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5490 阅读数
    相关平台红包

    互金牵手实体:一场完美的婚礼还是丧偶式婚姻?

    2017-11-30 13:51:31 分类:行业深度 作者:七月的MiuMiu

    (本文系网贷之家“互金赋能产业金融支持实体”主题征文比赛获得“三等奖”作品,由作者独家授权发布,版权归网贷之家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轻骑兵”这个代名词用在中小微企业身上似乎再恰当不过。

    国家工商总局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我国33省共计约有1000万家中小微企业。除了密集生长在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和福建等5省市外,体量轻盈的企业模式还在中西部地区发挥着“利剑出鞘”的优势作用。

    然而,这支占据中国工业总产值60%、销售收入57%,为城镇提供了近75%就业机会的“轻骑兵”,却在近年显得步履沉重。

    自身造血能力退化,由互联网金融所供给而来的“外部输血”也面临资金空转、时断时续现象,致使“互金联姻实体”这个颇有建设性的模式始终徘徊在乏善可陈的边缘。

    那么,互金牵手实体,究竟是一场“完美的婚礼”还是有名无实的“丧偶式婚姻”?

    1. 门当户对

    “从2016年开始,生意就不太不好做。只要不赔钱就算完成目标了。”在内蒙古赤峰做服装加工生意的王勇说道。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大多数企业主对今年形势有点悲观,“工人工资太高,根本不敢接单,接单就赔钱。但不接单员工就会流失,形势好转的时候又难招人。“

    而这,也似乎成了2015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中小微企业的普遍写照。这些相比外资、国企显得更加脆弱的群体,正面临着中国经济步入低谷增长与结构转型后“温水煮蛙”的艰难处境。

    据2017中国Q3中小企业发展指数显示,自2015年第一季度发生较大跌幅以来,截止目前中国中小企业景气指数仅维持在92.7的水平,与四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而在《2017中国创新创业报告》中也提到,除却传统作坊式的中小微企业,包括智能硬件、教育、房产、汽车、O2O在内的创新领域,也正在成为新的“企业生死场”。

    报告显示,当前我国科技型小微企业已达到47.76万户,占总数的4.62%。而在最新150家死亡样本企业中,成立于2013年的企业有70家,占到了总样本量的46.67%。由于在资本、技术、人才、管理等关键因素方面积累不足,这些企业纷纷栽倒在创业四年的“沟壑”里。

    “就连深圳这个3C之城,也只有20%左右的电子商务企业能持平或盈利。”深圳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高圣涵透露。

    资金,无疑成了这些企业主们“急不可耐”的重要原因。

    然而,相比GDP贡献度不到40%的国有企业获得了银行70%以上的贷款,小微企业在全部银行信贷资产中的使用比率却不到30%。“90%以上的小微企业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全国工商联人士表示。即使在经济发达地区,要想从银行拿到5分利对小微企业来说也是相当困难。

    阿里研究院就曾在《2017中小企业生存现状与发展策略报告》中写道,由于对金融、税收等政策感到揪心,致使60%的中小微企业主开始对未来发展抱有悲观态度。

    那么,真的没有解决良策了么?

    在很多人眼里并非如此。

    “能够给中小微企业提供资金输血的最好引擎,是互联网金融。”业内学者认为。

    由于受到监管文件的影响,大部分互金平台都在2016年起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但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绝大多数超大平台实行了“网贷+理财产品代销”的双线组合,力图打造“财富管理”泛化理念。但就2017年上半年的交易报告来看,前20大平台的月度交易量月均环比增速仅为-7.18%,远低于行业平均值0.37%。另外现金贷金交所以及债转等业务的频频被砍,也让网贷平台资产端情况更加收窄紧缩。

    这在一些业内人士眼里,成了互金与实体“门当户对”的理由。

    资产荒是个伪命题。“专家分析。虽然在今天的中国市场,多数金融机构会觉得难以获取有价值的资产。但通过数据比对就能发现,中国内地借贷服务仅占GDP的7%,远低于美国的22%。只能说,资产荒现象是需求和供给之间的匹配出现了问题。大量的金融需求还尚未被满足,尤其是小微领域。

