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2719 阅读数
    相关平台红包

    这三个小企业老板 为什么要选择互金来借钱 | 赋能实体征文

    2017-11-23 11:19:52 分类:行业深度 作者:李豪然

    (本文系网贷之家“互金赋能产业金融支持实体”主题征文比赛获得“三等奖”作品,由作者独家授权发布,版权归网贷之家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实体产业本质上是国民在进行资源分配,使之产出国民生产、生活所需要物品;金融本质上是将资金在时空上进行有效分配、错配,让资金从资金富余者手中流向带来最高产出的但又缺少资金的产业或是用途,从而使得资金有效使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简单的说实体产业是骨肉,比如钢铁和小麦的产量多寡、质量,直接分配着实体资源;金融则是经脉,让营养(资金)流到最需要的地方。

    本文开篇先说几档子事(以下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1、桐城的老程

    安徽桐城——中国包装印刷产业基地和中国塑料包装产业基地,以制造塑料包装行业闻名全国。2014年,当地各类包装印刷企业已经达到1600多家,从业人员7万多,从桐城市到新渡镇的国道上,道路两旁布满了经营塑料包装生意的门面。

    老程在桐城当地开了家业务公司,既当老板又当员工,全靠(从商家)接单、派单(给工厂)养活妻儿。前不久刚签了一单,给某海边城市连锁商超采购包装袋,每月28日结算,次月15日之前付款。

    除了经销商相互压价,利润薄如刀片以外,实体业态的不景气,导致大多数工厂都不愿采用月结。就算不能全款,起码也要预付3成;如能预付全款,工厂甚至可以再压低最多3%的总价。

    这些预付的款项,就是老程自己要代垫的。

    “本来这一单是12万/月。钱不凑手,就联络了另一家供应商,分到我这儿就不到6万了”老程无不喟叹的说到。传统金融很难会给这些“作坊”批款,就算是批的下来,小小的额度每月还要不断更新,相比之下,动辄千百万起的“大项目”更受传统金融业务员的青睐。

    “手头的钱越多,赚的就更多,现在找(方便的)钱比接单更要紧”老程一把掐灭了手里的烟头。

    2、青岛的韦老大

    韦老大在青岛港上做货代起家,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和入世的东风乘势而起。一举升级成为含报关、报检、运输、仓储、电商在内的综合物流集团。

    青岛临海建城,毗邻韩日,又有深水港码头天然优势,当地不乏青啤、海尔、海信等国际化龙头企业,又有朗讯科技,马士基,可口可乐等外企巨鳄。韦老大的企业发展近30年,虽然做到了当地的行业领军人物,但多数时候只是同一些中小货主打交道,

    究其原因,答曰:同巨头合作仍然需要垫资,而且是大笔资金,况且大企业拖款也是常有的事情。以上综合起来看,同大企业合作固然是有利可图有保障,但企业的资金链会绷得过紧,很多企业往往死在资金周转不灵上。

    如果从传统金融机构融资的话,一是借款时间很难把握,成本无法控制。再者这么大的额度,很难有银行肯为私企放款。三是民间融资会让原本就绡薄的利润更加无利可图,最后就是时间慢,等款批下来,啥都赶不上了。

    “同XX集团(某上市企业)沟通过多次,人家就是不松口。所以,我宁可做小点,赚多点,也不想赔本赚吆喝,出了力还给别人数钱”

    显而易见,如何更灵活更便宜的获取大量资金,已经成为决定韦老大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

    3、当地龙头孙大炮

    鉴于兹事体大,也没有爆出来,就不说哪个地方了。

    孙大炮此人销售出身,99年做塑胶厂白手起家,那会儿接单孙大炮啥条件都敢答应,满嘴放炮,因此当地人送他一诨名“大炮”(意为吹牛瞎忽悠)。

    后来,孙大炮的塑胶厂越做越大,1000多人的规模,占地16万㎡,企业自建实验室产出近20项新型专利,这些专利,和满墙的荣誉、头衔搭在一起算是相得益彰,孙大炮的塑胶厂俨然成为本地经济的“当头炮”。

