。“最后粉丝数没做起来,代运营公司就说是账号权重没养好,还需继续养,我也明白了这钱算是打水漂了。”

除了第三方机构的良莠不齐,金融平台放贷给网红群体还必须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短视频和直播行业参与者众多,但真正能逆袭成为头部网红的机会却少之又少,大多人将成为这片新兴领域的炮灰。

而且哪怕是火起来的网红,也不能大意,因为镁光灯的焦点随时在变,稍有不慎便会过气。

一家一线MCN机构的创始人曾表示,“网红这个生意是很残酷的,就是十进一的游戏。我们现在给素人的尝试周期就是三个月,达不到某个量,就淘汰。游戏规则在这儿摆着,如果你不再是头部,公司也会资源倾斜,培养新的人。”

由此来看,给网红放款,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从逾期数据和客群来分析,以相对成熟的医美分期为例,数据显示,2019年医美分期的逾期率在3%,这一数字是2018年的两倍,今年受疫情影响,逾期率又是2019年的两倍。

而与医美分期客群存在重叠的网红分期市场,同样需要面对部分群体年龄偏小、履约能力较差,易陷入消费陷阱和放款机构发生维权纠纷等现实问题。

之前推出主播贷的YY,其2019年百亿放贷额的目标并未实现,去年8月份,有用户曾投诉主播贷因系统维护导致其无法还款造成逾期。客服人员回复称,因为系统维护升级,所有用户均遇上该问题。后来这一投诉在10月份得到解决,但主播贷和YY借呗都因系统升级而暂停了放贷。

有业内人士分析,YY信用等业务暂停或许与去年下半年互联网金融整体收紧有关,此外,YY信用也早有出海计划,重点转向发力海外信贷业务。

某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消金社,“对于网红经济细分行业的分期市场,个人认为目前还不是太成熟,未来也大概率不会成为银行的主流产品。”

短视频、直播平台的网红消金业务,作为一个颇为小众的新兴市场,正处于摸索的过程中,相信随着网红这一新兴职业的崛起和产业链的成熟,其潜力将被逐渐释放,而哪些金融平台能抢占风口,还需时间的见证。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