    于是,小微企业“小额短期”的资金需要,加上互金平台“小额分散”的资产需要,让这场“联姻”显得理所当然与势在必行。

    不过,就像所有的婚姻一样,互金与实体,也同样存在着不可避免的“磨合期”。

    2. 有名无实

    与高调牵手不同的是,“有名无实”成了互金与实体间最大的问题。

    就拿供应链模式来说,虽然不少机构预测,至2022年市场规模可至16亿,但从当前看来,这个介入互金和实体内最好的模式仍是缓慢前行。

    据网贷之家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9月P2P网贷行业供应链金融业务成交量约为688.3亿元,仅占同期P2P网贷行业成交量3.23%。其中,网贷行业涉及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正常运营平台约为118家,占同期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5.89%。不管是平台数量还是成交量,供应链金融业务在整个行业占比都并不高。

    而即使是有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平台,也往往不以供应链金融为重点。据调查,在涉及供应链金融的118家平台中,83家平台供应链金融业务占比不足60%。供应链金融业务占比在90%及以上的平台只有22家。

    就算交易规模最大的草根投资,今年以来累计成交量也仅87亿,这与一些动辄单月80亿成交量的网贷平台,根本无法比拟。

    “虽然当初抱着提供资金供需匹配的初心做这块业务,但在真正运营过程中我们却发现,一些操作性问题依然无法逾越。”某供应链金融业务平台负责人说。

    譬如在消费金融领域,互金企业已经形成了以大数据风控技术、人脸识别等身份鉴定技术为核心的风控体系,并借助海量数据来不断反哺模型。但这在产业金融中却尚无法实现。

    “小微企业财务制度不够健全,企业数据普遍较为单调、匮乏。没有行为数据、运营商数据等资料,有些甚至连信息披露都不充分、不公开。在这种情况下,互金公司很难有效判断企业信用状况,于是借贷行为也就难以开展。“某互金公司风控负责人表示。

    而即便做到了清晰的资料核查,一些难以把控的额外风险照样会侵袭而来。

    “做实体企业的,常常要看国际市场的脸色。”某小微企业主说。不论是服装、食品还是科技,一旦国际原材料涨价或是行情暴跌,都有可能对自身经济造成极大冲击,而“量小钱少”的小微企业,就更容易成为被风浪打翻的小船。

    这个痛点,在互金与农业实体的结合中尤为明显。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高级经济师张影强曾在公开讲话中表示,当今中国农业面临着很多问题,最突出的一是农产品价格波动较大,农民“看天吃饭”;二是农业始终处于产业链低端,无法持续增长。

    这对农村借贷影响究竟有多大?农业专家举例:2016年大蒜价格暴涨60%,突破13.5元/公斤。大量农企农场主向互金平台借款加大大蒜种植,使得市场在短时间内出现供大于求现象。随后大蒜迅速暴跌,大部分后期投入的农企和农场主随即陷入无力还款的境地。

    而这种现状,使得原本主打小额分散的三农金融迫不得已沦为了“重资产”行业。

    “只有重度,才可深耕。”某三农金融平台线下人员这样说道。他透露,在他们平台,像他这样的线下推广人员全国总共有1700多名,每个城镇满编27人。通过跑烂几双鞋、磨破一张嘴的传统方式,这些线下人员承担起了挖掘需求、市场信息采集以及初步风控的责任。

    还有不少汽车金融平台,光是线下信贷人员就已达1.5万;许多成立不到3年的员工超千人,合作经销商达4000多家,背后的获客渠道,囊括了上万家二手车商……

    这种看似与互联网金融高速特性完全背道而驰的“吃苦耐劳”方式,竟出人意料地成为大量互金平台与小微企业“日常打交道”的一个缩影。

    “要想做好小微企业借贷业务,不深入到一线是根本不行的。”某互金平台负责人称。“不同于大型企业,小微企业的还款能力不仅要根据线上资料,还要依据当地市场情况、上下游核心企业进行考量,每一个环节都无法让人掉以轻心。”

    所以在这些人眼中,互金与小微企业的结合,要不就是摸透企业内部情况,重度下沉;要不就是不做深入挖掘,只打“擦边球”业务。

    业内人士透露,由于对小微企业风控资料缺乏,许多产业链金融平台只能重走老路,拾起了“抵押借贷”或“个人信贷”业务。而这样的做法,也逐渐与“互金结合实体”的初衷相去甚远。

    “让原本就需要周转资金的小微企业,拿出与贷款额相匹配的抵押物,显然并不轻松。”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发展和改革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说道。“这就像让一个下岗工人想办法拿出一条钻石项链一样,表面看是解燃眉之急,实则并没有解决他的根本痛点,反而是在变相施压。”

    但如果换做以个人信贷的方式放款给小微企业主,资金用途如何把控又成了另一大难题。欧阳日晖认为,虽然通过这样的形式,能够使大部分借款进入实体。但不可否认的是,还有一些资金正在流向房地产、短期消费借贷,以及场外衍生品投资的路途中。