    这样的企业,自然是银行眼中的优质企业,不光银行给到高额度低利息的授信,对于资金去向的追踪也不是特别的严格。孙大炮就借机钻空子,将这些原本要投入生产的资金截留,在当地和周边地区放起了高利贷

    由于孙大炮没有相关放贷和风控经验,借钱的人都是三教九流,五花八门之类的。一来二去,没几个月就产生了大量的坏账,为了填银行的窟窿,孙大炮开始用上各种民间借贷。但民间借贷给孙大炮的钱,多数是要收取砍头息和高昂的利息。 最夸张的一笔砍头息,合同上借了100万,“砍头”后实际到账不到40万,就这样的借款,还照样按100万收36%的年息。

    就这样,一方面是不断塞进来,挟裹着高利贷的民间资本,一方面也是孙大炮对财务、风控的疏于管控,好好的塑胶厂就这样一步一步“玩残了”,直到当地的农村信用合作社断贷800万,孙大炮的资金链宣告彻底断裂。

    事发后,当地区政府立马组织“债委会”一方面严令孙大炮不得破产清算,另一方面三家银行(某四大行、某股份制银行、某城商行)不得断贷压贷(4亿)对于孙大炮从市面上融了近50亿的高利贷,债委会负责催收本金(不到20亿),至于利息...

    至于孙大炮,现在已经被官方保护(监控)起来了,老老实实做事还债。这还算是一件幸事,毕竟一旦落到放高利贷的手上,后果着实难以想象。

    像以上这样的小微企业,在中国超过6000万之巨,这其中的70%没有得到与之相匹配的金融服务,与之相对的,则是上亿个家庭面临的理财难题。

    互金需赋能小微企业,而非国企政府房地产

    众所周知,中国当前大规模的现金流,是围绕国有企业、地方政府、以及房地产开发商三个方向打转的,虽然贷出去的钱日渐增多,而投资回报率却不尽如人意,导致这三个方向负债率居高不下,如图

    (资料来源:悦涛)

    相比之下,截至2017年8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仅29万亿元,贷款户数1429.88万户,小微企业相较于上面“三大马车”体量偏小,但增速比各项贷款高出2.64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多了145.81万户,其发展潜力不容小觑。

    当前以P2P为主的众多互联网金融平台,为数不少的一批背后有着国企,央企的身影,股权层级从2级到6级不等;有的房地产公司也干脆自创互联网金融机构,其目的不言而喻。

    与之相比,更多的平台则是将自己同国企,央企,地方性政府的资金合作包装成宣传点,向投资人推介平台和项目,仿佛傍上了“大树”,自家平台就安全无虞了,殊不知地方性政府违约是常有的事情(好一点的会拿地皮/项目/税费抵债,多数是充耳不闻),国字头的企业拖款欠账时有发生。何况以四大行为首的凭借传统金融机构都带不动的企业,仅凭几家互金企业的资金的推动,无疑是杯水车薪。

    “十九大”、国务院统一思想,力挺普惠金融支持小微企业

    近年来,关于“产融结合,如何让金融真正服务实体经济”的话题越来越被提及。从中央的大政策,大方针,大导向,支持金融服务与实体经济,对产业资本和金融资金的结合给出了大大的红利。

    在已胜利闭幕的“十九大”上,习主席在报告提出产融结合的问题,报告中提到:“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瞄准国际标准提高水平。”

    报告中的论述,对如何进行产融结合,如何让金融真正服务实体经济指明了道路。这也是未来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指向标。

    不仅如此,今年7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指出,金融的核心任务之一是“服务实体经济”,并提出“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积极发展普惠金融,大力支持小微企业、三农和精准脱贫等经济社会发展薄弱的环节,着力解决融资贵等问题。9月2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提出,采取减税、定向降准等手段,激励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

    由此可见,作为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一部分,推进普惠金融,缓解小微企业、三农、扶贫等领域融资难题一直是各级政府的重点工作。

