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黑帮骗贷威胁 中国风控出征东南亚遭遇危机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一本财经| 2018-09-11 13:20:17
    摘要
    他们的出海逻辑,和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如出一辙:东南亚如同几年前的中国,在中国能践行的模式,自然能在此地走通。

    去年年底,中国的风控大军开始出海东南亚。

    他们的出海逻辑,和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如出一辙:东南亚如同几年前的中国,在中国能践行的模式,自然能在此地走通。

    到了当地之后,中国风控大军才发现,这里和中国,绝对是两个世界。

    黑帮遍地,数据稀缺,监管严格,这片据说蕴含着巨大商机的市场,正在给中国的风控精英们一个下马威。

    出海不易,如履薄冰,中国的风控大军,正在东南亚这片莽荒之地,上演一出经典的掘金大战……

    01出海热潮

    2015年,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开始出海。

    很快,它们就遇到了一个问题:坏账太高。

    多位行业从业者透露,最恐怖的时候,当地的坏账率,甚至会比国内高出20%。

    仅2017年一年,因为风控不足等原因从东南亚铩羽而归的金融科技公司,就有两三百家,占当年出海公司总量的三成。

    此时,市场开始呼唤专业风控公司出马,而风控公司本身,也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2017年,成为中国风控大军的出海年,风云际会,扬帆起航,一切都到了最好的时候。

    从人口数量来看,印尼约有2.6亿人,菲律宾、越南都在1亿人左右,整个东南亚人口总数约为6亿人。

    但是整体的信用数据有多少?

    以人口数量最多的印尼看,拥有信用卡的人群仅有1040万左右,还不到总人口数的4%,互联网覆盖人群倒是已经达到了1.3亿。

    “这里就像是2013年的中国,征信的巨大缺口,也为风控企业提供了发展的机会。”融都科技董事长冯科对一本财经表示。

    为了把握住这个机会,同盾科技、Zrobot、信数金服、融都科技等风控服务公司,纷纷踏上了去往东南亚的征途。

    有业内人士统计,每年出海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有约60家,而风控公司仅有10家,说明风控需求旺盛。

    除了伴随着金融科技一起生长的需求之外,风控公司出海还有其他原因。

    在大量金融科技公司来到东南亚后,当地政府意识到了风控的重要性。

    但由于自身缺乏经验,政府也乐于向风控公司寻求帮助。

    “印尼、菲律宾等地的政府,经常会找一些风控公司,一起讨论如何监管消费金融公司。”冯科称。

    另一方面,中国也在鼓励科技出海。

    “国家倡导‘一带一路’,这也是顺应中国政策。”冯科表示。

    市场巨大,存在刚需,同时政策利好,这就是中国风控大军出海之路的起因。

    02三种模式

    对于中国的风控大军来说,出海的第一步,是要想好怎么在当地落地。

    是轻模式,还是重模式?是和当地“联姻”,还是单打独斗?

    有一种轻模式,就是在国外搭建一个小型的云服务器,雇佣几个当地人维护。

    而当地的人力成本,低到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以印尼为例,雇佣一个当地人的成本,约为每月200万印尼盾,折合人民币不到千元。

    资深从业者李昂估算,他们每月只需付出不到万元的人工支出,而只要卖出去一套风控模型,就能赚几万甚至几十万元,一本万利。

    这样的模式很轻,但只适合中小型公司。

    因为,这种供应商模式,很难满足大公司的发展需求,也不会形成品牌,是纯粹的小打小闹。

    而第二种模式,就是自己出资,在当地成立外资公司。

    当然,这样的成本不菲。

    首先就是资金门槛。

    打个比方,如果在印尼设立纯外资企业,外资公司需要提交的最低投资计划为100亿印尼盾(折合458万人民币),实缴金额至少也需要20亿印尼盾。

    也就是说,投入金额,至少要500万人民币。

    这还是第一道门槛,第二道门槛是雇佣人数。

    比如,菲律宾要求,类似风控这种新技术行业,需要雇佣50名当地员工,且注册资本金不得低于10万美金。

    这意味着,一家风控公司,一年起码需要上千万的资金投入,实在不算一笔小钱。

    于是,有了第三种合作模式:和当地金融公司合作,合资成立子公司。

    据李昂介绍,采用这种方式的中国风控公司,多是和当地金融公司按照三七、二八分的方式来持股,自己仅持有三成或更低股份。

    这样做的最大好处是,可以从金融公司获取到一手的数据。

    但这种模式也有缺点。

    “学成后就翻脸的情况,也会出现。”李昂无奈地说。

    某些东南亚公司偷学到技术后,就会把中国盟友甩掉,自己出来单干。

    这三种合作方式各有优劣,也是中国风控大军征战东南亚的主要作战方式。

    03黑帮猖獗

    去年年底,一家头部风控公司开始了东南亚出征之路。

    刚落地当地,其东南亚负责人Benson就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一片市场,而是一片荒芜。”

    蛮荒之地,必生妖魅。

    在中国,风控大军最怕的是黑产。

    在东南亚,黑产还不成气候。

    “也有一些高端的欺诈,我们追踪IP发现,这些高端欺诈居然来自中国黑产。”Benson曾经遭遇过一次对手,最后却发现,他们是来自中国的“老朋友”。

    风控大军出海之后,中国的黑产大军也尾随而至。

    因为东南亚现在的金融市场还不庞大,目前漂洋过海的黑产尚不多。

    但是,“国内有黑产,国外有黑帮。”李昂说。

    相比于国内黑产的隐蔽,东南亚的黑帮则嚣张得多。

    在这片尚属蛮荒之地,黑暗角落里滋生着各种野蛮势力,它们直接把控当地多个产业。

    黑帮对于资金也有需求,他们常常成群结队去借贷

    给,还是不给?