    所以在他看来,这两者只能说是“浮于表面”的融资方式,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小微企业资金短缺的核心需求。

    无法扎根到要害,造成了如今互金与实体“有名无实”的现象。而这一连串的关联反应,也引发了更多人对“互金+实体”模式的终极思考。

    3. 什么才是完美婚姻

    即便槽点多多,但不可否认“互金+实体”的产业链金融依然在迸发强大的生命力。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至2013年,国际银行产业链金融业务年增长率约为30%至40%,至2020年前业务年增长率将不低于10%。据预测,到2020年我国产业链金融市场规模也将超越15万亿元,存量市场空间惊人。

    而另一方面,巨头的纷纷入场也让这块领域不断发光。

    截止当前,海尔、格力、TCL、美的、联想、海航、新希望六和、富士康等大型实体企业纷纷布局“产业链金融”市场。以强大颠覆力入场的京东金融蚂蚁金服,也没有给对手更多的联手机会。

    “既然没有让京东支付成为老百姓用得最多的支付工具,那不如把更多目标放在供应链金融中。”刘强东曾说道。自从推出“农民种地不花钱”项目后,京东就试图打造起运营闭环。

    譬如某小微农场主可通过京东白条申请资金,在京东农资频道购买所需要的种子、化肥,由合作社提供土壤改良、生产指导等。粮食收获后,由合作社统一收购加工,成品交由京东商城统一销售。小微农场主再用回笼资金偿还京东金融的农村贷款。

    在同样的农村扶贫中,蚂蚁金服也在对订单识别、确认后,由旗下网商银行为合作社提供低息贷款,贷款通过定向支付工具专项用于从淘宝农资类目购买指定的农药、农资……

    而这种更下沉的模式,也可借鉴至互金平台与农村产业的结合中。一些互金企业已开始考虑创建类似“借贷链条”的思路。

    譬如先由互金平台与中大型农业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小微农场主则通过上游农业公司向互金平台申请借款。借款直接打至农业公司账户,农场主按需向公司提取农资。最终农产品既可由农业公司统一回购,也可交由拥有电商平台的互金企业销售。

    或者是小微农户自行发起借款申请,由平台线下合作社提供所需农资,并承担监督跟踪责任,以此来确认资金流向和最终效果。

    “这些思路不仅适用于三农金融,其他行业中的小微企业也同样可沿用。”业内人士分析称。于是,控制好其中的核心部件,然后迎刃而解,一一击破。成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的所在关键。

    普遍观点认为,由于小微企业自身所存在的不稳定性,只有掌握了其上下游稍大型企业的确切风险信息,才可确保这个借贷链条的真正有效性。这也就是供应链金融中所说的“N-1-N”模式。

    “把握住核心企业的‘1’,对上下游的‘N’方可有所控制。“供应链平台风控人员认为。这在他们眼里,是破除小微企业散状风险的一个重要方式。

    而即便是有了核心企业这层砝码,在征信体系尚未搭建完成的中国,企业的偿付能力依然是一个终极难题。这就需要如第三方支付、行业垂直SaaS、电子发票以及物联网等更多线上化和数据化功能的加深。

    譬如,针对B端的支付业务积累了核心企业以及上下游的资金流动情况,对供应商、经销商的运营状况会有更深了解;垂直商贸物流领域的SaaS服务商,通过同城、零担、整车等运输场景,积累了大量货运企业数据;电子发票可将企业的重要生产经营信息线上化、物联网则可以通过传感设备将企业更多的生产经营环节数据化、透明化。

    另外,区块链技术也将发挥它最大的作用。

    区块链和供应链,有着天然的联系。”业内专家称。以核心企业为主,贯穿上下游,就是标准区块链中的“私有链”模式。一旦用区块链解决供应链金融中各个企业之间的信任问题,将会带来巨大的想象力。

    而像以上这些信息化大数据的存在,都很有可能成为利器,突破现今“互金+实体”的桎梏,成为这一模式最终起飞的燃料。

    “巨人睁眼,缓行而至。”这是过去人们对于“互金+实体”模式的形容。

    占了中国经济半壁江山以上的中小微企业,无疑在经济落差中面临着转型与调头的整体性局面。而互联网金融究竟能扶持,或者推动这支庞大的队伍前进多少,我们依然在期待中。

    但愿它能够挣脱束缚,展翅翱翔。

    文章系作者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贷之家官方立场,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并注明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

    1/1