    企业自建小贷、融租“脱实向虚”,坏账过高或成败笔

    一般来讲,产融结合指的是:产业与金融业在经济运行中为了共同的发展目标和整体效益通过参股、持股、控股和人事参与等方式而进行的内在结合或融合。所以,大部分产融结合是现有“先产,再融”。笔者认为这是一种输出型的产融结合。

    小额贷款公司就属于产融结合的典型案例。期初,小贷公司的发起人、主要股东都是实体企业,很多都是生产、加工、制造等传统行业,在资产规模上具有一定的实力。这样的企业联合组成一个小额贷款公司,起初的目的是为了互相拆解资金,快速获得资金后来,在自我满足的基础之上开始对小微企业进行“放款”业务。

    从小额贷款公司股权形式上说,这属于各实体企业参与控股。这种模式的表现形式为:实体产业以自有资金通过设立小贷公司对外进行放款,并通过利息赚取收益。

    然而,目前小额贷款公司的现状是逾期率超高,坏账频发。有的小额贷款公司甚至停止放款,主要精力放在了催收上。

    除了小额贷款公司外,厂商系的内资融资租赁也是产融结合的代表作。

    内资融资租赁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的厂商系大多数也是产融结合的产物。融资租赁公司的股东或者发起人,一般是大型的制造业或者生产加工企业。他们成立融资租赁公司的目的就在于将剩余的设备通过出租,收取租金来获取更大的利润。比如:某公司是以生产挖掘机,塔吊为主的企业。企业可以将暂时闲置的挖掘机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对外进行“租赁”,而承租人对这台挖掘机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只给融资租赁公司进行付息。

    从股权形式上来说,属于企业直接控制的“类金融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的产融结合可以总结为:以自身的“过剩产能”,开辟新的金融板块来获取利润最大化。

    跟小额贷款公司一样,融资租赁公司也面临着诸多逾期和坏账,而且融资租赁公司未来也将面临着监管部门监管。

    这两种情况告诉我们,企业有了充足的资本,寻求金融上的突破或者利益最大化成立的“金融公司”,其实是产业的输出。这种输出,会让企业过分的依赖于“金融”产生的“快速获利”,也导致了风险的“输入”。这是当下企业“脱实向虚”的真正原因。这样的产融结合,最后成了企业“画蛇添足”的败笔。

    互金赋能小微势在必行,金融巨头在布局,高效及时是重点

    近年来,“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成为整个行业全面促进改革、强化监管、优化结构,引导行业回归健康、良性成长的重要举措和思想方针。而从监管的顶层制度架构,到地方监管的细则出台,都体现出对互联网金融行业规范发展的有力举措和正确引导。因此,互金赋能实体产业势在必行。

    互金行业赋能中小微企业,将基于对企业的资金流、物流、商流的来往监控,授信主体由单个企业的担保,资产抵押转向跟踪企业的整个经营环节,通过对融资企业所处的行业环境,产能等方面进行综合授信。资金流向明确,风险相对可控。藉此解决单个企业的融资困境。

    传统金融机构操作手续复杂,时间长,大企业流程多,人工成本高,额度难以保证,在中小微企业融资领域有着天生的短板。因此,互联网金融作为实体经济的润滑剂,利用社会上小额的闲散现金,通过互联网搭建的平台流向有资金周转需求的实体经济,被赋予“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的重任。

    相比之下,能够为小微企业提供小额度,高频次的借款,已经成了互金企业的制胜法宝,也更符合普惠金融分散风险的基本标准。互金机构目前应抢占实体行业细分领域的优质资产端,专注做好风控,降低风控成本,同时降低金融融资成本,才为企业的“短平快”融资服务。

    当前资本巨头普遍看好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互联网金融,阿里、腾讯成立网上银行,京东苏宁万达旗下亦有自己的互金融资平台。一方面帮助企业良性运转,另一方面让投资者钱生钱,将全民理财,普惠金融的理念落到实处。

    (本文特别致谢:肥皂)

    文章系作者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贷之家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