    如果拒贷,他们就会找上门来。

    Benson回中国出差期间,就接到了员工的电话。后者吓得哆哆嗦嗦,说十几个人带着“铁棍、刀片”找上门,问他们:“怎么还不放款?”

    “纹着一样的纹身,我们就知道是当地的一个小黑帮。”Benson说,事后,他们也不敢报警。

    李昂也清晰地记得,在他们的越南分公司楼下,曾停了40多辆摩的,老板都是当地黑帮,并且集体在平台上借钱。

    他们会集结在一起骗贷,李昂就曾遭遇过60个黑帮客户的骗贷;他们还会一起赖账,集体不还钱。

    那面对这种情况要如何处理?催收?报警?

    Benson称,他们是技术提供方,面对这样的情况,只能告知金融公司,怀疑是“团伙作案”,但至于放不放款,就看金融公司在当地是否有背景。

    一些中国金融机构在当地毫无背景,就只能用钱摆平。这笔钱,Benson称,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

    总之,被黑帮盯上,不是流血,就是破财。

    除了黑帮的强力勒索,这里的风控环境,也极为原始。

    “有些人说,中国是大数据的天堂,但是东南亚的很多地方,就是大数据的地狱。”Benson称。

    有数据显示,在印尼,拥有信用卡的人数只有6%,菲律宾是5%,越南是3%。

    也就是说,尽管东南亚有6.5亿人口,但拥有的信贷数据,只有数千万。

    另一方面,数据极为分散,散布在东南亚的7万个岛屿上。

    因为东南亚进入互联网时代尚不久,数据也没进行系统化存储和清洗,使用起来极为不便。

    在数据几乎是一纸空白之外,当地对隐私的保护,也比中国严得多。

    在中国,很多行业从业者将现金贷,称为“通讯录贷”。

    主要的风控手段,就是读取手机用户的通讯录信息。

    然而,在东南亚很多国家,这种行为是被禁止的。

    想要获取数据,中国的风控公司,只能从当地数据公司手里购买。

    在购买数据后,资深从业者姜飞又发现了新的问题——用户身份信息不匹配。

    在菲律宾、印尼等国家,政府正在对居民身份证进行更新换代,新旧身份证并行。

    这就导致,很多居民同时拥有两张甚至更多身份证,数据混乱不堪。

    “只能发现一个,记录一个,用最笨的方式来更新数据。”姜飞说,在这种情况下,多头借贷在所难免。

    数据的严重缺失和匮乏,导致大数据的土壤缺乏,风控模型和数据模型几乎都失效了。

    “在中国非常有效的数据模型,直接放到东南亚,几乎都失效了。而当地数据太少,又很难新建模型。”Benson称。

    风控团队都在用最笨的方式做风控。

    “有钱的,就做人工审核,简单点的,就用原始的打分卡。”李昂表示。

    所谓打分卡模式,就是根据用户提交的信息来评分。

    譬如,大学毕业,10分;高中毕业,5分。评分超过多少就放款。

    这都是风控最早期用的手段。

    “我们这些技术出身的人在这里毫无用武之地,就是用最笨的方式做。”Benson称。

    除此之外,东南亚的监管似乎也比中国严得多。

    “如果说国内是先松后紧的话,东南亚的监管就是直接管死。出现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迎来监管问责。”冯科表示。

    比如,如果一家公司没做事前调查,在当地的斋戒或者礼拜期间对外放款,等待它的,可能就是当地监管部门的一番“亲切问候”。

    对于中国的风控大军来说,在东南亚的市场,真的难言轻松。

    数据缺失、黑帮猖獗、风控原始,刚出征时人们士气满满,如今信心已跌去七成。

    “本来以为是一次降维打击,没想到是毫无用武之地。”Benson称。

    不过,中国的风控大军已度过了最早的“落地阶段”,并开始进入第二个“生根阶段”。

    他们开始适应当地环境,深耕到当地业务之中。

    Benson也承认,尽管困难重重,但依然很有希望。

    比如,他开始和当地的社交平台合作,收集更多的社交数据,填补数据空白。

    “东南亚多是穆斯林和佛教国家,比较重视社交,所有这些数据的关联性很强。”Benson称,对于真正的风控精英来说,要善于找到因地制宜的风控方式。

    而因为深入当地业务,Benson也开始打通当地的关系网络,“无非就是让出利益,依附强者,这是全世界都通用的规则。”

    在困境中,中国风控大军渐渐找到了自己的方式,并开始填补数据空白,黏合当地关系,披荆斩棘,杀出一条血路。

    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蛮荒,也意味着机会丛生。

    真正的掘金之地,都是在蛮荒中建立秩序,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中国的风控大军,一如从前,一往无前。

    (应受访者的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一本财经,新金融领域第一深度新媒体。 专注新金融领域的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
                  文章总数134
                  查看全部 >
                  寒冬大裁员 持牌系却招人 疯狂坐地捡钱
                  房租暴涨之谜:长租公寓和租房分期是祸源?
                  至暗时刻:裁员、砍业务、卖房死撑、寒冬期的消金百态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